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顶流蜜宠【4】
作者:屈三白   渣女又惹了黑化男神最新章节     
    一

    我是妖,原身是威风凛凛的白虎。

    第x届妖族代表大会,我因冠绝妖族的美貌被选为虎族代表。

    虎族是出了名的智商盆地,武力高原。我更是个中翘楚,笨的出奇,强的离奇。

    大会提案是虎族智囊团帮忙想的狐族改名计划,字字句句凝聚着我虎族的忠诚智慧盖因狐族小儿时常貌犯我族,特此请求取di狐族之名,biǎn为福族

    我将提案原原本本念了一遍,哄堂大笑。尤其是狐族代表,那嬉皮笑脸的脸上都要开出花了。

    虎族和狐族素有恩怨。狐族爱吃鸟,鸟族的鸟语又都是有浓重口音的,狐虎不分。每有狐族吃鸟,狡猾的狐妖总要把锅推到虎族身上。连可怜柔弱的我身上都莫名背了三条鸟命天知道,我是最不喜欢臭鸟的。

    我喜欢的是猴子,那个拥有辉煌的祖辈传说的猴子。他虽是只猴,可是脸上并没有话本子里的“毛脸雷公嘴”,而是面如美玉狡黠机灵的样子。他两眼一转就能逗得大家捧腹,连一向邪气的蛇族都爱他风趣。

    我挖空了心思接近他,甚至不惜耗费十年修为化作一只猴妖,兴高采烈到他面前时,却只得到他淡淡疑惑的一瞥。

    「你是哪位」

    我承认,我当时是有点生气的。但转念一想,他既然认不出我,那定然不知道我就是那如花似玉的妖界颜值扛把子。这样岂不是更好,他若是喜欢我了,就是喜欢我这个人,而非我这张脸。

    我非要跟着他,他被我烦得不行,又实在打不过我,就只好默认我跟着。

    再后来,他渐渐被我的蠢笨征服原本看我高高兴兴去摘漂亮的蘑菇,他会一脸震惊地阻止我,说那蘑菇有毒;现在他干脆理都不理我,任由我吃了毒蘑菇疼得在地上打滚。

    「你也未免太没良心了」我在地上滚来滚去,余光见他走远,赶紧拍拍屁股爬起来继续跟着他。

    他嗤笑一声,头也不回地说「你知道我要去哪里么」

    「不知道,你要去哪里啊」我说。

    他的声音突然远了起来「我要去一个谁也找不见的地方,像我的祖辈一样,开辟属于我的花果山、水帘洞。」

    我抖了抖满身的泥灰,有些不解。花果山水帘洞这不是那位传说中的猴族前辈的住处吗我偷偷瞄了他一眼,说「那你一定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他懒洋洋地,眼皮子也没抬一下,「我相信,我会像他一样,成为顶天立地的战神。」

    「你有我了。你的那位老祖宗却终其一生都是孤家寡人。」我知道这样说不好,但是身为他将来的妻子,我定要戳破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转过头大怒,狠狠瞪我一眼,又气冲冲转回去,边走边说「我一定会成功的你等着瞧吧」

    他的脚印比刚才更深了些。他像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的。我没当一回事,只是一步一步地跟着他。

    二

    我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走。

    他说他要走出妖界,去找一片更广阔的天地。我说「好啊,我保护你。」

    于是我们两人便结伴而行了。日子长了,我便从他口中得知,他原来有一个很喜欢的青梅竹马,不是猴,而是一只漂亮乖巧的雀妖。

    我当时心里难受,不知是在气他有了喜欢的人,还是气他喜欢的竟然是一只鸟。我问他「那她现在呢,怎么样了」

    他正靠在大树上休息,闻言两眼斜斜望过来,说「她啊,走了。飞走了。」顿了顿,又补充说「她喜欢自由,我就要去自由的地方找她。」

    我心里啊呸一声,觉得他蠢。那臭鸟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他就是想找,又能上哪找呢要我说,还不如守在妖界等她回来呢

    我问他「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白玉,族里人都叫我阿玉。」

    我说的是我的真名,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说过。虽然在妖界中我的脑残粉众多,但他大概是没有注意过我的。

    果不其然,我听见他笑了一声,轻轻然说道「好名字。我是沛元。」

    沛元。我脑袋懵了一下,下意识问「是哪个沛,哪个元」

    他白我一眼,抬手弹掉肩上的一片树叶,从树上直起身子说「继续赶路罢,一路少点话,你很烦。」

    我「」

    三

    沛元终于找到了他说的地方。我也没想到竟然真的有,简直就像话本子里那样不可思议。

    我看着面前那样一大片漂亮的山河,心中忽然有些激动起来,边跳边说「这个地方,是不是我们两个一起找到的」

    他斜我一眼,懒洋洋地说「才不是呢。」后面又补充了句什么,我因为注意力集中在这片风景上,也没有听清。

    我满心都是成就感和自豪感。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当之无愧的虎族智商担当,竟然能越过重重危险逃出妖界最终来到这么一个地方。

    当初我与虎族、与妖界,皆是不辞而别。我没有父母,是由虎族大长老养大。

    三年前大长老不慎踩进鸟族为狐族设下的陷阱里死了,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跟我说就咽了气。所以我讨厌狐,更讨厌鸟,觉得它们个顶个的虚伪歹毒。

    自从大长老没了,我在族中就再也没了牵挂,想走就走,压根用不着跟任何人报备。

    我本来好奇沛元他为何能如此顺利地逃出来,难道他也许我一样是个孤儿吗虽然仅存的同情心让我没有问出口,但是我心里已经深深刻下了他是个孤儿的烙印。

    眼下看着他开心快活的样子,我是又为他高兴又为他心疼,恨不得把他给搂进怀里好好安慰一番。可刚迈开腿还没靠近,就被他警惕得一眼给震住了

    「你要做什么」

    我呲牙,心尖酸涩,垂眸不看他「我想抱抱你。」

    说完,我也没管他什么反应,低着头就上前,狠狠给了他一个熊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