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燕北大乱
作者:香椿叶咸菜   诸天替代最新章节     
    “我当然知道这是长安,这样不才更有意思嘛,话说你们就这么认为我们燕京不会有任何动作”薛宇百无聊赖的说道。

    宇文玥没有说话,可能也是不屑于说话吧倒是一旁的楚乔解释说道“燕王世子,不可否认黑神军很强大,但大魏也并不是无能之辈,六皇子元彻、骁骑将军唐文福,还有八柱国大人,全都是手握重兵,难道还挡不住黑神军”

    薛宇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轻笑一声说道“拭目以待吧哈哈。”

    说完也起身离席,宴会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继续办下去的理由了,各位王公贵族也各自寻找理由离开。

    “公子,陛下真的要对镇北侯出手吗”楚乔急切的问道。

    “你在担心燕洵”

    “是。”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宇文玥叹息一声说道。

    “公子,最新传来的情报,魏帝召集了魏光、赵贵、宇文怀等人与大殿中,杀了宋子夫将军。”路岩结果飞鸽传书快速的念道。

    薛宇道“宋子夫出身燕北,是燕北的将军,魏阀的势力在北边,他们是最希望定北侯燕世城死的人,赵阀的赵东亭前些时日带冰护送镇北候夫人白笙返回燕北已经很长时间了,啧啧,魏帝终于忍不住了,路岩。”

    记住网址oqiu

    “在。”

    “左宝仓送来的兵器接收到了吗”

    “回公子,兵器已经全部拿到。”

    “很好,燕北即将大乱,我们黑神军的机会来了,也是时候离开了,召集人手马上离开长安城进行隐藏。”

    “是。”

    三年的时间薛宇并不是没有针对长安进行渗透,知道这里可是主角们发生剧情的地方自己怎么可能不在意,整个长安城中足足有五百步卒,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再加上左宝仓所给的兵器,在这长安城中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势力。

    没有丝毫犹豫,趁着夜色众人化妆打扮悄悄离开长安城,薛宇更是利用镜花水月做了一个假象在府邸之中,幻象能够存留三日,这三日便是自己逃离的最佳时间。

    燕北大乱薛宇不可能不会趁着这个机会攻占燕北,那么自己留在长安城就是危险无比,当然要找机会逃开了。

    骑在骏马之上,薛宇扭头看着身后高大的城墙,长安这硕大的两个字高挂于城墙之上显示出它历史的威严。

    “不要着急,快了,快了,长安,你是我汉家的明珠,即便明珠蒙尘也很快会回来,等着我。”

    “驾”

    薛宇带着五百护卫直奔美林关而去,一路上快马加鞭,没有丝毫的停留,即便如此也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到达。

    这三天时间之中整个长安城中却陷入诡异的战斗之中。

    一切都如同剧情所发展,宇文怀带兵在半路伏杀燕世城,可怜一代名将被偷袭至死,头颅被割下身体随意丢在树林之中为鸟兽所食,随行的大儿子燕霆也同样随父战死。

    长安城中从宴会返回来的燕洵也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在护卫仲羽保护下连夜出城,可惜还是低估了长安城的守卫力量,护卫被杀,自己还是沦为了阶下囚,被囚禁于天牢之中等候发落。

    当然,东边不亮西边亮,一直被她追求的小野猫楚乔也表明心意愿意跟随燕洵共同赴死,不过这次楚乔并没有被抓,有了薛宇的提示左宝仓一直都在关注着楚乔,最后关头出手相救,让楚乔免于牢难之苦。

    为了这一日魏帝可是准备了很久,随着一声令下不仅仅只是燕世城身死,一直坐镇北方的魏光同时带兵攻打燕北,没有燕世城的统领燕北就是一盘散沙,加上他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使得秀丽军反叛,轻轻松松的就攻破了燕北五城的防御。

    “将军,大军已经集结,据探子来报此时红川城已经大乱,随时可以进攻。”

    狼枭于泽点了点头,面颊处的刀疤更加显得狰狞。

    “之前燕王一直下令不允许我们进攻燕北,现在机会终于来了,魏帝自毁长城,燕世城被杀,魏光统军无方纵容手下肆意杀戮抢夺,红川城大乱,只要我们能够攻下红川城便可以红川城作为犄角之势将其他四城同样拿下,来人,让柔然士兵做先锋军,告诉他们,只要能够杀下一人能够摆脱奴籍,杀两人你要成为我燕京子民,享有一切待遇。”狼枭于泽振声说道。

    张龙冷哼一声“便宜他们了。”

    “去吧”

    “是。”

    燕京虽然刚刚建立,但上下一心,燕京的子民可是对于这位燕王极为维护。

    所到者耕者有其田,律法严明,税收、徭役极低,甚至可以说没有徭役,你见过谁家服徭役还给钱的没让你自带干粮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而在燕京之中只要是服徭役都会给钱,钱虽然不多,但只要省着点还能给家里留些口粮,这让很多家庭多余的劳动力都会主动去服徭役,毕竟家里少了一个人口粮外面又赚一些口粮,两者相加可是要比以往好的太多太多。

    以前做饭都是定量,唯恐吃多了会让家庭经济崩溃,现在不仅能够吃饱饭,逢年过节还有剩余,再也不用过之前那种朝不保夕饿肚子的日子了。

    如此政策怎能不让他们归心。

    至于军队,薛宇更是建立了职业军队,也就是脱离农耕,专用于战争的军队,不再像之前那般闲时做农战时为兵的军队。

    这种职业军队消耗自然不可谓不大,但薛宇征服契丹柔然两国,河套、辽东地区可用于耕地,土地肥沃耕地面积极大,其他草原之处更是大肆的饲养牛羊马匹,且辽东地区靠海,通过捕鱼也可获得大量的肉食,使得薛宇可以轻松地建立起职业军队。

    当然,职业军队的福利也是极高,虽不能餐餐有肉,但每隔两天便有一顿肉是必须的,至于一年军饷更是要比耕地务农一年获得的钱更多。

    如若因为战争死亡,国家可供养其儿女至成人,让其读书习字,直至女儿出嫁,儿子成家。

    即便是受伤残疾,国家也会安排一些轻松的工作,可以养活自己。

    当这条政策发出之后整个燕京甚是疯狂,大量的成年男子蜂拥而至。

    在这乱世之中能够吃饱饭就已经足够让他们铤而走险,而薛宇不仅能够让他们吃饱饭还能吃上肉,同时对于他们的身后事更是做了详细的安排,自己这条贱命死了还能让自己的儿女读书习字,在哪里是什么福利,根本就是上天的恩赐好不好做梦都想象不到啊

    也是因为如此张龙他会说便宜了这群胡人,所以当胡人在听到这条军令之后整个人爆发出无比强烈的气势,双目嗜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前面的城池。

    越是在燕京呆久了他们越是能够感受到燕京的繁荣,越是想加入其中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传令,全军出击。”

    “是。”

    咚咚咚

    沉闷的鼓声响彻三军,全身黑甲的黑神军练武表情的开始向前移动,大军所过之处充满了肃杀之气,大地都在晃动,头顶的白云也在这肃杀之气下被撕扯的粉碎。

    大军再红川城五里处驻扎,遥遥望去更是能够看到那红川城中肆意弥漫的硝烟。

    刚刚坐进侯府的魏光脸上尽是喜悦之色,没有了燕世城的指挥燕北就是一盘散沙,面对突然袭击的魏光等人根本没有丝毫的能力进行抵挡,再加上秀丽军的反叛,大门直接被打开迎接王师。

    “大人,燕啸带到。”

    “带进来。”

    不多时五花大绑的燕啸被带了进来,此时的燕啸再也不负当时薛宇所见的意气风发,浑身布满鲜血,大腿上还插着一只箭矢,胸口处更是有几道刀砍的痕迹,盔甲早已被打破。

    “魏光啊”燕啸怒声吼道。

    话还没落音就被旁边的侍卫重重的打在脚弯之处,再次跪倒在地。

    “燕世侄,我们又见面了。”魏光一脸嘲弄的说道“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燕啸一双眼睛满是噬人的光芒,好似要喝其血食其肉。

    “魏光,为什么要进攻我燕北”燕啸低声吼道。

    “为什么哈哈,燕世城身受国恩却不思上报皇上,收拢流民起兵造反,你一个反贼问我为什么要进攻燕北哈哈,你说我为什么要进攻燕北”

    “没有,我燕家从来没有要造反,我要见皇上,我要见我爹。”

    “不要着急,马上就能够见到你爹了,你爹在下面等着你呢不仅是你爹,你一家人都会在下面团聚。”魏光大笑道。

    燕啸瞬间目眦尽裂,怒声吼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燕家世代忠良为何会如此,我要见皇上。”

    “哈哈,皇上有旨,镇北侯燕世城起兵造反,妄负皇恩,死有余辜,特下旨捉拿,但有反抗就地格杀,把燕啸拖下去斩了。”

    “是。”

    “报”

    魏光眉心微皱,不悦道“何时如此惊慌”

    “启禀大人,红川城外五里发现黑神军大军压境。”斥候快速的说道。

    魏光噌的一下站起身,惊叫道“这不可能”

    一旁的其他将军们也是面露惊疑之色。

    王地槐一把抓住探子,怒声呵斥道“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启启禀将军,就在我们攻占红川城时黑神君才开始动了,现在就在城外五里处。”

    魏光强忍着心中的惊疑,再次问道“他们有多少人马”

    “黑神军十万,柔然兵十五万。”

    魏光这下脸色彻底变了,整整25万兵马,且不论黑神军还是柔然军都是能征善战之辈。

    “整备军马,随我出城。”

    “是。”

    整整用了半个时魏光的军队才完全集结,且这些军队看起来松松垮垮,身上更是有一些人大大小小的挂着包裹。

    这个时候的军队并不是后世我们所熟知的解放军,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是生存的手段,因此在攻陷一座城之后更多的则是烧杀抢夺,如此来释放他们在战争中所受到的压力,而且基本上每一支军队都是如此,很明显魏光的军队在攻占红川城之后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出现匪过如梳,兵过如篦这个词。

    两军汇聚,旌旗招展。

    身穿盔甲的魏光拍马向前,高声说道“于泽。”

    “魏光。”

    “燕京与我大魏交好,燕王世子更是在长安城中,于泽为何要带兵来我红川城你就不怕引起两国交战吗”魏光高声说道。

    “哈哈,魏帝自毁长城,如此机会我燕京怎能放弃,魏光,即日起燕北就属于我燕京的了。”

    魏光被于泽的这句话气得胸口一阵起伏,特么的,还没开打呢就将燕北五城视为你的囊中之物,真当我魏光是泥捏的吗

    “哼,于泽,休得胡言乱语,燕王世子还在我长安城中,如此交战你就不怕燕王怪罪”

    狼枭于泽嘴角更是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手中长剑出鞘直指魏光。

    “我给你半个时辰考虑,半个时辰后退出红川城,不然休怪我黑神军铁骑踏破红川城。”

    “该死,给我调集人马,杀了这狂妄之辈。”魏光怒声道。

    “大人息怒,黑神军气势汹汹以为目前的兵力根本无法与之相抗,不如紧闭城门,向长安求援,坐拥着燕北五城之力量他狼啸于泽也无法攻破。”

    “是啊大人,不可轻举妄动,我军刚刚攻占燕北最是疲惫之时,不宜再起刀兵。”

    魏光自然知道这个时候根本无法继续作战,也顺势点了点头,与众人一起退入红川城中。

    狼枭于泽冷笑一声,左右说道“传令,半个时辰之后攻城。”

    “是。”

    半个时辰很快就到,黑神军以逸待劳,而魏光的军队却在城中大肆的搜索守城器械,同时派斥候快马加鞭前往长安求援。

    狼枭于泽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眼神中满是兴奋之色“终于要开始了,我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