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黑化146%他的小花猫。
作者:流兮冉   男配求你别黑化最新章节     
    有些尴尬。

    夭夭本是想开窗透口气,  没想到窗外会有人。是谁都好,偏偏是这个与她在飘渺宗决裂的庄星原。

    过往场景一一涌现,记忆中运筹帷幄的紫衣公子面容逐渐扭曲。无极殿上,  声声质问嘲笑着夭夭,最后一句夭夭,  其实你比我还坏伤透了她的心,  无情殿内,又绝望崩溃的问她,“你是说,我没资格让你伤心吗”

    皇城地底,夭夭一颗心扑在容慎身上,没怎么在意庄星原,  们之间无目光交流,没有说话,夭夭甚至都没好好看看的模样。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平静而对,  四目相撞,  庄星原的红眸怔怔反应及,夭夭也是愣了下,她悄悄放下伸懒腰的手臂,心想“这是容慎派来监视她的吧”

    只是在地底下,庄星原与熙清魔君联手坑害了容慎,  容慎为何还要留着

    正准备默默关窗,庄星原急忙出声“等一下”

    往前走了几步,  庄星原紧盯着夭夭问“你还好吗”

    夭夭关窗的手顿住。

    庄星原只知夭夭是被仙门害死,并不了解容慎是怎样将她复活,她现在又是什么状况。

    如今所看到的,是夭夭穿着容慎的外袍衣衫整,  她本圆润可爱的小脸清瘦不少,皮肤苍白,颊侧和鼻头上沾染了少黑色脏污,被关在殿内柔弱可怜,像只被人遗弃虐待过的小兽。

    原来容慎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庄星压抑着怒火握紧拳头。

    夭夭本不想理会,咕咕直叫的肚子暗示她把握机会。从庄星原的角度看去,小姑娘睫毛颤动唇瓣嗫嚅,染墨的指用力抓了抓窗框,想说么又敢说的模样。

    暗红华贵的外袍加身,显夭夭气势,反倒衬的她皮肤透明雪白,瘦瘦弱弱像被禁锢包裹在其中。夭夭拢紧微敞的领口,犹豫片刻,她开口道“能帮我寻些食物吗”

    她太饿了,而容慎还知要多久回来。

    红色的结界坚固杀伤力极大,寻常人无法破开。破不开这结界,夭夭出不去,庄星原也进来,更别说是热乎的饭菜了。

    夭夭此时虽然化了形,内丹不稳无法操控灵力,还有随时变回兽身的可能。

    为了能让夭夭吃上东西,庄星原停用魔气击打结界壁,术法每次都被反弹到自身。

    “然算了吧”夭夭跪爬在窗边,眼睛圆睁下巴抵着手臂,温温软软很乖的模样。

    再一次术法反弹,庄星原跄踉往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

    夭夭看着有些难受,她没想到经历过这么多后,庄星原会这般待她。私以为的厮杀针锋相对见,夭夭思绪有些恍惚,在心软的下一秒,又强迫自己冷下心肠。

    管现下如何,庄星原曾三番四次想要害死容慎是事实。

    “够了。”夭夭想要放弃。

    刚刚是她饿糊涂了,没想过庄星原打开结界的后果。如果结界真被打开了,庄星原必逃过容慎的责难,说不定还会以为她想逃走。

    “能算了”庄星原堆叠术法,又一次重重击打在结界壁上。

    容慎去了雪域,遥远的路程归期未定,谁也知道何时回来。

    需要完全打开结界,庄星原只需要拇指大小的缝隙、能够递些吃食给夭夭就好。这样想着,在原有的术法上再次加注,拼上十成修为想要一击破开。

    “别”夭夭看出庄星原的意图。

    她的阻止没有用,十成术法击到结界壁上,硬生生让法壁后移变形,就在庄星原以为攻击即将刺穿法壁的时候,后移的法壁忽然恢复原有的形态,将十成术法又还在了身上。

    “庄星原”夭夭身体绷直。

    “噗。”术法反弹,庄星原直接被击飞数丈,倒地喷出一大口血。

    吃力从地上爬起来,浑身都好疼,可只要一对上夭夭担忧的眼睛,又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值得。

    “我没事。”庄星原擦干净脸上的血。

    看来,凭他一人的力量无法破坏结界,必须再找几人。可除了,谁敢违背魔神的命令,一听到庄星原要破坏结界,们无一惊恐拒绝,“疯了吧”

    “你自己想活,别拉上我们。”根本就没有妖魔敢帮庄星原。

    除了修罗魔将戟沰。

    在容慎没有成魔界新主时,戟沰是魔界最厉害的大魔,统领大半魔域。容慎成了魔神后,万魔沉浮,妖鬼叩拜,得低头屈膝,成了容慎的万千下属,被容慎像狗一样呼来唤去。

    戟沰已经不满容慎很久了,刚好好奇容慎屋子里锁了么好东西,于是顺手帮了庄星原一把。这样他既能一探究竟,又能拉拢庄星原帮他探听消息,必要时,说不定这屋内的东西还能助他反压容慎。

    打着这样的好算盘,戟沰联合庄星原破坏了结界封印,在窗边划开了一条手指长短的裂缝。

    “这样就可以了。”庄星原没打算带夭夭逃离,这样的后果承担起。

    夭夭早在戟沰出现,就蹲身藏在了窗牗下。庄星原知道戟沰的心思,先一步挡住窗户,也怕得罪戟沰,利用完直接下逐客令,“多谢戟沰大人帮忙,要是没么,您就请回吧。”

    担心夭夭饿坏了,连忙从食盒中拿出甜软糕点,顺着缝隙往里递,“夭夭,快来吃。”

    夭夭试探的探出脑袋,见戟沰看见她,她把自己沾满墨水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稍微一犹豫,接过了缝隙中的糕点。

    好甜,好软。

    终于能吃上新鲜食物了,

    夭夭一口吞下糕点,大着胆子又接过了缝隙中的一小块食物。

    庄星原是个有耐心的人,对于投喂小动物之前更是想也没有想过。如今夭夭在里,在外,两人隔着窗户与一道结界,哪怕夭夭曾看几眼,心里都甜软一片,想要时间过得慢一些。

    “擦一擦手吧。”注意到夭夭满手的墨水,庄星原递过一块帕子。

    夭夭确实要擦一擦这满身的墨水了,然容慎回来真好交代。正要去接缝隙里的手帕,结界外,庄星原的手腕忽然一抖。

    无风,四周安静的诡异,夭夭用余光忽然扫到一抹红。

    “云、云憬”追着那抹红影看去,夭夭看到了容慎。

    明明离开前还好好的,此时的容慎红衣染血披散着乌发,颊上还沾有干涸暗红的血渍。

    渡缘剑出鞘点地,剑身被血覆盖分清原本的颜色,上面缠绕着丝丝缕缕的魔气,剑灵正兴奋的嗡嗡鸣动。容慎目光正对此处,眉眼含着凶煞戾意,轻轻扬了扬下巴,明明面无表情却硬要勾起唇角,问“你们在做么”

    夭夭看的背后一阵发寒。

    们在做么们什么也没有做啊。

    小心翼翼收回落在手帕上的手,夭夭咽了下口水想要解释。只是不等她开口,容慎面容微侧,忽然将目光落在了结界裂开的缝隙上。

    难怪他归来的路上心绪不稳,原来真的有人攻击了结界。

    “谁做的”的嗓音越发轻。

    庄星原脸色一白,干哑道“是属下”

    “原来是你。”容慎打断他未说完的。

    剑鸣阵阵,握剑的手腕轻转挽了个漂亮的剑花,轻轻垂下眼睫笑了。下一秒,渡缘剑周身散发出强大魔气,魔雾笼罩遮天蔽日,容慎握着渡缘剑迅速朝着庄星原刺去。

    “要”夭夭失声阻止。

    她被困在屋内帮不上么忙,急得跺了跺脚道“只是想帮我送些吃的,你若再回来,我就饿死了”

    身形顿住,庄星原重重撞上树身,与容慎贴身相对。一滴滴的鲜血顺着剑柄往下落,容慎的长剑送入庄星原脖颈,只要再往深处稍移用些力道,就能割断他的喉咙斩下的头,可他却停住了。

    紧紧盯着眼前之人,容慎的眸色阴郁快要滴出血,里面藏着明明灭灭的杀意。

    真想杀了啊。

    容慎握剑的力道越来越紧,却迟迟下去手,杀庄星原是因为夭夭刚刚的,而是有别的原因。

    “滚。”容慎撤身收回渡缘剑,暗红长袖划出冷冽弧度。

    感受到夭夭停驻在他们身上的视线,微微闭眸调节情绪,压抑着怒火道“九玄秘宝的,本尊稍后再找你算账。”

    “”

    容慎回了房间。

    一走多日,敢想夭夭是如何熬过来的。

    刚刚对庄星原多凶残,此刻面对夭夭就有多收敛。轻慢闭阖房门,在门边站了片刻才往里走。

    夭夭刚刚是真的有被吓到,此刻贴墙而站浑身紧绷。

    容慎进房看清夭夭的模样,见她白白嫩嫩的小脸、脖子上糊满了黑乎乎的东西,步伐一滞,“你脸上那是什么”

    小兽身上的毛毛一颤,伸出黑乎乎的手,夭夭连忙擦了擦脸,支支吾吾装着傻,“没、没什么呀。”

    她想把脸擦的干净些,却不知越擦越花,比小花猫还有脏上几分。

    在的这些日子里,她究竟做了么容慎眯了眯眸。

    分日夜的赶路,没想到回来会看到他的崽崽和庄星原相处融洽,容慎可没忘了,曾经庄星原想要抢走夭夭。

    “过来。”见人还靠在墙角动,容慎暼去一眼,倦懒倚靠在榻背。

    这几天日夜兼程,容慎身心疲惫还没好好休息过。按了按眉心,自然流露出的气势压人让人心生畏惧,夭夭低头看了看脚尖,像极了被家长训斥罚站的小学生。

    让她过去她就过去吗那她岂是很没面子。

    夭夭没动,很快感受到容慎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犹豫了片刻,她还是慢吞吞朝着榻边走去,情愿嘀嘀咕咕,也知在自言自语说些么。

    刚一靠近,夭夭就被容慎拽住手腕腾空而起,直接扑坐到他的腿上。软趴趴倒入容慎怀中,夭夭推了推他想要起身,“你干嘛”

    容慎用手臂紧圈住她的腰身,闻到她身上浓郁的墨香。

    “总算又化成人身了。”把人搂住,用指抬起她的下巴细致端详。

    距离拉近,两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望着夭夭花猫似的小脸发出一阵闷笑,是被气笑了,“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

    这也太脏了些。

    容慎身上的血腥气很重,遮掩住他身上原有的味道,夭夭抬头看了眼容慎满是血渍的脸颊,小声回嘴“你现在也干净。”

    她还带着气。

    正说着,夭夭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

    htts:book11111458257273ht

    天才地址。小说网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