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蝴蝶。)
作者:哀蓝   无情应似我最新章节     
    番外3

    “见了她, 心里畅快了”

    温离慢抱住官家一只胳膊,点头点头再点头“畅快了。”

    她一直想要再见她一面,同她说两句话, 官家头了还不许,最终是没拗过她,他总怕她会想要回到阿娘身边将他抛下,其实是想多了, 除了他身边, 她哪里都不会去。

    为了讨她开心,从前她不能做的事, 如今官家都许她做。

    温离慢自己也很稀奇这样跑跑跳跳都不会难受的身体, 因此愈发珍惜,不用催不用说,便乖乖按时吃饭睡觉, 出宫游玩也不会仗着健康的身体到处乱跑。

    那对卖糯米糕的老夫妻出了摊, 三月的夜晚兰京仍旧热闹无比,今儿个温离慢可算是在外头玩了个够本,没有疲累的时候,她跑去买糯米糕, 手还拽着官家,要他掏银子,毕竟她可没有钱呐。

    新鲜出炉的糯米糕最好吃,温离慢不仅身体健康,食欲也好, 就是有些太烫, 官家只好伸手帮她托着,这样她兴致来了便可以咬上一口, 哪怕大晚上的糯米难以克化,他也没有阻止。

    不像从前那样总是紧紧张张,温离慢做什么都要管着,开明得很。

    横竖吃撑了难受的是她自己,她这性子没吃过教训是不懂收敛的,从前为了身体,遇到爱吃的都不能吃太多,现下彻底放飞自我,只要好吃就拼命吃。

    官家已有数十年不曾光顾这摊子,这对老夫妻自然活得没有他长,膝下又无儿女,一手蒸糯米糕的好手艺,竟是没有传下去。

    每年温离慢生辰,他都会令人买上一份送入宫中,只是从来不吃,任由滚烫的糕渐渐放凉。

    正在出神时,又听温离慢喊他,跟上去发现她又想买个肉火烧,这玩意儿烤出来的,容易上火,而且外头的肉干不干净都不好说,他向来不许她吃,温离慢拽着官家的袖子轻轻晃一晃,他便没辙,只得掏钱给她买了一个。

    宫中御厨做的菜也美味,可民间小吃自有民间小吃的魅力,这是宫廷御膳无法比拟的,温离慢吃的便是这么个感觉,横竖她吃不完的全都有人兜底,那还怕什么呀

    开开心心过了生辰,脸上的笑容比天上的星星都要灿烂。

    回去的途中还买了一大堆小玩意儿,都不怎么值钱,也谈不上多么精致,全是她觉得好玩好看有趣要的,官家纵着她,通通给她买,晚上她换了寝衣就坐在床上整理,一样一样看过去,跟小孩儿似的,那兴奋劲儿别提了。

    见官家从屏风后转出来,面前那一堆小玩意儿瞬间失去吸引力,温离慢抓过旁边的干布巾,主动要给官家擦头发,他坐到她身前,感受到纤细的手指没入自己发中,一点一点梳理按摩着,便握住她的小手,把人扯到怀里来。

    温离慢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便都被官家抱在怀中,他的头发还有些未干,披散在肩头,瞧着有种说不出的温柔,平日里束发就显得冷淡多了。

    两只手一伸,捧住官家的脸,低头亲上去,一点都不知道矜持二字要怎样写。

    官家拿她没有办法,也实在是沉迷,两人自重逢后他就没碰过她,连亲吻都是浅尝辄止,养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将曾经的遗憾尽数补齐,她健健康康的能蹦能跳,他却克制的比从前还严谨了。

    调养身体时,温离慢也是老老实实,她不仅挂念官家,心里头也挂念着那个叫神秀的孩子,她把她生下来,母女缘分这样浅薄,温离慢一直想要再见见小神秀,可光靠她一个人努力不成啊,也要官家配合,否则怎么生得出神秀

    官家原本很是意乱情迷,听她提神秀,神色立马冷淡下来,将她缠绕在脖子上的一双小手拿开,道“那要再等一年,你是十九岁后怀上的,现在便让朕碰你,万一提前怀上,你又知道会是谁”

    温离慢眨了眨眼睛“有药”

    “薛敏说过。”官家面无表情地说,“药并不能保证绝对不会让你受孕,既然你想见她,那就再等一年。”

    再傻也看出来他是不满意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不在后这对父女如何相处,但温离慢觉得自己能猜测到,她想了想,果断选择搂住官家脖子,比起神秀,她自然更爱官家,没人比官家更重要,十个神秀也不换。

    这么一番甜言蜜语,总算是说进官家心坎儿里,他那张俊美的面容上露出笑意“此话当真”

    他一直觉得妻子对神秀过分关注,有时似乎连自己也超了过去,得到温离慢的保证,才算满意。

    温离慢连连点头,无师自通便会说好听话,她真心爱他,于是剖析自己爱意时也毫无保留,从不担心会被拒绝或是受到伤害,爱的坦然热烈又天真。

    接下来自然是水到渠成,第二日寿力夫欢喜的不得了,若非娘娘脸皮薄,他简直想放两串鞭炮庆祝一下

    旁人不懂帝后之间的感情,寿力夫作为见证者,其实也不明白为何娘娘及笄三年,官家却从不碰她。若说不爱,那自然是虚假,可既已爱到这般地步,却又不曾有夫妻之实,是何缘故

    官家已年逾而立,寻常人家郎君这个年纪莫说是娶妻生子,便是当祖父的也比比皆是,偏生官家对此毫无兴趣,头些年头疾严重,原本想要选妃充盈后宫,却不知为何突然停下,打那之后头疾犯的少,但人也更冷清。

    而今帝后终于真真切切做了夫妻,寿力夫便是那个最期盼皇后娘娘有孕之人,可说也奇怪,明明帝后身体都康健得很,这做了夫妻一年有余,皇后娘娘还是没消息

    他私底下偷偷去问薛御医,薛御医说许是缘分未到,这话说得可真玄学,问他何时缘分会到,薛御医又答不上来,于是这便成了寿大伴的一大心病。

    温离慢十九岁后,过了三月三,官家带她前往弋房山皇家猎场,自两人大婚后,每年都会来,从前她只能看着,在马上稍微待一会儿都喘不过气,如今温离慢已可以自己骑马,只是她仍旧喜欢同官家在一起,不仅如此,她还学会了调侃人。

    官家有个毛病,一醉酒,不耍酒疯也不发脾气,惟独喜欢念诗,因此自在温离慢面前吃醉过一回后,他便彻底将酒给戒了,别说是饮酒,就是闻都不怎么闻。

    因此温离慢将酒递到他跟前时,他低头看她“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温皇后十分不满“我才没有,我是要跟官家喝酒。”

    “朕不喝。”

    温离慢已倒了一杯过来,清亮的酒液看着便动人,她自己没喝过酒,自然也没醉过,为了引官家吃酒,她还一马当先,一口闷了一杯

    结果就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拿给官家的酒可不比酸甜的果酒,味道冲鼻不说,后劲儿还大,这一杯下去,当天晚上吃醉了酒的便换了个人,原本想把官家灌醉,反倒是自己被一杯撂倒,温离慢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样。

    官家托住她软绵绵倒下的身子,美人醉酒风情万种,眼角眉梢都是娇媚姿态,媚眼如丝,叫他喉头微动,原本没打算做什么,毕竟他和温离慢想的不一样,他从来都不想让神秀再出生一次。

    因此他表面上不说,背地里却仍在服用避孕丸,这也是为何两人做了这样久的夫妻,她却始终不曾有孕的原因。

    温离慢吃了一杯便不行了,却还不满足,她原本眯着眼睛趴在官家肩头,眼看便要睡着,却又突然睁眼,似是来了精神“还要喝”

    官家也是头一回见她吃醉,心里头好奇,也想看看她究竟能喝几杯,只是这烈酒便不给喝了,令人上了果子酒,酸酸甜甜很合温离慢胃口,痛饮第二杯、第三杯眼睛愈发明亮,粉颊染上嫣红,整个人宛如一颗熟透了的小桃子,散发着动人的香味。

    她一直自己喝,官家默默给她斟酒,自己却不动,温离慢喝着喝着便怒了,她仰脖灌了一大口,摇摇晃晃站起来,官家怕她摔着,伸手托住,她就势抱住他的头,低头亲他。

    美人哺酒,个中滋味恁地销魂,神仙都要拜倒在这石榴裙下,何况帝王

    他便是栽在她手中,毫无办法。

    见这招有效,温离慢喜不自胜,继续喂他,只是这果子酒,便是再来个几百上千杯子,怕也吃不醉官家,若当真要醉,也该倒在这温柔乡。

    与官家吃醉了次日也能想起不同,温娘娘是完全没有记忆,自然不记得昨夜自己当真宛如那传说中祸国殃民的妖妃一般,将帝王迷得神魂颠倒,她只觉得脑袋疼,太阳穴一抽一抽,想都不想,扑在官家怀里喊疼。

    喝了一碗醒酒汤才好起来,昨儿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全都忘得一干二净,问官家,官家只拿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她,这让温离慢十分不开心。

    不过转念一想,又开心了,摸着自己的肚子,“神秀会来吗”

    一提到这个,不开心的人立刻换了一个,官家瞥她一眼,不由得冷笑,这一回他可没吃醉,那点子酒水根本算不得什么。

    薛敏的避孕丸只失效过一回,还是在他吃醉酒的情况下,这一世他还令薛敏再三改良,她还是别做梦了。

    事实证明,薛御医的话果然有道理,以目前的医术水平来说,除非是寿大伴那样的人,否则无论男女,所用避孕手段,都不可能是百分百的完美,该来的她总会来。

    温离慢若有所觉,所以差不多到了能诊出来的时间,她便召见了薛敏,薛敏这一诊,嘿,娘娘这感觉还真没出错真就有了

    寿大伴恨不得敲锣打鼓昭告天下,还是再三在心里头念叨,未满三个月说出去不吉利,才勉强压抑住这兴奋,而后一溜烟跑去等着给官家报喜。

    报是报了,喜好像没怎么看出来,官家别说是喜,似乎还不大高兴。

    寿大伴立马低头不语老实做人,心说这天大的喜事,官家怎地瞧不出半分喜色

    这份不悦在进入太和殿之前消失殆尽,官家不喜欢神秀,也不想要神秀,可他不会让温离慢看出来,免得让她为了他们两人烦忧。

    温离慢一看见他便十分欢喜,抱着他的双手放到肚皮上,官家什么都没感受出来。

    从前她怀神秀时便是如此,胎儿已到了能动的月份,她稍稍摸摸,胎儿便予以回应,然而官家一来,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父女俩不说是相看两相厌,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谁都不爱搭理谁。

    比起之前那次怀孕,这一回可轻松许多,健康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一切都像官家期待中那样,她没有因为怀孕呕吐、食欲下降、长时间昏睡不醒她健健康康的,胃口特别好,什么都吃得下,还总想着吃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尤其喜欢他亲手煮的面,喜欢两个人一起蹲在太和殿的小厨房里扒拉烤红薯。

    他希望这个孩子给她带来的只有快乐没有难过,曾经这个愿望没有实现,如今一切都如他所想。

    温离慢是吃得下睡得香,不见半分疲态,什么孕吐水肿抽筋通通都没有,她只是肚子慢慢鼓起来,人也变得珠圆玉润,到了孕后期,手指头上都长出了软绵绵的嫩肉。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一世没有安康帝姬作乱,神秀帝姬还是如约而至。

    温离慢没有疼太久就生下了女儿,负责照料她的尚宫与薛敏捧出红通通皱巴巴的神秀时,都有点不敢说话,怕是帝姬,会令帝后失望,结果刚出生的小帝姬却哭都不哭一声,这份忐忑迅速化为担忧。

    温离慢力竭睡了过去,她整个人跟在水中捞出来一般,官家只顾着陪她,根本没心情管孩子,好在小帝姬最后敷衍的哭了两声彰显存在感,这才让众人松了口气,将小帝姬抱下去清理喂奶。

    官家一直陪在妻子身边,温离慢醒来后,他搂着她喂她喝撇了油的鸡汤,只觉得像是抱了一团柔软的云在怀中,触感极佳,从前她可没长这样多的肉,直到生产时都是瘦巴巴的。

    温离慢感觉到官家在捏自己,她捉住他的手“不许捏我的肉。”

    官家便又捏了捏,“肉多好。”

    温离慢摇头“肉多不好。”

    漂亮的裙子穿到身上,都会不好看,而且行走也笨拙,想到这里,她很肯定地对官家说“会瘦的。”

    官家依依不舍地捏着手里的嫩肉,好不容易养在了身上,若是瘦下去多可惜啊。

    两人靠在一起说了会话,在温离慢的要求下,小帝姬被抱了过来,她吃过奶已经睡着了,温离慢看着她,虽然是第二次见到刚出生的女儿,可她还是想说“她好红啊。”

    薛敏道“回娘娘,婴儿出生时大多如此,待长几日便好看了。”

    温离慢点点头,她问官家“神秀长大后好看吗”

    她没有看到过,很是遗憾。

    官家顿了几秒,“就那样。”

    温离慢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官家,就那样怎么会就那样神秀一定会长得很好看啊

    官家见她激动,连忙道“不丑。”

    主要是长得不像她,反倒跟他有七八成像,让他说神秀好看,就觉得很奇怪,而且他真不觉得神秀好看,顶多说一句不丑吧,每次看到一张跟自己极为相似,线条却更加柔美的脸,官家实在是夸不出口。

    温离慢仿佛明白了什么“神秀长得像我吗”

    薛敏没听明白帝后二人的对话,不过听到温离慢这样问,他又看了襁褓中的小帝姬一眼,心想还是能看出几分娘娘的神韵,不过显然更像官家,女儿肖父,果然是这个道理。

    温离慢就是因为神秀长得像官家才更喜欢,她看着小嘴微张睡得正熟的神秀,点头“一定好看,我才不信官家说的,官家就知道哄我。”

    官家没说话,等神秀长大了,她自然知道他没有骗她。

    这曾是令官家十分失望的事,从钟肃等人口中,他得知温离慢生得很像钟楚,如今他见了钟楚,发觉她们母女俩果然很像,也正因如此,他愈发失望,神秀幼时还有几分妻子的影子,结果越长大越像他,尤其是开始启蒙之后,身上的气质更是与妻子截然不同,官家既失望神秀不像温离慢,又庆幸她不像。

    他觉得这世间没人配和她长得像,即便是他们的女儿也不例外。

    长得不像也有不像的好处,他永远都不会将温离慢和其他的人弄混。

    小帝姬浑身红通通,还有点皱巴,但已经看出来五官很标志,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毛发稀少,小帝姬却黑头发黑眉毛,以后一定会长得非常漂亮。

    温离慢不想吵醒女儿,却又手痒,便悄悄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小帝姬的粉嫩嫩的脸蛋。

    像是戳在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