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天里,清水小姐过得很开心。”

    黑衣青年语调优雅而轻慢,并没有说出过分的言辞,但他越是平静,杏杏就越觉得忐忑不安。

    太宰治不是要出国七天吗

    为什么今天就突然回来了

    戒指又怎么会在他手上

    那她和黑子哲也白天去游乐园玩的时候难道他也在现场吗

    还是说,虽然他不在,但也掌握了她的动向

    再往深处想想,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知道他不在的这几天,自己的妻子背着他去帝光养鱼的事了

    杏杏呜呜呜越想越觉得可怕这是什么鬼故事展开啦我不想被扔到横滨港喂鱼啊

    不敢再往下深思,杏杏结结巴巴地开口“太、太宰先生不是说是明天才回来吗为、为什么突然提前回来了”

    太宰治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坐下,他靠在背椅上,嘴角微翘,让总忽略不了那么点似笑非笑的意味“我提前回来,清水小姐不开心吗”

    “还是说你不想看到我”

    最后一句话,危险的锋芒若隐若现。

    杏杏望着他头顶疯狂闪烁得黑化值,强颜欢笑。

    杏杏我敢说不想看到你吗

    如果说出来,我相信我下一秒就可以打出gg啦

    杏杏磨磨蹭蹭地挪到他面前,试图撒娇耍赖蒙混过关,还没开口,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只裹着一条浴巾

    虽然在游戏里当惯了海王,但是现实里杏杏被爸爸妈妈管得非常严,这样衣衫不整地站在别人面前还是第一次,杏杏感到十分羞窘。

    “我、我先去件衣服,太、太宰先生稍微等我一下下叭”杏杏小声说。

    她转过身,刚想逃离现场,就感觉身体一轻,晕眩的感觉只是短暂一瞬,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被黑衣青年抱进了怀里。

    杏杏被迫坐在他腿上,黑色风衣连同男人的胸膛一起将她包裹在怀里,未能被浴巾遮掩好而裸露在外的锁骨和肩膀,恰好能接触到黑色衬衣,连同肌肤略微升高的温度。

    杏杏比他矮了那么多,一抬起头,就刚好能看见黑衣青年冷白如同玉石的侧脸和流畅的下颔线,甚至是他微微抬头时跟随滚动的喉结。

    不知道为什么,杏杏觉得血管里的血液流动的速度好像突然变快了,思维不再清晰,整个人有种身处云端般的晕眩迷糊,就像喝了酒一样,连脸蛋都烧红了。

    “看什么呢”

    温柔带笑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杏杏微微颤了一下,听着近在咫尺的声音,她更觉得害羞了,连耳朵都悄悄红了起来,这下她更不敢看他,只是小小声反抗“太宰先生这是做什么呀先让我去换完衣服,我们再慢慢聊好不好啦”

    “嗯这样不是刚好吗”太宰治反问道,他若无其事地玩起了她的手指,眼里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反正就算你穿上衣服,最后也是要脱掉的啊。”

    杏杏羞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可恶的太宰治,在和美少女说什么亵渎之语呢

    杏杏如果哭了,全都怪这个糟糕的大人

    杏杏愤慨地用眼神谴责他

    黑衣青年显然没能t到她的谴责,或者说就算t到了他也毫不在意

    杏杏像只小奶猫,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他rua得喵喵叫,等到浴巾都快被他扯掉的时候,杏杏终于忍不住了,扯着所剩无几的节操,可怜兮兮地靠在他怀里哭唧唧“呜呜呜太宰先生你、你不要欺负我嘛”

    “好啊。”

    他答应得出乎意料地干脆。

    太宰治形状漂亮的鸢色眼眸慢慢弯了起来,轻描淡写地放开了她,绅士且温柔,不能再正人君子了,显然,他已经从温柔宠溺的丈夫角色抽离出来,重新变成了那个冷淡矜贵的黑手党首领。

    “那我们就来聊聊清水小姐这几天的日常如何”

    杏杏更害怕了“什么日常呀我这几天,都很乖很乖地在家里等太宰先生回来鸭,绝对没有做过背着太宰先生养鱼的事不信的话,太宰先生可以去问问中原先生嘛。”

    杏杏理不直,气也不壮地说。

    听她这样讲,黑衣青年笑了起来,不知道是被逗笑了还是被气笑了“清水小姐知道港黑的拷问小组通常会怎么对待说谎的人吗”

    杏杏捂住耳朵小声逼逼“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周围的空气一下冷了下来。

    “我说过的吧如果再发现你把戒指摘下来,我一定会非常生气看来,清水小姐还是没把我说的话当回事。”黑衣青年淡淡地说,“既然你这么不喜欢这枚钻戒,那么从今往后都不必再戴了。”

    杏杏呆了呆,怯怯地问“什么叫从今往后,都不必再戴了啊”

    “现在的清水小姐,还不能很好地处理一切。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根本毫无意义,所以”

    他顿了顿。

    “我们离婚吧。”

    黑衣青年起身,温和地把戒指放进她手里“至于这枚戒指扔了,或者卖了,都可以。只要你高兴就好。”

    太宰治近乎纵容地说道,然后转过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房间。

    杏杏呆呆地站在房间里。

    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发展。

    之前她还担心,如果太宰治知道了她背着他养鱼的事,会黑化值满格,然后一怒之下给她来个横滨港一日游。

    但最后,疯狂闪烁的黑化值突然稳定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他要离开她的通知。

    明明上一次,他发现她去男公关店玩儿,也没有这么干脆利落,甚至说得上是完全没有追究啊

    为什么这一次,突然变了

    杏杏又懵又茫然。

    这是第一次

    她鱼塘里的鱼儿居然主动想要越狱

    太宰治主动抛弃杏杏这个鱼塘主了

    为什么啊

    明明,至死不渝的爱这个任务中,进度最高的,就是太宰治啊

    之前她总担心会被他发现自己养鱼。

    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

    应该松口气的。

    杏杏一个人站在房间中央,她摸了摸手臂,突然觉得有点冷。

    手心里的钻戒很硌人,近乎尖锐地显示着自己的存在。

    哼离婚就离婚我才不会哭呢鱼塘里的鱼儿多得是,你以为自己有多珍贵吗我现在就把戒指扔掉

    杏杏愤愤地想。

    她穿上衣服,推开窗,正准备把戒指扔出去,可是离手前一秒,却又有一刹那的迟疑。

    毕竟,还挺贵的不是吗。

    杏杏心疼地想。

    杏杏有些沮丧地垂着头,她的思绪不其然地回到了当初玩三号副本的日子。

    那个时候,她已经完美进行了自己的攻略计划,从“首领助理”变成了“首领女友”。

    生日当天,太宰治在横滨的标志性建筑“空中花园”为她庆祝生日。这座地标塔是日本最高的空中展望平台,日本第三高的建筑,是非常接近天空的地方。那天傍晚天气很好,远远眺望,甚至能看到富士山。

    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水晶球,杏杏却很不高兴,埋怨他礼物送得不用心,因为

    “太宰先生太过分了上个生日你送我的也是一模一样的水晶球你是不是早就忘了送过我什么了呀”

    “怎么会”他微笑着叹气道,“我可是不会送清水小姐一模一样的礼物的哦。”

    “少狡辩了过分我再也不会理你了”

    就在她气鼓鼓的时候,整座大楼的灯光突然暗了下去,杏杏很害怕,刚想问他是不是停电了他们现在该怎么办,就听见天边离她很近的地方,响起了烟花绽放的声音。

    昙花一现般绽放又湮灭,给夜幕添上了短暂的绚烂色彩。

    黑衣青年执起她的手,打开那颗外表和普通水晶球无异的水晶球。

    花火绽放时的光芒,将水晶球里熠熠生辉的钻戒,衬得流光溢彩。

    “希望我这样做不会让你觉得突兀。”他俊美的面容上带着笑,看起来有些困扰似的问道,“再也不想理我的清水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眼前的男人吗”

    如果在游戏副本中和某个攻略对象确定了情侣或夫妻关系,就不能再用同一账号攻略其他任务对象这个规则,杏杏一直都是清楚的。

    只是情侣还好说,最多,也就不过是分手,可是如果成为夫妻,分开时需要再去办理离婚什么的,非常复杂。

    身为海王,杏杏最喜欢自由,最向往左拥右抱,最不喜欢麻烦。

    明明不该答应他的求婚的。

    可是为什么又答应了呢

    或许是那天晚上的烟火真的太美,即使只是隔着屏幕,她也有为游戏里短暂盛放的美好瞬间,感到过一丝丝的触动。

    想到这里,杏杏面目狰狞。

    求婚的时候说得好听,结婚不到一年,就主动要离婚

    杏杏必然不可能有错

    那么错的当然是太宰治

    什么爱情都是假的啦

    杏杏愤愤地收回戒指,换好衣物,简单收拾了几件东西,拖着行李箱打算离家出走。

    已经被单方面说了离婚了,杏杏也是要脸的,她才不想再继续赖在他的房子里呢

    杏杏找个就近找个酒店,打算先住一晚,明天再做打算,结果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出来得太急,一分钱都没有带

    身无分文的杏杏没有地方可以住,只好拖着行李箱惨兮兮地走在凉风瑟瑟的秋夜里,深夜的街道空无一人,杏杏可怜得差点哭出声来

    从新婚寡妇,到老公复活,再到高中生,最后成为离婚妇女短短七天,她承受的实在是太多了

    哇哇哇

    杏杏蹲下身,非常心疼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自己,于是开始自抱自泣。

    伤心了没多久,她突然听到了一个温柔迟疑的声音在上方响了起来“清水同学”

    杏杏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出现在她眼里的,是星空下有着天蓝色头发的少年。

    “清水同学怎么在这里”

    “黑子君怎么在这里”

    两人几乎同时问道,黑子哲也率先回答“我在家里听到有人在哭,听声音有些像清水同学,所以出来看看。”

    杏杏看了眼一旁的房子,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黑子哲也家附近。

    可是要怎么和他解释呢

    难道要说自己被单方面离婚于是离家出走,结果一分钱没带不得不露宿街头吗

    白天的时候她还有心情安慰黑子“就算遇到不幸的事也不要气馁,说不定接下来迎接我们的就都是好事呢”可见做人不能总是立fg,不然打脸分分钟。

    见杏杏一直没说自己为什么会半夜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在街头,黑子哲也体贴地没有再逼问,而是说“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一个人走在街上很危险。我家里还有空出来的客房,如果清水同学不介意,可以先在我家住一晚我父母都已经休息了。”

    男生冒然邀请女生去自己家借宿,难免会引起女孩子的顾虑,但蓝发少年显然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最后提到父母已经休息了既是说明家里不止他一个人,让她不必担心他会图谋不轨,也是考虑到女孩子脸皮薄,说父母已经休息了,她就不用担心面对对方父母的尴尬场面。

    知道他的好意,杏杏心里悄悄生出了一丝感激,她小声说“谢谢黑子君,那就麻烦黑子君啦。我不会打扰你太久的,我明天白天就走。”

    “不用客气,清水同学。”

    蓝发少年垂着眼眸,轻声道。

    考虑到黑子哲也的父母都已经睡了,不想打扰到他们,杏杏轻手轻脚地拿着行李箱走进屋子里,客厅里一盏暖黄色的台灯静静地亮着,散发出的光将周围的一切都映衬得非常温馨。

    “浴室在走廊尽头右侧,浴巾拖鞋和睡衣都是新的,清水同学要用的话,请随意。”

    “谢谢黑子君,你已经帮了我大忙啦,你去休息吧,我稍微洗漱一下就去睡啦。”杏杏感激地说。

    “好,有任何事情,随时叫我。”

    黑子哲也冲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之前已经洗过澡了,杏杏也没有再次一次的想法,简单洗漱过后,她拿着行李箱走向黑子哲也准备好的客房,只是在路过沙发的时候行李箱撞到了放在上面的东西,黑子哲也的书包瞬间掉了下来。

    杏杏连忙把行李箱放在一旁,把他的书包捡起来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作业纸一样的东西掉了下去。

    杏杏弯下腰,只是手指刚刚触碰到那张纸,她就愣住了。

    像是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四肢百骸都在瞬间僵硬。

    “ibs  粉色的信纸,红色的字迹。

    和她曾经收到过的那几张别无二致。

    她从来没和黑子哲也说过这件事,他为什么会有这张信纸

    “清水同学”

    淡淡的阴影投射在木质地板上,蓝发少年疑惑而平静的声音在她前方响起。

    杏杏抬起头。

    看到黑子哲也的一瞬间,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想通了很多事。

    为什么“奇迹的世代”是六个人,“可攻略角色”却只有五个

    为什么黑子哲也人气这么高,制作组却始终不肯松口将他加入“可攻略角色”中

    为什么他作为游戏nc之一,戏份却从来不比“奇迹的世代”另外五个人少

    不必再问为什么了。

    杏杏站直了身体,定定地望着他。

    在这一刻,蓝发少年的发顶,终于浮现出她再熟悉不过的系统栏。

    隐藏攻略任务“黑子哲也”,黑化值百分之百。

    作者有话要说“隐藏攻略人物”,如果是玩过比较多日本乙女游戏的小天使们应该都会熟悉。我记得我当年玩的游戏当中,就有这种“只有攻略完其他所有攻略人物才能攻略他”的“隐藏人物”,遇到特别喜欢的隐藏攻略人物简直是噩梦,不得不把其他所有我不感兴趣的攻略人物的路线全部刷一遍躺倒哭泣

    这章其实有个小彩蛋,就是那个水晶球啦。看过我另外一篇文的小天使不知道记不记得,第一个剧本里面有个剧情就是杏杏吐槽宰宰生日送她已经送过的水晶球。其实首领宰真的没有送她一样的礼物,那个水晶球打开里面就是钻戒,他是打算当晚求婚的,但是后来嘛发生什么你们都知道了。

    所以那个剧本里,直到杏杏死掉,离开首领宰,她也不知道水晶球里就藏着她最想要的求婚钻戒。感谢在2020102922:20:462020103021:3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吃鱼的猫52瓶;会心一击27瓶;西小殿10瓶;赤璟8瓶;文艺小青年5瓶;雪域之丹、花溪墨、尧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