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中原中也,港黑五大干部之一,横滨战力天花板,因剧情需要常年在国外出差,是清水杏“唯一的红玫瑰”。

    当年她惊鸿一瞥,在中原中也的告白下放弃了自己“唯一的白月光”,高高兴兴地和他在一起了。这当然不是因为什么深刻的“爱情”之类的原因,以杏杏的肤浅来看,这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中原中也有一副相当出众的外貌。

    三年过去,中原中也风姿不减当年

    精致帅气到锋锐的眉宇下是湛蓝如天空般澄澈的眼眸,褚色的发丝被压在黑色帽檐之下,黑色西装给他添了几分禁欲稳重的气质,而脖颈间的choker却又在禁欲之余透露出一丝本人都没察觉到的色气。

    大概是舟车劳顿,他没有表情的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疲倦,公事公办地汇报完这次任务的结果。目光落在坐在太宰治怀里还呆若木鸡的杏杏身上,中原中也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不看姿态暧昧亲昵的两个人,他撇了下嘴角,似乎有些不耐烦。

    “喂,我说工作时间你能正经点吗外界有关这届ortafia首领的传闻已经越来越奇怪了啊。”

    太宰治懒洋洋的“有森先生糟糕的名声珠玉在前,我这点传闻不值一提。”

    “啧。”

    中也想到森先生喜爱萝莉的传闻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僵成呆逼的杏杏从死亡的威胁中回过神来,她感到了一丝微妙的违和感。

    从见面开始,中原中也的态度就很奇怪。他的目光只是短暂地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那些抱怨的话也只像是看到首领白日里和女人在办公室鬼混过于不成体统,而产生的烦躁和无语。

    太平静了。

    平静到不像是看到欺骗自己消失三年再重逢已经另嫁他人的前女友的态度。

    这是怎么回事

    好奇心压过了求生欲,清水杏不再躲在太宰治怀里,转头打量起了中原中也。

    目标人物“中原中也”,黑化值百分之二十。

    除了黑化值那一栏外,中原中也的头顶还另外有个蓝色的技能特效一叶障目。

    看到这四个字,清水杏立刻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她对中原中也使用了爱情魔药“丘比特之箭”,在他求婚当晚,她仗着药效还在,对他坦白了自己骗钱骗感情的真相。中也怒不可遏地让她滚,并且“从今往后,不许再出现在我面前”。

    杏杏是很乐意立刻收拾包袱走人的,但是“从今往后不许再出现在他面前”这个要求却让她有点为难。

    倒不是她对中也还有什么留恋主要是她下一个目标还打算攻略他的前任搭档呢,横滨就这么大,永远消失好像有点难。

    而且,清水杏还有另外的顾虑

    她敢向中原中也坦白自己欺骗他这件事,是仗着爱情魔药没失效,中也对自己还有爱意,就算知道真相也不会忍心伤害她。但是等爱情魔药一失效,回忆起自己被欺骗利用的中也会怎么对她,那就不太好说了。

    基于以上两点,离开他当晚,清水杏顺手在游戏商城里购买了技能一叶障目。

    顾名思义,一叶障目技能生效期间,中原中也是“认不出”清水杏的。就算她不易容不乔装打扮,整日在中原中也面前晃悠,他也认不出她来,甚至就算听到她的名字,也不会把“清水杏”这三个字和前女友联系起来。

    忽略逻辑,忽略因果。

    游戏商城出品的道具就是强大到不讲道理。

    当年清水杏给他套上这个技能就直接拍拍手走人了,没想到时隔多年,这个技能居然还在发挥效果。

    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杏杏瞬间兴高采烈

    她脑海里的q版杏开始疯狂扭动,高兴地跳起了兔斯基舞。

    杏杏哈哈哈哈,只要不翻车,我就还可以接着浪

    她没能得意太久,中原中也离开后不久,还沉浸在险死还生中的杏杏就遭遇了太宰治的致命提问。

    “你很紧张见到中也。”

    他语气轻飘飘的。

    “为什么你以前认识他”

    杏杏背后一凛,连忙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不认识他”

    太宰治弯了弯唇角,看不太出他是相信了她的说辞还是没相信,不过他似乎也无意小题大做,随口一说,便不再提起。

    太宰治没有为难她,杏杏自己却有点忧虑。

    在中原中也离开前,她很清楚地看到中也身上一叶障目的技能生效期只能维持十四天了。要是在这十四天里,她没能在任何一个目标人物身上找寻到至死不渝的爱离开游戏,等到技能已失效,中原中也认出她来,她还是得完蛋。

    杏杏很难过。

    身为一只八爪鱼,它非常擅长寻找三心二意的爱、后宫三千的爱、左拥右抱的爱但要寻找至死不渝的爱这就有点为难它了。

    想在短短十四天内完成任务脱离游戏,这个难度太大了

    即使让杏杏的头发全部掉光,她也做不到哇

    事事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在此之前,还是先试探一下中原中也现在对欺骗过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态度吧。

    可是对于被施加了一叶障目技能的中原中也,如今的清水杏对他来说只是“前任搭档的妻子”,一个不太熟悉的女人冒然询问他曾经的感情经历,怎么想都有点唐突,更有可能引起太宰治的怀疑。

    该怎么做才好呢

    叮

    杏杏聪明的小脑瓜突然冒出一个小灯泡

    杏杏我想到办法啦

    “国王游戏”

    中岛敦腼腆中带着一丝好奇“我有听部下提起过,听说这个游戏最近在日本中学生之间好像很流行。”

    尾崎红叶喝了口咖啡,优雅道“是适合你们年轻人玩的游戏,妾身就不参与了。”

    太宰治温柔且敷衍地哄她“我还有工作要处理,乖一点,自己去玩。”

    中原中也毫不犹豫“我拒绝这名字会让我联想到青花鱼那个混蛋,总觉得有阴谋。”

    杏杏遭遇拒绝三连,被打击得呆毛都蔫了,泪汪汪地望着他们。

    中岛敦惊慌失措“啊,不要哭啊杏小姐我陪你玩好吗”

    杏杏把目光投向另外三人。

    杏杏qaq

    看了看她今天为了邀请他们来家里,花了一下午时间来准备的丰盛晚餐,港黑干部们所剩无几的良心似乎有点痛。

    怎么有种在欺负小奶猫的错觉

    港黑良心中原中也率先投降,他轻咳了一声“听起来感觉也还不错,可以陪你玩两局。”

    尾崎红叶随后妥协“妾身偶尔也想年轻一次,参与一把年轻人的娱乐。”

    只有港黑心脏太宰治迟迟没有回复,杏杏眼巴巴地望着他,眼看就要汪得一声哭出来

    港黑首领不为所动,冷酷无情“不许哭。”

    这是什么黑暗势力

    不仅不陪她玩游戏

    连哭都不准她哭

    杏杏忍了忍,最终还是破功了“呜呜呜”

    太宰治“工作一会儿再处理,我陪你玩。”

    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不要哭。”

    见最后一个难关也被攻克,杏杏瞬间满血复活,立刻擦掉眼泪,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把玩游戏的场地清理出来。

    “虽然我觉得大家对这个游戏肯定已经很熟悉了,不过为了仪式感,我还是再重新说明一下吧。”杏解说上线,“这里一共五张扑克牌,一张鬼王joker,其余四张分别是方块j、方块q、方块k和方块a。抽到joker牌的玩家是国王,可以询问其他任意一位玩家一个问题该玩家必须回答真话;或者指定其余任意两位玩家完成一个任务,只要不是过分到涉及道德、危及安全、有违法律之类的任务,其他玩家都必须完成。”

    “当然,就算被整蛊了,游戏结束后也绝对不可以找国王进行报复”杏杏心虚地打补丁。

    “规则我们都了解,直接开始吧。”

    第一轮。

    “哇好幸运我第一局就是国王”杏杏翻开自己的牌,高兴地说,“那现在国王要下第一个命令啦。拿着方块a的玩家,请告诉大家,如果有人欺骗利用过你的感情,你会怎么对待ta呢”

    “第、第一个问题就这么刺激”中岛大白猫很震惊,“不过谁是方块a”

    中原中也黑着脸翻开牌。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集到他身上。

    杏杏期待地望着他“中原先生,如果有人欺骗利用过你的感情,你会怎么对待她呢会看在曾经爱过的份上,大方地原谅她吗”

    中也不回答,冷笑一声,他拿过桌上喝完的灌装啤酒,手上浮起红光,手指稍一用力

    啤酒罐在重力的作用下,扭曲压缩成了一团黑色的不明物体。

    “我会这样对她。”中原中也语气冷静。

    杏杏“”

    杏杏安静如鸡。

    杏杏不敢吭声。

    杏杏只想赶快从游戏世界消失。

    杏杏捂紧自己的小马甲,含泪坚强微笑“我们继续吧”

    杏杏嘤嘤嘤我命不久矣

    今朝有酒今朝醉,既然十四天后就是自己的死期,杏杏决定造福大众,让大家替自己分担这份痛苦

    她敢玩国王游戏,当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哼,天真的游戏菜鸡们是赢不了会作弊的杏杏的

    第二轮。

    杏杏开心“请拿着方块j的玩家跳一段恋爱循环吧”

    中岛敦面站起身,面如菜色。

    第三轮。

    杏杏激动“我想听拥有方块q的玩家最尴尬的经历是什么”

    尾崎红叶淡然地翻开自己面前的牌。

    第四轮。

    杏杏摩拳擦掌“有请方块k和方块a一起深情对唱威风堂堂”

    太宰“”

    中也“”

    第五轮、第六轮、第七轮

    第八轮。

    杏杏快快乐乐地伸手拿牌,还没翻开,就听见太宰治突然“啊”了一声,幽幽道“七局下来,每次都是杏抽到国王牌呢。”

    尾崎红叶掩嘴笑“就算是幸运,这运气也太好了。”

    中原中也整理着黑色皮质手套“好到出千才会有这样的运气。”

    中岛敦温声道“特意出千来整蛊我们杏小姐怎么会是这种人呢对吧杏小姐”

    杏杏:害怕。

    杏杏小声逼逼“说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我真的就是运气好”

    “我信。”太宰笑了一下,鸢色的眼眸折射出深浅不同的光线,看起来像是傍晚时分的晚霞一样温柔醉人,他缠着白色绷带的修长手指翻开自己面前的牌

    鬼牌joker。

    杏杏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怎么会

    她慌张地翻开自己面前的牌方块q圆圆的“o”后面坠着小尾巴,像一个可爱的小辫子。

    “毕竟运气这种东西,总是守恒的。”

    太宰淡淡叹气。

    轮出千,你一个杏笨蛋怎么会是这群人的对手一边旁观的do同情道,你惨了杏杏,你刚才把他们全都狠狠得罪了一遍诶。

    杏杏qaq

    风水轮流转。

    再也转不到杏杏家。

    接下来的游戏中,其余四人轮流当国王,并对杏笨蛋使用了精准打击技能,效果拔群。

    太宰治微笑着狠狠蹂躏了她一顿。

    尾崎红叶优雅地打击报复了她。

    中原中也礼貌地把她整蛊自己的内容还给了她。

    连最善良的中岛敦都没有放过她。

    谁让她自己把人得罪完了呢。

    杏杏哭唧唧我怀疑他们都在出千,可是我没有证据

    二十轮过去了,惨兮兮的杏杏哭哭啼啼地被宰猫叼回家了。

    杏杏痛哭我再也不玩国王游戏了

    作者有话要说杏杏只要浪不死,就往死里浪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