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跟随太宰治一起来的,还有港口黑手党里的成员,和这些真正浸润在鲜血中的狂徒相比,深田修一这种变态,也只能在柔弱无助的少女面前耍耍威风罢了。

    “闭上眼睛。”

    太宰治语调平静地说,伸手将她的脑袋按进自己怀里,捂住她的两只耳朵,但尽管如此,杏杏还是听到了无数枝枪管爆鸣的声音。

    她紧紧闭着眼,不去看也不去想在他们身后的场景。

    声音停下来了。

    “boss,所有目标都已经解决了。”

    “做得不错。”太宰治不轻不重地夸奖了一句,他把杏杏打横抱起来,最后对下属命令道,“天亮之前清理完所有痕迹,不要留下能追查的线索。”

    “是。”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横滨港口的海岸是整座城市里最早迎来曙光的地方,他们离开前,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清晨的海边温度还很低,海风带来阵阵凉意,只是和夜晚相比,不再寒意刺骨,云霞被晕染出一大片橙红色,海面已经泛起了粼粼的波光,太阳快升起来了。

    细软的沙滩上走过三三两两早起出行的人。

    杏杏望着海边的日出,她进入游戏这么多天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横滨的港口和海岸。

    晨光映照在她脸上,莹白剔透,有种奇异的圣洁感。

    太宰治来救她时也同时带了医疗部队,她身上的伤口被迅速处理好,只除了脚踝上的扭伤,完全好起来,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去修养。

    “都结束了吗”杏杏轻声问,眼前温暖而又明亮的景象,像是在告诉她,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但是身上隐隐作痛的伤口,却又在提醒她噩梦般的遭遇都是真的。

    她是真的,只差一点,就会悄无声息地死在游戏里了。

    心里泛上一阵害怕和委屈,杏杏抱住太宰治的手又紧了紧,把自己整个人都陷进他怀里。

    头发被不轻不重地揉了揉。

    “都结束了。”黑衣青年语气还是轻飘飘的,但又温柔得让人心醉,“别害怕,杏,不会有人能再伤害你。”

    杏杏沉溺在这种充满安全感的温柔之中,她小小声问“太宰先生如果我以后再遇到危险,你也会像这次这样,及时赶到我身边吗”

    他清透好看的鸢色眼眸微微弯了弯,轻且笃定“会。”

    杏杏没有什么想问的了。

    “现在还不困吗”

    杏杏轻轻摇了摇头“困。但是我不敢睡。我害怕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废弃工厂里,现在的一切都只是我惊吓过度昏迷后做的一场梦。”

    他没有劝她现在去休息。

    黑衣青年好像是微微笑了,他站在晨光中,连同发梢都仿佛镀了层朦胧的光晕,对她邀请道“既然不想睡,不如一起看场日出吧”

    “好啊。”

    杏杏欣然应允。

    他们不再说话,世界好像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蓝色的大海、绚丽的云霞和橙红色的朝阳。

    虽然黑子哲也顶着百分之百的黑化值,但终究没有伤害过她。

    等一下和去黑子君道歉吧。

    杏杏想。

    她转过头,刚想对太宰治说“太宰先生我们回去吧”,话就卡在了半截。

    杏杏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

    就在她看向他的瞬间,他身旁有着至死不渝的爱情的任务栏,突然从百分之十开始疯狂飙升大概只剩十几秒,就会飙升到百分之百

    发生了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杏杏的设想里,至死不渝的爱情这项任务应该是一个长期任务,就算最快,她也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完成它为什么会毫无预兆地突然飙升

    这意味着她还有十几秒,就可以脱离游戏回到现实了吗

    好消息来得太快,甚至可以说是猝不及防。想象中完成任务回到现实的狂喜并没有出现,此刻萦绕在她心里的,是出于极大混乱中的茫然。

    要离开了吗

    就现在

    此时此刻

    就在他的面前

    “太宰先生”杏杏叫了声他的名字,但是望着还有几秒就抵达百分之百的任务进度条,却又觉得到了此刻,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太宰治应了一声,他转过头,安安静静地看她,同样没有说话。

    在海边看日出互相对望的俊男美女,如果把这个场景作为游戏cg貌似也蛮好的

    杏杏一混乱起来,就是满脑子的脱线想法。

    啊啊啊啊啊啊啊只剩几秒了

    杏杏懊恼极了。

    马上都要走了,好歹说点什么吧

    杏杏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怂怂的杏杏了鸭

    快想点哲学语句镇住这个宰吧

    妈的可是我什么哲学语句都想不出来我现在满脑子都是skrskr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果然是个没有深度的女人

    要不给他当场来段freestye吧

    就这样吧没时间了

    杏杏下定了主意,她猛地抬起头“太宰先生,我”

    剩下的话被在唇齿间淹没,就在她抬头的瞬间,太宰治扣住她的脖颈,低头吻住了她。

    她眼前全是那双深浅不一的鸢色眼眸,可是望进那双眼眸里的身影,全都是她。

    杏杏呆住了。

    “我爱你。”

    这是失去意识前,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恭喜玩家完成主线任务“至死不渝的爱情”

    即将脱离游戏世界,请玩家做好准备

    脱离失败,系统检测中

    脱离失败,系统检测中

    脱离失败,系统检测中

    检测结果,主线任务“至死不渝的爱情”进度为百分之十

    主线任务失败。

    游戏即将读档重来,请玩家做好准备。

    我好像

    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醒来的时候是清晨,杏杏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日历十月十四日。

    奇怪,为什么她醒来的第一反应是看日历呢

    杏杏有些恍惚。

    她感觉自己昨晚似乎睡得不是很好,好像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以至于再次清醒,竟然有种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的错觉。

    昨天是十月十三日。

    太宰治昨天刚离开,他说他有事要去国外处理,让她乖乖在家等他回来,不要老想着出墙给他戴绿帽。

    然后呢

    然后她昨天晚上很嗨,玩到很晚,倒头就睡。

    明明昨晚已经想好了今天要好好出去浪一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休息一晚后的杏杏,反而觉得更加疲惫。

    可能是落枕了吧

    这样想着,手机突然响起了一声提示音新的短信到了。

    杏杏打开短信,对面是个没有署名的陌生号码,上面写着一行没头没脑的文字

    任务进展如何

    这是什么新型的骚扰方式吗

    杏杏干脆地拉黑了这个陌生号码。

    怎么又收到骚扰短信啊,总有些人不好好工作老想着投机取巧一夜暴富,社会风气就是被这些人带坏

    诶等等。

    为什么她要说“又”

    杏杏愣了愣。

    就在这时,do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表情严肃杏杏,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害怕。

    杏杏自然而然地顺口道“中原中也一叶障目的技能失效了”

    不是。

    “哦,那没事”说到这里,杏杏又停了下来。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总觉得和do的这番对话,好像非常熟悉仿佛在梦里经历过一样

    “do”杏杏有些迟疑地问,“这句话你之前是不是和我说过”

    do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你在说什么呢亲亲什么之前说过哪句话

    听到它的提问,杏杏顿了顿。

    她发现自己说不上来。

    亲亲你是不是睡太久都睡迷糊啦do无奈地说道,快清醒清醒吧,我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哦。

    可能真的是她睡迷糊了吧。

    杏杏想。

    她不再纠结那种奇怪的感觉,问道“do你说的重要的消息是什么消息”

    昨晚你睡着之后,系统升级做了点调整,现在二号副本和三号副本融合了

    “二号副本”

    二号副本的记忆过于遥远,杏杏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

    你忘了吗就是谁是卧底那个副本呀do提醒道。

    听它这样一说,杏杏倒是想起来了。

    二号副本谁是卧底是个非常搞笑的副本

    玩家在二号副本里的身份成谜,一开局就是快要毕业的女大学生,并且已经拥有了一个稳定交往四年的男朋友。

    杏杏玩乙女游戏,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开局就有稳定交往对象的情况,因此对这个副本感到非常好奇,顺势玩了下去

    她那个交往四年的男朋友叫降谷零,帅气英俊,阳光开朗,做得一手好菜,包揽所有家务,专一且非常宠女朋友,任何有争执的事都是他主动退让,总而言之,作为男朋友来说,简直不能更完美。

    搞得杏杏都不好意思提分手了。

    以为游戏里的女主角会在毕业之后顺理成章地和男朋友结婚,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那就不能再勾搭别的小哥哥了,杏杏感到有些无趣,于是打算刷到女主毕业典礼结束,就离开二号副本去其他副本养鱼。

    结果毕业典礼当天,杏杏一脸懵逼地看着游戏里极其宠溺女主角的降谷零站在樱花树下主动提出了分手。

    杏杏卧槽为什么啊

    你搞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你平时最喜欢的小可爱小甜甜呀

    “为什么啊”

    游戏里的女主角显然也没想通,红着眼睛问出了和杏杏心里一样的问题。

    出轨了

    厌倦了

    现实阻力父母不同意了

    短短几秒钟,杏杏脑海里闪过种种狗血八点档的分手理由。

    但她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对不起,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狗男人表情凝重,“我决定成为国家的恋人。”

    杏杏“”

    嗯

    等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种分手理由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杏杏目瞪狗呆

    发展到这里,游戏屏幕上跳出了系统的剧情指引

    遭遇男友分手的你悲痛欲绝,但你没能来得及悲伤太久,因为在那不久之后你就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降谷零消失不见了。

    他原来居住的房子人去楼空,信用卡注销,手机号码打过去永远是空号,你去他曾经工作的地方询问过他的下落,却只得到了老板不解的疑问“降谷零是谁在我这里工作的,从来没有一个叫降谷零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你茫然而惶恐。

    你的前男友凭空蒸发一样消失在了世界上,他就像是没有在世界上存在过似的,没有留下任何生活过的痕迹。

    他真的叫“降谷零”吗他真的存在吗他为什么要接近你

    他真的爱过你吗

    一切都像是蒙着一团迷雾般模糊不清,你决心找出这背后的真相

    原来二号副本除了恋爱剧情外,还新增了悬疑破案的元素,杏杏感到很新奇,于是搁置了自己去其他副本里养鱼的计划,开始刷二号副本。

    杏杏又肝又氪,没过多久,就弄明白了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前男友降谷零警校自毕业,在校表现太过出类拔萃,因此被上面委派了任务他需要去一个非常危险的国际性犯罪组织里当卧底。

    卧底人员最忌讳暴露自己,卧底前自然要清除自己曾经的所有痕迹他化名为“安室透”,注销了所有银行卡和电话号码,和女朋友分手当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估计是不想把她牵扯进危险之中。

    杏杏感到很愤怒。

    明明是一个乙女游戏,可是

    她鱼塘里的鱼儿,竟然不想当她的鱼

    乙女游戏里的鱼居然不想谈恋爱

    他想搞事业

    这简直是对海王的侮辱

    杏杏决定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

    你不仅谈恋爱谈不过我,搞事业你也搞不过我

    于是杏杏氪金给自己弄了个假身份,也进黑衣组织当卧底去了。

    杏杏我要走他的路,让他无路可走

    刚进入黑衣组织,杏杏还是挺慌张的,毕竟这是个大型跨国犯罪组织,据说组织里等级森严,以酒为代号;据说组织里人人都是易容高手、炸弹狂魔、杀人不眨眼,凶恶异常;据说就连fbi和cia也拿他们没办法;据说卧底的身份一旦暴露,就将面临比死亡更恐怖的处罚

    杏杏害怕地瑟瑟发抖,每天都捂紧自己的小马甲,战战兢兢地为组织做事,在众多大佬同事中艰难求生,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泄露了卧底身份,好不容易氪金养大的号就废掉了。

    长时间处在这种高压下也不是办法,一个月后,杏杏忍痛氪重金在游戏商城里买了一个二号副本限定游戏技能真实之眼。

    顾名思义,只要装备上真实之眼这个技能,就能看到别人头上的阵营属性,她就能分辨出哪些是队友,哪些是敌人啦

    再也不用抓瞎了

    杏杏高兴地给自己装备上这个游戏技能就进入了黑衣组织的基地,打算去寻找和自己一样是卧底的同伴。

    然后一路上,她就发现了这样一个奇景

    同事a卧底

    同事b卧底

    同事c卧底

    同事g琴酒

    同事x叛徒

    同事y叛徒

    同事z废物

    杏杏

    摔啊不是“卧底”就是“叛徒”,除了琴酒外根本已经没有认真在做事的人了吧

    这个组织就是靠着这群卧底和叛徒发展到今天这么庞大的地步的吗组织创始人太nb了吧这已经不是空手套白狼了,这是空手套宇宙啊

    这种组织还有什么好怕的

    开个会都是fbi和cia的团建场地啊

    这就叫我的组织全是漏洞以至于无懈可击吗

    杏杏创始人nb破音

    装备上真实之眼后,杏杏立刻失去了对组织的敬畏之心,她甚至连着三天没有玩游戏,住在论坛上和小伙伴们一起欢乐吐槽黑衣组织。

    琴酒太惨了真的太惨了偌大的组织竟然就他一个认真做事的人在一群叛徒和卧底中带领千疮百孔的组织艰难求存,我简直难过得要笑出声来了

    兄弟萌,把“公屏”打在“琴酒劳模”上

    叛徒叛徒卧底卧底

    叛徒琴酒boss卧底

    叛徒卧底卧底叛徒注

    玩家们实在太有梗了,杏杏每天在论坛上看他们迫害琴酒这个组织里唯一干事的人,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回忆结束,杏杏把思绪重新拉回来“我想起二号副本的剧情是什么了,不过你说的剧本融合又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融合呀。do解释道,在二号剧本里,你的身份是安室透前女友,为了前男友进入黑衣组织成为卧底的对吧

    “唔。”杏杏点头。

    三号副本里,你的身份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助理,后来嫁给他之后,成为了首领夫人,对吧

    “唔唔。”杏杏继续点头。

    副本融合后,剧本就变成了这样黑衣组织和港口黑手党这两股势力原本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在太宰治上任成为首领这几年来作风过于强势,势力扩张太快,让很多势力都非常忌惮,黑衣组织自然也是其中一员。所以他们打算派遣卧底进入港黑,你有幸被选中,被他们派遣到港口黑手党当卧底,没想到这个卧底做得太成功,卧底着卧底着就成了首领夫人要想再进一步就得干掉首领自己上位了。

    这次副本分为阶段性任务

    任务一找到自己的真实身份。

    任务二不要暴露自己的卧底身份。

    第二个杏杏是不觉得有什么压力啦,毕竟在二号全员皆卧底副本中当卧底,根本就不用担心翻车的可能好不好。

    不过第一个任务还是稍微让她有点迷惑,二号副本里的女主角还有什么其他身份吗

    正想到这里,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杏杏按下接听键“喂”

    “睡得还好吗”对面是太宰治带笑的嗓音。

    “太宰先生”杏杏惊讶,“你不是去国外了吗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呀,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事情已经解决,所以七天的国外之旅被取消了。”

    “哦。”杏杏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还以为能浪了呢。

    “清水小姐如果起床的话,稍微整理一下,下午两点会有人来接你。”

    “去做什么呀”

    “定制礼服。”太宰治淡淡地说,“一个月后会有一个慈善晚宴,需要你陪同我一起出席。”

    杏杏秒懂,这是需要她打扮得好看一点“我知道啦。”

    “嗯。”

    太宰简单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下午两点,来接她的人在坐车送她去定制礼服的路上,趁机给她科普了一下太宰治口中的慈善晚宴是什么

    “慈善晚宴上来往的都是名流,在晚会开始之前会有一个爱心拍卖会,每一位参加慈善晚宴的客人都需要无偿捐赠一件自己的所有物来供所有人进行拍卖,拍卖所得,将尽数捐赠给慈善机构。”

    “这不是很好嘛”杏杏懵懵地说,“但问题是港口黑手党为什么会参加慈善晚宴啊怎么看都不太搭调啊”

    下属微微一笑“当然,杏小姐您想的没错。所谓的慈善晚宴和爱心拍卖会,其实都只不过是个幌子。事实上,这个由daydrea公司赞助的慈善晚会每年都会在不同的国家办理,不止港口黑手党,世界各国的不同组织都会参加,因为每次,daydrea公司都将在爱心拍卖会的最后推出一件物品进行拍卖。”

    杏杏好奇“什么物品很珍贵吗”

    “在这件物品揭开帷幕之前,所有人都不会知道将要进行拍卖的会是什么。不过我记得上次拍卖的物品,是能无条件实现拥有者的一个心愿。”

    “真的假的啊”杏杏惊叹,“那岂不是拍卖的人都要抢疯了”

    “可以这样理解。”下属点头,车恰好在这时停了下来,“杏小姐,我们到了。”

    杏杏跟随她下车,只是没想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竟然遇上了一个熟人。

    “中中原先生”杏杏有些吃惊,当然更多的是见到前男友的心虚,“你怎么会在这里”

    中原中也莫名地看了她一眼“所有港黑高层的礼服定制都在这里,太宰没和你说过吗”

    可能说过吧

    杏杏想。

    毕竟玩游戏的时候谁会专程去记这些不重要的消息啊

    港口黑手党掌控着日本整个关东地区的势力,身为港黑干部和港黑的首领夫人,就算是日本最顶级的手工定制店,也不得不专程空出时间来为他们服务,一切顶级待遇,全程都有人嘘寒问暖,照顾得极其周到。

    身材高挑的模特们穿着不同的礼服向她展示试穿效果,设计师极会察言观色,只要杏杏稍微皱皱眉头,都会立刻将这批礼服换下去。

    中也还好说,他显然是常客了,对于自己想要的成品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很快就结束了自己这边的进程。

    难办的是杏杏这里,可供她选择的样式实在太多了,她又是个三心二意见一个爱一个的人,挑了半天都没定下来,毕竟每一件都是女孩子的梦中情裙。

    挑来挑去,一番纠结犹豫,最后剩下两件,一件是挂脖无袖红色长裙,靡丽美艳有如火烧,一件是一字肩红色长裙,上面镶着施华洛世奇水晶,红色由浅到深层层晕染,像极了日落时的晚霞,穿上就是迪士尼在逃公主日本分主。

    都太美了,杏杏实在觉得难以抉择。

    “有什么好纠结的”中也皱眉,“都喜欢就都拿下啊,港黑不至于付不起两件礼服的钱。”

    “不是啦。”杏杏纠结地说,“我是打算都要啦,但问题是晚宴当天穿哪件呢”

    设计师笑着说“杏小姐如果觉得为难,不如现在就上身试穿一下看看效果”

    “好主意”

    杏杏高高兴兴地拿着礼服进换衣间了。

    真是容易满足,拿到漂亮的裙子就立刻高兴起来了吗。

    中也披着黑色外套靠坐在沙发上,大脑里闪过些断断续续的思绪。

    他对于自己前任搭档的妻子其实不太熟悉,两人总共也没有见过几面,印象只停留在长得很美这一点上。虽然隐隐约约觉得她有些熟悉,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他想要再去确认一下这种熟悉的时候,就感觉像蒙了一层薄纱似的,一切都不分明了。

    这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到底来自何处

    中也确信自己并没有见过她。

    清水杏挑选的两条裙子都是红色,火焰一样绚丽的颜色,的确极衬她的美貌。

    但在中也的记忆里,也有一个极其适合穿红裙子的女孩。

    每次和他约会,都必然会穿红裙,问她为什么,她总是笑着说“因为我喜欢红色而且,中也是我唯一的红玫瑰啊。”

    什么“唯一的红玫瑰”满口谎话的女人。

    褚发青年冷笑着想,却又在突然之间沉默下来。

    白色烟雾中光影半明半昧,连带那双宝石般湛锐利的眼眸,似乎都稍微黯淡了些。

    她已经消失三年了。

    “中原先生这件衣服怎么样呀”

    换好礼服的杏杏兴冲冲地跑出来展示,中原中也漫不经心地抬头,只是一瞬间,他的瞳孔却像被刺痛了一般,猛地紧缩了一瞬。

    肤白胜雪,红衣如火,清水杏的美貌自是不必过多赘述,看久了后他早已习惯了,但是为什么又出现了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更强烈。

    他熄灭了手中的烟“你为什么两件裙子都要挑红色”

    杏杏理所当然道“因为我喜欢红色鸭。”

    试完礼服,杏杏决定宴会当天穿“迪士尼在逃公主”那件,中原中也绅士地表示送她回去,没什么好拒绝的,杏杏顺势答应了,她高高兴兴地抱着自己的礼服来到中也的跑车前。

    刚把礼服放进车里,余光瞥到一个有些眼熟的东西,杏杏微微愣了一下。

    她拿起那个东西,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

    小苍兰味的车载香薰。

    她和中原中也在一起时,送他的第一件礼物。

    杏杏当时刚用压岁钱买过爱情魔药“丘比特之箭”,虽然很想氪金送他件好点的礼物,但实在是囊中羞涩,只能在系统商城里买了这个打五折的车载香薰。

    留香时间撑死半年。

    三年过去了,他跑车都换了十几辆了,还留着这个早就没有香味的车载香薰

    应该是忘记扔了吧。

    杏杏想。

    她没有自恋到认为是这三年来中也始终对她念念不忘,所以才留下这个香薰。

    当初分手的时候,她向他彻底坦白了自己欺骗他这件事,他对人对事,一向爱憎分明,最痛恨自己被人欺骗,当初有多喜欢她,在爱情魔药的效力失去后,就该有多恨她。

    留着这个香薰难道是想以后算账的时候埋了她当陪葬品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杏杏努力微笑笑不出来。

    突然感觉到手心一阵热意,等杏杏反应过来的时候,车载香薰已经在重力的操作下,飞回到了褚发青年手里。

    他把车载香薰放回原来的位置,没有多说什么,但杏杏就是能察觉出他沉默不语里的冷淡来。

    “抱歉,中原先生,我不该随便动你的东西。”

    杏杏老老实实道歉。

    “没事。”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冷不丁地说,“清水杏,你跟谁都这么自来熟吗。”

    “啊”杏杏被他问得一怔,一时间以为他还在介意自己刚才未经允许擅自动他东西的事,不由得再次道歉,“对不起,我”

    “不是说刚才那件事。”中也打断她的话,帅气锋利的眉宇有些沉郁,“我们认识不过几天,但你和我说话的语气,态度,总让我觉得好像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

    这个直球是杏杏没有想到的。

    不过,早在刚遇到中原中也当天,她就思考过可能出现的场景和应对的方法。

    杏杏镇定道“我性格就是这样啊,不止是中原先生,我和中岛君,红叶姐也都是一开始就很合得来不是吗如果中原先生实在不喜欢我这种态度,那我以后会注意把握分寸的。”

    听她这样说,中原中也脸上表情不变“那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如果我记忆没出错,这是你第一次看见我开这辆车。”他眼神锐利,“刚才我没有到停车场,也没和你说过我开的是什么车。为什么这么多辆车里,你想都没想就把直接礼服放进了我的车里”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车”

    作者有话要说注的梗来源于网络,找不到最早的出处了,表明一下。感谢在2020110101:14:282020110222:09: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前山秋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春日樱花可乐莲3个;ghbs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文艺小青年30瓶;47548275、戚青容20瓶;云云14瓶;xxdr、一叶知秋、西姊、鹿茗茗茗10瓶;巫灵祭月8瓶;z、豆蔻、焦糖玛奇朵5瓶;燕赵歌2瓶;y、洋洋洋洋、楼兰月瑾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