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爱心拍卖会的会场和每个星海公馆直接相连,入口是一幅画,拉开画,就会露出背后隐藏的通道。

    初时极窄,越往里走,视野便渐渐开阔起来,和最初简陋的通道相比,已经完全是另一番天地了。

    拍卖会会场场地极其宽阔,除了客人们所坐的贵宾席外,周围是全是栩栩如生的3d全息投影。全是些家喻户晓的卡通人物,只是江户川柯南认识的,就有哆啦a梦、数码宝贝、聪明的一休等等客人走过时,它们还会友好地和客人们打招呼。

    除此之外的场地上是一个个小型水幕喷泉,悠扬舒缓的音乐配上五彩缤纷的光影,美如幻境。

    不过硬要说起来,这一切虽然新奇,但在别的拍卖会场也并不是做不到同等的设计。最让人惊奇的是拍卖会场的穹顶,竟然是漂亮的夜空星体,真实得仿佛触手可及。

    江户川柯南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坐下,看着会场上的一切布置,有了一丝微妙的违和感。

    聚集了这么多大人物的拍卖会现场,怎么说也该庄重严肃些,难道不该是哥特式建筑,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装修风格吗为什么会设计得如此具有少女心

    美是美的,但这种天真中夹杂着童心的风格,大概只有稚气未脱的少女才会喜欢吧。

    刚想到这里,他又低声咳嗽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感冒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不经意间,他看到了远处熟悉的身影。

    在一众外貌出众的名媛淑女中,还是有人以美貌艳压全场的。清水杏穿了一件一字肩红色长裙,上面镶着无数颗施华洛世奇水晶,红色由浅到深层层晕染,像极了日落时的晚霞,和娇艳的红唇遥相辉映,衬得她肌肤胜雪,黑发如瀑,长发被束成优雅的花苞状,有一两绺碎发松松散散地垂落于耳际,给她增添了几分活泼可爱。

    他敏锐地注意到不少男人的视线都若有若无地落在她身上,清水杏却全然不觉,只顾着神情娇憨地和她身旁俊美优雅的黑衣青年撒娇,对方微笑起来,似乎低声和她说了什么,惹得她气得脸颊鼓鼓的。

    杏杏有些不舒服地在座位上轻轻挪动了一下

    。

    好无聊啊,为了保持礼仪又不能玩手机,而且她好口渴,要是能有一杯鲜榨橙汁就好了

    正想到这里,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圆头圆脑憨态可掬的机器人侍者“客人您好,这是您想要的鲜榨橙汁。”

    杏杏

    又来

    为什么这些机器人侍者会这么准确地知道她想要什么啊

    杏杏一脸懵逼地收下鲜榨橙汁,下意识地说“谢谢你”

    “不客气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小机器人听见她的感谢,似乎非常开心,连“眼睛”的地方都变成了两个星星符号,杏杏甚至有种自家狗狗高兴得在摇尾巴的错觉。

    杏杏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小机器人像喝醉了酒似的,“脸上”浮现出可爱的“红晕”,仿佛踩在云端上似的轻飘飘地走了,期间还差点在台阶上摔一跤。

    “好可爱”

    有看见这一幕的女人被小机器人萌到了,在它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同样想伸出手摸摸它的小脑袋,却被它灵活地躲开,小机器人没有理会尴尬的女人,傲娇地扭着头走远了,只是时不时回头看杏杏一眼,似乎非常期待再给她送点什么似的。

    简直像是成精了一样杏杏想。

    她家狗狗也是这样,从买回家起就特别特别喜欢她,总爱粘着她和她玩,如果调皮捣蛋惹她生气不理它了,它能伤心地缩在角落里哭得一抽一抽的明明是哥哥买回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粘哥哥,偏偏喜欢黏她。

    “原来不止人类喜欢美人,机器人也喜欢美少女呀。”

    杏杏寻声望去,坐在她旁边的女孩子有一头棕色的短发,穿着挂脖白色长裙,友好地伸出手和她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铃木园子,是铃木财团的人,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是清水杏。”

    杏杏握住她的手,礼貌回应。

    “虽然照片上看已经觉得很惊艳了,但是你真人真的比照片上还好看呢难怪就连daydrea集团里一向高冷的机器人都这么喜欢你。”

    铃木园子显然是个极其热情的自来熟,刚一搭上话就对着杏杏的外貌一顿夸。

    杏杏以往她遇见过太多被她美貌所惊艳的人,所以她不太在

    意这个,反而被铃木园子最后一句话所吸引“daydrea集团的机器人一向很高冷吗”

    “对啊。”铃木园子用手轻点着脸颊,望着头顶极其梦幻可爱的粉色星空,“我想想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参加daydrea集团举办的慈善晚宴了。他们集团的幕后人从来不出面的,上一次也全是机器人在服务客人控制流程这些机器人都很高冷,基本上从来不会和你多说一句废话,更不要说主动给你送东西还让你摸它们脑袋了”说着说着她有些愤愤起来,“太真实了吧这年头连机器人都是外貌协会的了吗”

    诶

    可是她遇到的小机器人都非常友好热情啊,游轮太大,之前她在船上迷路的时候还有小机器人主动来给她带路呢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会知道她迷路了。

    仅凭外貌这点好像有些说不通,机器人也会喜欢美少女吗

    不,准确点说机器人也能分辨出谁是美人,并根据这点决定自己对不同长相的人的态度

    总觉得怪怪的。

    而且为什么它们总是能那么准确地猜出她心里想要什么,并及时呢就连这个拍卖会会场也非常符合她审美的样子。

    宾客们陆续到齐,还没等杏杏想出个所以然来,爱心拍卖会已经正式宣告开始了。

    主持拍卖会的同样是一个圆头圆脑的小机器人,它穿着白色西装,讲究地打着红领结,一本正经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可爱“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由daydrea集团举办的慈善晚宴现场”

    趁它还在说着欢迎词的时候,杏杏的思绪已经借由daydrea集团的名字飘远了。

    现实里的游戏制作组就叫daydrea公司,据说他们的剧情来源全部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好像创始人也说过是现实取材通过艺术加工改编的,希望大家都能借此弥补生活中的种种遗憾云云

    公司取名“daydrea”,也是希望能为所有少女在游戏中实现原本不可实现的梦想之类的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已经成交了好几样拍卖品,杏杏只是随便一看,就在其中发现了好几样名家画作、名贵古董之类的昂贵拍卖物,除了这些拍卖物拍出高价之外,她发现竟然有好几样并不如何珍惜,价值

    也显然不比前几样的拍卖物品竟然也拍卖出了高价。

    因为慈善晚宴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大人物,所以拍卖的计价单位统一用的是“美元”,名画和古董拍出几百万几千万的价钱杏杏能够理解,但是一条普通的项链或者手工明信片也能拍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格就让杏杏有些费解了。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它们本身的价值了吧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铃木园子在一旁低声和她解释“daydrea公司每年举办的爱心拍卖会由客人们捐赠拍卖物品,拍卖所得则会悉数捐赠给世界各大慈善机构。像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各种珍贵收藏品不计其数,名画古董随手捐了也就捐了,不会心疼的。但是像被邀请前来助兴的男女明星、舞蹈艺术家、还没有独立于家族之外的名媛、各大势力首领的情人夫人就没有他们这样的财力了。但是这些人捐赠的物品也往往能拍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毕竟宴会里有钱有势的人那么多,看到漂亮的人总是会绅士地示好,如果最终能由自己买下对方的捐赠品,拍卖结束后提出邀请对方喝杯酒之类的也往往不会被拒绝。”

    懂了,没想到一个以慈善为名的拍卖会不仅是这些人一掷千金的场合,竟然还是一个可供有心人施展的交际舞台。

    这样想着,转眼间又一件拍卖品的交易尘埃落定,捐赠者是一位漂亮的芭蕾舞演员,杏杏看了看交易记录,发现这件并不名贵的拍卖品的成交价就算放在所有已成交的物品里,也可以排得上前十。

    成交价出来,芭蕾舞演员优雅地微笑了一下,在她周围的不少女性都向她暗暗投去嫉羡的目光。

    杏杏对此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后知后觉地回想起来,她捐赠的物品似乎是一只平凡无奇甚至有点旧的白色蝴蝶发夹天惹这个白色蝴蝶发夹本身不具有收藏价值,她又已经是港口afia的首领夫人了,大概也没什么人会想对已婚少妇献殷勤,要是等下拍卖到她的捐赠品,一个想买的人都没有的话,岂不是非常尴尬

    只是想一想那个画面,杏杏都感到非常窒息。

    看了看,她的白色蝴蝶发夹初始定价好像是“十美元”,等会儿要是没人

    想买,她就用十美元把它再买回来叭杏杏默默地把自己竞价的牌子摸出来。

    “下面这件拍卖品来自非常可爱的清水杏小姐,是一只没有主人可爱的白色蝴蝶发夹。起拍价为十美元。最低加价幅度为十美元,最高没有上限。”机器人拍卖师说着奇奇怪怪的介绍词,举槌道,“现在开始竞拍。”

    这么快就到她了

    场馆里一片寂静无声。

    呜呜呜太丢脸了简直无异于公开处刑,还是自己悄悄买回来叭

    杏杏默默地举起竞价牌,却被太宰治伸手按了下去。

    “十万。”

    黑衣青年淡淡道。

    就像往油锅里滴了一滴清水。

    赤司征十郎“二十万。”

    迹部景吾“五十万。”

    深田修一“六十万。”

    江户川柯南无语“深田君你这是凑什么热闹”

    “反正是执行任务,花费都从局长账上出。”深田修一微笑低语,“现在这个场面不是很有趣吗江户川君,看来有不少男人对你妹妹虎视眈眈啊。”

    深田修一加重了“妹妹”二字,江户川柯南对他这种略显轻浮的态度有些反感,心里莫名涌上一股突如其来的怒意,冷冷道“注意你的言辞深田君,杏不是供人拍卖的物品。”

    话一说完,他自己都怔了一下。

    “一百万。”

    这么快就突破百万级别了

    杏杏微微一呆,循声望去,眼下有着紫色刺青的俊美青年见她看过来,狡黠地对她眨了眨眼。

    杏杏被震住了。

    这是谁全身上下都好白啊,头上再顶个光环就可以直接扮演小天使啦

    然后发呆的杏杏就被身边的男人捏住下巴强行转过了头,黑衣青年面无表情“好看吗”

    杏杏“”

    没等她回答,太宰治再次举牌“两百万。”

    这个价格顿时让杏杏从梦游的状态回过神来,连忙拉住他的手“两百万美元太贵啦太宰先生这个蝴蝶发夹哪里值这么多钱呀不要再竞价下去了,他们喜欢就给他们叭”

    “你不想要这枚蝴蝶发夹了吗”

    他静静地望着她,鸢色的眼眸里中似乎又有点别的含义。

    捐都捐了,当然不想要啦

    杏杏还没来得及回答,

    就听到远处又一次传来竞价的声音“五百万。”

    这下不止是杏杏,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从十美元到五百万

    这只是个蝴蝶发夹啊

    要是算上折损,恐怕连一美元都值不了

    虽然是来做慈善的,但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吧

    因为心里隐隐有了猜测,所以看到竞价的人的时候,杏杏心里并没有多么惊讶,反而是一种意料之中的无奈。

    沢田纲吉的状态看起来并不好,他面沉如水,若有所感地向她所在的地点望去。

    两人目光在空中短暂交汇,停留,杏杏先一步收回了视线。

    她心里微微叹息了一声。

    现在再来进行这种无意义的较劲又有什么意思呢

    “一千万。”

    这次声音是从她身旁的方向传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太宰治的声音有些微的冷意。

    杏杏

    这不是疯了吗

    一千万干点什么不好,要买这个没有卵用的蝴蝶发夹

    要不是场合不合适,杏杏简直想疯狂摇晃太宰治的肩膀让他清醒一点

    老公你这是扔一千万打水漂了鸭

    杏杏震惊“太宰先生你刚才是不是多说了一个零”

    太宰治淡然微笑“说到底金钱都是没有意义的废纸,留着只能徒增烦恼。”

    杏杏喵喵喵这说的是人话吗

    “两千万。”

    不远处再次传来熟悉的声音。

    杏杏简直想捂脸。

    看来疯的不止太宰治一个

    可她真的不觉得她的这枚蝴蝶发夹能值这么多钱。

    太宰治轻描淡写“三千万。”

    “四千万。”

    都不需要拍卖师,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彭格列十代首领已经再次把价钱太高了一个千万级别的幅度。

    叫价已经远远超出了蝴蝶发夹本身的价值。

    但似乎他们所竞争的,好像并不是这枚普普通通的蝴蝶发夹,或者说,不全是这枚普普通通的蝴蝶发夹,两人显然都势在必得,以至于砸再多的钱也在所不惜。

    眼见太宰治还要继续加价,杏杏忍无可忍,拉住他的手“不要再加价了我好心痛”

    听她这样说,太宰治罕见地愣了一下“你心痛什么”

    杏杏哭唧唧“你的钱就是我的钱,你拿三千万买这只蝴蝶发夹,让我感觉好像是自己的三千万打了水漂,我好难过呜呜呜”杏杏抽抽噎噎,“要是实在不想要这些废纸的话老公你就把它们给我叭”

    似乎是被她的最后一句所取悦了,太宰治嘴角微翘“你不想要这枚蝴蝶发夹了”

    刚才他也问过她这句话,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一再确认她还想不想要一枚已经捐出去的蝴蝶发夹,杏杏还是懵懵地点头“我不想要了。”

    听见她肯定的回答,他唇角的弧度似乎略微加深了,优雅地对远处的彭格列首领做了个“请”的手势,便靠回到座椅上,不再参与竞价。

    最终,这枚价值不足一美元的白色蝴蝶发夹,以四千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拍卖会已经散场,经过长达三个小时聚精会神的聚会,散场后众人都已经疲惫不堪地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星海公馆里休息,船上的公共场所几乎看不见人影,只有最顶层的甲板处,还有一个棕色短发的青年靠在船栏上。

    沢田纲吉长久地凝视着手中的白色蝴蝶发夹。

    除了拍卖会上那一眼,她再也没有向他所在的方向,分出任何一点注意力。

    其实以彭格列世代累积的庞大财富,不要说一枚蝴蝶发夹,就是买下十枚、二十枚,也算不上什么。

    他明明赢了这场拍卖,却又像是输得一塌糊涂。

    他看见了她身边神秘俊美的黑衣青年,明明骨子里是个冷漠至极的男人,却会故意笑着捉弄她,看她生气了又会想办法逗她开心,显然非常宠爱她。

    她现在这么幸福。

    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要更幸福吗

    那他呢

    他要怎么办

    他们之间的过往清水杏说不要就不要了,她这么洒脱自私地以死消失在他面前,她不在以后的每一天他都如同活在地狱之中,再次见面,她却要挽着别的男人的手,告诉他她过得很好是吗

    不能忍受。

    完全无法忍受。

    他喝掉酒杯中仅剩的最后一口烈酒,任由热烈的酒精滑下灼伤喉咙,与海上冰冷的空气交换,连呼吸都带着撕裂般的痛。

    其实他没必要太替她着想的不是

    吗

    他是彭格列首领,是意大利黑手党教父,是里世界里黑暗的代名词,只要他愿意,他大可以直接和港口黑手党开战,用什么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都好,他完全可以把她抢过来,不计后果,不论代价,就算她恨他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这个念头一出,他听见脑海里响起一个低低的叹息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你看看你现在活得还像是个人吗

    另一个声音则冷冷道有所谓吗在她死之后我有哪怕一天活得像个人吗这本来就是清水杏欠我的。

    对,这一切本来就是她欠他的。

    如果不是她接近他带回情报,给仇人做帮凶,奈奈妈妈不会死。

    他不会被仇恨折磨得面目全非,不会在复仇的道路上把她当做唯一的精神慰藉。

    不会在她死后痛苦疯狂成这样。

    她还没有算清之前亏欠他的一切,凭什么要把他一个人扔在原地

    她凭什么

    这一切原本就是清水杏亏欠他的

    突然间,海上狂风大作,雨水哗啦落下,白色蝴蝶发夹瞬间坠落金海里。

    下一秒,落海的沉闷声响起。

    夜里的海水冰冷刺骨,不似白天湛蓝,反而黑得见不到底,就像有指引一样,他伸手握住了白色蝴蝶发夹,却在突然之间,连上浮的力气都没有了。

    幽蓝的深海,像是所有人终要走向的归宿。

    他闭上眼。

    不如就这样沉下去吧。

    就这样一直下沉到看不见尽头的深渊里。

    也许沉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连同她的这枚白色蝴蝶发夹

    她的白色蝴蝶发夹

    等等

    他蓦地睁开眼。

    有什么东西不对

    记忆里,这枚白色蝴蝶发夹,分明是他在烟火大会上送给京子的

    为什么清水杏会有

    会什么自从上船以来,他心里一直默认这是本属于清水杏的东西,并没有对其中的违和感缠上任何怀疑

    像是有一道光劈过脑海中一直混沌的空间,被他遗忘的一切,都在这一刻清晰了起来。

    那个在他被校园暴力时递过手帕的女孩。

    那个在烟火大会上笑着佩戴好他送来的蝴蝶发夹的女孩。

    那个和他一起看萤火虫,

    拉着他追赶永远也追不上的火车的女孩。

    那个曾经无数次回到“过去”,妄图救他的女孩。

    在这一刻,她的面容终于清晰地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周围似乎有莹亮的蓝色水泡上浮,像是无数被遗忘的眼泪,终于有了重见天日的一天。

    啊

    原来不是她抛弃了他们的过去。

    最初忘记一切的人是他啊。

    机器人侍者来敲门,说外面有人找她。

    睡得正香的杏杏百般不情愿地披上衣服出了门,看见眼前的人的瞬间就被吓了一跳。

    棕发青年像是在水里浸过一遍似的,全身上下连同短发和黑色西装都湿透了,这么大的雨他也没有撑伞,杏杏连忙把伞举到他头顶,担忧道“纲吉君你还好吗你没事吧”

    离他近了,才嗅到他身上浓重的酒气,杏杏更担心了“你喝酒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想起来了。”

    杏杏一怔“什么”

    “我想起来了。”他眼眶通红,垂眸凝视着她,“全部,所有的一切。包括你一次又一次回到过去试图救我,包括哪些过往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任由我误会了你这么多年,甚至让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你亏欠了我,甚至是重逢的现在你怎么能忍住什么都不说清水杏你怎么能忍住什么都不告诉我”

    杏杏沉默,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第一百周目的经历的确让她有些难过,但既然最后死都死了,她也没打算再继续困囿其中。

    对她来说只是个游戏,伤心毕竟也有限,让沢田纲吉维持着她是害死他母亲的帮凶的这个念头,可能反而不会对她的死太过愧疚难过。

    何必要再告诉他真相让他更痛呢

    他的人生已经够苦的了。

    杏杏张了张嘴,最后只是说“不重要了。”

    他像是完全没有预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不可置信道“不重要了什么叫不重要了”

    他刚知道她从来没有亏欠过他,刚知道她曾经为他做了这么多

    她怎么能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都不重要了。无论我以前为你做过什么,我们之间发生的好的一切,坏的一切

    通通都不重要了。”杏杏心平气和地说,“纲吉君,你完全不用对我抱有任何愧疚或者亏欠的心态。那些事是我自愿做的,从头到尾和你本身的意愿都没有关系。后来发生那些事只能说是阴差阳错,谁也怪不了谁。我从来没有恨过你,也希望你不要恨我。但毕竟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也是真的不想再和曾经纠缠了。”

    他怔怔地望着她,无法再说出任何一句话。

    风声凛冽地刮过耳际,像是最后的叹息。

    “纲吉君,现在仔细想想,以前发生的一切,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我都记不太清了。”

    “你也忘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惹,给小天使们卖个萌叭

    感谢在2020112820:58:222020112923:03: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赤璟2个;ghqc、前山秋、特浓凉茶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竺颜39瓶;玉笙烟30瓶;长玺28瓶;ribbit23瓶;包子20瓶;汤圆不方18瓶;山、小花花、鳯澜10瓶;栀嫙、九九、抹茶5瓶;漱玉3瓶;仲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