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为三月的may女王斗篷加更
作者:鹦鹉晒月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最新章节     
    “嗯你说你想我吃呢,还是没有吃呢。”

    “你想我吃了呢,还是没有吃呢。”

    项心慈笑的不行“让你学你就真学呀,傻气。”身体轻轻跃起从他肩上瞬间翻转而下,身体如一条灵活的鱼坐他腿上。

    明西洛脸色发白的扶住她的腰,又惊叹于刚刚长裙滑过烛光时惊艳绝丽的美。

    项心慈声音软软的“那你吃了饭了吗”那么多奏文,墨迹间隔平稳,一看就废寝忘食了。

    “正准备吃。”

    就知道,项心慈晃悠着长腿,脚踝上一串红绳串起的金铃叮叮作响。

    明西洛注意到,她的衣裙落在他的衣衫上,如月华般的光彩仿佛盖过了所有思绪,隐隐约约、若隐若现的铃铛绑在她皓白的脚腕上,小巧精致。

    项心慈慢悠悠地把玩着他的手“我陪你吃啊。”又软又糯。

    明西洛看着她,手指忍不住突然那穿过她的手指,霸道的握住,头不管不顾的放在她颈间,却没有让他承担一点重量,一系列急切过后,却也没有动,只是闭着眼,克制着呼吸着她的气息,声音沙哑“好”

    项心慈愣了一下,她什么都没有做,客感受着他落在身上的气息,突然也有些蠢蠢欲动的心猿意马。

    项心慈行动派,顺势靠在他身上,不想他吃饭了。

    明西洛一点点搂住她,将小小的一团抱在怀里,依旧没有动,只这样待着,他便已经安心,想问出口的那些话也因为她在,犹如大石落地感恩万分。

    虽然还不配,但

    我喜欢你。

    爱你。

    或许还没有那个能力,甚至不如其他人优秀但我真的喜欢你,不能没有你,看不见你。

    也想对你好,想让你想起我时,都是愉快的回忆,虽然第一次可能就弄砸了。

    明西的心一直在敢于不敢、要与不要、禁欲与痴迷间徘徊自己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项心慈被他勾的这人到底知不知道抱这么紧,会把情绪传给她,弄的项心慈没有犹豫,瞬间吻住了他。

    明西洛更霸道的回应,带着男人的力道没有退让的,冲动的钳制她

    项心慈不介意啊,温柔的粗鲁的都可以,但等了一会儿她拉着他的手想进一步,但无论怎样,他都没有进一步。

    来回几次暗示后,项心慈被吊的有了脾气,连捶带打隐隐有了几前的怒火他以前经常这么干,当然了是自己先起头,吊过他后,他在几年的磨合中,自然也练了一手好技术,吊她也是可以的。

    她忘了那次两人因为什么吵架,他故意这么整她,弄的她不上不下。

    她也没客气,干嘛委屈自己,又不是只有明西洛可以。

    项心慈停下动作,不想曾经,不想曾经,然后脸色难看的看着明西洛。

    明西洛温和地抚着她的背,一点点的安慰她,他不是

    项心慈将他的手拿下来

    明西洛又放上去,耐心的、慢慢的哄她。

    项心慈又拿下来。

    明西洛再放上去哄她。

    项心慈直接跳下来,衣衫都不整,转身就要走。

    明西洛瞬间又把他带入怀里坐在腿上,声音还有些不稳“不是要陪我吃饭。”

    “谁陪你吃饭”

    “是我想你陪我吃。”

    项心慈不理他。

    明西洛的手依旧放在她背上,轻轻的安抚,而且他发现她生气时更好看,哄他的感觉也那么好“我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

    “又不是我不让你吃”

    明西洛苦笑,安抚她的动作没有停“是,但你能不能陪我吃。”

    项心慈突然看向他,目光狡黠又坏,凑近他耳边说了什么。

    明西洛愣了一下。

    项心慈饶有兴致“吃饭”

    明西洛顿时抱起她向房间走去。

    “小姐小姐”

    明西洛听见了,但他可定然是有事,她的人才会这时候叫她,明西洛欲要起身。

    项心慈把他拽回来,管她干什么让她喊

    秦姑姑等了一会,屋内动静依旧,没有出来的意思,秦姑姑没有犹豫,继续喊“七小姐七小姐小姐”

    项心慈又把明西洛拉回来。

    “小姐小姐小姐小姐小姐”

    项心慈烦躁的停下来。

    明西洛见状,披上衣服起身。

    项心慈就那样不痛快的如海棠春水的躺着,妩媚又春风入骨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秦姑姑安静的站在门口。

    明西洛与她对站了片刻,见对方没有开口,便知不是自己能传达的话,让开一步。

    秦姑姑走进去,站在床边,看到了床上的人,顿时垂下头,看都不敢再看,真好看,刺眼般的妩媚好看,虽然从来都知道小姐身姿条件好,但不知道,即便她不是男人见了,都有想掐一下的冲动。

    “说。”声音慵懒带着脾气,却更软更勾人。

    明西洛站在门口,看向别处,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被排除在外,不能参与她生活的感觉,不容他不想的在压他男人的尊严

    但什么感觉好,明西洛很快将这种情绪驱散,如果今天这个位置他都站不稳,何谈以后,容度不就是最好的前例。

    明西洛退到了门外。

    秦姑姑才俯身在小姐耳边说了什么。

    项心慈猛然坐起来,身上的薄被滑落,在看不见的地方有

    秦姑姑又急忙移开目光,点点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项心慈瞬间掀开薄被下床。

    秦姑姑急忙去拿衣服。

    明西洛已经走过来,接过秦姑手里的动作,帮她穿上。

    秦姑姑见状,想了想,没说什么,退了出去。

    项心慈一件件的穿好衣裳,看着沉默的明西洛,想了想吻了他一下,解释道“家里有点儿事。”

    明西洛帮她系上外纱,神色平静“嗯”

    “生气了。”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项心慈笑了,抱住他,又吻了一下他,嘱咐道“好好吃饭。”

    “嗯。”但她临出门时候,还是没忍住,想问她,那你处理完事还过来吗帮你留门,最终什么都没问。

    项心慈头也不回的走了。

    连门口的依依惜别都没有,明西洛一个人靠在墙上站了一会儿,雨落在他身上,没什么感觉。

    多雨久等不到老爷,打开门出来“老爷”

    明西洛依旧站在原地,转过头,慢悠悠地看他一眼。

    多雨吓的一句话没说,瞬间缩了回去,老爷真吓人或者说老爷多数时间都很吓人那位看起来柔柔弱弱、天仙般动人的小姐,不觉得老爷吓人才奇怪。

    多雨隐隐约约看懂了,老爷跟这姑娘没有婚约、也没有承诺你,若说是老爷养着的更不可能,就凭老爷现在还在门口站着,就绝对不是老爷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关系。

    所以他们老爷才是被人养在外面的不可能、不可能,虽然他刚跟姥爷没多久,这座宅子也不是高门大户,可出入的人非富即贵,而且他们老爷身上自有种不怒而威的气质,何况这院子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伺候的,他就见过不止一次突然冒出来的侍女,老爷的身份定然了得,怎么会被人养在外面。

    但

    所以,什么人能把老爷养在外面看对方也是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老爷身份又不是拿不出手,却不是正经的定亲,莫非那小姐,是有夫之妇

    天啊

    多雨缩回了厨房,他卖的死契,来院子里伺候前也被教导过,自然是踏实的跟着老爷,就是忍不住好奇,自己胡思乱想罢了。

    哑巴哑巴,安静的当个哑巴。

    黑暗的街道上,马车快速行驶,项心慈直接问“大哥为什么退婚”

    秦姑姑想说您可问着了,奴婢一直跟你在外面混,怎么知道。

    项心慈不是担心大哥,大哥谁不能娶,更不在乎刘雪飞会怎样,她想知道这件事为什么发生

    她并没有从中作梗,一切都好好的进行,两人眼看着就要成婚,为什么突然退婚,谁在中间使坏,阻扰她大哥子孙满堂

    项心慈脸色难看其心可诛

    秦姑姑有些不解,小姐不是该高兴

    令国公府内灯火通明,驱散了下人的正房内早已闹成一团。

    项大夫人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后脚还才想着项逐元太宠柳雪飞,后脚他就能退婚,而且这婚事马上就要成了,却在这个关头闹出这种事

    她怎么能不气急攻心。

    项章没想到就是跟她提一下,她就气了过去,惊动了大夫,也就惊动了老夫人。现在好了,都不用睡觉,都在这里审项逐元。

    项老夫人脸色难看。

    项大夫人脸上还带着晕过去后的苍白。

    项老夫人还在问着强硬的不同意

    项章不乐意,没看到孩子都解释了就是上战场后怕出了意外让柳小姐白等“这有什么好问的不愿意娶就不娶了,我们家还差一个儿媳妇”

    “你说的叫什么话”项老夫人险些一拐杖打过去“该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就是因为你玄简才敢这样,这是多大的事儿,你也敢感应下。”

    “已经应下了,而且我同意了,定然是我们深思熟虑过的,玄简上了战场,您让人姑娘在家里等着吗,退了就退了。”项章突然有些理解老五维护项七的心情了,这么多人审孩子这个问题,孩子压力大不大这不等于往项逐元身上撒盐

    项逐元站在一旁没有开口。

    项老夫人瞪着大儿子“让你说话了吗你闭嘴”

    我要早知道你会把玄简叫出来再问一遍根本不会让你进门,可到底是自己母亲“娘,时候不早了,让他下去休息吧,他明天还有事儿,我跟你解释。”

    “不需要我看你今天是失心疯了现在什么事情最重要,成婚最重要,你让他上什么战场你们再想什么这不是要我们项家的命吗咱们项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也不是,但能撑得起门面的也就这么一个,这是要往她身上插刀啊

    项章也不是不理解母亲“娘,儿孙自有儿孙福。”

    “你跟我说她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项章现在宁愿儿子外面有人“没有,您想什么呢。”

    “他这个性质跟老五当年犯糊涂还不一样”

    “我知道,知道”

    老五当年虽然被家里寄予厚望,但不是嫡长,他的所作所为,让人失望可不伤筋动骨

    项逐元能一样吗它能一样吗“就算玄简上战场又怎么样,我们玄简等了她三年,她就能等我们先见三年”

    “娘你别说了,行不行。”

    项老夫人气得喘不过气儿,想想她以前还安慰莫老妹妹,现在还安慰什么别人,先看看自己家吧“我不同意”

    没人问您的意见项章也没有客气“娘不同意,娘去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