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一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杏杏注视着沢田纲吉跌跌撞撞离去的背影,恍惚中好像看到了多年前那个身影单薄的少年。

    只是这一次,将不会有人再在原地等他。

    她轻轻叹了口气,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被雨淋湿了,杏杏冷得打了个寒颤,连忙回到星海公馆里。

    实在没有什么泡澡的心情,杏杏匆匆洗了个澡,正准备吹干头发,吹风机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拿了过去。

    杏杏特别自然地指挥他“太宰先生,开第二档,从下往上吹。”

    “是这样”

    “嗯嗯”吹风的距离和温度都刚刚好,杏杏满意地点头。

    “今天玩得开心吗”

    他问。

    “还好叭。”杏杏叹气,“食物很好吃,娱乐设施也很好玩,但是唉,总之还是有点累的,而且一眼望出去全是海,有点无聊鸭,我都想下船了。”

    “再等等,明天就可以离开了。”

    他温柔平静地说,轻轻揉了揉她的头顶。

    “太宰先生参加这次daydrea集团举行的慈善晚宴,也是想买下最后一件拍卖品吗”

    “你知道最后一件拍卖品”

    “听别人说的。”

    “清水小姐希望谁得到最后一件拍卖品”

    “我说了又不算数。”杏杏嘀咕道,她想了想,“嗯既然太宰先生想要,那我当然是希望你能如愿以偿,拿到最后一件拍卖品啦。”

    他讶然“清水小姐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杏杏生气“哼,你才知道吗我一直对你很好鸭”

    太宰治幽幽道“忽略掉你总是仗着我宠爱你在我面前反复横跳,随意出入男公关店尝试给我戴绿帽,肆意在别人面前诋毁我的名誉等一系列操作你对我也还算可以吧。”

    杏杏突然感觉有点心虚是怎么回事。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头发很快就干了,他把穿着毛绒绒猫咪睡衣的杏杏抱进怀里,长久地沉默。

    杏猫猫乖乖地任由他抱了,小声道“太宰先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鸭感觉你最近好黏我哦。”

    动不动就亲亲抱抱的,感觉好像很没安全感的小动物似的杏杏轻轻揉了揉他微卷的头发“不用这样呀,我又不会突

    然消失不见。”

    如果有一天她完成了主线任务,离开前也一定会和他打个招呼告别一下的。

    不管怎么说,穿进游戏里这么久,太宰治对她都算得非常宠爱了。不仅没有追究她一次次在绿她的底线上反复横跳,就算她诋毁他的名誉说他不行他也没有惩罚她,还给她买好看的宝石衣服,带她去有趣的地方玩。

    有的时候杏杏会觉得太宰治好像一点也不喜欢她。

    但有的时候,他又会给她似乎非常在意她,宠爱她的错觉。

    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呢

    杏杏想不通。

    但她心里就是莫名奇妙地笃定,不管发生什么,太宰治都不会伤害她,他会保护她。

    尽管杏杏也不知道这种没来由的信任源于何处。

    “其实我对最后一件拍卖品不是很有所谓。”他低声道,“能不能拿到,对最后的结果来说都没有区别。”

    杏杏不明白他的意思,只好选择闭嘴,安静地听着。

    他的声音极轻极低,让人恍惚间,会以为听到的只是幻觉。

    “杏,这世界上所有人对你的喜欢加起来也比不过我对你的爱。”

    第一晚的爱心拍卖会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重头戏在第二天,daydrea集团最重要的拍卖品也会在第二天进行拍卖。

    “和今晚的爱心拍卖不同,最后一件拍卖品的拍卖不是公开进行的,能收到拍卖邀请有资格参与竞争的就那么几个人,显然我们都没这个机会。”深田修一说。

    江户川柯南“这就是我们要半夜潜入控制室偷东西的原因”

    “不能说是偷。”深田修一纠正了他的错误看法,“准确来说,我们俩这叫维护世界和平。更何况如果真的错过今晚的机会,等明天拍卖会结束一切都来不及了。”

    江户川柯南不,或许应该改口叫“工藤新一”了,为了今晚的任务能顺利进行,他吃下了灰原哀临时研制的atx4869的解药,此时已经从孩童的状态,重新恢复为了青年的身体。

    工藤新一勉强接受了深田修一的说法,只是看起来还是有些无语,他刚想开口,气流冲进肺里,顿时又激起了一连串的咳嗽。

    “工藤君你真的还好吗感冒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听

    着深田修一看似关切的话语,工藤新一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从头到尾深田修一给他的感觉都很不好,就比如现在,明明是说着关心的话,但却无法从中感受到丝毫关切之意,那种若有若无的笑意更让人从心底渗出不悦来。

    可是工藤新一现在的状态实在说不上好,不知不觉中他的风寒已经严重到了一贯清晰的头脑都有些模糊的地步,更不用说吃了解药后为了恢复成成人的身体,更是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近乎虚脱。

    但他还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杏还在等着他。

    “不用太勉强自己,工藤君。”深田修一淡淡道,“说到底像这种病毒性感冒,都是由于人体免疫力降低病毒侵入导致的,咳嗽发热都是正常反应。”

    病毒性感冒

    为什么深田修一会这么笃定

    他不是风寒感冒么

    不期然间,他的脑海里再次闪过了安室透曾经说过的话,断断续续的,却又无比清晰。

    “有点奇怪有希子小姐这么有名,有名到即使是我也从小就认识的地步。但是我和杏谈了这么久的恋爱,为什么从来没有觉得她像有希子小姐呢”

    清水杏真的长得像工藤有希子吗

    为什么确认她身份以来,一直到决定救她出来,他始终下意识地忽略了把找到妹妹这件事告诉父母

    即使最开始是出于不想刺激母亲的心情那么父亲呢

    为什么他也并不想告诉工藤优作

    为什么他们从他回国至今,从未给他打过电话问问消息

    有什么地方不对。

    有很明显的地方不对

    清水杏真的长得像工藤有希子吗

    她真的是他的妹妹吗

    不,或许应该换一个说法

    他真的,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吗

    他明明

    工藤新一明明

    是独生子啊

    “不对清水杏不是我妹妹”

    工藤新一按住额角的位置靠着墙滑坐而下。

    深田修一似乎有点惊讶,他低头凑近他“你在说什么,工藤君清水杏的确是你的亲生妹妹啊。”

    良久的寂静。

    工藤新一抬起头来,他像是在一瞬间感冒痊愈,神色平静而冷漠,看

    不出任何虚弱和病态。

    “嗯。”他平淡道,“深田君,我们该出发了。”

    这一晚,杏杏睡得极不安稳。

    不知为何,她梦中出现了一个不断在追杀她的人,有时候地点是在废弃工厂,又是地点是在老旧的学校宿舍,时间大多都是晚上,杏杏只记得自己不断地在奔跑,寒风呼啸着刮过脸庞,追杀她的人却始终不紧不慢地缀在她身后,仿佛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般。

    她被绊倒在地,正害怕得瑟瑟发抖之际,落入了一个温暖安全的怀抱。

    “别害怕,不会有人能再伤害你了。”

    是太宰治的声音,温柔得让人心醉。

    但下一秒,这个怀抱突然消失了。

    杏杏惊恐地四处张望,这一次,她终于看清了那个一直在追杀她的人的脸,那个人

    分明长着一张哥哥的脸。

    杏杏浑身冷汗地从梦中醒来,偌大的星海公馆即使到了半夜,也仍然是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只有她所在的房间亮着一盏昏黄微弱的台灯,视野并不如何清晰。

    太宰治已经不在房里了。

    杏杏小心翼翼地穿上拖鞋,下床,就听到了离床不远处发出了动响。

    阴影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杏杏被吓得一滞,鼓起勇气“谁在那里”

    没有人回应她。

    双方像是在比谁先沉得住气似的,都没有动。

    杏杏害怕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你再不出来我要叫人了”

    明明说着威胁的话,但她带着哭腔的语调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不知为何,对方似乎被她孩子气的威胁所震慑到了,竟然真的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青年长着一张十分俊秀的脸,有些无奈地举着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你不要叫,也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我们之前见过的,你应该还记得吧我叫深田修一,是你哥哥嘱托我来救你的。”

    深田修一长着一张和她哥哥有五分相似的脸,竟然渐渐和杏杏梦中那个追杀过她好多次的男人的脸渐渐重叠在了一起。

    杏杏警惕地望着他,不知道他是要做什么。

    深更半夜一声不吭就来造访少女宿舍,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人

    深田修一的神情看起来不能更真诚

    了“杏杏,你走失了这么久,你家里人都非常想念你。和我走吧,我带你去见你哥哥。”

    脑海中do发出警报“杏杏深田修一的运算程序已经被病毒侵入了,他现在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你不要相信他说的话他会杀了你的”

    工藤新一轻车熟路地绕过重重障碍,来到游轮控制室前。

    门外零散倒着几个部件被彻底损坏,无法再进行工作的安保机器人。和圆头圆脑憨态可掬的侍者机器人相比,这些负责安保的机器人外表威猛不亚于电影里的终结者,全身由液态金属构成,凡身的普通人面对这些机器人保镖,即使拿着ak47,想必也会瞬间丧命。

    然而现在,这些刀枪不入的机器人,却在悄无声息间被解决得一干二净。

    工藤新一看也没看地上歪歪扭扭的机器人保镖一眼,他眼眸平静如水,修长有力的手轻轻放在电子锁上,控制室的门瞬间被打开。

    他走进去,控制室里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到了。

    “选择独自一人来见我,就凭你现在这具还没彻底掌握的身体”

    似笑非笑的嗓音。

    “多加一个人,就能增加我的胜算么”

    工藤新一冷冷道。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厌烦。”黑衣青年淡淡道,“虽然已经交锋过多次,但认真来说,这应该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清水一树君”

    黑暗中,那张原本属于工藤新一的面容,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如果杏杏在现场,想必可以一眼认出这张熟悉至极的脸。

    清水一树漠然道“唯独相互厌恶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达成共识。太宰君,你说的没错,从第一次知道你的存在开始,我就很厌恶你。”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大家肯定有很多困惑,先不要着急,下下章开始正式进入解密篇,一切都会有答案哒

    s哥哥对杏杏绝对不是德国骨科的感情住脑千万别往这方面想

    s星期一和星期二是我课最多最忙的两天,所以这两天更新都会比较短小,其他时间我争取多更一点握拳

    感谢在2020112923:03:392020113020:17: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前山秋、ghqc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嘿嘿100瓶;迹部寒梦32瓶;抱抱哒宰大宝贝22瓶;香甜草莓酥20瓶;漓子18瓶;木堇、霁屿10瓶;长安予城承安6瓶;南意、栀嫙5瓶;啊渣ur3瓶;燕赵歌、晚风戏云彩2瓶;voracity、仲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