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小杏,我喜欢你。”

    金发少年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杏杏呆了呆。

    此刻已经是黄昏时分,繁华都市的街口车水马龙,高楼上霓虹灯和夕阳的余辉交相辉映,来来往往的车辆组成了一条流动的灯光海洋。

    杏杏挠了挠头,抬头看向黄濑凉太“我知道啊。”

    这个回答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原本紧张等待她回应的黄濑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你知道”

    “是鸭。”杏杏点头叉腰道,“我这么可爱,大家当然都很喜欢我啦。”

    他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不小杏,我说的,不是”有些挫败地垂下头,金发少年澄澈的眼眸里浮现出认真的神情来,“我喜欢你,是作为一个女生来喜欢的意思。”

    杏杏从小到大接受过的表白数不胜数,含蓄型奔放型诗情画意型拐外抹角型种种表白套路她都见识过,怎么可能真的不知道他要表达的意思

    之所以刚才装傻想糊弄过去,无非是不想把场面弄得太尴尬。

    反正一号副本都要结束了,以后估计也不会再见面何必在临走前还要拒绝别人一次,伤伤脆弱的少年心呢

    不过,既然他这么执着想要得到答案,糊弄过去好像也不太好。

    这样想着,杏杏把脸蛋鼓成了包子。

    过了一会儿,她吐出一口气,认真地说“谢谢黄濑君的告白,很抱歉,我没办法接受。”

    尽管已经有预感会得到这个回答,但在真正听到这句话时金发少年还是感到一种仿佛从半空坠下般的失落。

    “为什么啊”他有些受伤地问,“小杏以前明明说过最喜欢我了不是吗”

    这这这

    杏杏心里慌得一批。

    海王会不喜欢自己养的鱼吗

    我对每只鱼儿都说过“我最喜欢你”鸭

    杏杏说的话能信吗

    “以前是喜欢过可是现在,不喜欢了呀。”

    她眨了眨眼,两片小扇子似的纤长睫毛下是澄澈如水的眼眸,没有怨怼,没有愤怒,没有欣喜,没有悲伤。

    她只是在单纯地阐述不喜欢他了这件事。

    但就是这个事实,却让黄濑切实地认识到一切,好像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再谈挽回,已经太迟了。

    金发少年不再说话,他垂下头,脸上全是不加掩饰的沮丧和失落。

    这个样子真的好像她家里那只从小陪着她长大的小金毛啊。

    小时候它活泼又好动,调皮捣蛋,每次做了坏事惹她生气,就会可怜兮兮地蹲在角落眼巴巴地望着她,叼着自己喜欢的小玩具给她玩。

    她没办法抗拒那种眼神。

    杏杏有些心软。

    她上前一步,以一种关爱失落小动物的心情,轻轻抱了抱比她还高许多的“大金毛”,安慰道“不要太难过嘛,其实仔细想想,你也不是特别非常喜欢我,对不对可能只是遗憾和不甘占了更多吧,黄濑君以后呢,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哒。”

    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杏杏往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拉住了手。

    “不会有的。”

    “不会再有哪个女生,比你对我更好了。”

    他的嗓音里诸多情绪纠缠在一起,复杂难辨。

    杏杏眼神心虚地漂移了一下。

    其实她对他的那些好,包括为了给他送奶茶而在烈日炎炎的午后等待四个小时这种事都是程序设定挂机完成的。

    现实中的杏杏是被宠到大的女孩子,没吃过苦,娇气得要命,不要说在太阳下站四个小时,事事迁就男朋友,就是让她给别人跑腿买奶茶她都不乐意呢。

    所以说你喜欢的,其实根本不是我吧。

    只是我不费力气,又肝又氪,扮演出的角色罢了。

    她看向黄濑,杏杏这个不懂哲学的小智障,居然也能在游戏人物面前装备上复杂而又充满智慧的眼神了

    想想当初面对宰宰的哲学提问,满脑子都是在他睫毛上跳舞的杏傻瓜吧

    杏杏终于变成了一个稍微有点深度的女人

    太感动了

    她竟然也能有今天

    杏杏热泪盈眶

    “喂黄濑你在干什么放开她”

    “小杏,你没事吧”

    黄濑突然被甩开手,既莫名又恼怒,喊道“小青峰你才是在干什么啊突然闯过来”

    青峰不理他,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含热泪的杏杏“喂你没事吧”

    桃井五月则比他更紧张,直接搂住了杏杏“小杏你怎么样黄濑君没欺负你吧”

    杏杏有些懵逼,随后反应过来是自己这幅样子让他们误会了,连忙摇了摇头“你们误会啦,黄濑君没有欺负我。”

    “真的”桃井还是有些狐疑,小声嘀咕,“黄濑君在感情上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人呢。”

    黄濑在一旁抗议道“喂喂我怎么可能欺负小杏啊在你们眼里我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对他说的话,青峰嗤之以鼻“看电影临时放她鸽子的人是谁啊。”

    黄濑一哽,随即反击“那也比连别人送到面前来的礼物都不收的人好吧”

    两人互相揭短,明显是还对昨天下午的事记忆犹新,耿耿于怀。

    至于杏海王这个始作俑者,反而在他们的激情对线下被遗忘了。

    杏杏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心虚心虚心虚

    她连忙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找你。”得知清水纱希的真面目后,青峰再面对她,显得有些沉默和愧疚,“对不起,杏。”他简单口述了一下昨天下午赤司发现的真相,杏杏恍然难怪昨天下午五个人的立场突然全部向她偏移,原来是因为清水纱希的真面目被揭穿了

    不是我方太强大,实在是对手太拉垮

    杏杏吐槽。

    桃井五月对揭开清水纱希画皮这件事非常高兴“早就说了她不简单吧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当初就像中了毒一样,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黄濑微微一哂。

    “清水阿姨他们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青峰犹豫了一下,“她说她联系不上你,所以拜托我,看能不能找到你他们想亲自跟你谈谈。”

    “联系不上我”刚说完这句话,杏杏就反应过来“清水杏”的妈妈打电话给她那天,她还不知道一号副本和三号副本融合的事,因此把她“妈妈”当成了骗子,还把她拉黑了难怪联系不上。

    话虽如此,但听到他这样说,杏杏仍然替游戏里的女主角感到有些心寒。

    太偏心了。

    真相没揭开前,就偏听偏信小女儿的话,把大女儿逼得离家出走。此后一个月,不仅没打过一个电话,稍微关心一下,甚至就连真相揭开联系不上人,都不愿意亲自来找她,只是端着父母的架子,要她自己回家,和她“谈谈”。

    还有什么好谈的

    杏杏现实中的家庭非常幸福和睦,她的妈妈是个优雅温柔的女性,父亲随和儒雅,哥哥虽然有时候对她有些严厉,但其实也非常宠爱她

    只是,现实中的人生越是幸福,就越衬得游戏里的“清水杏”可怜。

    偏心冷漠的父母,对姐姐充满恶意的妹妹,这样的存在也算是家人吗

    “我不回去。”杏杏摇头,“麻烦青峰君帮我转达一下吧,没必要再谈什么了。我不想回去陪他们演原谅和宽容的戏码,反正在他们心里,认定的女儿,不是只有清水纱希一个吗”

    青峰沉默,还没想好说什么,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青峰看了眼屏幕,没有立刻接听,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清水杏。

    杏杏了然“是他们吗看来不用青峰君转达了我来接吧。”

    他递过手机。

    对面女人的声音似乎略微有些忐忑“小杏,之前的事,是爸爸妈妈不对,我们”

    杏杏没有耐心听她说下去,刚想开口,却在称呼上犯了难。

    叫“喂”好像有些不礼貌。

    叫“妈妈”实在叫不出口。

    只留给她短暂的思考时间想,杏杏也没想出好的称呼,只好说道“清水女士,在你们表达自己微薄的歉意前,我也有些话想说,可以先听我说完吗”

    “你你叫我什么”对面女人声音艰涩。

    杏杏没有在意,继续说道“我想,如果这件事没有真相大白,可能你和清水先生仍然不会在意自己另外一个女儿的死活吧。甚至就算到了现在,你们好像也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也完全不觉得自己偏心到了什么程度。”

    女人情绪激动“你这是什么话我和你爸爸一向对你们一视同仁,我们什么时候少过你吃的穿的你妹妹有的东西,我们不是也给你买了吗”

    杏杏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是吗你们今天来找我谈谈的初衷,不就是因为得知了一个月前发生的那件事是清水纱希有意策划的,误会冤枉了我丢下妹妹逃跑,而感到愧疚吗”

    “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在你们心里,大女儿就应该无条件地选择留下来保护妹妹呢”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当时那么危险的情况,就算先顾全自身,选择逃跑,也是能够理解的吧社会上哪怕宣扬见义勇为,也一向是提倡在保证自己的安全下见义勇为。所以,为什么你们就偏要认为姐姐就应该置自身安全于不顾,一定要留下来保护妹妹呢清水杏也是女孩子,说是姐姐,其实并不比清水纱希早出生多久,不是吗”

    “那我再换一个尖锐一点的问题如果那天晚上,首先遭遇危险的人是清水杏,逃跑的是清水纱希,你们会怪她吗”

    电话里很长时间没有回音,过了许久,才传来一声压抑地极低的啜泣“小杏,是爸爸妈妈做错了可是我们是亲人啊,我知道你对我们还有怨气,但是”

    “你错啦,我一点都不怨恨你们哦。”杏杏心平气和地纠正她,“对旁人怀有不该有的期待,才会滋生怨恨。越是亲近,恨意便滋长得越疯狂。但是对我来说,你们只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陌生人偏心自己的亲生女儿是正常的,我又怎么会怨恨你们呢”

    最多不过是替游戏里的“清水杏”不值罢了。

    杏杏想。

    她不再等对面说什么,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青峰。

    听完她的对话,身形高大的少年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吐出口郁气“对不起,杏。”

    “不用抱歉,都过去了。”杏杏对自己的鱼儿一向宽宏大量。

    而且就算有错,也都是垃圾制作组的错

    和美少年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杏杏戴着自己的养鱼滤镜,心态非常宽容地想。

    “虽然你能这么想得开,我们是很高兴啦。”桃井扒拉着头发,叹气问道,“可是小杏以后怎么办真的不打算再回去了吗”

    “不回去了,那是清水纱希的家,不是我的。”杏杏绕了绕发尾,对她安抚性地一笑,“放心吧,我有地方去的。”

    桃井勉强笑笑,感慨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我记得小时候,明明一切都好好的,清水纱希也没现在那么讨厌好像是那一年,突然就变了”

    “那一年”

    “就是八岁还是九岁我记不太清了。”桃井点着下巴,有些苦恼地回想道,“我明明记得,小的时候,杏杏你很活泼好动的。刚好相反,是清水纱希身体弱,总是大病小病不断。后来你生了场大病,从那以后,就慢慢变胖了,反而是她身体好像慢慢好了起来”

    桃井五月话一说完,还没等杏杏追问,她就听到了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

    恭喜玩家“清水杏”触发隐藏线索。线索进度33

    恭喜玩家“清水杏”获得目标人物“清水纱希”的“黑匣子”。现持有黑匣子1份

    是否进入目标人物“清水纱希”的黑匣子

    是。

    目标人物“清水纱希”的黑匣子开启中,请玩家做好准备

    清水纱希的“黑匣子”

    清水纱希从小身体就不太好,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做太多的运动。她总是吃药打针,在医院和家之间来回奔波,手背上留下许多细细密密的针孔痕迹。

    在这段路上有一片荒芜的废弃工厂,因为常年的污染,很多树都枯死了。有时候她看到那些干瘪的枯树,会不由得联想到自己,她觉得自己的生命也像那些枯树枝一样阴郁、森冷,永不见天日。

    而她的姐姐清水杏刚好和她相反她活泼可爱,开朗好动,像永远向着太阳的向日葵一样温柔灿烂。

    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们都更喜欢和她玩,老师同学们更多夸赞的也都是阳光开朗的姐姐。

    明明是亲姐妹,为什么姐姐可以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而我不行呢

    清水纱希有些嫉妒她,但更多的,还是羡慕。

    因为,姐姐真的对她很好。

    因为她身体不好,姐姐总是把好吃的好玩的更漂亮的东西都让给她;她因为生病无法参加春游,即使姐姐已经期待了很久,但还是会放弃和小伙伴们出去玩,选择留在医院给她念故事书听;遇到对她的身体说三道四的亲戚时,姐姐会生气地站出来维护她,让多舌的亲戚们闭嘴。

    她那么好。

    好到让她自卑。

    但也正是因为姐姐那么好,所以清水纱希心情一直很复杂矛盾。

    嫉妒

    还是钦慕

    但那个时候,她的确没有想要害姐姐的想法,直到

    她偶然间捡到了一个“东西”。

    清水纱希很难确切地描述那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纯白的,似乎流动着光彩的,薄薄的,虚无缥缈的

    华美神异得像是神赐之物。

    但就在触碰到那个“东西”的一瞬间,她的脑海里突然涌出了在这之后十几年的人生预告

    她会在不久的将来,生一场大病,因为服用过多的激素药物,导致自己无法瘦下来,变成受尽人嘲笑、歧视的大胖子。

    而姐姐,会越来越美貌,成为众人的焦点,被同学老师所青睐。到了高中后,更是会有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少年,众星拱月般聚集在姐姐身边。

    此后的几年、十几年、几十年都是如此。

    姐姐光彩照人,因为被人保护的很好,所以始终懵懂柔弱。而她的人生,将在庸庸碌碌中,在黯淡无光中,平白消磨青春和光阴。

    我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未来。

    年仅八岁,却早早得知了未来的清水纱希,怀着虔诚的心情,以稚嫩的笔触在“神赐之物”上,写下了自己的心愿。

    拜托了,如果真的有神的话

    请交换我和姐姐的人生吧。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这其实是个“女配夺走女主光环,然后又被女主抢回来”的故事沉思

    为什么感觉小桃到我身上好像成了没有感情只知道线索的工具人了呢再沉思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宰宰出场如果出意外,那就下下一章感谢在2020102720:35:172020102821:58: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德川鶴姬、贩卖月亮、宅女10瓶;评分:-1、花溪墨、杉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