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作者:江枫愁眠   E408最新章节     
    周日上午,严煦去参加她准备已久的数学竞赛,宓茶和沈芙嘉约好一起去买运动文胸。

    走之前她看向了还躺在床上的柳凌荫,迟疑道,“凌荫,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吗”

    “不用了,要买的东西我网上买好了,今晚就能到。”柳凌荫头也不抬,对宓茶选择了沈芙嘉还有些不满,但毕竟是她晚来了一步,没法理直气壮地对着沈芙嘉发火。

    “那就当做一起出去玩嘛。”宓茶扒着她的床沿,瞄见床上的柳凌荫正在看严煦写给她们的数学讲义。

    一周补习下来,凌荫和严煦的关系融洽了不少,如果她能和嘉嘉解开心结,那就更好了。一起出去玩说不定能促进感情增长,宓茶是这么想的。

    “不用。”柳凌荫翻了个身,面朝床里,态度颇为冷淡。

    她这样全身心地拒绝,宓茶也不好强求,外面的沈芙嘉已经准备就绪,唤她出来,“茶茶,好了吗,我们要走了。”

    “来了”宓茶应了一声,匆匆扭头,踮起脚尖,手指越过床栏戳了戳柳凌荫的腰,“那你想吃什么,我会带回来的。”

    “不用管我,”柳凌荫背对着她挥了挥手,“快去吧,别忘了晚上九点半严煦要给我们补课。”

    她几次三番地拒绝,宓茶只得道,“那好吧,那我走了。”

    出了卧室,等在门口的不止有沈芙嘉,还有407的慕一颜。

    慕一颜甫一见到宓茶,便笑着打了声招呼,“天凉了,我想去买几件秋装,但我们寝室那群呆子没有一个人想买衣服,所以只能来拜托芙嘉。今天加我一个,宓茶不介意吧”

    沈芙嘉对宓茶不好意思地道,“对不呀茶茶,没来得及跟你说。”

    宓茶当然不介意,她既不讨厌慕一颜,也不反对多一个人分担车费,而且既然是逛街,当然人多一点才热闹。

    出了寝室门,三人在等候电梯的同时,宓茶发现旁边的慕一颜似乎一直在打量她。

    “怎么了吗”宓茶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是今天头发翘起来了么

    “那个,刚才我就想问了,”慕一颜凑近了宓茶的脸,仔仔细细地来回观察,“宓茶是不是瘦了”

    宓茶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扯了扯腰旁的衣服,“有吗”

    沈芙嘉后退几步,站得远了些,跟着一同细细打量了一番,思忖道,“我和她天天在一起,倒是没怎么察觉,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瘦了点,脸都小了一圈。”

    “那是当然的了,高三本来就累,你们还天天带她去健身房,能不瘦么。”慕一颜掩唇笑道,“反正要去商场,宓茶也顺便买几件新的衣服吧。”

    “啊我就不用了,衣服妈妈会帮我买的。”宓茶尴尬地一笑,月底了,她的余额所剩不多。

    离下个月还有一周,她却只剩下了三百块钱,扣除交给严煦的一百六十元学费,剩下的钱必须留作伙食费。

    幸好因为考进了一班,爸爸和哥哥给她发了两千块钱的红包,可以用作今天的开销。

    不过还是要节省一点,她还记得要存钱请凌荫吃饭的事情。

    “是妈妈买的衣服么,”慕一颜眨了眨眼,目光落在宓茶的服饰上,“那宓茶妈妈的品味很不错哦,买的衣服很适合宓茶。”

    胸大很容易显胖,尤其宓茶本身也不算瘦,穿得稍有不对就会扣分。

    但是宓茶今天穿的小裙子收腰收得极好,墨绿的底色十分清爽显白,v字领口,露出了半对锁骨;腰间佩了根皮带,把腰线很好地勾了出来,得以和胸部区分;下身裙摆堪堪盖到小腿肚,将双腿最胖的地方全部遮住,露出最纤细的半截小腿。

    可以说,这件衣服把一切该遮的肉全部遮住,同时尽可能地把宓茶的优点全都凸显了出来。

    “确实,”沈芙嘉笑着道,“这种成熟的搭配,不像是宓茶自己选择的。”如果是宓茶自己买的衣服,大概率会是她被子那样的风格。

    “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宓茶蹙眉,说得好像她的品味很差一样。

    三人一路闲聊,走到校门时,正好沈芙嘉叫的出租车刚刚抵达,几人于是上车,朝着商场驶去。

    难得的一个周末,锦大附中旁边的商业中心人头攒动,多是年轻的白领和附近的学生。

    h市作为一线省会城市,消费水平颇高,在这样繁华的商业中心,每一寸都流淌着一股烧钱的轻奢滋味。

    出租车停下,三人进入就近的银座。

    为了节省时间,沈芙嘉走向了一楼电梯旁的电子导航,询问身旁的两人,“我们吃完午饭就要回去,今天先从哪里开始”

    “确实还有好几张卷子没有写,我们组也约了下午的多人训练室,得抓紧时间才行。”慕一颜点着下巴想了想,“要不然先去买宓茶的运动文胸好了,小东西买起来快,接着我们再去买衣服。宓茶,你觉得呢”

    宓茶指着左边的一点点,“对,要先买小东西。”

    店门刚刚打开,说不定今天可以吃到新作的冰激凌。

    沈芙嘉无奈地笑了出声,“不行啊茶茶,今天要换衣服,拿着奶茶会不方便,还可能弄脏店里的东西,我们回去前买一杯就行了。”

    “那好吧。”宓茶拉住了沈芙嘉的手,提醒她别忘了,“要记得买哦。”

    慕一颜看着两人的动作,心中微讶,什么时候芙嘉和宓茶那么亲密了,就算是和芙嘉关系最好的芝忆也不过如此。

    和沈芙嘉同学两年,慕一颜深谙沈芙嘉内心深处的那点小算盘。

    沈芙嘉在学校里的人气很高,交友面极广,但与此同时,她跟谁都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一是没有精力和那么多人深交,二也是为了保持距离,维持自己的身价。

    高中两年,芙嘉唯一走得近的就是她们三人,宓茶能这么快和芙嘉玩到一起,看来她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宓茶。

    确定了今天的行动方案,几人先去了三楼的内衣店为宓茶选择适合的运动文胸。

    陪着宓茶看了一圈,沈芙嘉问道,“怎么样,找到喜欢了的么”

    宓茶眼神飘忽了一下,似乎欲言又止,沈芙嘉不解,轻声问她,“怎么了吗。”

    “这个”宓茶指了指面前的文胸,不好意思地小声问她,“x换算成罩杯的话是多大我找了一圈,用罩杯表示的好像只到d,我应该穿2x吗”

    沈芙嘉一顿,张了张嘴,没有马上回答出来。

    这问到她的知识盲区了,她向来只用均码或是b杯就足够,再往上的领域沈芙嘉从未涉及研究过。

    “要不然问下导购”她回答道。

    远处的慕一颜看了一圈走了过来,“怎么了你们两个,在这里嘀嘀咕咕说什么”

    沈芙嘉便将宓茶的问题对她复述了一遍。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慕一颜听完马上对导购招手,扬声喊道,“不好意思小姐,麻烦过来一下。”声音大得足够让整个店里都听清。

    宓茶有些惊讶,佩服道,“慕一颜总是在出其不意的地方特别率性啊。”私下里和付芝忆打架的时候也很豪爽。

    “买衣服有什么好害羞的,”慕一颜扭头,冲她笑了笑,“你也别叫我全名了,和芙嘉一样叫我一颜就好,两个字念起来比三个字方便点。”

    宓茶忍不住去看沈芙嘉。

    嘉嘉的朋友好像都很优秀,不管是热情的付芝忆还是干练的秦臻,以及面前文静又不失爽快的慕一颜,都让人很有好感。

    她暗想着,这就是所谓的人以群分吗。

    被慕一颜招来的导购小姐在听完宓茶的诉求之后,目光落在了宓茶胸部,“如果是用作高强度的运动的话,我可能需要测量一下您的胸型。胸部没有肌肉支撑,运动时容易受伤,尤其像您这样情况,受伤的概率会更高,一定要选择适合的运动文胸才行。”

    “测、测量”宓茶一愣,她的胸罩之前都是妈妈给买的,对着妈妈到没有什么,但对着陌生人,多少有些羞涩。

    “是的,请来这边的更衣室。”说话之间,导购小姐已经打开了更衣室的门,微笑着对她道,“不用害羞,很快就好的。”

    对方如此坦荡,过分扭捏反倒显得小家子气。

    宓茶双颊微红,还是马上跟了导购员进去,可走到半道,又忍不住一边小声地询问,“那我是要全部脱掉吗”

    “是的,把文胸也解掉。”

    门外的沈芙嘉和慕一颜对视一眼,倏地,慕一颜凑到了沈芙嘉耳畔,嬉笑着同她耳语,“你们住一起那么久了,摸过了没有”

    “怎么可能,”沈芙嘉蹙眉,“我又不是芝忆。”

    没有摸过,埋过。但她不说。

    “真是的,怎么不知道抓住机会呢,高三的时间可是稍纵即逝的。”慕一颜惋惜道,“童颜巨乳,还是未成年的牧师,很稀有哦。”

    “别把她说得像是什么黄游的限定ssr一样。”沈芙嘉把她推到一边,“看你自己的去。我提醒你,今天时间很紧,你的购物热情稍微收敛一点儿。”

    “好嘛好嘛,有了软软糯糯的法学妹妹,像我们这些皮糙肉厚的攻科生男人婆就该识趣地滚开了。”慕一颜弯眸一笑,指了指远处,“那我过去看了,你们好了叫我。”

    “烦人。”沈芙嘉笑着骂了她一声,自己也扭头,对着货架上的文胸看了起来。

    不消多时,更衣室的门很快便被打开,沈芙嘉一抬头,宓茶没有出来,出来的是导购员。

    经验丰富的导购员在测量出顾客的胸型后,面不改色毫无波澜,径直去了运动专区麻利地挑选出了两件。

    宓茶虽然胸大,也不至于大到没有尺寸可买的地步,这家店里有不少适合她的文胸。

    等她选好之后,便把文胸递进了更衣室。沈芙嘉瞥见了她手上的布料,愣了一下,随后本能地低头看向了自己胸前。

    这就是男生口中“法学软妹”和“攻科男人婆”的差距么。

    在沈芙嘉周围的攻科生中,胸部最可观的也就数柳凌荫,但即使只是c杯,柳凌荫的衣柜里也放了不少束胸,以便战斗。

    某种方面来说,也许只有牧师系才能够孕育出那样的女孩来

    宓茶在更衣室里接过了店员递来的文胸,她穿好之后对着镜子左右看了下,也不懂到底合不合适,在询问陌生的店员和沈芙嘉之间,她倾向选择后者。

    悄悄地把更衣室地门打开了一条缝,宓茶一眼就看见站在对面刷手机的沈芙嘉。

    “嘉嘉”她轻声唤道,“你来一下。”

    沈芙嘉抬眸,收起手机依言走了过去,“怎么了”

    宓茶把门打得大了些,让她进来。

    “我感觉有点紧,运动文胸穿起来是会比较紧的么”她问。

    沈芙嘉见她并无羞赧之态,以为宓茶已经穿好了衣服,于是便走了进去。

    甫一入门,在看清了里面的情形之后,她眉心一跳,迅速反手锁门。

    “宓茶,你没穿衣服就把门打开了”她低声惊呼。

    这可是半开放式的门店,外面是有不少路人往返经过的,万一被看见了怎么办,宓茶今天穿的是连衣裙,一脱就是脱全,不剩丝毫衣裤。

    一低头,沈芙嘉看见了宓茶的小裤裤和旁边换下来的文胸,脑子里划过了一条不合时宜的想法

    果然不是穿成套内衣的类型

    “我开得不大,只有你能看见。”宓茶扭着腰勾了勾后面的文胸边边,“对了,你觉得这件可以吗”

    沈芙嘉一时间有些无奈,她叹了口气,“你倒是对我也害羞一点啊”明明对着导购员那么矜持的。

    “有什么关系,”宓茶眨了眨眼,“我们都是好朋友了,我以前都和小琦一起洗澡的。”

    “这么说也没错”脸上微红,沈芙嘉想往后退一些,可她刚退了半步,鞋底就抵在了门上。

    她只好扭过头,尽量把自己的视线挪开。

    两人虽然关系好,但毕竟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太过亲密的举动与沈芙嘉来说,有些过火。

    “那你试着跳一跳,感觉不难受应该就可以了。”她后背紧紧贴着门,手指反按在了把手上。

    说不清是羞意还是尴尬,但被近距离刺激着,沈芙嘉的眼睛微微发烫,目光飘忽着落在宓茶脚旁。

    面前这一块将将烤融的芝士,软绵绵地散发着丝丝白色热气,让人想要大吃一口,可稍一触碰就被烫得发疼,让沈芙嘉如坐针毡,进退两难,不知道该不该抬头直视。

    既然宓茶来寻求她的意见,她当然该好好帮助宓茶察看,可是

    目光稍稍上移,对上了女孩三角形的草莓小裤裤后,沈芙嘉猛地扭头,侧脸贴在了门板上,颇有些无处可藏的羞窘。

    “是这样吗。”宓茶按照沈芙嘉的话上下跳了跳。

    “嗯、嗯,对。”沈芙嘉支吾着点头,其实什么都没看到。

    就算同为女孩子,她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稍稍抬眸,望着宓茶那人畜无害的表情,沈芙嘉睫毛一颤,差点忍不住捂脸,不禁开始反思自己。

    怎么回事,难道是她思想太保守了么。

    看见芝忆裸着身子的时候,明明不会害羞的也可能是因为芝忆的身体根本没什么值得让人害羞的地方。

    是她太大惊小怪了么她以后是不是也该和茶茶一起洗澡看看,本来女孩子之间,大家的身体都是一样的,没必要弄得那么害羞

    或许,也不太一样。

    再一次地悄悄抬眸之后,沈芙嘉咬着唇,不得不承认

    她和宓茶的身体,完全不一样。

    限定ssr和普通剑士sr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