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这么多年过去了,青峰总以为,他已经忘了当初从树上掉下来的女孩的模样,就像是一副褪色的老照片,连边缘都模糊了。

    只是为什么看到重新回来的清水杏,那张褪色的照片,似乎又在这一刻重新清晰了起来

    她变了很多。

    多余的脂肪已经完全消失,腰身纤细,双腿修长,纤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清纯动人的眼眸,有着没有经历过挫折痛苦的天真懵懂,温柔又纯粹。

    她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又好像只是变成了以前的清水杏。

    她没有看他,目光专注的,是哲也。

    训练结束,她甚至自然而然地把手中的矿泉水递给了哲也,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高兴又活泼地对他笑了起来。

    为什么

    以前,这不一贯都是为他准备的吗

    小时候也是这样,夏天他在篮球场玩累了出来,旁边等着他的,一定是清水杏手里冰冰凉凉的可乐和矿泉水。

    她总是笑得眼睛弯成小月牙“阿大,想喝哪个自己选呀。”

    这个习惯到了高中也没改,只是后来,再后来,青峰不再接过她手里的水。

    站在他身边,给他递水的人,变成了清水纱希。

    很多次,他都知道清水杏手里攥紧的水真正想给的人是他。

    即使他们现在关系已经不如以前,但她还是笨拙地在用自己的方法对他好。听说他在某些科目上吃力,便花时间熬夜整理了复习资料交给他,用打工来的钱买礼物送给他。

    只是很多时候,如果她不说,青峰也无法主动说什么。

    他在对待女孩子这方面,原本就不是细腻的类型。

    他原本以为,清水杏会永远站在他身边,手里握着留给他的水,即使送不出去,也不该是给别人的。

    可是为什么,看到这一幕,他竟然有种强烈的预感,就好像从今以后她手里的这瓶水,再也不会属于他了

    训练结束的哨声响起时,杏杏还沉浸在黄濑立场数值突然改变的困惑中。

    她顺手把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了结束训练的黑子哲也,对这个在游戏里一直站在女主身边支持她的nc,杏杏还是非常有好感的,笑眯眯地说“辛苦啦,黑子君。”

    蓝发少年顿了一下,没有立刻接过。

    “黑子君”

    杏杏疑惑。

    黑子哲也天蓝色的额发有些湿润,他接过她手中的水,因为长年打球而略微带着薄茧的修长手指拧开瓶盖,他仰头灌了一大口,喉结随之滚动。

    过了一会儿,他停了下来,重新拧好瓶盖“没关系吗”

    “什么没关系吗”

    杏杏眨了眨眼,她觉得今天的黑子君有点奇怪。

    蓝发少年没有看她,语气淡淡“清水同学直接把水给我,青峰君那里没关系吗”

    “啊”杏杏本来想说这和青峰有什么关系,然后后知后觉想起来,游戏里清水杏一向是把水留给青峰大辉刷好感度的,顿时了然,“啊没事。已经有人给青峰君送水了,不差我一个。”

    说到这里,突然又想起她以前在游戏里从来没有给黑子哲也送过水因为他是不可攻略人物,送水也刷不了好感度,他还帮过她很多次呢杏杏顿时有点心虚。

    “是因为已经有人给青峰君送水了吗”

    蓝发少年说,明明是问句,却因为他平淡的语调,变成了肯定句。

    “啊”

    杏杏更迷茫了。

    “没什么。”黑子哲也垂着眼帘,“只是随便问问,清水同学不必放在心上。”

    杏杏

    不止是黄濑凉太,今天黑子哲也也很奇怪

    就在杏杏迷茫的时候,她又一次听到了系统提示音。

    数值更新,目标人物“青峰大辉”,立场偏向

    偏向玩家“清水杏”的占比为60。

    这个跨度比黄濑还大

    杏杏

    搞什么啊

    杏杏根本还什么都没开始啊

    你们这样会让我怀疑我是不是梦游的时候给游戏公司氪金了

    干脆不要叫奇迹的世代了,改叫奇怪的世代吧

    为了处理奇怪的现状,杏杏本来就不多的脑细胞接二连三地阵亡,整个人都陷入了懵逼之中。

    虽然但是,懵逼归懵逼,既然训练已经结束,也是时候离开了。

    杏杏做完篮球部经理应该做的工作,刚准备离开,却在学校门口被人叫住了。

    “喂”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腕,“杏,我们谈谈。”

    来人是青峰大辉,少年力气大,又一向粗神经,实在不能指望他怜香惜玉,他像是害怕她逃走一样略有些紧张,所以下手稍微有些重。

    杏杏手腕被握得有点疼,不过她对自己养的鱼儿一向宽容,而且她也很好奇青峰和黄濑的立场数值为什么会突然发生变化,闻言便也不计较,只是停下脚步抬头看他“青峰君想说什么”

    青峰君

    听到这个称呼,青峰大辉微微一僵。

    即使是他们关系最糟糕的时候,她也是叫他“阿大”,从来不会这么礼貌又疏离地叫他“青峰君”。

    她为什么不再叫他“阿大”了

    为什么

    其实明明只是一个称呼,以他一向的神经大条,不是会纠结细节的人。

    为什么他会突然在意起一个称呼

    就像之前她递给那瓶哲也的那瓶水。

    分明只是一瓶水不是吗

    青峰没注意到他不自觉地攥紧了手,连带着杏杏的手腕也遭了殃,她咬牙保持微笑,心里泪流满面。

    “青峰君。”一直安静站在她身边的黑子哲也突然开口,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青峰君,请放开清水同学,你弄疼她了。”

    “啊抱歉。”听他这样说,青峰回过神来,立刻松开手,只是看到清水杏对黑子哲也露出感激的笑容,心里那种烦躁的感觉似乎更强烈了,“喂我说你也该回家了吧你一个女孩子,不回家住哪里”

    “谢谢。不过我有地方住,这点就不劳烦青峰君操心了”

    杏杏迟疑道。

    劳烦青峰君

    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让人听了实在高兴不起来,她离开前明明还情绪那么激动地和他大吵了一架,为什么现在却好像是在和陌生人交谈一样平静淡漠

    其实以前很多次,和清水杏争执得身心俱疲的时候,他都希望她和他说话的时候,能平和一点。

    但是为什么,她现在真的平静了,平静得好像再也不会因为他而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了,他却觉得这么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