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作者:苏香兰色   在六零年代点外卖最新章节     
    安县这边往年种小麦、水稻比较多,  但这会早过了冬小麦的播种时间,所以如今田里种的是花生、玉米、高梁还有一点谷子。

    天气越来越暖和以后,田里的种子也都发芽生长,  现在看过去,  一片绿意盎然。

    不光田里,  村里的路旁和后山周围,  各种生命力极强的杂草也都重新长起来,  到处都是一片生机勃勃。

    趁着田里需要浇灌的时候,许青青顺手又用一张“人工降雨”下了场雨,不知是不是为了应季节,这场雨不算大,而是一场绵绵春雨。

    春雨贵如油,一场春雨过后,地里的庄稼长势越发喜人。

    春种秋收都属于农忙,四月多,  学校给学生们放了一个星期农忙假。

    放假第一天,  吃过早饭后,许青青带着沈康平在村里转了一圈,  看着终于有点青山绿水意思的村庄,心情很是愉悦。

    不知不觉间兄妹俩就走到田埂上,  大队长看到他们,笑着问“今天不上学”

    “学校放农忙假。”许青青说完,看着在田里忙活的村民,  不由开口,  “我可以做点什么吗”

    村里是按人七劳三分粮的,也就是说,就算她不下地,  到时候也能分到粮,只是比较少而已。

    一般来说,村里的人是不乐意这么白养着人吃人头粮的,但许青青情况又不同。

    她话说完,大队长还没反应,附近那块田里的人先开口道“青青你还小,干什么活,回家看书去。”

    “就是,不用你干,回家玩去吧。”

    过完年后许青青已经八岁了,这个年纪放在村里真不算小,和她这么大的孩子,已经能干不少活。

    村里人之所以这么说,还是觉得她身体不好,怕万一干活累出个好歹来不划算。左右县里补贴的钱加上村里分的粮,怎么也够她吃了,所以觉得没必要让她干活。

    实际上,许青青吃得好睡得好,加上之前村里镇上来回走锻炼了身体,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气色都很不错。

    但大概是村民们先入为主,加上她骨架小,又不容易长肉,看着就给人一种瘦瘦小小的感觉,所以总觉得她身体不好。

    “可是学校放的是农忙假。”倒不是许青青有多想干活,只是学校放的是农忙假,村里男女老少又都在干活,就他们闲看着,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大队长想了一下后道“这有啥,你不是没事就给小花他们上课吗这也算是干活了,等他们忙完时,你继续给他们上课,一天我给你算三个公分。”

    “我不要公分。”许青青赶紧摆手道。

    在田里拔草的刘婶子闻言,抬头道“干嘛不要,就那群皮猴,教他们识几个字可不容易,这是你该得的。”

    老一辈人吃过不识字的苦,像是小花爷爷,给孩子们讲故事时还顺便说过自己曾经不识字闹出的笑话,自嘲的同时,也是告诉他们,有机会要好好学习。

    正是因为如此,在场的人听说大队长要给许青青记三个公分,都没有意见,毕竟他们家孩子也在跟着学。

    最终,大队长一锤定音决定了这件事。

    许青青之前只是随便教教,见这会大队长要给她算公分,顿时觉得不能再像之前那样。

    和大队长说了一声后,她带着沈康平准备去找到小花他们。

    兄妹俩离开后,田里的人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由议论起来。

    “别说,学校可真是个好地方,你瞧这兄妹俩,现在看着,和村里的孩子一点都不一样,倒像是城里人。”

    “谁说不是呢。尤其是沈小子,若是不知根底的见了,谁能看出他是个傻子。”

    “怎么说话的,人孩子本来也不是傻子,只是比普通人差了一点而已。”

    “好了好了,她也不是那个意思。”

    “等今年分完粮,要是宽裕一些,我也送我儿子去学校。”

    “今年怕是不成”

    许青青并没有听到背后的议论,这会已经和沈康平一起来到后山附近。

    村里的孩子,十几岁就可以下地当大半个劳动力使,小一点的比如小花他们也不会闲着,这会正在山上割猪草。

    “青青”

    “你今天不去学校吗。”

    后山上的孩子们看到许青青过来,都略带激动的喊起来。

    自从许青青在家里搞了个小课堂,有空时教村里的孩子学习,加上时不时会请他们吃点零嘴,俨然成了村里的孩子王,她说话有时比家长说话还管用。

    “学校放了一个星期农忙假。”许青青说完,拉着沈康平一起给他们帮忙。

    “不用了,我们很快就割完了,别把你的衣服弄脏了。”小花看了眼她身上的新衣服道。

    村里的孩子一年到头也难有一件新衣服,但许青青毕竟在现代过惯了好日子,即便已经很克制,换季时还是忍不住给自己添件新衣服。

    当然,这也有她长高了,原身留下来的衣服小了的缘故。

    “没事。”许青青摆摆手,还是和他们一起干起来。

    等割完猪草后,这群孩子们还得给家里捡柴禾,一直到下午才有空跟许青青一起学习。

    第一天就算了,第二天上午,许青青还特意去镇上想办法弄了块黑板和粉笔回来,拿着她之前一年级的课本,正儿八经给村里的孩子上起课来。

    大队长和大队干部们看她搞得这么认真,表扬一番后,干脆把村里一个空屋子拿出来给他们当教室。

    因为许青青的缘故,北省范围内,旱灾到1961年就结束了,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至于其他地方,有北省丰收后交上来的公粮作为救济粮,情况也比原本要好上许多。

    时光荏苒,转眼间就到了1965年,此时,许青青已经在几次跳级下,进入县高中读书。

    初中时,许青青还勉强继续带上了沈康平,但高中要求严,而且按国家政策,她住校还可以办商品粮户口,每月供应二十八斤,可以去粮管所买粮,也可以取粮票出来在学校吃饭。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次她却是无论无何也带不上沈康平。

    穿来以后,许青青就没和他分开过,这么多年下来,感情比普通兄妹更好,一开始她是舍不得将他独自留在村里的,一瞬间还有过自己不读了的念头。

    后来还是老师劝她,说沈康平在高中也听不懂课,跟着她和虚度光阴没有区别,又说他们也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分开

    虽然许青青心里当时下意识反驳老师的话,可认真想想,不得不承认她说得还是有一定的道理,最终才选择独自来县里读书。

    好在县里离村里也不算特别远,她每个星期都可以回一趟家,除了一开始沈康平闹了几次,某次还偷偷跟在她后面跑到了县里,后面倒是慢慢适应下来。

    八月多,学校又要放农忙假了,这次有大半个月的假期。

    这天上午,许青青坐在教室里,还没等老师说放假,心已经飘回村里。

    好在,老师大概也理解他们的心情,又交代几句后便宣布放假。

    许青青离开教室后,立刻回宿舍去收拾东西。

    “青青,要不要去我家玩”

    “青青跟我回家吧,我妈今天会做糖醋鱼,可好吃了。”

    宿舍里的女生看到她回来,纷纷邀请。

    许青青的年纪,放在全校都是最小的那个,不管是老师还同学,平日里都会格外照顾她。

    虽然许青青不需要特殊照顾,但对于旁人的好意,她还是心领的,对待身边的人同样很好,时不时会给他们带点好吃的。

    “不了,我要回家,下次吧。”许青青麻利的收拾完东西后,和她们挥手道别。

    “你每次都这么说。”

    许青青表情有些无奈,只能道“等我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

    倒不是她不想去,实在是上次回去已经告诉沈康平放假的时间,担心万一没及时回去,他又跑到县里来了。

    当初她刚到县里来读书时,沈康平就跑过来一次,还真让他找着了学校外面,不过整个人都狼狈得不行,而且也进不来学校大门。

    若不是看门的大爷觉得奇怪,过去问了一句,他还不知道要在学校外傻等多久。

    想到那次,他一身狼狈,看到她后像只被抛弃的小狼崽子一样扑过来,许青青就忍不住微微摇头。

    用好吃的当承诺安抚下宿舍的人后,许青青拿着东西成功离开。

    这次假期比较长,所以带回去的东西有点多,从宿舍离开后,有学校的男学生看到她拿着那么多东西,问她要不要帮忙。

    高中这个阶段,正是年少慕艾的年纪,不过许青青年级小,就算长得好看,学校里的男生倒也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单纯想帮忙而已。

    即便如此,许青青也没同意,毕竟东西不算特别重,在这个相对保守一点的年代,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出学校后,她直接去汽车站买了张回镇上的票。

    今天学校放假得缘故,车上人特别多,许青青忍着难闻的味道和颠簸,等终于下车后,差点没吐出来。

    “妹妹”

    她刚缓一口气,就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就看到一个俊朗的黑衣少年朝自己跑过来。

    看到好像又长高一点,现在已经能俯视很多成年人的少年,许青青下意识扬起一抹笑容“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接妹妹回家。”沈康平说完,上手就将她身上的行李接过来。

    许青青没跟他客气,把东西都交给他后又问“你走过来还是骑车过来的”

    “骑车。”沈康平回答完,突然反应过来,转身去扶看到她后丢在地上的自行车。

    许青青就说刚刚怎么没见到自行车,看到他这番行为,笑着摇头。

    “妹妹来坐。”沈康平将车推过来后,拍着后座道。

    许青青刚跳上去,他就同时踩起来,自行车飞快离开车站。

    镇上明显比前几年要更热闹一些,许青青坐在自行车上,看到饭店门口还多了一个专门卖包子馒头的摊子。

    这会儿已经快中午了,看到饭店,她下意识问“你吃饭没”

    “没。”实际上,沈康平早饭都没吃,确定妹妹是今天回来后,一大早就已经骑着自行车到镇上等。

    其实他更想去县里,不过自从那次他偷偷跟到县里去,事后被她再三强调不许这么做,沈康平就只敢想想。

    “那等回家我们一起吃。”许青青说完,又开始关心起他在村里的情况,问有没有人欺负他。

    显然是时间长了,她已经忘记当初二狗子抢她甜根时,沈康平把人压在地上打的事了。再说以沈康平的身高和那一把子力气,以及对外人时爱答不理的态度,谁能欺负他。

    沈康平等到妹妹回来,不知道有多开心,一边飞快踩着自行车一边回答她的话。

    在这个劳动最光荣的年代,沈康平没再跟她一起读书后,就开始在村里上工。

    许青青虽然怕他累着,但想到其他人,甚至比他小的人也一样要上工,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在每次离开家前,给他留很多好吃的,让他可以补补。

    “我现在已经拿最高公分了,可以养妹妹,过年分肉给妹妹吃。”沈康平语气欢快中透着点得意,说着说着,还笑出两个酒窝来。

    许青青一听就猜到,他肯定想不到这些,必然是有人跟他说过这种话他才学来的。

    她猜的不假,她刚去县里读书时,沈康平天天想着她,即便被喊着出去上工,心思也不在干活上。

    大队长发现以后,少不得要和他聊两句,但任他怎么说,沈康平都听不进去。

    最后还是刘婶子出马,劝他说家里就他一个男人,他得好好干活,把家撑起来之类的。

    别的话沈康平没听进去,只那句“赚公分养妹妹”立刻就入了他的心,后面干活才认真起来。

    前两天,因为他干活越来越快越来越好,已经可以拿最高公分,大队长还特意表扬了他。

    当时有人夸他厉害,刘婶子也顺口夸了句说他现在能养家、养妹妹了,他一直高兴到现在。

    “咱们家有钱,不缺吃的,你不用干得那么累,该休息还是得休息的。”地里的活还是很累人的,许青青听说他拿最高公分,为他感到自豪的同时,又有点担心他的身体。

    沈康平见妹妹竟然没夸自己,酒窝消失,嘴角也有些下垂“我能干,我不累。”

    听出他语气里的不高兴,许青青如何不知道是为什么,赶紧道“对,咱们康平最能干了,竟然能拿最高公分。”

    沈康平听到这话,才重新高兴起来,又告诉她“村里的猪已经很肥了,等过年就可以杀掉吃肉,都给妹妹吃。”

    有金手指后,许青青就没再馋过肉,只有他才不管吃多少肉都吃不腻。

    不过,她说自然不会那么说,而是学着他平日里的语气道“康平真好”

    “妹妹好”沈康平立刻道。

    许青青听着他急切的声音,故意逗他“康平好”

    “妹妹好”

    “康平更好”

    “不好,康平不好,妹妹好”

    许青青等真要把人逗急了时,才笑着道“好了好了,我们都好”

    兄妹俩聊着天,回村的路都像是变短了,不知不觉就到了村外。

    “青青放假回来了”

    “我就说沈小子肯定是去接他妹妹了。”

    “猜都猜得到,前些天他天天问我好几次日子,深怕搞忘了。”

    “青青又漂亮了,看着越来越像是城里人。”

    “沈小子,接到妹妹现在高兴了吧”

    正在地里忙活的村民们看到田埂上骑自行车回来的兄妹俩,纷纷抬头。

    当初许青青以十二岁的年纪考上高中时,县里和镇初中都来学校给了奖励,甚至还有记者过来采访,村里很是热闹了一番,如今在村民们心里,她就是从村里飞出去的金凤凰,早晚会是城里人。

    看到她回来,村民们各个都开心得不行。

    许青青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后,从他们的话里听出沈康平今天跑去接她并没有请假,赶紧替他和大队长道歉。

    “这有什么,左右沈小子干活厉害,过两天就能补上来,今天就当是他请假好了。”

    不说以沈康平的情况,大队长就不会跟他计较,单是他干活的利落劲,大队长也愿意给他放假。

    “谢谢大队长,那我们先回去了。”

    许青青走之前,还留了一包从县里买的冬瓜糖,说是给他们甜甜嘴。

    村里人念叨两句让她不用这么客气,有钱自己攒着花后,还是一边夸她,一边把冬瓜糖给分了。

    当然,分完后,大部分人也舍不得吃,而是放进兜里准备留着,只有个别人没忍住尝了一口,嘴巴里那甜滋滋的味道,让他干活都更有力气。

    虎子他娘把冬瓜糖放进兜里后,看着自行车上兄妹俩的背影,忍不住道“别说,这两孩子都长得好,这么看着还挺般配,你们说,等青青大一点,他们两凑一对”

    “人家是兄妹俩,你胡咧咧什么呢”

    “啥兄妹啊,爱国兄弟当初就说了只是帮战友抚养,不说连姓都没改,就是户口也是单独给他立的。”

    “别说,沈小子除了那点小毛病,人长得好,干活也厉害,又听青青的话,他们要凑一对,以后日子应该错不了。”

    “什么啊,你们还越说越真了,凭咱们青青这样,以后准是城里人,到时候找个同样是城里人嫁进去,那才叫好呢”

    “说得也是,就是沈小子那么黏他妹,等青青嫁人后,他该怎么过哦。”

    “沈小子长得好又能赚公分,你还怕他找不到媳妇要我说,日后这兄妹俩日子都错不了。”

    大队长见她们越聊越起劲,板着脸道“行了,没谱的事,你们女人就爱瞎聊,都赶紧干活,让孩子听到了多不好,青青还小呢。”

    另一边,许家兄妹已经到家。

    许青青跳下自行车,先在家里转了一圈,发现家里还算整洁后,夸了沈康平一句。

    实际上她这句是白夸了,因为家里之所以这么整洁,可不是沈康平的功劳,而是刘婶子偶尔会过来帮着收拾一下。

    “妹妹吃”沈康平把车子放好,又把行李送到她房间后,转身从厨房拿出一碗东西出来献宝。

    许青青看了眼,里面有甜根、灯笼果、刺杆,还有几种她不认识的野果,应该都是在山上找的。

    她接过碗后,随手捏起一个灯笼果送进嘴里,发现还挺甜。

    这都是沈康平趁着最近两天下工后去山上找的,见她一口一个吃得香甜,顿时开心地笑起来。

    许青青对上他亮晶晶的,像是有星星落进去的双眼,随手塞了颗野果给他“甜不甜”

    “嗯,甜。”沈康平点头。

    许青青笑起来,和他一起分享完碗里的野果后,肚子反而饿起来。

    在学校时,人多眼杂,她偶尔才能偷偷点份味道不重的外卖加餐。

    现在回到家里,就没那么多顾忌。

    让沈康平在堂屋等她一会后,许青青去房间里点外卖了。

    看了一会后,许青青有点想吃披萨,又有点想吃炸鸡。

    虽然去县里读书,但她和吴二的合作并没有停,只是将供货改为一周一次。

    吴二确实有点本事,如今已经将摊子铺开到省城里,也为许青青带来更多的金子。

    所以这会,不管是手里还是外卖账户中,许青青都不缺钱。

    她想着有沈康平在,也不怕吃不完,没犹豫两秒就决定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自然是都要

    很快,她就点了一份奥尔良烤鸡肉披萨加两杯奶茶和一份炸鸡拿出来。

    包装还没打开,就有香味飘出来,让早上没吃饭的沈康平肚子直接叫起来。

    听到他肚子叫的声音,许青青顿时觉得自己没买多。

    “饿了,先吃块披萨垫垫肚子。”她说完,手上已经飞快拆开盒子用一次性手套包着拿出一片披萨给他。

    沈康平是真饿了,接过来就咬了一大口,吞下去后才道“这饼真好吃”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910  20:03:4220200911  20:09: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卿卿  2个;我应该叫ari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林少  40瓶;rcuryeafer  30瓶;依浅伊威  20瓶;我应该叫ari呀  10瓶;小谢人间  5瓶;36146073  3瓶;r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s:book993836858578ht

    天才地址。小说网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