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拜托了,如果真的有神的话

    请交换我和姐姐的人生吧。

    最后一个画面渐渐变得稀薄,最终在一片白光中散去了。

    意识重新回到现实。

    即使是在镀满金色阳光的温暖黄昏,杏杏也无法克制从心底生出的寒意。

    暂且不论清水纱希得到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既然能够许愿实现愿望,为什么不许愿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

    为什么不许愿变得和姐姐一样美貌

    为什么要恶毒到这种程度直接选择夺走姐姐的人生,甚至将自己不堪的命运交换给她

    她对未来人生的恐惧就到了这种足矣扭曲人性的地步吗

    之前让杏杏疑惑的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为什么清水杏无论如何都瘦不下来

    因为这是交换后既定的命运,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为什么清水纱希对处处都不如自己的清水杏会怀有不同寻常的恶意

    因为她知道自己如今的一切,健康的身体,耀眼的美貌,众人的青睐,甚至包括她的命运都是从姐姐身上偷走的。

    也许最开始,面对代替自己生病吃药的姐姐,她还会有些许愧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愧疚会逐渐被害怕所替代。

    人类本质上是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生物,“自愧”这种情绪长期存在总是不好受的,为了让自己心里能好过一点,清水纱希自然会在今后的日子里,不断给自己施加“我没错,一切都是姐姐欠我的”心理暗示,久而久之,说谎说得连本人都信以为真了。

    多么可悲可恨。

    话虽如此,杏杏对清水纱希还是升不起一点点的同情和怜悯。

    毕竟如果清水纱希可怜,那“清水杏”又何其无辜

    有时候人和人的差距果然比人和狗都大,在原本的命运中,虽然她清纯美貌,受到身边人的追捧,但“清水杏”从来没有把妹妹当成衬托自己的绿叶。甚至为了照顾妹妹的自尊心,她在很多事情上都非常低调,面对二人争执时,也总是一再退让。

    可是她处处为妹妹着想,得到的又是什么

    白白被夺走健康的身体,被夺走美貌,被迫承受本不该自己承受的疾病和肥胖,遭遇同学们的歧视和父母的偏心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她从小照顾保护的妹妹。

    她又做错什么了呢

    在看完清水纱希的“黑匣子”后,杏杏对其中一件东西还有些疑惑“do,那个出现在清水纱希记忆里,改变了她和清水杏命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那个东西现在还在她手里吗”

    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一次,随时待命的do竟然没有立刻回应她。

    杏杏等了一分钟,还是没有等来它的回答,不由得再次出声问道“do”

    脑海里传来杂音。

    像是通话时信号不好一样,只能听到电流的滋滋声,空旷得好像在某一瞬间对面根本没有人。

    “do”

    过了良久。

    我来啦亲亲刚才系统出了点小故障,进行了一下维修,所以没有立刻回答你的问题do声音元气满满,听起来和平常无异,至于你说的“黑匣子”里提到的那个东西,只是个不重要的游戏道具啦,现在早就不在清水纱希手上了,亲亲也不用太在意哦

    杏杏懵懵地点头“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没错呢

    do赞同道。

    “好叭”

    既然它这样说,杏杏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她心里还是有点闷闷的“就这样算了吗清水纱希擅自夺走了她姐姐的人生,却不必受任何惩罚怎么能这样啊。”

    谁说她不用受惩罚do语重心长道,运用自己不该用的力量,去换取了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任何代价呢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天底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吃啊。

    是她的错觉吗

    总觉得do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好像有些意味深长。

    略过这些不提,几天后,在一号副本结束前,杏杏前往帝光中学办理了退学手续。

    老师对此显得惊讶且惋惜“为什么要退学如果是家里有困难,政府和学校会相应的帮助。如果因为意气用事现在就退学,你将来又要怎么生活下去”

    杏杏保持着微笑,心里默默流泪我如果现在不退学,等老公回来发现我背着他养鱼,不要说怎么生活下去,连生命安全都是问题啦

    杏杏谢绝了老师主动提出要帮她的好意,并表示感谢,最后坚决地办理了退学手续,离开了教学楼。

    离开前,她最后回望了一眼帝光中学。

    景色还是蛮漂亮的。

    也算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啦,对于她这个现实中已经高中毕业的人来说,能再回中学体会一下少年恋爱的甜蜜,也算是丰富人生阅历的一种方式吧。

    毕竟现实里因为爸爸妈妈管得太严格,她可是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呢。

    想到这里,杏杏心酸地抱紧了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自己。

    但她实在没想到,最后竟然会在校园小道里再次遇见清水纱希。

    和上一次见到她相比,她变了很多。杏杏不知道这些天里她在学校和家里都经历了什么,因为她的状态看起来显然说不上有多好。

    原本白皙细腻的皮肤变得黯淡蜡黄,眼里布满红血丝,莹润饱满的嘴唇起了皮,四周甚至冒出了几颗痘痘,更重要的是

    她显而易见地,胖了很多。

    那个纤细美貌的清水纱希,已经完全消失了。

    想也知道,这是当然的吧。do凉凉地说道,任务完成,意味着杏杏你已经把“女主光环”重新抢了回来,原本错位的命运回归正轨,再加上反噬这还只是开始呢,清水纱希最后的下场,大概会比她原本的命运还要凄惨许多。

    或许是因为自己并不是游戏里那个被夺走人生的“清水杏”,看到清水纱希如今凄惨的模样,杏杏心里既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也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只是一种平静的漠然。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选择付出代价。

    她已经从“清水杏”身上偷走了七八年的幸运。

    到她该偿的时候了。

    看见杏杏,清水纱希显然也愣了愣。

    她停下脚步,神情变得极为复杂,杏杏不想和她废话,刚要走过去,却被她伸手拦住,清水纱希眼里突然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水雾“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满意了开心了你心里是不是觉得很得意,这次终于赢过我了”

    杏杏“”

    再给杏杏一百年,她也理解不了清水纱希奇特的脑回路。

    杏杏不想浪费时间和她对线,反正说再多她也想不明白的,这种人从来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

    她不耐烦地推开清水纱希挡在她面前的手臂“走开啦,我早就想说了你别把总是自己看得那么重好不好,除了你自己,谁会真的关心你过得怎么样啊。”

    杏杏头也不回,把她远远抛在身后,径自离开了。

    清水杏退学的事在第二天传遍了整个学校,篮球部的人都有打电话或发信息来问候,其中黄濑、青峰和紫原的情绪显然比较激动,绿间和赤司则稍显冷静一些,桃井最难过,在电话里就哭了出来。

    让萌妹哭简直是罪过,杏杏连忙解释安抚,才终于勉强让他们平静下来。

    她婉拒了几人约她出去见面的请求,只是看到黑子哲也发消息邀请她一起去游乐园的时候,杏杏有些犹豫。

    他是唯一没有受清水纱希光环的影响,从一开始,就无条件对“清水杏”好的人了

    也是她在一号副本里,最喜欢的游戏nc。

    马上就要离开了,真的要拒绝最后这次见面吗

    想了又想,杏杏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来。

    就当做,和同桌最后的告别吧。

    好啊,那明天我们就在游乐园门口见吧黑子君。

    杏杏回复道。

    离深秋的到来已经越来越近,天气日渐转凉,连枫树叶也红得越发凄美了,然而约定好见面的第二天,却恰好是晴空万里,温暖如春的天气。

    游乐园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随处可见手牵手的情侣,抱着小孩子的父母,一起吃冰淇淋自拍的闺蜜。整个乐园的设施都采用了糖果色系,五彩缤纷,仿佛置身童话世界。画着笑脸妆的小丑拿着一把五颜六色的氢气球分发给乐园里的游人,大概是误会他们是情侣,杏杏被塞了一个蓝色的气球,黑子哲也被塞了一个杏色的气球,因为杏杏可爱她自己认为,她还被额外赠送了一朵红玫瑰。

    杏杏一向喜欢追求刺激,拉着蓝发少年把云霄飞车、激流勇进、跳楼机、大摆锤等项目全部玩了一遍,等到最后坐完摩天轮下来,已经是狼狗时分了。

    天上飘着的橙红色云朵,就像是一朵朵漂亮的棉花糖。

    走在离开的路上,杏杏抬起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转手把蓝气球塞进黑子手里“今天很开心如果以后再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很开心”

    微风吹过他的衣角,黑子哲也白皙的侧脸在晚霞的映照下,显得非常温柔平静“清水同学,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鸭”

    “为什么清水同学,会答应今天和我出来”

    “那我能问黑子君一个问题吗”

    “请问。”

    “为什么黑子君,一定要今天约我出来呢”

    黑子哲也停下了脚步。

    杏杏蹦蹦跳跳地走在他前面一点的位置,此时他一停下来,她也停了下来,两人相隔五六步的距离,但都没有再往前一步,只是望着对方。

    “因为,我有种预感。”黑子哲也轻声说,“如果今天不能和清水同学出来,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杏杏没有说话。

    黑子哲也的直觉真是准得可怕。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答应今天和他出来的原因。

    只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直接说出来的事。

    “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蓝发少年问道。

    她有一瞬间的迟疑。

    “当然能再见啦,我只是退学而已。黑子君干嘛弄得像是我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样呀”杏杏和往常一般用轻松的语气,笑着撒了个谎。

    像是被她轻松的情绪所感染,黑子哲也也极短极浅地微笑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他低声说,“我总觉得,好像会有很不好的事发生。可能和清水同学说这些,会让你感到困扰吧。”

    杏杏往前走了一步,拿过自己的蓝色气球“黑子君,把手伸出来。”

    黑子哲也安静地看着她,没有问缘由,按照她的话,把手摊开。

    杏杏把自己头发上的银制饰品拿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用尖锐的饰品末端把蓝色气球直接戳破了。

    “嘭”

    气球爆开,最后发出一声短促而响亮的声音,像泡沫破碎一样,消失在了空气中。

    黑子哲也看着突然出现在手中的糖果,怔了一下。

    那是从爆掉的气球里掉出来的。

    “这个小惊喜,黑子君不知道吧一看你就不是会经常来游乐园玩的人啦。”杏杏从他手里拿过一颗糖果,剥开放进嘴里,笑眯眯地说,“往气球里面放糖果,是这家游乐园的传统了。氢气球一般会被分发给小朋友,但许多小孩子活泼好动,会在游玩时不小心弄破气球。不管是被吓到,还是因为伤心,都会有很多弄破气球的小朋友哭得停不下来,连爸爸妈妈哄着也没用。所以后来,游乐园里就有人提出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往气球里放糖果,这样,在小孩子们弄破气球哭泣的时候,就可以用甜甜的糖果来安慰他们。”

    “很多事情也是这样,就像弄破的气球,看起来好像发生了不幸,但其实也说不定,会从破掉的气球里掉出来糖果来呢”

    安静地听她说完,蓝发少年从手里拿出一颗糖果剥开,放进嘴里,他抬起头看着她“总感觉,和刚认识的时候相比,清水同学变了很多。”

    当然变了很多啦我人都穿进来了

    杏杏愤愤地想。

    “清水同学又是怎么会知道气球里有糖果的呢”

    杏杏“因为那个弄破气球哭得停不下来的熊孩子就是我qaq。”

    听到这句话,即使是镇定面瘫如黑子,此刻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明天太宰治就要回来了,杏杏晚上才回到港口黑手党,她仔细想了想自己这几天做的事,确定没有留下什么把柄,才放心地去浴室洗漱,打算早早入睡。

    温暖的水包裹着肌肤,舒服得杏杏几乎要在浴缸里睡着了,她伸手捏了捏飘在泡沫上的黄色小鸭子,小鸭子发出“叽”的一声,好像在回应她。

    非常高兴地玩了很久,杏杏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擦沐浴乳的时候,为什么觉得右手一点都不硌人呢

    嗯

    等等

    我的戒指呢

    杏杏目光定格在右手的无名指上,然而无论她怎么看,整只手都是空荡荡的

    “现在物归原主了。不要再让我发现你把它摘下来否则我一定会非常生气,明白吗”

    太宰治上次给她戴上戒指时说的话在耳畔又一次响起。

    要是他回来,发现她不仅没戴戒指还把戒指弄掉了

    杏杏大惊失色

    赶快想想,戒指到底去哪儿了

    杏杏努力思索,今天一天在游乐园里实在玩得太愉快了,她完全没注意到戒指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这么贴身的东西,小偷显然也不可能直接从她手上偷走,仔细想想,从进入乐园开始,到跳楼机、大摆锤、云霄飞车

    啊对了

    云霄飞车

    弯道俯冲的时候她太激动,把两只手举了起来,想感受风从指间穿过的快乐

    那个时候好像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飞出去了

    一定就是戒指

    杏杏连忙擦干身体,裹着浴巾跑进房间,拿出手机,纠结了一下,她还是选择给最温和好说话的中岛敦打了个电话“抱歉啊中岛君,又要麻烦你了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帮我去游乐园找个东西呀,就是”

    “你要找的东西,是这个吗”

    安静的房间里,冷不丁地响起了一个温柔低沉的嗓音。

    杏杏僵硬地抬起头。

    黑发青年肩上搭着黑色风衣,身姿修长而挺拔,像是刚从秋夜里进来,所以连周身都带着一丝淡淡的凉意,他纤长的黑色睫羽张阖间略微盖住鸢色的眼眸,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他明明是微笑着的,笑意却完全无法直达眼底。

    绑着白色绷带的修长手指间拿着的,正是她遗失的那枚钻戒。

    “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天里,清水小姐过得很开心。”

    他声音轻飘飘的,透着初秋的冷意。

    作者有话要说宰宰戒指都弄丢了,我不在你就这么开心吗

    杏杏是鸭是鸭

    宰宰气疯

    下面是我的无c预收文案

    顶流只是我的马甲

    零号执行部,里世界最庞大的组织,专程处理世界各地的非正常事件。

    江随意身为组织里的成员,常年套着马甲奔赴全球各地维护世界平和。多年来

    他在虫蚁变异的热带雨林穿越火线,在日本凶宅和女鬼彻夜谈心,在杀人狂无数的凶恶之地教变态们“好好做人”。

    江随意这个名字令里世界无数存在闻风丧胆。

    这一次“异常”的痕迹出现在华夏娱乐圈,为了不打草惊蛇,组织把他塞进一个选秀养成系节目,希望江随意能找出“异常”并处理掉。

    在观众们看来,他课不好好上,评级不走心,对队友冷淡无感不配合,虽然长得好看,但是一无是处。所有人都觉得江随意就是个没能力性格差态度不端正,靠背景资源混进选秀的十八线花瓶小明星,连粉丝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粉他。

    决赛当天,万人直播镜头下,任务目标突然暴走,化身怪物手撕场馆,镜头前的粉丝们都很惊恐,眼看自家小哥哥们吓得花容失色,即将命丧黄泉之际

    江随意一步上前,面不改色,徒手摁住怪物,暴力撕碎了它。

    观众卧槽

    粉丝卧槽

    队友卧槽

    当晚,全网爆炸。

    再推一下基友的两篇文

    月光下念你阮念x林江黎  追妻久别重逢

    文案

    阮念和林江黎在一起那年,她十九岁。

    花一样的少女,单纯、懂事,听话粘人。

    在脑海里勾勒了千万种和男人美好的未来。

    可直到有一天,她所有天真的美好幻想,被男人毫不留情的打破。

    林氏集团上市,举族暂迁洛杉矶。

    离开的当晚,阮念蹲坐在地上,抱着林江黎的腿哭的梨花带雨,“你留下,不要走,好不好。”

    林江黎坐在床头,低头咬烟。

    烟雾缭绕间,讽笑出声,“小丫头,在你和整个家族之间,我凭什么选择你”

    n年后,洛杉矶酒吧再会。

    当年青涩婷婷的柔弱少女献上了火辣一舞,哨声雷霆轰动间。

    正对舞台的卡座,男人红着双眼,掐断了手里的红酒杯。

    “可以,很妖,真的是长大了呢”

    ser的我成了绝望教主by莲歧

    这个世界有一个定理,那就是s某个角色就会有50的概率穿越到异世界。

    我是春雪息见子,女,十六岁,是超高校级的扮演家欺诈师。这个称呼也代表着我能在剧本组里反复横跳而不被任何人发现。

    我是在横滨制造残秽的犯人小野不由美,也是杀人侦探绫辻行人。

    我是冷酷无情的黑手党太宰治,也是正义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

    我是执笔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国文老师“中岛敦”,也是长生不老的恶鬼鬼舞辻无惨。

    为我欢呼吧。因为我是行走在这个人世间最大的恶意。感谢在2020102821:58:492020102922:20: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怀了叶修的孩纸54瓶;いかないで20瓶;灰雾上的愚者2瓶;花溪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