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2章 奇葩的新婚之夜
作者:芭了芭蕉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最新章节     
    在浪漫的烟花下,英俊的王子和美丽的公主深情拥吻,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画面。

    烟花燃尽客人渐渐散去,王子公主牵手步入了洞房。

    接下来,英俊的王子和美丽的公主自然要开启耳鬓厮磨的晚上。因为王子公主终于历尽千难万险在一起了,那自然得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不过属于林羡鱼的剧本好像不是这样。

    她好像又拿错剧本了。

    林羡鱼洗漱完换了睡衣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含情脉脉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等她的桑时西。

    她向桑时西走过去伸出手,桑时西牵起了她的柔荑,两人四目相对。

    桑时西站起来,唇齿相依。

    再接下来就要合理合法地发生应该发生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林羡鱼应该全神贯注投身于她和桑时西的二人世界,但是忽然她觉得又哪里很不安,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忘了?

    她忘了什么呢?

    桑时西正吻的投入,忽然觉得怀里的林羡鱼身体僵住了,他低头看了一眼,只见林羡鱼眼神涣散。

    他轻轻碰碰她的脸颊:“  怎么了小东西?你在想什么?这个时候你应该这么不专心吗?”

    “是啊,应该专心的,可是林羡鱼忘了什么呢?

    桑时西弯腰抱起林羡鱼向床边走去,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当他解开林羡鱼的睡衣纽扣的时候,略有些凉意的手指碰到了林羡鱼的胸口皮肤,她一个激灵忽然想了起来。

    她的解剖科作业!

    完蛋了,这几天筹备婚礼她把这件事情忘得干干净净。

    明天要交作业的,但是她完全都不熟悉,拿什么交?

    她还在愣神间,桑时西的吻就密密麻麻地落在了她的颈脖处。

    桑时西的气息足以让她战栗,他的问足以令她浑身酥软。

    但是林羡鱼忽然捧住了桑时西的脑袋,把他从自己的胸口拔出来。

    “  怎么了?”桑时西又一次被迫中断。

    “我想起来了,我解剖课的作业没有做完。”

    “  什么?解剖科作业?”

    “  是啊。”林羡鱼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带着哭腔:“  上个星期我们教授就布置了,说明天交作业,而且还会打分作为期末成绩的。我这几天筹备婚礼把这茬忘得干干净净怎么办?”

    洞房花烛夜……

    解剖科作业……

    桑时西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但是小看护已经急哭了,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桑时西还能怎么办?

    他只能将林羡鱼的眼泪给擦掉。

    “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你们教授,然后我们去解剖室把你的作业完成怎么样?”

    “  真的可以吗?”林羡鱼停止了哭泣,眼巴巴地看着他。

    “  不可以也不行,谁让我的小东西没有完成作业呢?”

    林羡鱼破涕为笑,搂着桑时西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  大桑,你太好了。”

    桑时西和林羡鱼回房间休息了,夏至和桑旗还得盯着工人们把婚礼现场给收拾干净。

    刚刚弄完正准备上楼,忽然看见桑时西和林羡鱼手拖手地下来了。

    夏至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他们不应该共入洞房那啥了吗?怎么忽然跑出来了?

    “怎么了?”夏至和桑旗迎过去。

    “我们要出去一下。”桑时西说。

    “去哪里?”桑旗诧异的。

    “我要去学校的解剖室。”林羡鱼说。

    夏至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大半夜的去解剖室干什么?”

    “我的解剖作业没有完成,我必须在今天晚上完成,明天要要交的。”

    “所以你们这洞房花烛夜的要在解剖室度过吗?”

    “来日方长。”桑时西搂着林羡鱼的肩膀:“走了。”

    夏至和桑旗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

    夏至揉揉鼻子忽然笑了:“  对嘛,这才是小鱼儿的画风。”

    “你什么意思?”

    “  有小鱼儿在大桑的画风会越来越清奇。”

    “  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  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我觉得一定会是场好戏。”

    于是洞房花烛夜林羡鱼就带着自己的新郎杀向学校的解剖室。

    这种操作应该是开天辟地第一人吧。

    教授还是对林羡鱼这种在自己新婚之夜都不忘了交功课的好学生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和评价。

    林羡鱼打开阴森的解剖室的门,走了进去,在墙壁上摸到了灯的开关。

    解剖室里面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桑时西度过了人生中的第三个新婚之夜,但绝对是最特别的一个。

    他和霍佳的新婚之夜是在沪山耳光中度过的。

    因为霍佳发现一个美女在喜宴上多看了桑时西一眼,霍佳就当众是左右开弓扇了美女两个耳光,又当着所有人的面扇了桑时西一个耳光。

    从来都没有人敢打桑时西,他当然要打回去,所以在婚宴上两人就剑拔弩张。

    至于和夏至的呢?那只能用奇葩来形容了。

    夏至选择和她心爱的人同一天同一个地点婚礼。

    桑时西觉的他经过了人生中两个最奇葩的婚礼,第3个婚礼的夜晚一定美轮美奂。

    但是他想错了。

    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他的第三个新婚之夜是在这个充满了刺鼻的消毒水气味的解剖室里面度过的。

    而他可爱的小新娘正戴着乳胶手套拿着闪着寒光的手术刀,熟练地在尸体上操作着。

    听了那么多年的童话桑时西终于明白公主是什么职业了,感情公主是一个医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