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隐藏攻略人物“黑子哲也”,黑化值百分之百。

    幽幽浮现出的蓝色字体,像是对杏杏这么多天来没心没肺的嘲讽。

    黑子哲也竟然是隐藏攻略人物。

    他竟然是隐藏攻略人物

    她进入游戏这么久,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可能

    他的“黑化值”又是在什么时候上升到百分之百的

    难道说他根本是从头到尾,都将她养鱼的全过程看在眼里的吗

    那些用红色字迹写上花体英文的淡粉色信纸又是他在什么时候塞进她的书包和储物柜的

    为什么太宰治会提前回来,甚至捡到她和他在游乐园游玩时丢失的戒指

    为什么今晚刚好就能碰到深夜还没睡的黑子哲也出来查看情况

    到底是偶然,还是计划之中

    他邀请她到自己家里住一晚,说父母已经睡下了,是真的睡下了,还是说其实家里除他以外,根本没有别人

    杏杏站在寂静的客厅中央,灯光温暖,她却没有感到丝毫温暖,反而在突然之间,凉意透骨。

    她看着和往常别无二致的蓝发少年,他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然而这种面无表情带给她的感受不再是和风般的温柔平静,而是不寒而栗。

    杏杏下意识地紧紧攥住信纸,僵硬地直起身,看着离她五步远的黑子哲也,声音艰涩地开口道“这个信纸为什么会在黑子君书包里我收到的那些都是你给我的吗”

    蓝发少年的视线落在她手中的信纸上,他像是仔细研究了半晌,才抬起头来,缓缓道“清水同学,这张信纸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书包里。”

    他的话,杏杏一个字都不敢信。

    人的表情可以说谎,语言可以说谎,动作可以说谎但是反应他真实内心的系统数值怎么可能说谎

    不安和怀疑像冰冷的爬行动物缠绕过身体,在寂静的深夜里涌动。

    “黑子君,你父母,现在真的在家里吗你今晚在做什么明明已经很晚了,为什么你还没有睡呢”

    杏杏轻声问。

    黑子哲也一时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才回答道“我父母已经休息了,清水同学这样问,是想见见他们吗”他向前走了一步,“我可以看看你手上的信纸吗”

    像是被蛇盯上而僵硬不已的兔子,在他向她迈出脚步后,杏杏被刺激地立刻向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沙发恰好挡在两人中间,她压抑的声音中带着哭腔“你不要过来”

    她过激的反应就像是打破了原本微妙的平衡,黑子哲也的步伐顿了顿,没有再向她逼近,安静地站在了原地。

    “清水同学你在害怕我”

    “为什么”

    杏杏摇了摇头“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回答我,到底为什么要写这种纸条给我我有认识的朋友说了,出现在上面的红色字迹不是墨水,是血迹”

    黑子哲也语气仍然是冷静的,只是他天蓝色的眼眸在黑夜中,似乎也染上了一层墨色“我没有给你写过信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在我这里。”

    事情好像陷入了僵局。

    她两次收到信纸,一次是在篮球部的储物柜,一次是在书包里。黑子哲也是她的同桌,在她离开座位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把信纸放进她的书包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同时他又是篮球部正选,进入篮球部的储物间,也没有难度。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

    虽然他能随时进入篮球部的储物间,但是他又怎么会有她的储物柜钥匙呢

    但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黑子君”杏杏抿住唇,她整个人都紧绷到了极点,“我现在才想起来,在玄关换拖鞋的时候,鞋柜里只空出了一双拖鞋的痕迹黑子君,伯父伯母现在真的在家里吗”

    这一次,黑子哲也很久都没有再说话,他微微低着头,额前的碎发挡住了眼睛,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你在说谎。”杏杏咬着唇说,“你为什么要骗我说你父母都在家里今天晚上遇见你,到底是巧合还是”

    “清水同学。”蓝发少年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他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清水同学,你指责我在说谎,难道你就从来没有说过谎吗”

    杏杏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只是警惕地望着他,闭口不言。

    “说谎不是清水同学最擅长的事吗”黑子哲也淡淡道,“周旋在多个人之间游刃有余,厌倦之后就立刻抛弃清水同学,准备好给青峰君的水为什么要转送给我一直都是这样,无数次在清水同学心里,我只是你用得顺手的一件工具吧”

    杏杏脑海中一片空白。

    黑子哲也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养鱼的事的

    还是说,在她养鱼的过程中,他始终都在冷眼旁观

    她其实很想跟他解释,她从来没有把他当成过工具人,顶多是当成路人甲nc,但是如果真的这样说了,黑子哲也本来就已经满了黑化值,可能会直接突破临界值

    “嘭”

    一声巨响,被他们的说话声惊醒的哲也二号黑子哲也家的狗狗睡眼惺忪摇着尾巴跑了出来,不小心勾到了电线,把桌上的鱼缸带了下来,玻璃鱼缸碎了一地,没有了水,金鱼躺在一地碎片中垂死挣扎。

    黑子哲也向前迈出了脚步,既像是去处理地上的狼藉,也像是在向她走来。

    游戏角色的黑化值满了,会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哦

    do曾经说的话,无比清晰而刺耳地在脑海中回响。

    这是警报

    杏杏不再犹豫,转身拔腿就跑,她连行李箱都顾不上去拿,推开门一路狂奔,完全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远,直到确定身后没有人跟上来,才停下喘了口气。

    确定安全后,她的心里被不断上涌的失落和沮丧所填满。

    连最温柔的黑子都不能相信吗。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杏杏拍了拍脸,强行让自己振作起来。

    现在好了,不仅住的地方没有,连行李都不见了

    杏杏苦逼地想。

    她看了看手表凌晨一点四十五分。

    就算六点天亮,也还有四个多小时,横滨夜晚的治安不算好,现在又没有酒店可以住,她记得记好像一般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

    先去记里待一晚吧,至少有店员在,比起风餐露宿也更安全。

    打定主意,杏杏跟着手机地图的指示,向着离自己最近的目的地出发。

    好在记离她不算太远,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她就看到了熟悉的标志。

    相比其他商店,凌晨一点的记不算太冷清,但也没多少人了。杏杏找了个角落坐下,白天一整天都在游乐园里玩,晚上又先后经历了离婚出走发现隐藏攻略人物竟然黑化种种事情,她只觉得身心俱疲,趴在餐桌上,困意不停涌上来。

    没想到不仅在太宰治那里翻了车,连黑子哲也都

    唉,这里好像还比较安全,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想办法吧

    就在杏杏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声突然抽泣了一声“深田君我诅咒你永远都找不到真爱”

    杏杏被吓得抖了一下,立刻从半梦半醒的边缘回到了现实中,在她正前方的不远处,捂脸哭泣的女生拿起喝了一半的可乐就泼向自己的正前方,结果没想到坐在她面前的少年身手灵活,居然立刻避开,最后一滴可乐都没溅到身上。

    场面一时非常尴尬。

    少女被噎了一下,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似乎也觉得此情此景让对方泼了个空好像有些过分,于是挠了挠头,好脾气地说“要不你用我的可乐再泼一次这次我不躲。”

    杏杏差点被他的奇葩发言逗得笑出声来,他面前的女生显然认为对方在侮辱自己,恼羞成怒,扬手给了他一耳光,起身跑出了记。

    姿容俊秀的少年被打了也没有说什么,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也没有显示出任何的不悦来,教养良好地用纸巾擦掉了被女生洒在桌面上的可乐。

    如果他发现被熟人看到了自己的窘境,可能会觉得尴尬吧这样想着,杏杏移开了目光,但是已经晚了,在她移开视线前,亚麻色头发的男生显然已经看见了她。

    深田修一微微一怔,对她露出个笑容,走到她面前,拉开椅子坐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好久不见,小杏。”

    “并没有很久哦,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前两天才在学生会见过吧,深田君。”

    杏杏纠正了对方在时间上的错误认知。

    深田修一用手指指节抵住下巴“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对小杏当然也是这样。”

    杏杏不太吃他那套,深田修一帅是帅的,但是他顶着那张和她哥哥非常像的脸说这种含义暧昧的话,简直能让杏杏起满身的鸡皮疙瘩。

    老实说,她还是觉得这张脸冷淡漠然的样子比较好看。

    “如果深田君总是这样对女孩子说话,刚才那位子,可能就不是最后一个泼你可乐的女孩子了哦。”杏杏不轻不重地回敬了他一下。

    深田修一苦笑起来,他微微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求饶的姿态“放过我吧残忍拒绝可爱女孩子的示好,这种事也不是我愿意的呀。”他浅笑着重新起了个话头,“话说回来,这么晚了,小杏怎么会一个人在记”

    杏杏扁了扁嘴“一言难尽。”

    “我有幸能听听吗”

    杏杏摇头,她的肚子小声咕咕了一声,饥饿的肠胃提醒着她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连水都没喝一口。

    可是又渴又累的杏杏一分钱都没有。

    深田修一没有说话,起身到前台给她买了杯可乐和汉堡,轻轻推到她前方“你饿了吧吃点东西再休息。”

    杏杏有些迟疑。

    原谅她现在如此杯弓蛇影疑神疑鬼吧,黑子哲也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了,现在她不管看谁,都觉得对方可能会在下一秒弹出个黑化值百分百的系统栏。

    见她迟迟没有接过可乐和汉堡,深田修一有些哭笑不得“小杏难道是担心我在食物里下药吗我去前台拿套餐,全过程你都是清晰看到的,我哪有时间和机会做对你不利的事”

    他说的好像也没错。

    杏杏这样想,接过可乐和汉堡,然后默默放在了一边。

    虽然她不太认为深田修一这个游戏里完完全全的路人甲nc会黑化,但是女孩子一个人孤身在外,谨慎点总是好的,至少在白天到来之前,她已经完全不打算吃任何食物和水了。

    见她这么谨慎,深田修一好像并不恼怒,反倒有些赞同地点点头“一个人在外面,谨慎点也没错,这样你的家人也会比较放心。”

    他认真起来,不笑不轻浮的时候,那张脸就和哥哥更像了。

    杏杏鼻尖微微有点泛酸。

    进入游戏一个多星期了,最开始的新奇有趣慢慢褪去,快节奏的发展和接二连三的翻车危机让她无暇去想太多,直到现在停下来,一个人坐在深夜的餐厅里,她才姗姗来迟地感到了孤独。

    这是虚幻的游戏世界,而她的亲人,和她隔着比地球两端还要更遥远的距离。

    她穿进游戏前不久,还和哥哥吵了一架。清水一树看不惯她高考一结束就整日作息颠倒瘫在家里当网瘾少女的日常“我比赛结束回来前,你最好把你手机里的那款游戏删掉。”

    他这句话的语调冷漠严肃的,但杏杏完全当耳旁风了没办法,从小到大她太了解清水一树了,他就是吓唬人厉害,其实根本舍不得罚她骂她。清水一树就是那种前脚刚说过“花销节约一点,要有理财意识”后脚就会紧跟一句“钱还够用吗我再给你转一笔”的哥哥。

    她上高中的时候,家里人都比较忙,经常不在家,只有几个雇佣来照顾她的家政人员。爸爸妈妈一向宠爱小女儿,给她的生活费非常优渥,但清水一树更夸张,他时不时转给她的零用钱往往比爸爸妈妈给的还多明明那个时候他也只是在读大学,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来的。

    想到这里,杏杏更难过了。

    早知道会穿越进来就不该和哥哥吵架的。

    “我是说错什么了吗”看她好像快哭了,深田修一用手指轻轻挠了挠脸。

    “没有”杏杏小声说,“谢谢深田君的食物,不是你说错什么了是我自己的问题。”

    或许是他那张酷似哥哥的脸,给了她一些亲切感,杏杏捡着些能说的内容随便说了一点,遇到不太好倾诉的地方就采用春秋笔法一带而过。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不知道什么时候,店里除了店员外,竟然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全程,深田修一都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烦的情绪,微笑着点头,并不时附以“是啊”“然后呢”这样的话,表明自己有在期待她接下来话里的内容。

    杏杏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三点,今晚奔波了这么久,杏杏感觉非常困倦,她趴在桌子上“深田君,我想先睡一下,等醒了我们再聊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深田修一体贴地回答,他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隔着雾气一般朦朦胧胧的,“离天亮还有很久,小杏好好休息吧。顺便,为了防止有人打扰,手机就由我帮你保管”

    不、不要碰我的口袋啊深田君怎么可以未经允许随便拿走别人的手机呢

    杏杏生气地说。

    奇怪的是,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她想拦住深田修一,但是身体却沉重到抬不起手臂,眼前的景象不断地旋转,扭曲,模糊,最终归于一片黑暗。

    她失去了意识。

    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

    梦里一直浮现出熟悉的身影。

    太宰治说离婚时冷漠的鸢色眼眸。

    黑子哲也问她“难道清水同学就从来没有说过谎吗”的平静语调。

    最后是深田修一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张和哥哥有五分相似的脸,在梦里慢慢扭曲变形

    最后

    竟然和哥哥的脸重叠了起来。

    杏杏惊醒了。

    手腕和脚踝处被束缚的刺痛提醒着她现在的情况,她睁开眼,首先映入眼里的,是高悬夜空散发着冰冷光芒的月亮。

    是满月。

    手脚都被捆绑住,身下是冰冷坚硬的水泥地,整个空间纵深分割,交错贯通,周围堆积着不少已经生锈的钢筋铁架,铁钉木屑满地都是,那些一道道的红褐色的痕迹,不知道锈迹,还是血迹。

    杏杏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手腕脚踝都被粗粝的绳子紧紧束缚住,她拼尽全力坐起来,只觉得全身乏力,眼前发黑。

    这里好像是个废弃的工厂。

    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深田修一,杏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明明她已经谨慎到什么都没吃了,为什么还是会中招

    杏杏哭唧唧我发现我今晚选择离家出走就是个错误

    一晚上接连遇上黑化的隐藏攻略人物和变态她这是走的什么霉运抱头痛哭

    见她醒来,深田修一维持着面具般分毫不动的笑容,慢慢开口了。

    “因为家世,因为外貌,从小到大,我总是会遇到这样的女孩子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热衷于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自以为很聪明,却不知道这一切在有心人看来,愚蠢得可笑。”他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就像小杏你一样,你们非常相似,但是你和她们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

    恐惧到了极点,反而感受不到了。

    杏杏心里只剩下愤怒,她大声逼逼“哪里一样啦我要锤爆你的狗头我明明比她们可爱多了”

    深田修一嘴角的笑隐隐有些发僵,他维持着自己的姿态,继续说道“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你比她们更愚蠢。你看上的男人都是些蠢货,竟然能被清水纱希那种女人骗得团团转”

    杏杏“要你管略略略”

    深田修一“”

    深田修一深呼吸了一口气,笑容已经变得有些扭曲了“看到我送给你的纸条了吗ibs  杏杏“死心吧深田君你长得像我异父异母的亲哥哥德国骨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逼格再高再有风度的反派遇到杏杏这种小智障也要被气疯,深田修一想象中她被吓得哭泣求饶震惊不已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只有一条撒泼打滚的咸鱼在他面前疯狂蹦跶。

    深田修一非常愤怒他不再维持自己的假笑面具,冷笑着拉住她手腕上的绳子,把她拖到了工厂中央。

    被粗暴地在地上拖行,水泥地上铁钉和小砂砾划破了娇嫩的肌肤,鲜血瞬间涌出,火辣辣的痛感大面积地传递到大脑,灰尘呛进气管引起剧烈的咳嗽,即使再怎么故作坚强,到了这一刻,杏杏的眼泪还是一下子就掉出来了。

    她的脑海里瞬间闪过很多画面。

    在和黑子哲也对峙时,她想到了黑子身为篮球部正选,可以很轻松地进入储物间,却又疑惑他是怎么得到她储物柜的钥匙的。

    如果把这个人换成深田修一呢

    他是学生会副会爱上书屋校里的各项琐事,在纷发钥匙之前找到属于清水杏的那把,重新配一份备用钥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而她作为学生会成员,时常会前往学生会办公室处理事务,书包被统一搁置在存放物品的地方,深田修一如果想下手,也多的是机会。

    但是

    “为什么你要把信纸放进黑子君包里你就这么笃定我会看到吗”呛咳后的喉咙火烧火燎地痛,杏杏哑着声音问他。

    “顺手而为,转移视线的手段而已。我没有刻意针对黑子哲也,也并不确定你什么时候能看到那张信纸,可是”深田修一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就算你最终没有看到,对我来说,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他说得对。

    如果她没有发现,对深田修一而言也不会有任何损失,而如果黑子哲也抢先她一步发现了纸条,凭借着上面暧昧的英文语句,在找不到署名的情况,他有很大的可能只会把纸条当做害羞的女生送的情书来处理。

    如果杏杏先黑子一步发现了纸条呢

    那么,就会像今晚一样。

    让他们之间产生巨大的嫌隙和怀疑。

    即使不能完全确定信纸是黑子写的,谨慎起见,她也会选择主动远离黑子哲也。

    不论如何,深田修一都不会有任何损失。

    “来,小杏,抬起头。”

    他声音温柔而又阴冷地在她耳边响起。

    她听到了滴水的声音。

    不对。

    那不是水。

    是一滴又一滴的血。

    呈现在她面前的,是十几个姿态各异的少女雕塑。

    她们肌肤青白,画着精致的妆容,她们的眼皮和嘴唇统一被用线缝了起来,像是破掉的布偶娃娃,全身都透着死气。

    她们太像真人了。

    或者说,就是真人。

    “漂亮吗”深田修一望着这些少女塑像,眼中流露出艺术家欣赏自己杰作时的痴迷,“我的异能力是制作真人玩偶,她们都是我精心制作的作品。虽然活着的时候愚蠢又恶心,但是死了之后,反而每个都很乖巧听话。”

    他冰冷的手用力按住她的肩膀“小杏,你不是一向最喜欢养鱼吗那我们今天也来玩个游戏吧。这座废弃工厂非常大,里面有很多可以用来藏身的地方。这一次,你是鱼,她们是捕鱼人,你看不见,她们也看不见,所以一切都很公平。”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去寻找藏身的地方。”

    “千万不要被抓住啊,小杏。”

    “如果你不想成为我手中最完美的人偶。”

    被黑布蒙上眼睛的前一秒,杏杏余光里看到,那些死气沉沉的人偶们慢慢动了起来

    在向她的方向走来。

    听我的指令,再往前跑一百米,向左转右边有三个玩偶在往你的方向走过来

    do的声音在脑海里持续响着,杏杏被黑布蒙住了眼睛,手腕也被束缚在身后,无法取下脸上的黑布,甚至连平衡都无法很好地保持。她完全看不见前方的道路,只能跟随do的指令逃命,作为系统小助手,它能扫描到那些“人偶”的位置,可以在她们到达之前让她避开。

    “do,你的指令可能很准确,但问题是我要怎么确定自己有没有跑到一百米啊啊啊啊啊啊”杏杏抓狂地在心里回应它,脚下的步伐却丝毫不敢停。

    她只能靠不停地在心里和它说话,才能勉强克制自己不在恐惧中崩溃。

    眼前一片黑暗,风声尖啸,凉风像冰刃一样锋利地划过脸庞,心跳如雷,不停翻滚上涌的血液震得耳膜生疼,好像是哪里流血了,就连呼吸喉咙里也全是腥甜的气味。

    已经累得没有一点力气了。

    可是不敢停下来。

    do说过,回到现实的唯一条件,就是找到至死不渝的爱。

    虽然是游戏世界,但系统并没有复活功能,如果在任务完成前死掉,那就是真的死了。

    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在现实世界里等着她回去。

    她不能死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变态手里。

    就是这里,往左转,杏杏

    杏杏没有迟疑,高度集中精力让她的大脑像被刀子翻搅一样疼,她听话地立刻往左转,但是废弃工厂内随意放置的钢棍木石无数,杏杏看不见,一脚踩到了木棍上,瞬间失去平衡,狠狠摔倒在地。

    左边脸颊,好像在摔倒的时候被砂砾擦破皮了。

    最痛的是右脚脚踝,明显是扭伤了,疼得她冷汗直冒。

    快站起来杏杏do着急地催促她,就在你背后,有三个,离你不到十米了

    杏杏咬着牙,不去管脸颊和右脚的疼,撑着地板强行站起来,可是身体的功能是不会以意志为转移的。就在右脚用力的瞬间,刀刺般尖锐的疼痛让她再一次不受控制地跌倒在地。

    do急得恨不能背着她跑杏杏快它们离你更近了快站起来跑啊

    杏杏撑着地面再一次想要站起身,但是已经扭伤的右脚并不听话,这一次摔下去,她再也没有任何力气了。

    我真的已经尽全力了

    眼泪迅速氤氲了黑布,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杏杏无助地抽泣了起来“我好疼我好疼do我真的好疼好疼”

    杏杏不哭,我现在马上去找主系统问问能不能提前预支积分兑换商城物品一定会没事的,我马上就回来你不要怕do语速极快地安慰她,然后电流声安静了下来它好像已经回去找主系统了。

    杏杏听到了脚步声。

    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一个人孤零零的,谁也不在身边地死去。

    爸爸妈妈哥哥和她隔着两个世界的距离。

    奇迹的世代不知道她的处境,现在可能还正在睡梦之中。

    她误会了黑子哲也,他现在,应该还在气头上吧。

    至于太宰治他发现她养鱼的事,已经决定放弃她了。

    就连do也走了。

    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听着离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杏杏闭着眼,咬着唇,哭得浑身发颤。

    几秒,又或者过了几十秒。

    脚步声终于停在了她面前。

    杏杏全身僵直。

    就在她等待死亡的下一秒,她感觉全身一轻,被拥进了一个有着凛冬气味的温暖怀抱里。

    她的脑袋刚好靠在他的胸口,能感受到说话时轻微的震动。

    “果然没我还是不行啊,清水小姐。”

    青年带着笑的温柔嗓音调侃道。

    眼前的黑布被摘下,束缚住手腕的绳子也被解开,杏杏又懵又委屈,泪眼汪汪地望着那双鸢色的眼眸,汪得一声哭了“你、你不是说要和我离、离婚再、再也不、不管我了、了吗”

    “可是我听到你在哭。”太宰治微笑着,嫌弃地叹了口气,“哭得实在太烦人了,所以我还是勉为其难管管吧。”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就是新副本啦最刺激的修罗场马上就要来了

    以为死去思念的朱砂痣竟然成了别人的妻子、消失三年的前女友嫁给了我的搭档、如何阻止妻子给我戴绿帽

    都市男人拯救婚姻情感大戏,海王的诱惑,即将上演

    感谢在2020103021:39:042020110101:14: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缊呐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缊呐4个;春日樱花可乐莲、罗哲、ghbs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i30瓶;云豆豆8瓶;cherry、倚栏听风6瓶;零、千陌璃5瓶;来一打快更、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