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嘤,有话好好说,不要脱我裙子嘛

    尽管清水杏想尽办法拖延挣扎,一分钟后,她的衣服还是被脱得乱七八糟,扔得遍地都是。

    杏杏抱紧了身上仅存的可怜兮兮的布料,可是顾及到了上半身就顾及不了下半身,纤细的脚腕被他轻巧地捉住,暧昧地向上,肌肤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被触碰到的部位却仿佛火烧,烫得她腰骨发软。

    对娇嫩的肌肤而言,绷带的触感还是过于粗砺了。

    房间的灯已经被关掉了,黑暗中太宰治俊美的脸庞更加摄人心魄,有种奇异的蛊惑力。他扣住她的腰,杏杏被他带着欲色的亲吻逼得眼角泛红,却又拦不住他,更糟糕的是唇齿交缠间,她的思绪竟然在这种氛围下变得越发模糊。

    呜呜呜,我的节操要清空了

    修长好看的手指像它的主人一样恶劣,漫不经心地从她的脚踝一路向上,经过小腿、膝盖、大腿,再

    她浑身一僵,空白的大脑清醒了一瞬,腿软到整个人跌进他怀里。杏杏又羞又急,像小猫似的短促地哭了一声,哭哭啼啼地挠他“呜呜呜太、太宰先生不能再、再继、继续了”

    “不是要潜规则我吗”

    “嘤嘤嘤,我只是口嗨一下不要和我计较嘛”

    杏杏猫猫落泪jg

    “现在才求饶,已经太晚了哦。”太宰治捏了捏笨猫的脸。

    “不行哒不行哒”杏杏摇头,“不可以再继续了”

    他完全没有在欺负人的自觉,明明做着非常过分的事,脸上却还是一副无辜的表情,他眼里带着笑,捏住她的下巴亲昵地吻她“不可以吗杏杏是我的妻子,我想拥抱你,亲吻你,想在你身上把剩下的事全部做完不可以吗”

    这个人为什么可以用这么温柔干净的声音说这么放肆露骨的话啊

    “海王改造之旅”明明是让我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为什么会变成好好“做人”呢

    嘤,我不想弄出人命。

    杏杏悲伤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呜呜呜太、太宰先生,房间里没准备保护措施,这样很危险,万一怀孕了怎么办”杏杏尝试着反抗。

    “嗯”他沉吟片刻,“也是时候生个孩子了。”

    杏杏

    “不我想和太宰先生过二人世界,不想让任何人打扰我们,孩子也不行”杏杏撒泼打滚,做着最后的挣扎。

    “真的”

    “真的真的”

    她点头如捣蒜。

    “好吧。那今天就放过你”太宰治遗憾地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杏杏连忙退出他的怀里,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心脱离苦海,就被他搂住腰重新抱了回去。

    “高兴什么,我还没说完呢”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甜蜜至极却又恶意满满“那今天就放过你不做到最后了。”

    什么叫不做到最后

    杏杏懵逼

    第二天中午,清水杏从床上爬起来,把枕头当做太宰治,非常愤怒地暴揍了它一顿

    虽然他们勉强算是无事发生,但害羞的杏杏拒绝回忆昨晚的画面。

    杏杏呜呜呜我不干净了可恶的太宰治

    都怪这个肮脏的大人

    哼,别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海王是不会认输的

    杏杏愤愤地想。

    大概是怕她红杏出墙给自己戴绿帽,即使是白天太宰治也没有放任她一个人独自行动,而是把她带到了港黑大楼的首领办公室。他一改昨日亲近的态度,只顾处理工作,把杏杏晾在了一旁。

    成为他妻子前,虽然清水杏名义上是他助理,但玩游戏嘛,谁会真的去做助理的事,因此清水杏对港黑的事务真的是支支吾吾一窍不通。她坐在矮脚沙发上无所事事,感觉自己像一只傻掉的猫。

    想要回到现实世界,就需要在游戏中寻找到至死不渝的爱。清水杏打开任务列表,发现至死不渝的爱任务栏中,太宰治的进度只有百分之十。

    也就是说,虽然亲也亲了,睡也睡了,连婚都结了差不多一年了,放在别的游戏角色身上可能都已经完美打出hayendg了,他对杏杏的爱距离“至死不渝”还有百分之九十的距离要走

    啊这也太真实了叭。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发展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呢,真就不愧是你啊人间之屑。杏杏

    想到这里,杏杏有点忧愁。

    要是她始终完不成这个任务,难道就永远也回不了现实了吗

    清水杏的父亲是集团董事爱上书屋教授,两人都属于忙得脚不沾地的类型,平日很少会回家。从上初中起家里经常就只有清水杏和哥哥清水一树两个人,但最近哥哥也不怎么在家,听说好像是和同学一起组队去参加什么计算机比赛了

    不知道她在现实中的身体现在是个什么状态,会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异常。

    而且清水杏的目光瞟到太宰治身上。

    有一件事让她稍微有点介意。

    她记得在游戏中距离太宰治跳楼自杀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虽然有高层干部帮忙稳住情况,但港口黑手党还是处于一个有些混乱的状况。

    已经死去的首领突然复活归来,怎么说,这么组织都该有一个小范围的混乱吧

    可是就她目前看来,整个港口黑手党非常井然有序地在运行,没有任何人对首领死而复生这件事提出疑问,也没有任何想要趁机浑水摸鱼的存在,几乎就像是、就像是太宰治从来没有跳楼自杀一样

    真奇怪。

    清水杏想。

    不过,她也没有过多要去探索的念头。

    毕竟,这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游戏罢了。

    太宰治死了也好,死而复生也罢,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的积分

    杏杏打开任务列表,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能够比较轻松获取积分的任务。都怪太宰治就会口嗨结果昨晚最后纯洁的杏杏还是一个积分都没得到

    卧槽

    绿帽之约是什么鬼禁忌之约又是什么东西这些都是什么任务太犀利了叭感觉是有命做没命拿积分的类型啊

    杏杏

    还真让她找到了一个

    完成“爱の承诺”让目标人物亲口说出“我爱你”,1000积分次

    和上面那些奇奇怪怪的任务相比,这个可太简单啦

    太宰治这么喜欢甜言蜜语,以前还在游戏里都时候就经常说她是他的小糖果他的小可爱。

    让他说一句“我爱你”不要太容易

    杏杏关上任务列表,踩着柔软的羊毛地毯,哒哒哒地跑到太宰治面前,睫毛扑闪扑闪地望着他“太宰先生,你爱我吗”

    “不爱。”

    杏杏

    杏杏眼泪差点掉下来“你、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样说的”

    “是吗”太宰治的视线终于从手中的文件上挪开,他单手撑着下巴,弯起眼眸,笑眯眯地说,“我昨晚说了什么”

    杏杏脱口而出“我爱你”

    “嗯,我知道。”太宰治淡定自若地点头。

    可恶又被他戏弄了

    杏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气得脸颊鼓成了包子,叉腰道“快和我说一句我爱你我劝你最好不要不识抬举不要逼我逼我哭着求你qaq”

    太宰治被她怂怂的发言逗笑了。

    他靠坐在背椅上,修长的腿放松地交叠在一起,从容又散漫,搭在肩上的黑色风衣给他增添了一份上位者的优雅矜贵。

    “不要说傻话,杏。这么明显的事还需要我特意说明吗”

    他的声线温柔而清冽。

    “你的明显是指爱我还是不爱我啊”

    杏杏傻傻地问。

    “你说呢”他微笑着反问。

    杏杏

    我不知道啊

    我又没有读心术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啊

    即使是美少女,思考高深的问题也是会掉头发的

    为什么要这样迫害我

    杏杏都快变成秃杏了

    清水杏揪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头发,可怜兮兮地缩在角落里自闭,像一只蔫掉的蘑菇。

    然后就被宰猫叼了了回去。

    她被迫坐在他腿上,腰被搂住,只能靠在他怀里,她还是气鼓鼓的,小嘴翘得能挂酱油瓶了。

    “生气了”太宰饶有兴趣地问。

    “哼,你知道就好”她愤愤地说,“你不要妄想说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打动我我再也不会理你了”

    “呀真的吗真的再也不理我了”他拖长了声音,“即使我说出我爱”

    杏杏心中又燃起了期待,她眼巴巴地盯着他,就等着他说最后一个字,然而太宰治就像突然断电的机器人,停在了最后一个字出口前。

    杏杏“”

    混蛋太宰

    太欺负人了

    玩弄少女心很有趣吗

    杏杏简直想汪得一声哭出来

    就在清水杏抽抽噎噎打算控诉他的时候,黑发青年执起她纤细莹白的手指,若有若无地在指尖留下一吻,如蝴蝶轻吻玫瑰花瓣。

    他垂下眼帘,睫影潋滟。

    杏杏近距离遭遇美貌攻击,本来就没多高的智商极速下降,她傻傻地望着太宰,还沉溺于美色之中,就听他冷不丁地说道“昨晚我就想问了杏,你的戒指呢为什么不戴”

    我的、我的

    清水杏的目光跟随他的视线垂落在纤细的十指上。

    无名指空空荡荡。

    杏杏

    她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愚蠢的宰宰,婚戒这种不重要的游戏道具,当然是你一死我就立马摘下来了呀

    不然怎么红杏出不是,不然怎么开启新生活呢

    杏杏理直气壮地想。

    毕竟戴着婚戒去男公关店见小哥哥万一他们误会我老公还活着那多不好

    杏杏很心虚。

    虽然杏杏非常相信自己没有做错,但是她知道,这些心里话,她是无法对太宰治吐露的。

    因为,像宰宰这么不单纯的人,是理解不了她单纯的想法的

    杏杏很忧郁。

    忧郁的杏杏不敢看宰宰,小声嗫嚅道“太宰先生,听说你的死讯后我太难过了,整日以泪洗面。戒指会让我睹物思人,不利于排解痛苦和悲伤,所以我就把戒指放在家里了”

    “于是为了排解痛苦和悲伤,决定去公关店寻找快乐”太宰微笑着反问。

    杏杏“qaq”

    她就知道他还没忘记昨天在男公关店逮到她的事

    太宰治像是无意在这件事上和她纠缠,他从盒子里重新拿出戒指,慢慢推到她手指底端。

    “现在物归原主了。”他说,若无其事地,“不要再让我发现你把它摘下来否则我一定会非常生气,明白吗”

    杏杏哽咽点头

    能在种种骚操作下保住命已经很不错了,杏杏不敢再在死亡边缘蹦迪,安静如鸡地被他抱在怀里看他处理公务,乖得像只布偶猫。

    “首领,中原干部求见。”

    门外传来下属的通传声,隔着厚重的木质门,声音也变得有些沉闷。

    “呀,是中也回来了十天比任务时限短了很多,看来这次意大利之旅还算顺利。”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说,“让他进来。”

    中原干部中也中原中也

    等等

    中原中也

    是我“唯一的红玫瑰”中原中也吗

    她一个激灵,差点从太宰治怀里掉下去。

    杏杏心里慌得一批。

    游戏里她对中原中也使用了爱情魔药,让他疯狂爱上了自己,然后在他求婚当晚甩了他,并且仗着爱情魔药还没失效,对他坦白了自己骗钱骗感情的真相。

    她记得中原中也当时非常愤怒,几乎是怒不可遏到快开污浊的状态,但或许是爱情魔药的影响太大让他还保持着对她的爱意,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对她动手,只是让她滚,并且从今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杏杏愉快地滚了。

    并按照他的吩咐,销声匿迹了三年,再也没出现在他面前。

    太宰治肯定不知道她除了男公关店里的小哥哥们外,还和中原中也有过一段。

    中原中也也绝壁不知道她离开他后,很快勾搭上了他的前任搭档还结婚了。

    怎么办还有一分钟,她“唯一的白月光”即将和她“唯一的红玫瑰”相见

    要是待会儿两条鱼打起来,第一个死的就是她这个鱼塘主吧

    听着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杏杏僵成了呆逼。

    这不是脚步声这是死神的召唤。

    杏杏我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