第四百二十七章酒局再起
作者:贼大胆   荡宋最新章节     
    五月,又称毒月,清源的阳光很充足,骄艳而明媚,登高而望的话既可以看到烟波浩淼也可以看到重山叠嶂。虽然天气不像四月那般宜人,但是有蝉鸣蛙叫稻香宜人,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梁川还在筹备着天上人间里的家伙什,街上不知不觉中已经执闹了起来,卖艾草和菖蒲的多了许多,药店里卖着雄黄酒,人们采着苇叶回家去包粽子,连糯米的价格也高了许多。

    梁川倒是把今年的端午给忘了,后世对端午节不甚重视,节日的气氛也不是特别浓,否则他早就准备这些东西放在店里面卖了。

    梁川路上看到这些化外人色目人越来越多了,不过那个自己的钱的侯赛因一直杳无音讯,自己让耶律罕耶律重光特意去找过了,几乎将清源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这个人的踪迹,梁川心想着那些黄金只怕是拿不回来了。

    有机会碰到这个鸟人一定要让他长长记性,欠债是要还的。

    梁川现在特别喜欢用暴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因为他发现一切的矛盾通过文明的方式永远得不能解决而只能缓解,当诉诸暴力之后才有可能将问题消弥。

    逛了一天之后梁川发现实在是没什么好买的,便打道回府,刚回到承天巷只见万达货行门前停着一辆马车,旁边侍立着一个仆人样的年轻人,梁川一看,原来是高纯家的下人,上次请自己去悦华酒楼吃酒的就是他来通传的。

    八成是高纯或是高老太爷又来找自己。

    小厮等了半晌见梁川姗姗来迟,客气地对梁川说道“大官人您可算来了,我们老爷请大官人去香酥坊吃酒,马车已经备好了,请大官人上车。”

    梁川心里一热,香酥坊,那不是妓院嘛,高纯这小子看着挺纯的,嘿嘿,还不是一个男人。

    原来高纯的老子在场坐阵,只能在悦华那种正规场合接客,现在自己做东就请梁川去香酥坊这类烟花之地,这倒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待遇规格提高了不少,上次自己去悦华酒楼都没有派车,这次倒是派了一辆马车来,逛青楼怎么还搞这么大的阵势。

    梁川进屋与赵婶还有沈玉贞交待了一声晚上不留家里吃饭了,便跟着小厮坐上了马车。

    香酥坊梁川第一次从正门进来,复式的结构,中间有一个条长长的天梯通往每一层楼的客房,据说这里的姑娘既卖艺也卖身,做的好的姑娘能留得住男人的心,也有不少男人会帮这里的粉头盘头,改了他们的贱籍,当然这样的女人少,这样的男人就更少了,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这种露水般的男欢女爱终究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小厮领着梁川进了一间不大但是极为安静的厢房,熟门熟路的,看样子他来这地方的次数不少。

    小厮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梁川点头谢了谢我,便走了进去,厢房里坐着四个男人,边上是高纯,其他的三个人梁川并不认识,四个人明明坐在青楼里,却像是四个待客人挑选的姑娘一样,压抑的心情全写在了脸上。

    高纯见梁川来了,连忙起身出席迎了过来。

    高纯的心气有点高,所以注定他的朋友圈不会太广,能入得了他法眼的也不多,在座的三个人是他平时玩得比较近的几个朋友,而香酥坊里的这个厢房就是他们聚会的地点,不是来买春的。

    三个人前高纯今天竟然破天荒的要带外人加入这个酒席众人就心生期待,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让高纯看得上眼。

    待这人进门了一看,众人大失所望,梁川除了高大其他的没有任何亮点,身着烂衫进门了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看着就有点倒胃口。三个人没有将梁川当一回事,就像没看见一样,继续说自己的事。

    梁川也没想到今天竟然有外人在,尴尬了一下,前世的职业习惯让他很不喜欢加入这种陌生的酒局,因为这些社会人士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压根不懂,因为不是一个圈子的,有时候说的话完全不投机,坐在一起就如同煎熬。

    高纯拉着梁川说道“梁哥儿你可算来了,今天没外人在,咱们几个好兄弟敞开了肚皮好好醉一醉。”

    高纯说这话梁川不禁多年地他一眼,咦这小子以前感觉挺装的,挺入不开的怎么还有这一面。

    高纯对着三个人依次介绍道“左边这位是军器监炮药司的管事凌虎,中间这位是市舶司巡营都头司方行,右边这位呢则工房押司梁造,这位就是我大哥极力推崇一定要我推荐给诸位的兴化打虎好汉,大破山民的梁川”

    一听打虎众人瞬间眼神就变了,由原先的不屑变成了肃然起敬,司方行是行伍出身,一看梁川的那沙包大的拳头,立马就抱拳对梁川道“去年我也有耳闻,兴化出了一条大虫伤人无数,没想到是足下除掉此獠”

    几个人里司方行的地位最高,他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手里有兵,整个清源码头的安防就是他一手经营的,上次梁川带人追着契丹人,后来出来的一彪马军就是司方行带人杀来的,他一开口,众人便对梁川没有什么有色看法。

    凌振说道“高干大哥不在,不过他永远是咱们的带头大哥,他看上的人不会有错,以后梁川兄弟就是一家人了。”

    梁造也跟着道“快坐快坐。”

    梁川坐了下来,桌面上菜色倒还算精致,不如悦华酒店楼那般奢华,都是下酒的硬菜。梁川眼角扫了一下,墙角堆着着好几坛子的酒,看样子是新酿的米酒这可比黄酒喝起来要带劲多了。

    梁川看了诸位一眼不好意思地说道“各位哥哥小弟初来清源,人生地不熟,与高干大哥有旧不假,不过大哥终归高升湖州去了,日后还是与各位哥哥多有交道还请多多包涵。”

    梁川一通客套高纯听着也舒服,就怕自己带来的人没有分寸搞得场面不愉快,梁川是场面人,三两句话就卖了大家一个面子,这样他面子上也过得去。

    高兴之余高纯作了一个开场白道“原先我们这个局是我大哥高干在清源任司大哥的这个位的时候搞起来的,后来我哥升迁湖州司大哥补了缺,我们几个还是照旧逢三差五的聚一聚联络一下感情。”

    司方行道“高大哥盖世豪杰,为人爽利我们都是钦佩他的为人才与他相交,老方我就不行了,以前高大哥在清源的时候打个喷嚏都有人递条汗巾,我坐了他的位置才知道这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的,高大哥道行太高了,我等望尘莫及。”

    凌虎的名字很霸气,人却长得挺老实的,道“不过梁川兄弟既然来了,不管以前是做什么的,以后咱们坐下来就不管什么身份地位,都是兄弟,用不着官场那套虚头八脑的假把式。”

    梁川一听这话就很舒服,不过他不敢当真,上位的人为了示好都是这套说词,一旦你忘了你与他之间那个阶级差距之后,他就会心里起毛了。

    所以,梁川只是真诚地诚惶诚恐地笑了笑,然后说了几句客套话,没并有很主动很势情地就立即融入了这个圈子,是敌是友还不明了,梁川断不敢冒然掏心掏肺,混社会的一大忌讳就是交浅言深,言多则必失。

    高纯拍拍手,门外进来了几个女婢,一个端着木托盘上面放着一撂的白瓷大碗,另一个则揭开了酒坛子口上的封泥,酒香顿时蔓延到了整个厢房。

    女婢在每个人跟前摆了一个大碗,碗有脸那么大,梁川心里颤了一下,难道这是要吹碗不成

    梁川没有猜错,这还没吃饭呢,女婢就拿着酒瓢子从坛子里开始舀酒,给每个人斟上了满满的一大碗,酒色微黄,应该是高梁酿成的,那味儿直冲脑门。

    高纯看得眼睛发直,这表情应该是见识过这种喝法的后果,看着就有胆怯的样子,几个人除了司方行每个人都是既兴奋又害怕。

    这一大海碗应该有小半斤的分量了,梁川看了看,还好他娘的不是喝后世的高度酒,要是这酒是二锅头五粮液之类的,这一碗下去估计得去医院抢救了。而且这时候的酒梁川喝了一从此遍度数基本跟啤酒差不多,喝个啤酒梁川就没有醉过。

    司方行起了个头,端起碗道“第一碗咱们敬打虎英雄梁川兄弟,说好了一滴都不许剩下”

    众人一齐端起了碗,这碗没办法一饮而尽,只能咕咚咕咚不停地往喉道里灌着,嘴角溢出了不少的酒水,男人只有这种喝酒方式才是痛快的。

    除了梁川。

    梁川连喝带吸,一碗酒一下子就空了,第一个将碗放到了桌子上,看着众人。婢女很识相的替梁川又把酒给舀满了。

    众人一大碗酒喝得极为痛苦,漫长的过程终于喝完了,然后一脸不忿地看着梁川问道“梁川兄弟你怎么不喝”

    荡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书海阁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书海阁

    喜欢荡宋请大家收藏荡宋新书海阁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