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场景重新回到杏杏这里。

    就在深田修一说出让杏杏和他走的话之后, 脑海中的do发出了警报杏杏深田修一的运算程序已经被病毒侵入了,他现在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你不要相信他说的话他会杀了你的

    杏杏脑海里一片混乱“被病毒入侵是什么意思还有, 深田修一为什么会说带我去见哥哥我在游戏里又没有哥哥这个设定,他作为一个游戏人物更不可能知道我现实里的哥哥啊而且我梦到他想杀我又是怎么回事这到底”

    具体发生了什么还不清楚do语气急促, 但是系统检测出来有关深田修一的代码中最重要的几行被篡改了这大概就是他出问题的原因

    这解释了和没解释一样嘛

    杏杏还是一脸懵逼。

    她警惕地望着深田修一“你不要过来你深更半夜私自闯进我的房间里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有,你说的带我去见我哥哥又是怎么回事我根本就没有哥哥”

    深田修一轻轻叹了口气, 言辞恳切“事到如今,不说真话可能也没有办法再取信于你了。杏杏,你进入游戏这么久,难道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杏杏简直要被他的最后一句话震惊到魂飞天外“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了什么游戏你怎么知道你难道不是一个游戏角色吗”

    游戏里的角色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是个由程序生成的系统nc啊

    深田修一神色不变“是游戏。你不用太惊讶,我知道我只是个游戏角色。”

    杏杏“”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也不是游戏角色。”深田修一补充道,“或者说, 不只是游戏角色。”

    do凝重低语“这几行代码的改写, 竟然能达到这种效果么”

    深田修一说“杏杏, 在你的记忆里,你从进入游戏以来多少天了”

    杏杏仔细想了想“半个月不到吧”

    深田修一深深看了她一眼“那你知道现在现实世界中已经过去多久了吗”

    杏杏不说话,她进入游戏的时候正是高中毕业后的假期,半个月, 如果游戏时间和现实时间同步, 那么现实世界应该也过去半个月了。

    “我猜你肯定在想如果游戏时间和现实时间同步, 那么现实世界也应该过去半个月了对吗”深田修一说,“你猜的没错, 游戏世界的时间的确与现实世界同步,但事实上,现实世界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杏杏一怔。

    既然时间流速同步, 她在游戏世界里只度过了半个月,现实世界却过去了两个月,那不就意味着

    “你的记忆出错了。”深田修一沉下声来,“杏杏,在你的记忆里,十月十三日那晚三号副本和二号副本进行了融合,这是你穿越进来的一周目。但你上船以来没有觉得奇怪吗赤司征十郎是一号副本的人物,迹部景吾是四号副本的人物,更不用说你还没见到的或者还没想起的其他副本人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属于二号副本和三号副本的人物同时出现在这个融合世界中算上这一次,杏杏,其实这已经是你读档重来的第五周目了。”

    “第五周目”杏杏重复着这个词,喃喃道,“可是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游戏不就是这样的吗”深田修一淡淡道,“读档重来,意味着覆盖掉已经走过的时间线。除了十月十三日之前的时间线没有被篡改,之后你每读档重来一次,你这周目的记忆都会覆盖上周目的记忆。换言之,只要你读档重来,你上周目的记忆就会被清空。”

    深田修一竖起手指“一周目,三号副本黑帮风云单独成卷;二周目,三号副本黑帮风雨和一号副本奇迹的世代融合;三周目,三号副本黑帮风云和四号副本网球王子融合;四周目,三号副本黑帮风云和五号副本血族融合;五周目也就是现在三号副本黑帮风云和二号副本谁是卧底融合。”

    杏杏被巨大的信息量冲击,整个人都不大好了,想问的问题太多,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先问哪一个“可是到底为什么会读档重来我在这一周目,完全没有觉得任何会突然读档的征兆啊”

    “很简单。”深田修一语气平静,“至死不渝的爱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就会触发读档重来的功能。”

    可是、可是系统明明说过“至死不渝的爱”,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就可以回家了呀怎么会是“读档重来”呢那这不就是、不就是

    “骗局。”深田修一几乎同步点出了她内心所想,“至死不渝的爱完成这个任务就能回家”他轻轻笑了起来,有几分讽刺深藏其中,“这恰好是系统最大的谎言。事实上,脱离游戏世界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只有你在游戏里死去,才能真正回到现实。如果你真的相信了系统所说的按部就班地去完成主线任务至死不渝的爱,最终的结果不过是一次次读档重来,一次次失去记忆,然后永远被困在游戏里罢了。”

    这几句话在她心里掀起惊天巨浪,杏杏缓缓道“那这样说我梦到的记忆真的没有错,前几周目,真的是你一直在追杀我,而目的竟然是带我回到现实”

    “没错。”

    深田修一凝重道“已经快没有时间了,杏杏。你哥哥和他之间随时可能分出胜负,如果最后他赢了,而我又没有在那之前带你回到现实,你可能就会永远留在这个世界,再也回不了现实了”

    笨蛋杏杏你跟他废话什么千万别真的信他的话啊do简直要抓狂了,完成主线任务才是唯一脱离世界的办法如果在游戏里死掉,那就是真的死掉了深田修一的程序已经被篡改了,他现在用这些话术是想骗你自愿跟他去死啊我不会骗你的杏杏do语气认真又着急,我真的不会骗你的杏杏

    杏杏心绪很乱。

    深田修一说的会是假话吗这么荒谬的言辞

    可就是因为它太荒谬了,荒谬到作为骗人的话术都嫌不真实,却又在暗中自成逻辑,才会让她心底里升起一丝动摇。

    但如果do说的是真的呢

    如果就像do所说,深田修一是想通过“系统在撒谎完成主线任务根本回不了现实,只有死亡才能回归现实”这一话术来骗她自愿去死呢

    那么按照do所说,死亡无法回归现实,游戏里更没有死而复活的机会,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啊

    该相信哪一边

    到底该相信哪一边

    杏杏心里剧烈动摇起来,深田修一的话和do的话就像是拔河时的对立方,在她的脑海里不停拉扯着名为信任的那根绳子,都希望她的立场能偏向他们所在的那一方。

    半晌,深田修一闭上眼,叹了口气“看来你还是不太相信我。”

    “想要我相信至少要拿出证据吧。”杏杏咬住唇,“你一点证据都没有,就凭几句话就想让我去死,是不是太轻松简单了”

    “证据当然有。”深田修一淡淡道,“杏,你穿进游戏里后经历的剧情,和游戏外的剧情是连续的。你应该还记得你进入游戏之前,最后一个剧情点发生了什么吧”

    “我记得。但是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因为”

    而另一边,情况已经陷入了胶着之中。

    控制室里还站着的,除了清水一树和太宰治外,又多出了一个青年。

    不,准确地说,从清水一树进入前,他就一直在这里了。

    身披黑色西装的橘发青年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清水一树并不惊讶,他眼里甚至可以称得上平静无波“你猜到了我会在今晚行动。”

    黑衣青年淡淡道“是。”

    “门口那些机器人也是中原中也做掉的。”

    “是。”

    “所以我想,钥匙现在一定是在他手里。”

    “是。”太宰治偏了偏头,“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有了。”清水一树一贯冷淡的脸甚至微微笑了起来,“太宰君,不可否认你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对手。一开始就占据了先机,在后来长达的两个月的拉锯战里更是一度让我觉得十分棘手。只是这一次,你恐怕要失算了。”

    话音一落,身披黑色外套的橘发青年,原本应该作为首领最后一道防线的战力天花板,最不可能背叛首领的中原中也竟然走向了清水一树所在的位置。

    含义已经很明显了。

    太宰治靠在座椅上,仍然笑吟吟的“你是想表明你竟然有办法策反中也吗”

    “策反是事实,但我没有背叛。”中原中也直视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森首领死后太宰那家伙接过了首领的位置。的利益高于一切,虽然我很厌恶那条青花鱼,但首领交替仪式当天我还是照旧宣誓了会永远效忠于首领。”

    “所以这就是你效忠的方式”

    黑衣青年似笑非笑。

    “是。我说过,我会永远效忠于身为首领的太宰治,但问题在于”橘发青年一字一句道

    “你真的是太宰治吗”

    “所以,你说的决定性证据到底是什么”

    杏杏皱眉问。

    “遗体。”深田修一低声道,“在追查一系列无法解释的事情时,fbi发现了一具遗体。尸身被保存得很好,并未腐坏,但离奇的是他竟然长着一张现任首领太宰治的脸经过dna、瞳孔、指纹等多方面对比,这具遗体的确是几年前接替前任首领森鸥外的位置,成为新首领的太宰治。”

    “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明明游戏外,太宰治已经跳楼自杀了。但是你穿进游戏里时,他竟然又离奇地死而复活了。港口黑手党内部没有丝毫动乱,没有人因为首领的死而蠢蠢欲动,也没有人因为首领的复活而恐惧害怕,更没有人追寻他为什么会死,又为什么会离奇复活,简直像是太宰治从来没有死过一样。这一切从逻辑上来说根本就讲不通不是吗”

    “但如果我们这样想呢”

    “如果,真正的首领太宰治的确已经死了。只是在他死后,立刻就有一个和他长相外貌乃至于dna都一模一样的家伙顶替了他的身份,在他死亡的消息发散之前就若无其事地回到了。所以才会一切照旧,没人追问他的死因,也没人奇怪他为什么会死而复活,因为在成员眼里,他们的首领从来就没有死亡过。”

    “那么是不是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