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那把油纸伞的风情
作者:幼儿园一把手   原来当神也不难最新章节     
    “少少爷,怎怎么了”顾寒露被路离的大动静给吵醒,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迷迷糊糊地道。

    说完后,她才反应过来,少爷灵智已开,已不像先前那样,事事都需要自己照顾了。

    路离看了一眼顾寒露,她睡觉时穿的衣服是小傻蛋的旧衣服。

    她虽然比路离的这具身体大上两岁,可她实在太过瘦弱,导致这衣服穿在她身上,竟有些宽松。

    如今肩膀处稍微有点滑落,露出了雪白的半肩,以及清晰可见的锁骨。

    都说老肩巨滑,成熟的妖精可以自如的控制自己的肩带。

    可那种主动做的动作,哪有这种无意间的事儿,来得引人入胜

    可以夜间视物的路离深深地看了一眼小结巴,然后转过头去望向窗外,道“无事,你继续睡吧。”

    顾寒露应了一声,重新躺下后,也不知道她究竟睡没睡。

    路离睁眼躺着,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还没从梦境中回过味来。

    小傻蛋的死,必有蹊跷

    只是这最后的画面实在是太模糊了,他从这段记忆中,获取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但他的心中,已经升起深深的危机感了。

    不管那道黑影是什么东西,若是对方在紫云村内,或者说就在村子附近,那么,死而复生的小傻蛋,绝对已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最主要的是,从种种迹象来看,这绝对不是寻常之事,肯定不是普通人所为

    他对于五曜界的了解虽然有限,但也并非一无所知。

    这个世界除了存在修行者外,也充满了各式危机。

    什么妖魔鬼怪,经常会成为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只是,地球上与妖魔鬼怪相关的故事,还都挺唯美的。

    什么“草蟒英雄许汉文”、“亡灵骑士宁采臣”,让人听了之后非但不怕,还会心生向往。

    这只女鬼,这条白蛇,我可以

    我上我也行

    可在五曜界,这些事件里的内容,就没那么浪漫了。

    内容很单一,就是死人,死人,死人

    差别就是时间地点、人是怎么死的、以及死了多少人。

    “该不会真撞上什么妖邪了吧”路离眉头紧锁。

    而他这位冒牌神灵,暂时可不具备解决妖邪的能力。

    明月高悬,村里的大多数人,早已入睡。

    喝了点壮阳酒的张山推开房门,吹了吹夜间的凉风。

    如果路离在场,他肯定可以立马猜出张山接下来的行程。

    他会走出家门,然后左拐,然后再右拐,然后再左拐,最后熟练的爬上张寡妇家的墙。

    在爬墙这方面,张山已是熟练工了。

    而在深夜屋外露天洗澡这方面,张寡妇也已很熟练了。

    两人有着特殊的默契。

    在这个不具备手机的时代,聊骚很难,暗中联系着约上一波也很麻烦,默契就显得很重要了。

    张寡妇这些天里,可没给张山好脸色。因为张山那天在全村人面前的表现实在是差劲,明显是个遇事必怂的软蛋。

    呵,男人。

    也就取悦自己的时候说话硬气

    男人果然都是忽软忽硬的东西呸

    张寡妇本想与他一刀两断,可一想到若是再寻一个男人,培养默契费时费力,她便有点打退堂鼓。

    更何况她与张山又不是托付终生的关系,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要知道,张山可并非是个身无长物之人。

    张寡妇对这方面还算满意。

    只是今天的张山,似乎有点奇怪。

    张寡妇整个人已经泡在了水桶里,若是以往,张山在墙上趴着看一会儿后,便会猴急的跳墙。

    可今日的他,竟一直趴在墙上。

    张寡妇冷着一张脸,她最近对张山都有点冷淡,甚至都没有像以前那般积极配合。你要我站如松,我偏要坐如钟。

    反正动作都要反着来。

    “哼,臭男人,你不主动,那我也不主动。就让你在墙上继续趴着吹冷风吧”张寡妇泡在热水里,舒服地哼唧了一声,把半张脸都埋入了水中。

    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都泡得起皮了,张山居然还一动不动地趴着

    “该不会今天喝多了,醉倒在墙上了吧”张寡妇懵了。

    她离开水桶,被冷风刺激地打了个寒颤。匆忙地套上宽松的麻衣后,便朝着张山的方向走去。

    走近之后,张寡妇吓得臀儿落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臀肉猛地荡漾开来,弹动了好几下。

    她嘴唇颤抖,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张山,整个人看起来都很僵硬。他的眼睛是睁开的,但瞳孔涣散,微张的嘴巴还有唾液从嘴角处留下。

    最可怕的是,张山投影在地上的半个影子,竟从墙角处不断伸长。

    黑影向前蔓延,朝着不远处的张寡妇涌去,像是一只能吞噬一切的暗影巨受

    作为一名成熟的妇人,张寡妇巧舌如簧,善于吞咽。

    可如今一个“鬼”字,却卡在了往日里格外通畅的喉咙里。

    怎么也喊不出声来

    而就在此时,一道暴喝声却从远处传来,响彻了整个紫云村,把所有早已入睡的村民们都给惊醒过来。

    “大胆邪祟,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话音刚落,紫云村内,便闪过了一道耀眼的白光

    又是声音,又是光亮,整个紫云村都被惊醒了,鸡儿都被吓了一跳,开始提早打鸣。

    本就未眠的路离听着外头的声响与异象,眼睛一亮。

    “修行者吗”他猜测来者的身份。

    “去看看”路离立马起身,也懒得再套一件外衣,匆忙地穿上由顾寒露缝制的布鞋,朝着外头跑去。

    顾寒露见他这么兴冲冲的跑了,连忙套了件衣服,然后小跑着跟上去,这是她的本能反应。

    路离如今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好了,身体平衡力也极佳,去当梁上君子都没有问题,跑起来跟体育健将似的。

    他回头见小结巴也跟来了,特意放慢了脚步,以免她实在跟不上自己。

    可他想了想后,又怕这位修行者飞走,觉得有必要争分夺秒,便干脆停下身子,一把将顾寒露给背起。

    “太轻,太瘦,还有太平。”路离对于背后的触感做出了评价。

    这暂时完全就是一个奶奶被狼给吃了,没有奶奶的小红帽女孩。

    不过双腿比例很好啊,黄金比例,很显腿长。

    路离背着顾寒露,跑得还比其余村民快,跟村里的疯狗有的一拼。

    是的,有不少村民都从家里跑了出来,查看异况。

    顾寒露被路离这么背着,一时之间很不适应,也有些羞涩,忍不住把头埋在他的肩上,装鸵鸟。

    可这小脸一靠,便能直接感觉到路离身体的温热了。

    如今的路离,五感远超常人,他听音辨位,寻声而去。在张寡妇家外,他看到了身体僵硬地趴在墙上的张三,也看到了里头闪烁着的光芒。

    “在里面”

    路离猛地停下脚步,到了屋外,他反倒不急着进去了。

    里头明显有情况,在大局未定前,他可没打算冲进去刷存在感。

    万一被波及到了,那就完了。

    有些热闹,不是谁都能看的。

    然而,下一刻,他只觉得一阵微风在身边刮过,一道身穿白袍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与顾寒露的身边。

    这位白袍男子站于二人身前,留给他们一道背影,以及一小部分的侧脸。

    他腰间挂着一支木笛,右手拿着一把有些大的油纸伞,淡淡地道“要下雨了。”

    “嗯”路离没听明白。

    只见白袍男子唰得一声打开了油纸伞,伞面微微向后倾斜,遮挡住了路离与顾寒露的头顶。

    下一刻,空中爆开了细密的血花

    好似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血花击打在了伞面上,全被油纸伞恰到好处的挡住。

    “噼啪噼啪噼啪”

    s新书期推荐票别忘了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