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横滨爱情故事2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所谓否极泰来, 也就是说当人倒霉到了极点,就会迎来触底反弹的时刻。

    至少对于杏杏来说是这样的。

    那天之后,她的人生似乎真的时来运转了, 之前纷纷辞退她的老板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都来请她继续回去工作,给出的薪水是以前的三倍还有余, 杏杏对此感到疑惑不解,但是他们的热情又的确做不了假。于此相比, 更让人惊奇的是爸爸欠下债务的高利贷组织没有再来找她要过钱,只是派人告诉她他们之间的债务一笔勾销,她不用再还钱了。

    杏杏茫然“可是,我还剩五分之四的欠款没有还”

    “请不用在意,已经有人替你还了。”

    “有人替我还了”杏杏更懵了,她认识的人里面并没关系好到会帮她还钱的人呀,更何况, 那么一大笔钱也不是说随随便便就能负担得起的, “请问, 替我还钱的人是谁呢我可以知道他的名字吗”

    对方面露难色,含糊道“清水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了对方是个大人物总之我也不好说的。”

    大人物

    可是,她并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啊。

    而且,如果对方真的不愿意告诉她那位“大人物”到底是谁, 那么她连以后还钱都找不到人。

    这样不好。

    杏杏想了想, 对他说“请您帮我谢谢那位好心人的好意但是, 可以把钱退给那位好心人吗还钱我还是想自己来,我保证会尽力用最快的速度把钱还上的。”

    没想到听她这样说, 对方脸上却突然露出了惶恐的神色“清水小姐您千万不要这样如果我们真的把钱退回去让您亲自还,不只是我,整个组织都会遭殃的您就忘记欠债的事放过我们吧”

    杏杏“”

    这是什么情况, 借钱人求着欠款人不要还钱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杏杏瞠目结舌,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眼见对方急得简直要给她来一个“土下座”,杏杏连忙伸手扶住他。

    对方惊喜道“这样我就当您答应我的请求了拜托,务必不要还钱,求您了”

    杏杏看着他急不可耐消失的身影,仿佛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一时间有些恍惚。

    既然没有了还钱的压力,杏杏也不打算像以前一样找很多份工作了,那样有时候她一天甚至睡不到五个小时。虽然这样来钱快,但对身体的透支也大,如果生场大病住院的花销就已经是得不偿失了。以前如果不是有还钱的压力在,她也不会冒着这样的风险玩命工作的。

    所以在众多请她重新回去上班的邀请中,杏杏最终只选择了咖啡店和便利店继续就职。

    下定觉醒前杏杏其实还有些犹豫“不会给店长带来麻烦吗之前那些来找事的人”

    店长姐姐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复杂,随后便换成了温柔的笑“放心吧,他们已经不会再来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肯定,但店长似乎什么都不想多说,杏杏也懂事地没有再继续追问。

    回去工作不久后,杏杏再一次在咖啡店里见到了太宰治。

    “欢迎光临”鞠躬说完这句话后,杏杏抬头的一瞬间就呆住了。

    和上次相比,黑衣青年的状态似乎好了很多,他周身不再随时萦绕着一股难以消散的郁气,那种琉璃般的易碎感似乎也弱了不少。

    见杏杏呆呆地看着他,太宰治微微笑了起来“为什么突然愣住了,清水小姐不欢迎我来吗”

    杏杏连忙摇头“怎么会我只是觉得”

    太宰先生比起之前,好像开心了一些。

    但如果直接这样说,似乎有点冒犯。

    “是找到新工作了吗”

    杏杏小声问。

    “啊。算是吧。”黑衣青年用微微屈起的指节抵住嘴唇,轻轻弯起的鸢色眼眸似乎别有意味,“找到了新的工作,虽然才刚刚开始,不过是我会喜欢的类型哦。”

    “那就太好啦。”

    杏杏笑了起来,发自内心地替他高兴,既然太宰先生已经找到新工作,那应该就不会再因为没钱选择入水了吧。

    太宰先生说他的新工作是在一家快递公司做管理,因为公司才刚起步,所以他平日里的工作也不算很忙。两人随便聊了些平常生活中的小事,明明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说出来好像也没有什么营养价值。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太宰先生温柔又风趣吧,在聊天的过程中杏杏被他逗笑了好多次,明明是很寻常的事,但从他口里说出来,似乎就格外有趣些。

    这一天是工作日,咖啡馆里的客人不算很多,过了晚餐时间基本就已经没什么人再来了。今天轮到杏杏值班,要等到晚上十点才能离开,横滨本来就不是治安非常好的城市,以前每次到杏杏值班的时候,如果人多还好,人少的话,就会显得环境非常凄清,有时候甚至会有些恐怖。

    但今晚还好,杏杏抬头看了看靠窗的位置。黑衣青年似乎是在笔记本上处理工作,一直从下午坐到现在还没有离开。虽然两人没有再交谈,但是在寂静的空间里有个人默默地在一旁处理自己的事,似乎能让深夜带来的不安和害怕消散一些。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你要回家了吗”

    黑衣青年问。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整理好了东西。

    “是呀。”杏杏说,“太宰先生呢”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而是彬彬有礼地说“虽然有些冒昧,但我可以知道清水小姐的住址吗”

    杏杏一怔,她有些犹豫,可是又觉得太宰治实在不像是坏人,便把自己现在租住的房子的所在地告诉了他。

    “好巧。”黑衣青年似乎有些讶然,“这样看来我家离清水小姐很近,只隔了一个街区呢。”

    “诶这么巧吗”

    杏杏也有些惊讶。

    “既然顺路,不如一起走吧。”

    他温和地说。

    杏杏当然没有理由拒绝,既然住的地方离得这么近,大家回家都会走同各方向,如果拒绝一起的邀请,那么难道要让他不准和自己走同一条路吗

    杏杏做不出这么任性霸道的事。

    更何况其实她也不是很想拒绝。

    街道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透过昏黄的路灯,能清晰看见雨丝落下的模样。细如青丝,与其说是雨,反而更像是朦朦胧胧的雾气。

    杏杏轻轻偏过头,悄悄看了眼撑伞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下雨天,撑伞,走在同一把伞下的人。

    学生时代,杏杏常常会看见这样的景象,暧昧期的少年少女,热恋期的情侣,男生们都会体贴地打着伞走在女孩身边,有时候会微微斜过伞,不着痕迹地完全遮住女孩,即使自己露在伞外的肩膀被打湿了也不在意。

    杏杏那个时候还是个小胖妞,这种和浪漫啊暧昧啊相关的事,是从来轮不上她的。

    所以如果下雨天没有带伞,往往只能躲在教学楼下等雨停。

    有时候看见打着伞走在雨中的两个人,她会有些羡慕。

    并不是羡慕他们有伞,也不是羡慕那些被少年殷切对待的女孩子。

    她只是很羡慕那种被偏爱,被小心呵护的体验。

    那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杏杏不知道。

    她也从来没有体会过。

    出来工作后遇到的男人,有送她礼物的,有约她吃饭的,也有满口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的但归根到底最终目的都是想把她骗上床。杏杏从来没有答应过他们的邀约,她不是笨蛋,连真情假意都分不清楚,那些男人背后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遇上的这些人中,太宰先生是第一个单纯只是给她撑伞的人吧。

    雨滴溅到伞面上最终开成一小朵水花的声音清晰可闻。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杏杏想。

    她既希望这条路能短一点,再短一点,最好下一秒就回到家里。

    却又希望,时间能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如果可以,永远也不要结束。

    “就是这里。”

    杏杏停下脚步,退出伞外。

    雨已经停了。

    “太宰先生,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

    “不必这么客气,清水小姐。”

    伞面阻挡了部分视线,杏杏只能看见他苍白的嘴唇,握住伞柄的修长手指,和因为屈起而微微泛白的指节。

    “那我就先回家了”

    “好。”

    杏杏摒弃掉心里生出的那几缕微弱的,似有似无的情绪,转身哒哒哒小跑着上了楼。

    进屋前,她忍不住隔着窗台最后看了眼楼下。

    太宰治并没有如她所想的一样,在她上楼时便立刻转身离开。

    他还站在原地,没有再撑伞,街道旁老旧的路灯散发出温暖的光,昏黄的光晕在他微卷的黑色短发上撒下一抹淡淡的黄色光晕,他修长而挺拔的身影无声地融入明亮温暖的光晕中,发梢也像是被镀上了一层绒绒的金。

    像是若有所觉一般,他微微抬起头,视线恰好和杏杏撞在了一起。

    还带着雾气的微光衬得他那张本就俊美秀气的脸越发显得宁静温柔,掀起眼帘的瞬间,金色的暖光落入其中,像是看见了夜空中的万千星辰。

    他微微弯起鸢色的眼眸,对她轻轻眨了眨眼。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