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四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和几年前她离开时相比,沢田纲吉好像变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棕色短发稍微长了一点,同色系的眼眸仍然如天空般纯粹澄澈,身形更消瘦了些,面容苍白。

    杏杏很难看出那张面容的神色到底代表了什么,狂喜有,震惊有,愧疚有,痛苦也有。

    他紧紧攥住她的手腕,用力太过以至于让杏杏觉得有点痛。

    之前已经在山下公园隔着银杏树见过一次,不能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再次看见沢田纲吉出现在自己面前,除了一瞬间的惊慌,萦绕在心里更多的是一种淡淡的无奈。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再躲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好久不见,纲吉君。”杏杏友好地冲他打了个招呼,“不过你能先放开我吗我不会凭空消失的。”

    沢田纲吉没有回应她的话,他仍然带着一种介于怔忡和执拗间的神情,握住她手腕的力度没有丝毫放松。

    “她让你放手。没听到吗”

    中原中也隐含不悦的低沉嗓音响起,面色不善地望着眼前的棕发青年。

    沢田纲吉这时才像是从梦境中惊醒,他松掉握住杏杏手腕的力度,视线移向中原中也“你是谁”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中原中也冷冷道,“你是谁”

    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两人同时转过头看向清水杏。

    “他是谁”

    “他是谁”

    异口同声。

    浓重的味弥漫在半空中,杏杏已经看到了具现化的闪电和星火,似乎一点即燃。

    杏杏“”

    杏杏在两人的直视下害怕得瑟瑟发抖,亚历山大。尽管她已经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但这两人似乎没有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仍然紧紧逼视着她,好像如果不能立刻知道答案,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了。

    杏杏硬着头皮小声道“这个就是怎么说呢其实”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一道带着笑,但听起来绝不会让人感到温暖的男声冷不丁地在杏杏背后响起。

    她可太熟悉这个声音了。

    什么叫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

    两个人的修罗场她已

    经难以应对,再来一个岂不是要立刻升天

    杏杏不敢转过头,原地僵成了只受惊的兔子。

    太宰治走到她身边,脸上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看向另外两人的目光里却全是冷冷的讥诮。

    现在的气氛热烈得像极了新年,大家齐聚一堂,欢声笑语,热热闹闹地聊天吃东西当然如果他们吃的不是杏子就更好了

    杏杏嘤qaq天要亡我

    杏杏玩过这么多游戏副本,攻略人物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但在所有攻略人物中,让她花费时间最多的却恰好是沢田纲吉。

    第三个副本里,杏杏的初始身份设定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女,降落地在并盛町,是日本的一个小镇,日子过得平静而安稳,后来因为父母车祸去世,监护人将她转学到了并盛中学。

    初次相遇是在她转学的第一天,杏杏有些无聊地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游戏视角转换时,刚好看见有人被好几个男生堵在校园的角落里欺负。

    可能不管哪所学校都免不了校园暴力这个问题,顶多学风好的冷暴力,学风差的热暴力。

    杏杏本来就是个善良心软的女孩子,现实中看到同学被欺负也会毫不犹豫挺身而出。虽然知道这只是个游戏,一切都是假的,但是看着那个男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身体瘦弱又浑身脏兮兮的样子的确蛮可怜的,没有犹豫太久,她还是操控着游戏角色偏离了原本的路线,上前给那个男孩子递了一张手帕。

    “擦擦脸吧。”杏杏说,考虑到青春期男孩子要强的自尊心,她没有询问刚才那些男生欺负他的事,只是体贴地选择了什么都不问。

    男孩子抬起头来的一瞬间,杏杏微微愣了一下,仔细看,这个男生其实长了张相当清秀精致的脸,按理说不该是校园暴力中受欺负的对象,不过他眉宇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种犹疑和不自信,几乎完全掩盖了他的好容貌,让人只能关注到他的气质,而忽略了他的长相。

    但这并不是真正令她惊讶的原因。

    忘了说,游戏里玩家有一个“外挂”,世界上所有人在玩家眼里都是有“光环”的。

    当玩家操控的女主角直视他们眼睛时,就能看到这个光环。

    而光环的强弱,代表了此人对这个世界的重要程度。

    大部分人的光环是极浅的白,淡得可以忽略不计。

    他们就像是一部电影里的路人甲,一辈子庸庸碌碌地过去,平淡又安稳。

    少部分人的光环泛着淡淡的金色。

    这代表着他们已经开始对世界产生影响,游戏里很多企业家、巨星、艺术家等都是这种光环。

    而只有极少一部分人,光环会是纯粹的金。

    他们无一不是对游戏副本里的世界有着重大影响的人,就像是许多著名科学家和政界人物一般,必然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每个攻略人物的光环,都是金紫色交杂在一起的,他们是游戏世界的主角,一生注定跌宕起伏,波澜壮阔,他们被“世界意志”所磨砺,也被“世界意志”所偏爱。

    通俗点说,这种光环也可以被称为主角光环。

    直视他眼眸的瞬间,杏杏从他的头顶看到了金紫色的光环,这代表着沢田纲吉是可攻略人物,但这不是让杏杏惊讶的地方,真正让她惊讶的是,不知道是出了bug,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沢田纲吉头顶的“主角光环”完全黯淡了。

    杏杏从来没有在其他副本里遇见这种情况,这让她对沢田纲吉非常好奇,她很想知道为什么他头顶的光环会突然黯淡下来,而且如果可攻略人物头顶的光环黯淡了,那么他还可不可以被攻略呢

    第二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他的好感度进度条完全是灰色的,看不清数值,也不会增长或减少。如果好感度进度条无法发生变化,那么在判断个人路线的时候,自然也不可能进入沢田纲吉的个人路线,也就说明了他不再是可攻略人物。

    杏杏略微感到有些遗憾。

    但也只是有些遗憾罢了。

    毕竟在她以往攻略过的众多攻略对象中来看,沢田纲吉实在是太普通了。数学考试最高分只拿了十五分,体力弱到连跑完一千米都很困难,会被吉娃娃吓得平地摔,再加上和妈妈相依为命父亲很少回家,学校里很多同学其实都看不起他。

    学校里甚至有人专门给他起了“废柴纲”的称号,并且时不时拿来取笑他。

    从他年幼时起,沢田纲吉的父亲

    就常年不在家,家里只有一位柔弱美丽的母亲陪伴他长大。而他又是个很孝顺懂事的男孩子,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就算在学校里受了欺负也不会讲,他在学校里又没有朋友,遇事只会也只能自己默默消化。

    杏杏则和他完全相反,三号副本里玩家可以自由捏脸,所以杏杏完全是拍照把自己的脸的数据导入进去直接生成的游戏女主的脸。再加上她可爱活泼的性格,转学没过多久,就成为了并盛中学的校花。

    虽然沢田纲吉对身边的人都抱有一种警惕之心,但或许是她帮过他一次,或许是那张手帕的作用,他并不排斥杏杏和他做朋友。

    最初和他成为朋友,是觉得遭受校园暴力,没有朋友的棕发少年有些可怜,但不久之后,不过,杏杏就发现其实他身上有很多优点,不但是个非常温柔善良体贴人意的男生,对朋友也很真诚,和他相处的时候她从来不会觉得有一点点不开心的地方。

    既然是不可攻略对象,杏杏也没有拿出自己以前对待攻略人物的套路来攻略沢田纲吉,只是把他当做朋友一样来往。

    杏杏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并盛中学的日常,在此期间,她又认识了两位新的攻略人物,但毫无例外都是并盛中学的学生,一位风纪委员长,一位棒球社成员,都是极具人气的攻略角色。

    但杏杏却觉得有些无聊。

    她看了看三号副本的名字黑帮风云。

    这根本就是欺骗消费者嘛杏杏愤愤地想,全是校园日常,哪里有黑帮啊一点都不刺激

    再玩几天,要是还是这样一潭死水毫无变化的日常,那就离开这个副本去其他副本养鱼吧。

    杏杏想。

    没过多久,她发现不知道为什么,沢田纲吉突然和她疏远了。

    不再一起上下学,哪怕在走廊上看到她,也会当做没有看到的样子,转头离开。

    就连她主动去找他说话,他的回答也往往在两三句内结束,显得异常冷漠。

    这是做什么呀

    杏杏懵逼极了,明明之前还会很温柔地对她笑,和她说话来着

    杏杏感到很委屈,她很确信自己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做错了,不知道为什么沢田纲吉要突然对她实行冷暴力

    ,但她还是有尝试过送礼物来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

    但这一次沢田纲吉更过分他直接当着她的面,把礼物扔进了垃圾桶里。

    “不要再来找我了。”

    他这样对她说。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沢田纲吉你太过分啦

    杏杏差点没被他给气死,恰逢期中考试到了,杏杏暂时放下了手里的游戏,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考试之中,联考考了三天,等到完全结束后,杏杏才重新登入三号副本。

    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再看到沢田纲吉。

    她找学校里的同学打听,才发现原来在她不在的这三天里,沢田纲吉已经办理了退学手续,再也没有来过学校。

    去问老师发生了什么,老师也是一头雾水,说对他的情况不太了解,好像是家里出了些状况。

    什么状况能让一个十四岁的男生直接休学呢

    杏杏想不到。

    她多方打听,最后才找到了沢田纲吉家的住址。

    挂着“沢田家”的门牌已经有些腐朽脱落,院子里枯叶散落一地,房屋到大门前的鹅卵石旁原本栽种着的花卉已经枯萎了,看起来凄凉荒败,似乎很久都没人打理过。

    杏杏迟疑着按了按门铃,但是并没有人回应。

    “你是纲吉的同学吗”旁边走过来一个提着菜的中年妇女,“我是沢田家的邻居。他们现在应该没有人在家。”

    杏杏礼貌地冲她点头“我是纲吉君的同学。谢谢您的提醒,我在这里再等一下。”

    “哎呀,别等啦。他们一家人好像已经搬走了,几天前就没再看到人了。”中年妇女嘀咕道,“好歹大家也当了这么久的邻居,搬家也不打声招呼。”

    搬家

    杏杏心里隐隐觉得不对。

    她并不觉得沢田纲吉的消失,是因为搬家。

    中年妇女离开后,杏杏在游戏商城兑换了一个道具,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沢田宅”。

    房子里的情况和院子差不多,同样是整齐但又荒败的模样,清冷得没有一丝烟火气,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似的,又像是刻意被人清理了痕迹。

    杏杏最后在疑似沢田纲吉的房间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本藏起来的布满灰尘的日记。

    她轻轻用手地翻开薄薄脆脆的纸页,

    映入眼帘的是第一行黑色字迹便力透纸背,刻画着触目惊心的绝望。

    也许直到我死那天,也没有办法再见她一面了。

    像是突然被针刺痛了似的,杏杏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她定了定神,继续往下看。

    x月x日,晴转多云。马上要到学园祭了,今天大家一起排练节目,杏不仅唱歌好听,钢琴也弹得很好,不像我,什么事都做不好其实她那么优秀那么可爱,完全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要被困在我身边和我做朋友呢“如果没有我,杏也许会过得更开心吧”虽然知道这是事实,但又无法不自私地希望她待在身边的时间能久一点,更久一点。

    s放学回家的时候在拐角处好像看到了奇怪的黑衣人,还是和奈奈妈妈说一声,让她最近注意安全吧。

    x月x日,多云。出现在家门外的黑衣人好像多了起来,每次想抓住他们,人又会消失不见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奈奈妈妈最近很焦虑,好像是因为突然联系不上在外面的父亲了,希望父亲平安,希望妈妈能开心下来。

    这段话之后,日期间断了很久,等再次恢复记录,沢田纲吉的状态似乎很不好,笔迹也时轻时浅。

    x月x日,暴雨。

    是我太愚蠢竟然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这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父亲死了,妈妈也笔迹突兀地断了一下,纸张上出现了大片红褐色的血迹,苟延残喘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其实只要他们愿意,明明随时都可以让我死是折磨吗还是把我作为内部斗争的筹码和人质不能再靠近杏了,如果被他们发现和我有联系,她也会没命的

    写日记的人的状态似乎越来越糟糕,最后一篇没有再标注日期,连字迹也歪歪扭扭,像是被什么氤氲开了似的,变得模糊不清。

    今天我把杏送的礼物当着她的面扔进了垃圾桶,她很难过,走得时候好像哭了她大概不会再来了这样就很好。他们给我注射的药物已经开始发挥作用,视力是下降得最快的今天她离开的时候,我努力想睁眼再最后看一看她的样子,但还是非

    常模糊记忆也在下降,我快记不清她的脸了

    日记只记录到这里,再往后翻,就全是空白了。

    杏杏点开人物面板,属于“沢田纲吉”生命值的那一栏,彻底灰下来了。

    这是人物已经死亡的标志。

    作者有话要说27这里其实就是被卷入彭格列内斗中成为牺牲品了,但是不像原著一样早早地被安排成为继承人有reborn来教导,可以说最初并没有往首领的道路上培养。但是他又有嫡系血统所以对于彭格列里想上位的背叛者来说又是一个必须铲除的目标。在知道真相的时候27父亲已经死掉了,后面母亲和自己也被挟持监视,日记是他最生命最后写下来的自述。

    嘻嘻,我觉得你们猜不到我接下来的剧情

    猜到的小天使不要说给鸽子精保留一丝薄面叭哭唧唧

    感谢在2020112418:28:502020112516:23: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前山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tt、伊尹10瓶;仲卿、白白白糖、小王子的玫瑰花、栀嫙5瓶;焦躁小吃货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