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九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周末两日如水流逝,q版杏还没玩得尽兴,时间就已经悄悄到工作日了。

    中原中也离开家前,q版杏抱住他不肯撒手,说要和爸爸一起去港黑总部工作。杏杏见中也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拒绝,似乎是认真在考虑带孩子去工作地点的可能性,连忙把q版杏抱过来“好啦,爸爸现在要去工作,听话一点,不要闹了。”

    “嘤。”

    q版杏哭哭啼啼地把小脑袋埋进杏杏胸口。

    看到它这样,橙发青年有些好笑地勾了勾唇角,目光柔和下来。

    临走前,他对杏杏说“晚上不用在家里做饭,去地标塔等我。”

    杏杏动作一滞,继而若无其事道“为什么要去地标塔有什么事吗”

    “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留下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他离开了。

    杏杏抱着q版杏坐在沙发上发呆。

    “杏杏”q版杏把小脑袋从她胸前抬起来,“中原中也的主线任务进度和太宰治的任务进度一样了诶。”

    杏杏明白它的意思。

    她之所以一直以来选择留在太宰治身边,而不去攻略别的攻略人物,一方面是害怕事情被揭穿,得不到好下场。但更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在所有任务目标中,只有太宰治的任务进度达到了百分之十,其他攻略人物大多都是百分之一或者百分之二的样子。

    既然选谁都是要完成任务的,那么为什么不选一个更容易的呢

    基于这样的想法,杏杏才会一直想要和其他攻略人物撇清关系。

    但是就在水族馆那天,她清晰地看到中原中也的任务进度条已经达到百分之十了。

    也就是说

    太宰治不再是她唯一的选择。

    地标塔的邀请意味着什么,杏杏也很清楚。

    那是“空中花园”。

    游戏里所有攻略人物好感度一旦达标,都会在这里求婚。

    太宰治是这样。

    中原中也也是这样。

    只不过三年前,爱情魔药的药效快要到期了,所以她在中原中也求婚当晚坦白了一切卷铺盖走人了。

    那么这次呢

    这次,她要赴约吗

    杏杏不确定。

    她觉得心里很乱。

    要把攻略人物换成中原中也吗

    但是这样一来太宰治那边要怎么解释

    可是难道不换,就这样继续下去吗

    那么事情暴露的那一天,又要怎么和中原中也解释

    杏杏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好像已经把自己逼进了绝路。

    总不可能一手抱一个,要他们好好相处吧

    鱼塘会炸掉的

    杏杏扯发崩溃。

    “杏杏,我找到了一枚戒指”

    q版杏哒哒哒地跑出来,炫耀般地把手中的钻戒放到杏杏手里。

    “你怎么能乱翻东西呢”杏杏很生气,拿过钻戒,“在哪个房间找到的赶快把它放回”话说到一半,她突然顿住了。

    这是三年前中原中也向她求婚时的钻戒。

    戒指内环还刻着他们名字的缩写。

    当时她没收,她以为盛怒之下,中原中也已经把这枚钻戒碾碎了,最好的情况也该是扔掉了。

    竟然还好好地保存着么

    “这是你在哪个房间找到的”

    “就是三楼走廊尽头那个鸭。”

    杏杏按照q版杏所说找到了三楼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

    她伸手按住把手,略一用力,打开了房门。

    温柔的海风扑面而来,白色窗帘外,是一望无际的湛蓝大海,海鸟盘旋在温暖的阳光下,翅膀起起落落。

    杏杏呆住了。

    淡粉色的墙纸上挂着蘑菇灯,懒人沙发垫随意摆放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柔软整洁的公主床旁摆放着小苍兰味的蜡烛香薰,即使是在白天也没有熄灭,走马灯不停旋转,熟悉的味道连同海风把遗忘了许久了记忆一起带回她的脑海中。

    这是三年前,她住的房间。

    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娃娃机里抓出来的小熊玩具堆在床头,衣柜里挂着她三年前常穿的衣服,用了一半的香水和化妆品仍然好好地摆在梳妆台上,连位置都不曾变动。

    整洁如新。

    即使说了让她滚,让她永远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但仍然会忍不住在重逢时心软,再次相遇不过几天,他就愿意不再计较她曾经偏过他的事,再一次选择把心交给她。

    他一直都好好地保留着她存在过的痕迹。

    是她忘记了。

    杏杏站在灿烂绚丽的阳光中,任由海风拂过长发,回忆如潮水般涌来。

    她突然想起来了。

    爱情魔药并不是限购一次的商品,三年前,只要她愿意,分明可以不停地回购后在中原中也身上使用,永远地把他欺骗下去。

    可是为什么又停下来了呢

    因为那么真挚热烈的爱如果起因是源于虚假,那么骗他到这里,也就足够了。

    骗他到这里,也就足够了。

    剩下的,让他来选择吧。

    杏杏终于下了决定。

    她被太宰治叫到首领办公室的时候,距离和中原中也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不到。

    从总部大楼到空中花园,算上堵车的时间,怎么样也要三十分钟。

    杏杏有些着急。

    你已经下定决心选择中原中也了吗

    在她走进首领办公室前,她听见do询问的声音,只是好像隔着层什么似的,有些朦胧模糊。

    杏杏迟疑了一下“也不算吧。我只是打算今晚先去和他主动坦白一切,然后道歉,原不原谅我是他的事,但是我不想再欺骗隐瞒下去了之后怎么样,要看他的想法。”

    整个游戏中,不管是养鱼,还是抛弃前任移情别恋那些被她渣过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过对不起“清水杏”的地方。

    可是中原中也没有。

    从头到尾,他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骗他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没必要再继续下去。

    我明白了。

    do说。

    杏杏推门而入。

    太宰治就坐在首领办公桌前处理公务,他神情平静,看起来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似乎眉宇间有些淡淡的疲惫。

    “太宰先生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不是什么大事。”他靠在座椅上,温柔到近乎纵容地笑了一下,“慈善晚宴快到了,我买了几条项链,想让你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就这

    杏杏眨了眨眼,专程把她叫来港黑总部就是让她看项链

    不过以太宰治的恶劣来说,这也的确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杏杏走到他身边,有些心不在焉地看了看他送她的项链,很快又开心起来,毕竟有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漂亮的宝石呢,这些项链一条比一条名贵漂亮,显然价值不凡。

    “唔我都挺喜欢的谢谢太宰先

    生送我项链”杏杏高兴地说。

    太宰治“你高兴什么”

    “啊”杏杏懵了,“不是你让我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吗”

    黑衣青年单手撑着脑袋,懒洋洋地说“我只是让你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又没有说要送给你。”

    杏杏“”

    杏杏差点被他气死。

    见她气得小嘴都翘起来了,太宰治终于破功,搂过她的腰,把脑袋埋进她颈窝里,闷笑了几声,脑袋看起来毛茸茸的,让人很有想揉一把的冲动。

    “骗你的哦。”他说,“这些当然都是送给清水小姐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杏杏哼哼,“突然这么大方,太宰先生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鸭”

    他把头抬起来,鸢色的眼眸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非常温柔“如果我说是,清水小姐会选择原谅我么”

    “唔看心情。”

    杏杏傲娇道。

    他执起她的手,若有若无地吻了一下戴着钻戒的地方“不是说今晚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吃晚饭吗快去吧,不要迟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杏杏突然有些踌躇“那我就先走了”

    “嗯。”

    他微笑着应了一声。

    夕阳的余辉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黑衣青年的脸庞在这一瞬间,白得近乎有种透明之感,晚风疯狂灌进这间屋子里,好像下一秒他就要消失在风里了。

    短暂的犹豫,杏杏最终没有回头。

    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空中花园”,就如她所想的一样,整个“空中花园”都遭到了清场,除了服务的侍者外一个人都没有,布置也是按照求婚的场景来的,红气球,白色心形蜡烛,还有粉色蛋糕和香槟。

    里面并没有中原中也的身影。

    是有事耽误了吗

    再等一下吧。

    杏杏这样想。

    她坐在露天视野最好的位置,眼看着夕阳一点一点地坠落,夜空上繁星点点。

    这一晚,她到底没有等到中原中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温柔机械的女声再一次从手机里传出来,杏杏无奈地挂断了电话。

    已经第十五通电话了,中原中也还是没有接。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就瞬间被杏杏否决掉了。

    开玩笑,中原中也可是横滨战力天花板,要是他都能出事出得这么悄无声息,连给她打个电话的机会都没有,那横滨不早就完蛋了

    难道是今天的任务太多了

    应该不可能啊,如果任务真的很多,中也根本就不会选择今天约她出来呀

    不可能打电话问太宰治,思来想去,杏杏还是选择给中岛敦打了个电话“中岛君,请问今天有临时派遣任务给中原先生吗”

    “诶”中岛敦显然对她提出的这个问题感到十分诧异,“没有啊。今天没有什么需要中原先生亲自出马的临时任务。而且,中原先生今天还提前了一个小时离开呢。”

    提前了一个小时离开

    “杏小姐找中原先生是有什么事吗”

    “嗯没有没有。”杏杏否认,“麻烦中岛君了,我就是随便问问。”

    既然是中原中也主动离开的,想必不是什么大事

    杏杏还是有些担心,她不知道中原中也平日里都会去什么地方,现在最有可能找到他的地方还是他家。

    先回去再说吧。

    赶回家的路上,杏杏又打了几次电话,毫无意外他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

    满怀着困惑和担忧,她拿出钥匙打开了别墅的门。

    房间里没有开灯,扑面而来的就是浓烈的酒气,即使只借着月光和路灯,杏杏都能清楚地看见客厅的桌上摆满的空掉的酒瓶。

    他靠坐在沙发上,听到了动静,却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中也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

    杏杏有些不知所措。

    “你来干什么”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淡淡地反问。

    “我、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没有接,在空中花园又等不到人,我、我很担心”

    她的话突然停住了。

    因为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声轻笑。

    “担心”他重复着这两个字,好像在把玩什么有趣的玩具似的,“担心什么你也会担心吗”

    即使再迟钝,杏杏也该反应过来他的异常了。

    “中、中也”

    杏杏绞着手,眼巴巴盯着他。

    “清水杏清水杏。”他低沉的嗓音里像是含着笑,又

    像是被砂砾磨砺过一般,“你今天下午在做什么”

    “我、我就是一直在家里鸭。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去空中花园等你了”

    杏杏小声嗫嚅道。

    “啊是这样啊。”

    中原中也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她面前,扯了扯嘴角“你说你哪里都没有去那我今天下午在港口黑手党总部看到的那个人,是谁”

    杏杏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

    “你怎么会你不是”

    中原中也拿出手机丢到她面前“这个昵称仙女的人是你吧”他冷笑起来,“知道我是怎么发现的吗我本来还觉得奇怪,为什么软件消息会突然提醒我远在东京的网友竟然就在附近,离我不到十米的距离就隔着一个房间,的确是不到十米。”

    “看到你和太宰一起出现的瞬间,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多亏了这个软件,不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原来我的前女友,和我前任搭档的妻子,竟然是同一个人。”

    他语气讽刺。

    “清水杏,你说你怎么总是想着骗我呢”

    杏杏咬住唇“我”

    还没等她回答,中原中也脸上的笑消失殆尽,杏杏从来没有在他眼中看过如此愤怒甚至称得上暴怒的神色“我还不够信任你吗三年前、重逢第一面、甚至就在刚才我都还想着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结果呢”

    他怒极反笑“结果你还是想着骗我都到了现在你还是想着骗我”

    “不是的”杏杏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重逢那天是误会我、我是真的打算今天晚上就把一切都告诉你的,中也”

    “你就会用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说谎。”他语气却全是漠然,“好玩吗看着你明明就站在我面前我却不认识你的样子,躲在幕后利用各种手段骗我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

    “听说我找你找了三年,撒谎孩子是我的,看我轻而易举心软原谅你做过的一切会很有满足感吗”他好像是笑了,却又像是痛苦到了极点,“知道我要跟你求婚,你心里是什么感觉得意嘲讽还是高高在上的愉悦你明明已经嫁给太宰了,你到底”他

    后退了几步,唇齿间全是血腥气,没有办法继续再说下去,“你真的有心吗清水杏,你真的有心吗”

    杏杏没有说话,她低着头,眼泪一滴滴砸到地板上。

    “对不起”她抽泣着说,“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说这个你不会相信的,但是我是真的打算今天晚上就和你坦白一切的”

    “我真的很抱歉,爱情魔药的事最开始就是个意外我本来是想倒在太宰治的酒里的,但是最后阴差阳错被你喝掉了,我也没有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

    “不用再解释了。”

    他打断了她的话,声音渐冷如冰。

    “不必再解释。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一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抱歉让小天使们久等啦看在靓靓的鸽子精这两天都快写断气的份上,就原谅我吧靓鸽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