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中原中也让杏杏和q版杏先在这间别墅里住下,杏杏原本是想拒绝的,因为这样实在是不太方便,她并不真的是沦落风尘无家可归的女人,如果一直不出现在港口黑手党总部,太宰治也会对她产生怀疑。

    但拒绝的话语刚起了个头,就被中原中也一句“除了这里,你还有其他地方住吗”给淡淡地堵了回去,杏杏张了张嘴,终究没办法再说什么。

    她坐在满是泡沫和玫瑰花瓣的浴缸里,伸手捏了捏会唧唧叫的小黄鸭,小黄鸭打了个旋,在水里沉浮了一下,顺着水流的方向悠悠地游远了。

    杏杏把视线放在q版杏身上“喂,你是故意的吗现在这种情况,你让我接下来怎么收场”

    q版杏高高兴兴地坐在浴缸的另一边玩水,把玫瑰花瓣一片一片地叠放在小黄鸭身上就像杏杏小时候喜欢做的那样,听到杏杏的质疑,它满不在乎地回答“现在这种情况有什么不好吗中原中也这么心软,一知道你给他生了个孩子,立马就选择原谅你了,我是在帮你好不好。”

    杏杏伸手捏住它的脸“问题是我根本没有给他生过孩子啊这根本就是根本就是又一次骗了他呀”

    “急什么。”q版杏淡定回应,“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骗他了,骗人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况且三年前骗他也没见你有什么负罪感啊。”

    杏杏反驳“这怎么能一样呢”

    “这怎么不一样呢”

    “三年前那是”

    那是游戏啊。

    玩游戏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不奇怪吧,更不要说因为骗人而对纸片人有什么负罪感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穿越进游戏世界以来,不止是中原中也,包括太宰治、尾崎红叶、中岛敦甚至是沢田纲吉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

    如果是真人世界,那么从一开始,或许她根本就不会做出用爱情魔药来让别人爱上自己这回事。

    更何况,骗得了一时,难道骗得一辈子

    这种谎言,甚至都不需要亲子鉴定来验证,只要中原中也看见她和太宰治一起出现的场景,自然而然会将被遗忘的那部分记忆联系

    起来,当他回想起前女友清水杏和港黑首领夫人清水杏其实是同一个人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谎言被完全揭穿了。

    到时候不止是中原中也,太宰治那边又要怎么收场才好

    q版杏完全无法理解焦头烂额的杏杏,一脸无所谓地说“太宰治知道了也没什么啊,反正你鱼塘里鱼儿那么多,不能找他完成主线任务,就再换一条鱼好了。”

    杏杏哼哼“小孩子是不会明白大人的烦恼的,闭嘴吧你。”

    “我不是小孩子呀杏杏。”q版杏理直气壮地反驳道,“你是不是又忘了鸭虽然我外表看起来是小孩子的样子,但事实上支持我背后的运算逻辑都是使用者本人。剔除掉糟糕恶劣的性格,我会做的决定,恰巧就是你潜意识里想做的决定鸭。”

    “换句话说,真正想欺骗中原中也的人不是我,是你的潜意识。”

    杏杏在q版杏清澈的眼瞳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是这样吗

    真正想要欺骗中原中也来逃脱眼前困境的人其实是她自己吗

    杏杏呆呆地想。

    人是不能背后闲话别人的,刚提到太宰治,杏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手忙脚乱地擦掉手上的泡沫,按下接听键“喂太、太宰先生”

    “是我。”对面是太宰治一贯温柔带笑的清冽嗓音,“清水小姐在做什么呢”

    “我我在洗澡,打算等洗完就睡了。”说谎话如果不想被人拆穿,最好的选择就是说一半留一半,杏杏心虚气短地试探道,“今晚太宰先生是打算回别墅睡,还是就在总部大楼休息呢”

    “清水小姐是希望我回来,还是希望我不回来呢”

    杏杏我当然是希望你这几天都不要回来啊

    “我、我当然是希望太宰先生可以回来呀。”

    杏杏虚伪地说。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太宰治淡淡道,“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今晚有工作要处理,不回来了。不用等我,你睡你的。”

    杏杏心里狂喜乱舞,表面还要装出一副非常遗憾的语气“这样吗好叭,我知道啦。”

    手机对面传来一声轻笑“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很高兴”

    杏杏心里一紧,怀疑是不是自己太

    得意忘形被太宰治抓住了小辫子,连忙回应道“没有呀,没有的事,太宰先生不能回来,我当然会觉得非常遗憾,怎么会高兴呢”

    太宰治没说信她也没说不信她,让她乖一点,就挂掉了电话。

    杏杏松了口气,只是刚把手机放到一旁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

    糟糕灵魂互换这个技能的效果还没完全消失,虽然每天都在呈递减的趋势,但今天还有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看时间应该就是一个小时以后

    卧槽要是灵魂互换后太宰治发现自己呆在中原中也家里

    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啊

    杏杏可怜兮兮地扯着所剩无几的头发,感觉自己迟早变成秃头美少女。

    她不敢再浪费时间泡澡,急急冲完身上的泡沫,穿好睡衣,把心不甘情不愿扑腾着还想继续和小黄鸭玩的q版杏强行拎出了浴室。

    q版杏被套上了小兔子连体睡衣,一出浴室就哭唧唧地去抱中原中也的大腿“呜呜呜爸爸,妈妈不让我玩泡泡嘤嘤嘤”

    别的不说,这副哭哭啼啼只知道撒娇耍赖萌混过关的模样倒是和她妈妈一模一样这样想着,身体已经抢先一步动作,把小姑娘抱了起来,中原中也有些迟疑,不止是现在,以前他也从来没有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猝不及防地告诉年仅二十二岁的港黑干部他突然多出了一个女儿,总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的感觉。

    明明他小时候是非常坚强勇敢的孩子,为什么这只小兔子却简直像是玻璃做的,好像稍不留神就会哗啦啦碎掉呢

    中原中也有些头疼,帮她擦掉眼泪“玩太久水都冷掉了,感冒了怎么办”

    “嘤嘤嘤”q版杏还是哭。

    “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中原中也焦躁地揉了揉头发,港黑干部大人十分无奈,他对这个和清水杏长着同一张脸,却和自己一样橙发蓝眸的小姑娘完全没办法,凶是不可能凶她的,想哄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哄。

    “那、那爸爸明天和妈妈一起陪我去水族馆嘛”

    q版杏抽抽噎噎地提要求。

    一边旁听的杏杏简直想打死它

    什么水族馆啊不要坑我了

    去的地方越多

    越容易暴露知不知道

    你还嫌我死得不够快吗

    你真的是我的替死傀儡吗,为什么自从你来了之后我离死亡仿佛越来越近了啊啊啊啊啊啊

    水族馆是明天要解决的事,先放在一边暂且不提。

    杏杏现在主要任务是解决等一下和太宰治灵魂互换的难题

    把q版杏塞给中原中也带,美其名曰培养父女感情后,杏杏一个人回到房间锁上了门。

    她心情非常沉重。

    如果再想不到办法,一个小时后,就是她的死期。

    呜呜呜明明我的初衷只是想玩个乙女游戏,为什么进入游戏后每天都在生死线上来回蹦迪呢嘤。

    一味自怨自艾是没有意义的。

    杏杏快用你无敌聪明的小脑瓜想想办法呀

    杏杏沉思许久,小脑瓜上突然冒出来一只小灯泡

    叮

    杏杏连忙从翻身下床,从床头柜里拖出来一只家用医药箱中原中也作为黑手党干部,每次出任务都面临着受伤的风险,以他这么强横的实力,想要受重伤的几率很小,受轻伤大概也懒得去医院处理,所以自己动手处理的可能性很大,家里自然会备有各种绷带酒精消炎药物,甚至运气好点,说不定还会有

    啊找到了

    杏杏高兴地把那两粒安眠药物拿出来,就着凉掉的白开水一起吞服。

    灵魂交换这个技能交换的只是双方的灵魂,在此过程中并不会让他们连身体本身的状况也一起交换了。也就是说,如果在交换时有一方呈现昏睡的状况,那么另一方交换到她身体里的时候,也没有办法醒过来。

    而且这样一来,还恰好契合了她刚才告诉太宰治自己在洗澡马上要睡觉的消息,等到技能失效,互换回去,太宰治也不会对自己睡了一个小时这件事产生怀疑

    杏杏真是太机智了

    她开心地想。

    但是总是这样,似乎也不是办法到底要不要找个机会和中原中也说清楚呢

    思绪断断续续,逐渐归于黑暗。

    服下药后不久,杏杏就躺在柔软的床上,陷入了沉眠。

    等到她再次醒来,是坐在办公椅上的状态。

    白皙修长的手指上缠绕着绷带,钢笔的触感沉

    甸甸的,似乎是停留的时间太久,笔尖所及的白纸处,氤氲出了一小团墨蓝色的污迹。

    还好在灵魂互换前,她的身体已经睡着了。

    有惊无险。

    杏杏略微松了口气。

    港口黑手党的总部大楼位于横滨最繁华的地带,寸土寸金。四十层不止的高楼,从外表看上去就像是一座普通的写字楼,实际上这里的攻击和防御都坚不可摧,固若金汤。

    位于最顶层的首领办公室的防护达到变态的级别,不仅能防弹防爆,就连坦克的炮弹也打不穿最外面的墙壁。

    首领办公室的三面都是黑色的墙壁,只要一通电,就会变成透明的落地窗,此时已经是深夜,点点繁星落在蓝紫色的夜空,繁华街区仍然灯火璀璨。

    都这么晚了,太宰治还在处理工作吗杏杏这样想着,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桌面的文件上,这些文字明明每个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偏偏就是看不懂。她不感兴趣地掠过几张,突然视线凝在了其中一份文件上。

    和之前的文件相比,这一份文书的用词非常简明扼要,就算是杏杏也能轻松看懂大致意思是派遣中原中也去国外执行任务的调用文书。

    时间就在三天后。

    也就是说三天之后,中原中也就要离开日本了。

    杏杏握着笔的手微微一顿。

    原本她还想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谎言迟早会被拆穿,不如明天就找时机和他坦白

    但是如果中原中也三天后就要离开呢

    那么只要瞒过这三天,很有可能,他根本不会在这三天内发现她在说谎。

    而杏杏只需要在他离开去国外的这段日子里,完成主线任务,就可以脱离这个世界了。

    那么这样一来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必要,和中原中也坦白自己欺骗他这件事了啊。

    横滨,八景岛海岛乐园。

    八景岛占地四公顷左右,这里拥有着日本最大的海洋馆。乘坐着长达二十米的水中电梯,很快就就到了蜿蜒的海底隧道。

    成群结队的鱼儿摇摇摆摆地从头顶游过,绚丽多彩的热带鱼随处可见,巨大的魔鬼鱼时不时会撞击玻璃,惹来好奇的小朋友们观看。晶莹剔透的水母在水中肆意舞蹈,轻

    盈飘逸,时不时会触碰到美丽的万花筒珊瑚礁。

    一路过来,q版杏全程兴高采烈东看西看,中原中也和杏杏不紧不慢地跟在它身后,不至于被它甩掉,也不至于看它遇到危险来不及反应。

    真是没想到,q版杏选择的这个水族馆,竟然恰好是他们当年第一次约会的地点。

    “就这样答应陪她出来工作不要紧吗”

    一路过来,沉默的气氛实在令人难捱,杏杏忍不住找了个话题。

    “啊,没事。”中原中也低沉的嗓音淡淡地说,“今天是周末。”

    “黑手党也有休息日吗”

    杏杏惊讶,而且她记得中也好像是港黑劳模来着

    橙发青年瞥她一眼,哼笑道“你对黑手党是有什么误解说个常识问题,横滨每年最大的纳税集团你知道吗”

    “纳税集团唔”

    杏杏对此真是一窍不通。

    “是港口黑手党。”他说,“不止是纳税。医疗保险、节日福利甚至是退休保障都包括在内。港口黑手党暗地里虽然是武装组织,但明面上的确是合法的商业集团。你怎么会连这个都不知道你不是港口黑手党的”

    说到这里,中原中也突然停了下来。

    奇怪。

    他为什么会觉得清水杏应该知道港口黑手党的性质

    她又不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

    但潜意识里似乎的确是这样默认的。

    中也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抓到了脑海中的某条线索,但是想顺着这条线继续深究下去时又突然断掉了。

    “爸爸爸爸,你的帽子好漂亮鸭,你把它给我戴戴嘛”

    一直在前面疯玩的q版杏哒哒哒迈着小短腿跑了回来,一把抱住中也的腿,萌萌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他。

    俊美帅气的橙发青年勾唇一笑,把帽子取下来放在她头上,但q版杏实在太小了,帽子一压下来,就挡住了它的整个视野,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呜呜呜”

    中原中也笑着把哭唧唧的q版杏抱起来,抬起遮住她眼睛的帽檐“现在还要戴吗”

    q版杏红着眼睛,抽抽噎噎地小声逼逼“要。”

    既视感太强,杏杏有一丢丢尴尬。

    q版杏不愧是叫q

    版杏,撒娇耍赖的样子简直和她小时候一模一样。

    杏杏是在非常幸福的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孩子,小时候不管再忙,爸爸妈妈每周都一定会抽出时间来陪伴她和哥哥。他们一起去游乐园坐旋转木马,去水族馆看可爱的海豚和色彩斑斓的珊瑚群,走累了杏杏也会像q版杏这样耍赖不想再走,每到这个时候,爸爸就会把小小的杏杏抱在自己怀里,像海马爸爸把孩子揣在口袋里一样,抱着杏杏走。

    “杏杏是我的小公主啊。”

    爸爸总是这样说。

    “为什么不让妈妈抱我呢”

    杏杏好奇地问。

    爸爸的回答非常温柔“因为妈妈也是爸爸的公主,抱着杏杏走,妈妈也会累的呀。”

    杏杏没有谈过恋爱,没有生过孩子,对于完美爱情和幸福婚姻的理想认知,全部都来源于父母和家庭的潜移默化。

    她的父亲是个儒雅随和的人,和中原中也的性格其实一点也不像,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当她远远注视着那个俊美挺拔的橙发青年抱着小姑娘低声和她说话的模样,他的身影却渐渐地和印象里父亲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了。

    “为什么这样看我”

    注意到她的目光,中原中也问道。

    杏杏笑了一下“我只是在想中也以后一定会是个非常好的父亲吧。”

    “抱歉。”出乎意料的,听她这样说,橙发青年竟然沉默了下来,湛蓝的眼眸变得有些黯淡,“我很抱歉过了这么久才找到你们。”

    杏杏张了张嘴,却在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会比较好。

    为什么,要道歉呢

    是觉得,她们过得不好,过失和责任全在他吗

    明明是她最开始欺骗了他,为什么到了现在,反而是他要道歉呢

    更不要说,就连她“过得不好”,就连“孩子”,全部都只是谎话。

    杏杏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她觉得很累,如果说一开始这种累还只是担心被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发现的恐惧,那么现在呢

    就在现在,没有威胁的现在,为什么她还是感到如此疲惫

    像是有什么东西沉甸甸地压在心上,让她无法在面对橙发青年带着歉意的话语时,再理直气壮地说出

    任何一个字。

    “我”

    “灯塔水母情侣纪念品,感兴趣的可以来看看啊”

    穿着海豚玩偶服的工作人员往后退步时没有注意,一个不小心,直接撞到了杏杏身上。

    “喂没事吧”中原中也一把搂住她的腰,把差点摔倒的杏杏强行拉了回来。

    “谢谢,我没事”

    杏杏站稳了身体,抬头的瞬间,差点吻上他的嘴唇。

    她能清楚地看见他帅气的眉宇,和那双形状漂亮仿佛蓝宝石般的眼眸。

    里面清晰地映出她的倒影。

    太近了。

    两人俱是一怔。

    杏杏觉得气氛好像在突然之间有点奇怪,她有些惊慌地转开视线,不再看他。

    “对不起对不起”差点撞到她的海豚玩偶一叠声道歉,它有些笨拙地转过身来,停顿了一下,惊喜合掌道,“呀是清水小姐和中原先生真是太巧了,竟然会在这里再遇到你们。”

    “你是”

    不止是杏杏迷茫,中原中也同样一言不发,显然是对眼前的海豚玩偶并没有印象。

    “海豚玩偶”取下自己的头套,露出一张清秀柔和的面容来“可能你们已经不记得了三年前的水族馆,两位就是在我这里办的灯塔水母纪念品的呀。”

    “灯塔水母”

    这个词倒是让杏杏回忆起来了一点点。

    “灯塔水母”被传说是可以“永生”的水母,每当它的生命步入终点之时,它便会重新回归到幼年时的水螅状态,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这家水族馆借由“灯塔水母”这一特性,在三年前推出了“灯塔水母”情侣纪念品,借“灯塔水母”永生取“爱情永恒”之意,买下纪念品的情侣每三年都需要回来海洋馆一次,这样他们的“灯塔水母”纪念品才会一直留存下去。

    三年前她和中原中也还是热恋期的时候,来水族馆玩,也有买下过“灯塔水母”纪念品,只不过三年过去了,杏杏早就忘记这件事了。

    眼前的女孩子,显然就是三年前帮他们登记姓名办理纪念品的工作人员。

    杏杏既惊讶又好奇“都三年了,你还记得我们的名字”

    “海豚玩偶”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这个嘛

    ,能像清水小姐和中原先生一样同时拥有超高颜值的情侣可不常见呀,所以印象当然就会很深刻啦”看见橙发青年手中抱着的孩子,她眼睛微微一亮,“哇三年不见,没想到两位宝宝都这么大了呀”她笑眯眯地伸手捏了捏q版杏的小脸蛋,“你好呀小朋友。”

    q版杏娇嫩的小脸被捏了之后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痕迹,它瞬间委屈上了,转过头不让她捏,把小脑袋埋进中原中也怀里“爸爸我要吃冰淇淋,你带我去买冰淇淋叭”

    “不是刚刚才吃过一个吗小孩子不可以总是吃冷的东西。”

    中也毫不留情地驳回它的请求。

    “嘤嘤嘤”q版杏哭唧唧。

    “好吧好吧,带你去买,你不要哭。”

    他只好顺毛哄。

    海底隧道有专门卖冰淇淋的推车经过,离杏杏并不太远,微笑着目送橙发青年走开后,“海豚玩偶”才把视线重新转到杏杏身上,亲昵地拉住杏杏的手“清水小姐和中原先生感情真好,之前到期你们没有立刻来续期情侣纪念品,我还以为会不会是分手了呢,没想到孩子都这么大了呀。”

    这种话题让杏杏怎么接

    算了,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海豚玩偶”脸上同样洋溢着真诚的笑容“清水小姐和中原先生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呀看小朋友的年纪,应该就在第一次办完情侣纪念品后不久吧”

    “嗯”杏杏迟疑,主要是跟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她并不觉得可以随意地聊这种话题,会略显尴尬,更何况,她和中原中也根本就没有结

    “两位不会是没有结婚吧”

    “海豚玩偶”脱口而出,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立刻地捂住嘴,一叠声道歉“抱歉抱歉,但是我看到清水小姐手上没戴戒指,还以为”

    “我们已经结婚了。”礼貌而冷淡的男声打断了她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完冰淇淋回来的中原中也一手抱着对冰淇淋暴风吸入的q版杏,一手握住杏杏的手,“我们已经结婚了。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橙发青年锐利的视线下,“海豚玩偶”当然不敢再有任何问题,只好放开杏杏的手,讪讪目送他们离开。

    越往里走,游人逐渐变少,海底隧道显得更加静谧。

    “我来过。”

    中原中也突然说。

    杏杏一愣,一时间没跟上他的思路“什么来过”

    “灯塔水母纪念品续期当天。”橙发青年停下脚步,低沉的嗓音在幽静的隧道里有些模糊,“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找到你。如果不是当初登记时的情侣一起来,是不允许续期的。”

    杏杏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向她解释“灯塔水母”情侣纪念品没有及时续期的事。

    她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心里像是被某种瞬间汹涌起来的情绪淹没了,眼眶突然变得有些酸涩。

    深蓝色的海底隧道,无视掉那个只知道对冰淇淋暴风吸入的q版杏,仅仅不过他们两个人而已。

    身边没有吵闹声,游鱼摇摆着尾巴从他们身侧、头顶穿梭而过,明昧斑斓的海水被撞破切割成不规则的光影,映照在他帅气俊美的脸庞上,那双湛蓝的眼眸里像是有灯火摇曳。

    整个世界,在此刻,安静得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

    “中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这么轻易地选择原谅我,到底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我”

    他沉默着,没有立刻回答。

    杏杏并没有逼问他,因为就在她问出那个问题的瞬间,系统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

    目标人物“中原中也”主线任务“至死不渝的爱”,任务进度百分之十。

    杏杏蓦地睁大了眼睛。

    中原中也的主线任务进度条

    和太宰治持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