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就如do所说,灵魂互换这个技能的效用的确是呈递减模式的,没过几天,杏杏和太宰治每天交换身体的时间就只剩下一两个小时了。

    港口黑手党外有关于太宰治的不实传闻流传甚广,说着这些传言的人未必都不知道其中的荒谬之处,不过对于港黑以外势力所属人员而言,看敌对首领的笑话这种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闲暇时自然乐于调侃几句。

    至于太宰治

    他对此全然不在意。

    他甚至没有下令封禁港口黑手党内部对谣言的谈论。

    “是因为太忙了吧,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见不到太宰先生的人影他到底在忙什么呢”

    杏杏疑惑地想。

    “而且,我这样败坏他的名声,还不停在他底线上反复横跳,为什么太宰先生就没有提过想和我离婚呢”

    这是杏杏十分好奇的一点。

    do刚要开口嘲讽她两句,就听杏杏高兴地说道“我知道这是为什么”

    它的思绪再一次被杏杏带偏了,下意识地顺着她问为什么

    “一定是因为宰宰对我是真爱”杏杏信心满满地打了个响指,“这就是爱情鸭”

    do无力吐槽亲亲你能这么自信真是太好了

    哼,杏杏才不管它。

    每一位参加慈善晚宴的宾客,都需要无偿捐赠一件自己的东西,作为爱心拍卖会上的物品参加拍卖,杏杏自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在物品的选择上杏杏却犯了难太贵重的东西几乎都是太宰治送她的,拿去捐赠好像有点不合适,但是她自己的东西吧,放在一众大佬中当拍卖品又感觉似乎有些稍显寒酸。

    “杏小姐多虑了,爱心拍卖会上捐赠的物品不需要太贵重,毕竟拍卖者买的并非它本身的价值,而是在于捐赠出去做慈善。”

    下属解释道。

    早说呀,这样一来就好办多了

    杏杏高兴地想,她在系统的储物包里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物件一个白色的蝴蝶发卡。

    “就捐这个吧”

    看到这个白色蝴蝶发卡,do有些吃惊杏杏你要把这个捐了

    “有什么问题吗”

    杏杏莫名。

    你是不是

    忘记了这是沢田纲吉以前第一次和你进行约会场景的时候送你的礼物呀很有纪念意义的

    “以前是很有纪念意义,可是现在我们早就分手了呀。”杏杏理直气壮道,“分手后的约会礼物还有什么纪念价值啊,放在系统包裹里也是占空间,还不如捐出去继续让它发挥余热呢。”

    do一时被她震住了你、你就一点都不留念这个蝴蝶发卡吗

    杏杏挠了挠头“还好吧。”

    那你怀念沢田纲吉吗

    “唔”杏杏思考了一下,“还行吧。”

    你以前可是在他身上花了最多时间和精力的呀

    “哎呀”杏杏有点不耐烦了,“你都说了是以前了嘛。过去那么久了,我攻略人物都换了好几个了,再提是不是就没意思了”

    do良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它才意味深长地开口杏杏,虽然你看起来好像谁都喜欢,但有时候真的还挺无情的。

    杏杏高兴道“谢谢夸奖。可能是上辈子被男人伤透了心,所以注定我这辈子要当个让男人伤心的女子吧”

    话是这样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杏杏近来却很有些心烦意乱,原因无他中原中也一叶障目的技能时限马上就要归零了。

    眼看着离中原中也认出她的日子越来越近,杏杏却完全没有想好到时候该如何应对这种场面。

    难道玩消失

    可是日本就这么大,到处还都是港口黑手党的势力,就算真的玩消失她又能躲到哪里去

    这个念头实在不太现实。

    杏杏心情一糟糕,顿时故态复萌,又开始用自己那个化名为“仙女”的虚拟账号疯狂骚扰中原中也,每天顶着猛男头像给他发萌物表情包和“嘤嘤嘤”,简直是精神污染。

    面对这种精神攻击,中原中也居然没有把她拉黑,可以说是很给面子了。

    总是处在这种焦躁不安的心情之中也不是办法,两天后,杏杏选了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决定出门散散心。

    这么久以来,她好像还从来没有静下心来,认真地看一看这座城市。

    杏杏想。

    她穿着米白色的大衣,独自一人走在山下公园的花砖道上。

    道路两旁是排列整齐的高大银杏树,

    明明还只是十月初秋时节,银杏叶竟然已经全部黄了。风一过,金黄色的银杏叶在初秋暖阳的映照下飞舞起来,像一大串风铃,在翩然翻飞间,能让人隐隐约约听见清脆的声响。离枝的树叶飒飒而落,旋转翻滚着,轻柔地落在她的毛呢大衣上。

    碧绿的草地上,牵着风筝的小孩子们在追逐打闹,白发苍苍的老人悠然地坐在路边的木制长椅上,看灰白色的海鸟盘旋在湛蓝的海岸线上时起时落的翅膀。

    和cbd性质的港未来21区相比,此时的山下公园并没有多少行人,哪怕和它相隔不远的地方就是横滨最具特色且繁华热闹的中华街。

    但杏杏却觉得刚刚好。

    这样阳光温暖的午后,只是站在银杏树下听着潮声,看海鸟起起落落,似乎就能顺利成章地浪费掉一个下午的时光。

    手机突然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杏杏拿出手机指纹解锁,骤然亮起来的屏幕上顿时跳出来熟悉的聊天界面。

    中原中也你不是在东京吗什么时候来横滨了

    是她用来套路中也的那个虚假的“仙女”账号。

    中原中也怎么会突然这样问

    杏杏微微一愣,退出去看自己的定位,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虚拟账号的定位为什么从东京自动切换到横滨了是她忘记设置了吗

    这个社交软件,如果用户自己没有主动屏蔽设置,列表里的好友是能够看到对方离自己有多远的。

    而此时此刻,列表上显示中原中也就在她“附近”

    大概相距不到一个街区。

    杏杏

    完蛋,按照之前的时间来看,一叶障目技能消失的时间很可能就是今天,要是再被中原中也发现她就是他的那个网友

    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中原中也随时可能会出现,如果她真的暴露了,要怎么向他解释自己作为他前任搭档的妻子,私下里却要以虚假的账号去勾搭他这件事

    杏杏把手机放进兜里,打算等离开这里,到了安全地点再回复他的消息。

    她刚准备离开,只是一抬头,目光刚一触及到远处的那个青年,她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

    就在她相距一千米左右的

    银杏街道另一端,站着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

    他有一头棕色的短发,眼眸温暖包容如天空,和年少时略显单薄的身材相比,他如今变得更加挺拔修长了

    这、这不可能啊

    真t见鬼了沢田纲吉不是在意大利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横滨

    当年玩三号副本的时候,杏杏不想再和他还有白月光纠缠下去浪费时间,所以在那晚危急的情形下,干干脆脆地选择了死遁走人。

    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她现在在沢田纲吉心里就是个死人,死人就应该永远安安静静地活在回忆里,而不是以这样活蹦乱跳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他眼前啊

    要是被他发现她其实没死,当初根本只是假死的骗局

    想到这一层,杏杏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刚想转身跑开,只是四肢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已经宣告太晚了。

    太晚了。

    就在她转身的前一秒,像是有预感似的,棕色短发的青年已经向她所在的方向看过来了。

    “认真说起来,横滨的旅游景点也不少啦。像是地标塔,红砖仓库,日本丸这些都是旅游时一定要打卡的地方。啊对了三溪园也是一定要去的春天赏樱,秋天看红叶,都是非常漂亮的。”

    “虽然横滨是日本第三大城市,乘坐电车的话四十分钟左右就到东京了。不过可能也是因为距离东京太近,却又不比东京繁华,许多其他国家前来日本旅行的人,倒是很少有把横滨列为自己目的城市的。”女人好奇地试探道,“沢田先生是在意大利定居吧好不容易回一次日本,怎么会想到来横滨难道横滨是沢田先生的故乡”

    棕发青年微微摇头,语调平和道“我来横滨是为了参加一场拍卖会。这里并不是我的故乡。”他轻轻垂下眼帘,“我长大的地方叫并盛町,只不过是座小城市。”

    原口利美看着他秀气纤长的睫毛,有些止不住的心动。

    这位二十四岁左右的棕发青年,是她从意大利旅行时在机场偶遇的亚裔。

    原口利美今年二十四岁,是她理想中应该步入婚姻的年龄,但就在订婚前夕,爱情长跑八年的男朋友竟然反悔了,和别的女人一起来了个人间

    蒸发,把她一个人丢去面对亲朋好友的质疑。

    处理完这一档子糟心事后,原口利美请了个长假,飞去意大利散心了。结果没想到心散到一半,竟然刚好在意大利遇见了玩失踪和前男友和靠在他怀里的新欢缘分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原口利美差点气疯,匆匆买了回程的机票,结果头天晚上在酒吧借酒消愁喝得太多,被小偷偷了手机和钱包。等她千辛万苦到了机场,才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航班。

    失恋又失财,语言不通,还人生地不熟,远在国内的亲人朋友又无法立即帮助,崩溃之下她丢脸地蹲在安检外哇哇大哭,并且随便抓住了一个路过的行人,把眼泪全蹭在对方身上了。

    原本以为会被粗暴地推开,没想到对方只是温和地递给了她一包纸巾,并问她需不需要帮助。

    熟悉的日语。

    原口利美抬起头,出现在她面前的是有着棕色短发的亚裔青年。

    目的地同样都是横滨,姓沢田的亚裔青年好心地给她买了同班飞机的头等舱机票,全程彬彬有礼,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或是逾矩的地方。

    原口利美并非不识货的人,从棕发青年进退有度的谈吐和衣着服饰等细节上,她已经判断出这是个受到过良好教养,出身不凡的人物。

    但也正因如此,在心动之前,她就已经察觉到了双方不可逾越的鸿沟。

    下飞机后,她主动提出了给他当半天导游的请求,棕发青年原本想拒绝,但在她以报答他为借口一再提出邀请后,他便沉默着没有再拒绝。

    不想让人难堪或感到歉疚的这种温柔,简直像是刻进骨子里。

    她注意到他手腕上系着的淡粉色发圈。

    女性的直觉,原口利美瞬间就判断出了,这应该是个女孩子的所有物。

    为什么会系在沢田先生手上

    是女朋友

    不,不对。如果真的是女朋友,不至于从意大利到横滨这一路上,没有一个关心问候的电话。

    难道是前女友

    这倒是很有可能。

    可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会舍得和沢田先生这样的男人分手呢。

    原口利美有些酸涩地想。

    “就到这里吧。”在她发呆的时候,棕发青

    年声音温柔地说,“原口小姐,谢谢你今天给我当导游。剩下的这段路,让我自己走吧。”

    他停下了脚步。

    这么温和的措辞,温和到连拒绝都那么温柔。

    原口利美想。

    她不敢找他要电话号码,所以只好在离开前鼓起勇气把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纸条塞给他“沢田先生,山下公园其实并不是横滨最好看的景点。其他还有许许多多有意思的地方,如果你之后感兴趣可以给我打电话。”

    说完,不再等沢田纲吉回答,原口利美已经转身跑掉了。

    像是害怕被直接拒绝,所以干脆不去等待回答。

    棕发青年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这是初秋时节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午后。

    身旁是金黄色的银杏叶,很多年前,从家通往并盛中学的那条街道上,也种着这样的银杏树。

    火车飞驰而过的时候,风总会卷走许多枯黄的落叶。

    回忆里的那个女孩子从来不好好走路,喜欢追着飘在空中的银杏叶跑,说那样就能跟上风的步伐。

    一年四季,初夏秋冬,银杏树从嫩绿到金黄,最后衰败成光秃秃的枯枝。

    但就算是冬天,她也还是很开心,因为明年春天,银杏还是会重新长出来的。

    那个时候,她的笑容也像秋天的银杏叶一样金澄澄的,飞扬的长发在阳光下微微泛着金。

    夏夜里的田野里全是星星一样的萤火虫,她拉着他的手腕沿着空旷的铁轨一路向前跑,好像这样就能跑赢时间。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他闭上眼,一动不动地听着树叶间风过的声音。

    这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静,像是被火焰焚烧以后,只留下一地灰烬。

    安静得像是没有了呼吸。

    他年少时困囿于并盛那一方小小的天地,后来遭遇巨变,不得已去了意大利,在那之后,一直到现在,他都再也没回来过。

    从小到大,沢田纲吉从来都没有到过横滨。

    但为什么,站在一树的银杏叶下,会突然有种莫名的熟悉和心悸

    这种毫无缘由的直觉。

    他抬起眼帘,脸上并无表情,眸光黯淡,触及空气的一瞬,像是直接融了进去。

    然而下一秒,

    当视线切切实实落在远处某个焦点上的时候,棕发青年全身都僵住了。

    他连呼吸都感觉不到了。

    穿着米白色毛呢大衣的女孩就站在银杏树下,她抬起头望着枝头飒飒抖动的银杏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所以也就顺势笑了起来。

    是幻觉吗

    是幻觉吗

    到底有多少年了,只出现在他梦中的景象真的只会是幻觉吗

    像是常年冻在冰窖里的人,突然饮了口烈酒,从喉咙处泛起的灼烧和痛楚,一直蔓延到心脏的位置,血管里的血液不停奔流,冲击着耳膜,让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他死死地看着那个方向,那个人,好像只要一眨眼,下一秒,她就会直接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杏”

    沢田纲吉看过来的那一瞬间,杏杏完全傻掉了。

    就在同一个公园,同一条银杏树街道,她和她的前未婚夫,同时站在街道的两端。

    身体比意识更快地做出了反应,在棕发青年向她跑来的瞬间,杏杏完全不带任何犹豫,转身拔腿就跑

    山下公园旁边就是横滨中华街,里面摩肩接踵,行人极多,只要在沢田纲吉抓到她之前顺利跑进去,她就能脱身

    风划过耳畔,银杏叶飞舞的声音清晰可闻,阳光在柏油路上投下半明半昧的光影,杏杏踩着斑驳的树影一路飞驰,像是踩在旧时光上。

    棕发青年紧紧追在她身后,踩着她踏过的树影,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像是年少时,追着她跑过的那条银杏道。

    人真的能跑得过时间吗

    杏杏是不会去思考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的。

    就在两人距离逐渐接近的时候,她已经飞奔进中华街的大门之内了

    就像一滴水突然进入海王里一样,杏杏被淹没在了人海中。

    虽然这里人很多,但在大街上到底不保险,为了躲避沢田纲吉,杏杏拐了好几个弯,最终一头撞进一家店里,只是闪进去的方式好像有哪里不对,开门开得有点猛,一下就撞晕了站在门前的女孩。

    杏杏大惊失色,连忙扶住对方“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女孩躺在地上,没有回应,均匀地发出了鼾声。

    她没事,只是睡过去了。

    do说道。

    杏杏松了口气,这才有时间好好观察起自己的处境。

    她闯进的这家店好像并不是正门,反倒像是后门的化妆间或者更衣室,此时里面一个人除了被她不小心弄晕的那个女孩以外,一个人都没有。

    她躲在这里,应该不会再被沢田纲吉抓住了吧

    杏杏忐忑地想。

    就怕他找不到会继续在中华街附近找,还是等一两个小时再出去好了。

    真是太倒霉了,你一个意大利地图的攻略人物,为什么会突然跑到横滨来啊啊啊啊啊

    杏杏抓狂地想。

    就在这时,化妆间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杏杏一凛。

    还好,门外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由美酱,你还没弄好衣服吗妈妈说我们现在必须要过去了哦。”

    杏杏看了眼在地上睡得正香的“由美酱”,心想还管什么衣服不衣服啊现在人都起不来了

    或许是门内太长时间没有回应,门外敲门的节奏变得更急促了一点“由美酱你没事吧由美酱回答我一声呀”

    杏杏没有办法,只好压着嗓子含含糊糊地隔着门回了她一句“我马上就好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要是打开门被人发现自己这个陌生人闯了进来,还把人弄晕了如果闹起来,动静太大惊动了外面的沢田纲吉该怎么办

    杏杏急得转圈圈的时候,突然瞥到“由美酱”脸上的面纱,再上下一打量,好像身材也和她有几分相似

    就这样吧先过了这关再说

    五分钟后,门终于打开了。

    站在门外的女孩见“由美酱”没事,顿时松了口气,亲密地挽上她的手“不是说只是去换个衣服吗怎么去了那么久,妈妈说让客人都等久了就不好了。”

    女孩同样戴着和由美酱一样的半透明面纱,室内昏暗暧昧的光线下,她并没有发现“由美酱”和往常的不同之处,只是看了看她的衣服,有些不满地叹了口气“你说你去换衣服,就只是换了件更保守的呀你可不要犯傻,妈妈都说了,这次的客人和以前不一样,有一位贵客,只要能跟他一晚,都绝对可以保证一辈

    子衣食无忧了。”

    杏杏扯着全是亮片风尘味极重的裙子,内心疯狂呐喊这玩意儿都快短到大腿根了,你管着叫“保守”

    刚才在试衣间里换衣服的时候,她挑选了半天,才在一堆根本穿不出去的衣服里好不容易扒拉出一件不那么有伤风化的衣服,但是也比她平日里穿的大胆太多杏杏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误入了一家不得了的店

    所谓刚出狼窝又入虎口不过如此。

    事情发展到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看一步了。

    实在不行,最后只能找系统兜底了。

    杏杏qaq

    这家店的装潢倒是金碧辉煌,深红色的大理石地板和金色的墙壁交相辉映,但若隐若现,暧昧不明的灯光和时不时从各个房间里传出的嬉笑之声,似乎又宣示着它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正经。

    杏杏战战兢兢地跟在一水的漂亮女孩身后,走进了其中一个房间其实说漂亮也不准确,因为大家都蒙着面纱,其实根本看不清脸长什么样估计面纱是一种另类的情趣吧,所谓含蓄美什么的。

    “你们的任务就是想尽办法让客人高兴,明白吗”

    进去前,“妈妈桑”叮嘱道。

    杏杏我不明白破音

    杏杏打定主意要蒙混过关,一进入房间,她就默默地缩在角落里,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一片吵闹声中,她好像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隐隐带着冷冽的怒气“让这些女人进来干什么”

    另一个男声诚惶诚恐道“这些都是我专程挑选好来为您服务的。您如果不满意,我再多找几个”

    “自作主张让她们全部出去。”

    不耐烦的语气。

    太好了

    杏杏大喜,然而高兴完过后,她又愣了一下。

    这个声音怎么感觉好像有点耳熟

    杏杏抬起头。

    卧槽

    坐在沙发中间冷着脸的那个男人怎么是中原中也啊

    而且他头顶上方一叶障目的技能条,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现在再见到她,就能认出她来了

    杏杏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忙跟在其他女孩子身后往门外走,就在即将逃出生天的前一秒

    手腕被人握住,一股大力将她猛地

    扯进了男人的怀里。

    捏住她肩膀的力道痛得她下意识抬起了头,面纱被扯掉

    和中原中也狭路相逢。

    杏杏完全没意识到,此时的她衣着暴露,表情慌张,阴差阳错间根本是完美扮演了一位久经风尘的会所小姐的模样。

    而她三年没见的前男友正咬着牙,蓝宝石般的眼眸里全是不敢置信“我找了你三年你宁愿沦落到这种地步也不愿意来找我”

    杏杏嗯

    沦落

    等等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q比素颜见到分手已久的前男友更尴尬的是什么

    a是前男友以为你已经惨到不得不沦落风尘了。

    艹,我现在说这只是个误会还有人信吗

    作者有话要说一叶障目的技能失效后,中也只是能在杏杏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认出这是自己的前女友了,但是因为技能效果残留,他还不会立马把她和首领夫人清水杏联系到一起,只有在杏杏重新以首领夫人清水杏的身份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会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也就是说杏杏会在中也面前翻两次车。

    他现在是真的以为自己前女友离开自己后混得凄惨无比沦落风尘了杏杏。

    中也去这家店只是去执行任务,完全没有别的想法的chuya虽然异能力能开“污浊”,但本身真的纯情得一批。

    推荐一下基友半盏烛上灯的文快穿我和初恋双双失忆

    为了治疗精神力受到的重创,封野自愿参加治疗计划,去各个世界体会不同的人生。

    封野的人设纨绔、废物、反派、渣男

    任务目标的人设将军、天才、正道、学霸

    封野“”

    在每个世界和任务对象达成“过命的交情”,成就对方洗白自己升华逼格之后,封野潇洒地拍拍衣服,死遁走人了。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封野隐约记得自己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初恋,所以他不会为任何一个世界的任务目标停留,也自信绝不会爱上他们。

    多个世界下来,封野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每个世界的任务对象为什么都那么像他的初恋,而且他死了太多次,疑似他初恋的任务对象黑化值都快满格了

    感谢在2020110700:45:592020110803:0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前山秋、、tt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t40瓶;银河九天、水里有条鱼5瓶;ch2瓶;解凌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