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代替了杏杏原本位置的女孩叫笹川京子,是在杏杏转学到并盛中学前,她是并盛中学的校花。

    和她接触过之后,杏杏已经充分了解到为什么这一周目的沢田纲吉会喜欢她,因为笹川京子实在是个非常温柔可爱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再加上姣好的面容,很少有男生会不对她心生好感。

    杏杏也很美,但她的美貌太过清纯绝俗,在接近她之前,许多男孩子就会因为自身的平凡普通而心生踌躇怯意,所以表面上看起来,反而不比小家碧玉型的笹川京子更受欢迎。

    杏杏对此并不在意,在知道笹川京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替代了她在沢田纲吉心中的位置后,杏杏是有些难受的,但她没有让这种情绪侵蚀自己太久,毕竟危机还没有解除,所以杏杏很快就打起精神来,决定重新尝试和沢田纲吉成为朋友。

    但她没想到,错了那次命中注定的机会,再想和他成为彼此信任的朋友,竟然会这么困难。

    她想了很多办法去接近他,但不管是提议和他一起回家,还是在午休时间一起吃便当,都收效甚微。

    沢田纲吉一向温柔,哪怕心里并不情愿,也不会主动拒绝她的邀请和提议,只是眉目间的迟疑和犹豫却骗不了人,杏杏假装自己看不到,仍然笑着和他说话,但回想起过去的数个周目说不难过也是假的。

    更何况,笹川京子和他关系好,如果想要和沢田纲吉打好关系,就免不了三个人聚在一起玩的时候。

    他对京子的反馈会更积极。

    他会更在意京子的感受。

    每说完一句话,他会下意识地询问京子的意见。

    杏杏知道,以沢田纲吉的性格,绝对没有主观意义上区别对待的意思,那些都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只是这种“下意识”的反应,反而会让她更沮丧。

    以前只有两个人的关系,突然变成了三个人,而她成了多余的那一个。

    明明过去的几十个周目中他们才是最好的朋友啊。

    所以一直到原定轨迹到来的前不久,杏杏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和沢田纲吉成为普通朋友的关系,无法再更近一步变成彼此无条件信任的朋友。

    在她原

    本的计划中,杏杏会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关系后,再告诉他他的真实身份和彭格列内乱的真相,然后带着他和奈奈妈妈逃走就像第二次读档重来的历程一样,只不过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杏杏掌握了彭格列一方的动向,她有把握他们可以逃过彭格列派来的人员的追杀。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如果她冒然告诉沢田纲吉和奈奈妈妈真相,以她现在和沢田纲吉普通的朋友关系,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她所说的话,更不要说听她的一起逃走,说不定还会对她产生怀疑。

    杏杏没有办法,思来想去,只好以过生日为由,邀请沢田纲吉和奈奈妈妈到自己家里庆祝,打算派对当晚先用系统商城里换来的药迷晕他们,先逃离日本,剩下的事可以在旅程途中向他们解释。

    事情的进展出乎意料地顺利,奈奈妈妈非常心软,听说杏杏父母都不在家,只有找朋友同学陪她一起过生日,怜爱之情顿生,立刻答应了杏杏的邀请。

    为了不让自己的目的表现得太明显,引起他们的怀疑,杏杏不仅邀请了他们,还邀请了学校里的一些同学和朋友,就连笹川京子她也一起邀请了。

    生日当天,派对上大家都玩得很嗨,杏杏却一直心神不宁,一方面觉得事情太顺利了是好征兆,一方面又怀疑游戏副本的世界意识真的会让她这么顺利就通关吗

    不,不应该为了前面九十九次的失败,而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

    杏杏想。

    她已经失败了九十九次,这九十九次摔过的跤,踩过的坑,都变成了宝贵的经验,她闭着眼都知道彭格列的人接下来会怎么操作,更不要说比起前九十九次,她还多了一个优势掌握了更多的情报。

    一个问题不论再难,只要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规划好了每一步路的走法,即使看起来多么不可能,也是会成功的

    可是

    可是。

    可是,她想到了彭格列会派杀手去“沢田宅”。

    想到了怎么才能顺利地带他们离开日本。

    想到了离开后要如何安全地让他们度过接下来的生活

    却唯独没有想到,为了给她一个生日惊喜,京子提议手工做一个蛋糕送给她,

    奈奈妈妈觉得这是个很棒的提议,生日前夕两人便一起在家中做好了生日蛋糕。

    也没有想到,因为出门太匆忙,临走时蛋糕被落在了沢田宅,派对举行到一半奈奈妈妈才发现蛋糕没有带来。

    更不会想到,为了不惊动玩得正开心的孩子们,奈奈妈妈会悄悄回到“沢田宅”,想把她们做好的生日蛋糕带过来,却因此遇上了前来灭门的杀手。

    所以最后沢田纲吉对母亲最后的印象,是一具被损毁到已经看不清本来面貌的,遗体。

    已经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杏杏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毕竟成功救下了沢田纲吉不是吗相比前九十九次,要么看着他死,要么和他一起死,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应该感到高兴的不是吗

    可是,她就是开心不起来。

    沢田纲吉的父亲远在意大利,从小陪伴他的时间就很少,妈妈对他来说是十几年来唯一始终在他身边,支持他鼓励他的人。在同学们多年的嘲讽戏弄中,他还能成长为一个善良包容的人,离不开母亲的关心和教导,所以杏杏大概能想象,看到母亲惨死,对于他来说是怎样的打击。

    就在这时,有一位叫夏马尔的中年男性找到了沢田。

    他表面上是并盛中学校医,真实身份却是意大利杀手,同时也是沢田父亲的朋友。当年他退出黑手党隐姓埋名离开意大利,来到日本一所普通的学校当校医。一方面是完成自己的心愿,过普通人的生活,另一方面,也有替朋友照看妻儿的意思。

    但他没想到彭格列家族的巨变会发生得如此之快,等他想要做出补救之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你的仇人远在意大利,彭格列家族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以他如今的权势地位,你绝无报仇的可能。”夏马尔医生抽着烟,一副沧桑颓废的大叔模样,看不出丝毫黑帮人士的踪影,“你身为初代首领后代,这就是你的原罪。这次阴差阳错没能杀掉你,那些人绝无可能善罢甘休,你争取到的时间并不多。如果你够聪明,就该立刻离开日本,找个边陲小镇从此隐姓埋名,也许能活下去。”

    夏马尔医生把一切都告诉了沢田,包括他的真实

    身份,他母亲为何会惨死,他的仇人是谁并且劝诫沢田,既然躲过了一劫,那就好好活下去,别不切实际地想着复仇,他空有彭格列血脉却毫无根基,现在对上仇敌,无异于以卵击石。如果沢田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帮他伪造一个身份,让他离开日本,以另一个人的模样活下去。

    杏杏没有帮着夏马尔医生劝他。

    因为她从未见过他那样的神色。

    他的眼眸再也不是如天空般澄澈温柔的棕色,就像是被逼到绝路的野兽,在他眼中燃烧的全是决绝又凶狠的恨意,那是复仇的火焰,要么杀死仇人,要么毁灭自己,绝无第二条路可走。

    不死不休。

    见劝不动他,夏马尔医生没再说什么,只是颓然地叹了口气“如果你真的已经决心复仇,那就去意大利找一个人吧,他或许可以帮到你。”

    杏杏决定和他一起去意大利。

    这是他最艰难的时刻,父母的死让他背上血海深仇,一夜之间毁掉了过去那个温柔纯善的少年,如果他也死在了那个夜晚,也就罢了。

    但他偏偏没有死。

    既然没有死,就不可能不复仇。

    好歹也是一起死过好多次的小伙伴呢杏杏没有办法完全不管他。

    离开日本前,沢田最后去见了白月光一面,隔着很远的距离,笹川京子甚至都没能看到他他现在的处境已经不被容许再直接出现在她面前了。

    沢田低着头,被雨水浸润得微湿的发丝搭在额前,让人看不清眼眸里的情绪,杏杏这才发现,和初见的时候相比,少年单薄的身形已经渐渐变得修长。

    只是好像更消瘦了。

    最终,直到走之前,他也没再和京子说一句话,更没有出现在她面前。

    连道别都没有。

    复仇这条路哪里是好走的

    沢田无法以真实身份前往意大利,他们只能选择做船偷渡。这一路上遇到的各种坑蒙拐骗的变态人渣数不胜数,杏杏暗叹制作组对于人心的险恶阴暗的呈现,真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追杀沢田纲吉的人大概想不到,这个刚刚十四岁的,没有任何根基人脉势力的少年在面临生死困境的情况下,不仅没有

    隐姓埋名苟且偷生,甚至敢直接深入最凶险的地方。

    风险和机遇往往相伴相成,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他们遇到了一位名叫reborn的杀手先生。

    夏马尔医生告诉沢田纲吉,如果决定复仇就去意大利找一个人。

    他说的那个人,就是reborn先生。

    reborn先生在整个黑手党界都非常有名,他被称为“世界第一杀手”,各方面的能力都是顶尖的。彭格列九代首领还在世的时候,甚至动过请他来教导沢田成为一代合格首领的念头。

    但那也只是曾经了。

    reborn先生性格冷漠,行踪飘忽不定,和彭格列家族的关系也十分淡漠,想请动他帮忙很难,但他曾经欠过沢田父亲一个人情,reborn先生又一向是个守诺的人。

    在沢田纲吉的恳求下,他答应教导他六年,至于六年后他能学到多少,能不能复仇成功,那就不在他的负责范围之内了。

    reborn先生受了诅咒,从青年变成了小孩子的模样,但能力并未减弱分毫。他教导沢田,不仅帮他解除了死气之炎的封印,教他战斗技巧,更有意将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首领。

    掌握人心,玩弄权数,势力划分,布局衡量。

    死气之炎解封后,沢田纲吉的成长速度快得令人震惊,每一天的他几乎都在吊打昨天的自己,reborn先生虽然腹黑又毒舌,极少夸赞他,出口大多都是打击的话,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对方是很满意的。

    游戏里的六年转瞬即逝。

    杏杏不想再去回忆具体的复仇经历和彭格列十代目的上位史,总之就是明争暗斗、腥风血雨、险象环生、峰回路转总之,经过三年的谋算和斗争,牺牲了无数同伴和下属,沢田纲吉赢了。

    他成功推翻背叛者的统治,成为新一代教父。他是彭格列历代首领中最低,处境最惨,困难最多,继承难度最大也是作风最强势残酷的一任首领。

    很多人憎恨他,说他手腕铁血,杀人如麻,眼里全是算计和阴谋,冷心冷肺,连自己的部下也难得到他的信任,又不容人违背忤逆,是个名副其实的“暴君”。

    更甚至有人揣测,他根本就是个没有感情的疯子。

    但是杏杏知道,他变了很多,但也有很多东西刻印在他身上,从来

    没有变过。

    复仇成功杀了仇人那天下了雨,西西里岛的海岸线外的灯塔亮着光矗立其中,像傍晚时分细雨蒙蒙中昏黄的路灯。原本应该感到喜悦的沢田纲吉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多开心,棕发青年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最后醉倒在她身边睡着了。

    杏杏想了想,没有关掉游戏,只是一边写作业,一边挂机陪着他。

    彭格列里的背叛者虽然尽数被剿灭,但反对势力还有两三成在苟延残喘。

    沢田纲吉成为彭格列首领的速度太快,尽管已经用残酷的手段镇压了不少反抗的势力,但仍然免不了有人在一旁蠢蠢欲动。

    不久后的晚会里,发生了一起针对他的暗杀。

    其实以他的能力就算避不开,最多也就只是受点轻伤,不会危及性命但杏杏仔细想了想,陪他到这里她就算死掉也可以说得上是功成身退,况且一路陪伴他走到教父的位置上,就像玩养成游戏照顾崽崽一样,杏杏还是有点成就感的。

    她操纵着游戏里的自己,替他挡了这一枪。

    杏杏已经想好了,如果这一枪系统判定她没死,那就再多陪他几天,如果系统判定她死了,就去下一个副本养新的鱼。

    总归他已经是黑手党教父了,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满心只想着复仇的单薄少年,有没有她在身边应该都不是很有所谓。

    大难不死,必有后患。

    杏杏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还是被游戏系统判定为“存活”。下手术台第一天,杏杏就得知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在她陷入昏迷的这几天,沢田纲吉把怀孕的笹川京子接到了彭格列总部。

    作者有话要说杏杏微笑叉腰真好啊,艹t的。

    感谢在2020112521:19:452020112622:19: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仲卿、前山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235779030瓶;德川鶴姬、戚戚婉婉萋萋20瓶;栀嫙10瓶;绝对贫困户5瓶;aa3瓶;46973820、仲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