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横滨爱情故事4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那清水小姐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雪, 好像突然大起来了。

    杏杏站在凛冽的寒风中,却并不觉得冷,她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像是在看一个美好又虚幻的梦。

    太宰的目光落到杏杏发顶上方,眼里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杏杏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笑了, 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头顶的植物上开出了黄色花朵, 上面还结出一串串红色白色的果实。

    这是什么

    “是槲寄生。”

    “槲寄生”

    “它通常会寄生在别的植物上,花语是希望和幸福。在不同的寄生宿主身上,槲寄生会开结出不同颜色的果实。对生长土壤的要求不高,四季常青,到了冬季也不会凋谢,所以也代表坚韧不拔的品质。”

    “原来它叫槲寄生呀。”

    “清水小姐没有听说过关于槲寄生的习俗吗”

    “习俗”

    “圣诞夜站在槲寄生下的女孩子,是不能拒绝别人的亲吻的哦。”

    亲、亲吻

    jge bes的乐声渐渐变得微弱起来, 到了最后, 甚至微不可闻了。

    黑衣青年微微低下头, 像是试探,像是确认。

    距离越来越近,近得他纤长的黑色睫羽历历可数,近得她能清晰看见他鸢色眼眸中自己的身影。

    心跳激烈得像是有一万只小鹿在跳踢踏舞, 她甚至能听到血液极速奔流冲撞血管的声音, 这种感觉太过陌生, 陌生到害怕,她明明想要立刻逃跑, 但是

    但是,比起逃开,似乎有某种更深刻更剧烈的情绪影响着她, 让她不得不停留在原地,安静地望着他眼眸中的倒影。

    即将吻上的瞬间,他顿了顿“可以吗”

    不等杏杏回答,他又低声自语道“不拒绝,就是愿意。望着我,也是愿意。”

    他伸手搂住她的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风雪都停在了此刻。

    杏杏迷迷糊糊地靠在他怀里,完全依赖的姿态,连呼吸都是软软的。

    好温暖。

    她轻轻蹭了蹭他的大衣,他说话的声音透过胸膛,含着清浅的笑意,连同她的耳膜都微微震动。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男朋友了。”

    交往后的生活似乎也没太多的变化。太宰治照样会给杏杏带可爱的小礼物,会在她下班后送她回家,会和她一起出去吃饭约会看电影,只是多了一个作为“男朋友”的名号,做起这些事来都显得顺理成章了。

    至于杏杏这段时间以来,杏杏一直生活在甜蜜的粉色泡泡中。

    温柔风趣绅士体贴这些优点就算都没有,只是望着太宰先生那张脸,她就觉得对他的喜欢程度每天都在增加

    这张脸实在太好看惹

    杏杏懂事忍让,太宰温柔体贴,两人正式交往以来从未在任何事情上起过争执。大概是察觉到了杏杏的不自信,不管她做什么,太宰总能找到优点笑眯眯地夸奖她,夸她漂亮,夸她善良,夸她温柔可爱,夸她坚强独立,夸她做饭好吃,夸她工作出色,每次都把杏杏夸得害羞到脸红,只能堵上他的嘴才消停。

    “太宰先生不要总是夸我呀,我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好”

    “诶”他耍赖般拖长了声音,“可是在我眼里,清水小姐就是哪里都很好啊。当然,如果陪我的时间能更多一点就好了。”

    他无意提起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杏杏感到为难的点。

    她同时在咖啡店和便利店工作,工作时长注定了不会有多少私人时间,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还好,私人时间和工作时间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差别,但现在有了交往对象,约会时间都腾不出来是不是有点糟糕呢总不能每次约会都在工作地点吧。

    可是杏杏也不想辞掉任何一份工作。

    想了想,最后她干脆增加了自己加班的时长,晚上多值几次夜班,这样周末就可以空出两天时间陪太宰先生啦。

    杏杏高高兴兴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太宰,结果没想到他却一点都不高兴。

    何止不高兴,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分明就是生气了“清水小姐以为通过透支健康的方式来陪我,我会觉得开心吗”

    他语气一贯温柔,哪怕口吻并不严厉,只是稍稍冷淡了一点,都会让杏杏感到如坠冰窖般的难过。

    见杏杏仿佛做错了事般不知所措的样子,太宰轻轻叹了口气,放软了语气“抱歉,我不是怪你,我只是”他顿了顿,把杏杏抱进自己怀里,轻声哄道,“不想让你那么辛苦。杏杏,我可以养你的。”

    杏杏小声说“可是,我不能心安理得地让太宰先生养我啊而且也不用太宰先生养,不管是咖啡店还是便利店,薪水都很丰厚哒。”

    “那为什么不干脆辞掉其中一份工作你可以不用这么累的,杏杏。”

    他眼里似乎有一丝浅浅的疼惜。

    杏杏沉默了。

    过了许久,她才开口“我不是一个运气好的人。太宰先生,我从小就不是一个运气好的人。我不敢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地方。如果辞掉一份工作,只剩下一份,万一某一天就像之前一样又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万一店长会辞掉我呢万一咖啡店开不下去呢如果我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新的工作,又该怎么办呢我总是很害怕会出现自己无法应对的意外。”

    她没有试错的成本,没有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条件支持她的亲人。

    所以生活里,才不敢有丝毫放松。

    他安静地侧头望着她,羽睫微阖“我明白了。”

    不久之后,咖啡店的店长姐姐就向众人宣布了一个消息她准备转让咖啡店,回家结婚了。

    “诶为什么太突然了吧现在咖啡店经营得这么好”

    “就算结婚也没必要转让咖啡店啊,而且这么急促,出手也赚不到多少钱啊店长,完全就是吃亏了嘛。”

    大家都对此表示不解,然而店长姐姐转让咖啡店的心却非常坚决“已经谈了这么多年恋爱了,肯定要结婚的。”店长姐姐笑眯眯的,“钱的事你们也不用太在意,我最近中奖了,得到了一笔巨款。”

    “太幸运了吧店长请客店长请客”

    就在大家闹腾的时候,店长姐姐悄悄对杏杏提出可以低价把咖啡店转让给杏杏,并且转让价格低到难以置信。

    杏杏感到十分困惑“可是这样,店长您不是就亏大了吗,而且咖啡店现在生意这么好”

    店长对此显然毫不在意“没关系,我”她欲言又止,转而笑眯眯地说,“反正这么快转让给别人也是低价出售,怎么算都会吃亏,不如给杏杏你呢,你不是一直很想有一家自己开的店吗这样也不用到处奔波了呀。”

    她最后说的话让杏杏心里微微一动。

    是鸭,如果是自己经营咖啡店,以后就不用再到处奔波工作,随时害怕被辞退了呀。

    而且咖啡店现在生意这么好,大概率也不会有亏本的风险。

    杏杏算了算自己手上攒下的积蓄,如果是正常价格转让,她毫无疑问是买不下咖啡店的,但现在店长姐姐降价后提出的价格,却恰好是杏杏能接受的范围。

    仔细思考,也询问了太宰先生的意见后,杏杏决定接手这家咖啡店。

    接手咖啡店那天,杏杏激动地在床上翻滚,差点掉下去。

    她现在不仅拥有了一个超级好的男朋友,而且从打工族晋升为店长啦

    但就在生活变得越来越美好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小插曲。

    一直租房给杏杏住的房东奶奶去世了,还没到一天,她的儿子就来找杏杏收回房子,杏杏据理力争“可是我已经交过这个月租金了,离月底还有二十几天呢。”

    房东奶奶的儿子一脸不耐道“你租金是交给她的,又没交给我。现在房子是我的了,怎么处理当然是我说了算。”

    杏杏不想和一个看起来就不太好惹,体型又是她的三倍还有余的男人起冲突,无奈之下只好先搬出去。现在钱对她来说其实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难办的是在短时间内找到心仪的居所,所以这两天她都是将就着咖啡店杂物间腾出来的小房间睡的。

    不想让太宰治担心,杏杏也就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晚上下班回家,都是太宰把她送到原本住所的楼下,等他走之后她再回咖啡店。杏杏原本以为自己做得很谨慎,没想到短短两天就被他知道了。

    是杂物间高处的东西掉下来,砸伤了杏杏的脚,虽然不严重,但还是沁出一串小血珠。

    太宰先生很生气。

    杏杏很害怕。

    杏杏怂哒哒地被宰宰逮回了家里,坐在沙发上,不敢吭声。

    “太宰先生,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只是怕你担心”

    杏杏拉着他的衣角,小声嗫嚅道。

    太宰治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

    杏杏呆呆地看着他转身的背影。

    太宰先生肯定是真的生气了,再也不想理我了。

    杏杏越想越伤心,眼眶一酸,眼前的景象立刻就模糊了,就在她差点哭出声来的时候,太宰治又回来了。

    他拿着绷带和止血药,半蹲下身,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是去拿绷带。”

    杏杏轻声抽噎了一下,止住了眼泪。

    他握住杏杏纤细的脚踝,指腹微凉,上药的动作细致且耐心,太宰治垂着眼帘,不太明亮的灯光从高处洒下,他神情隐忍而压抑,像是竭力抑制着某种情绪“还是稍微把我当做男朋友依靠一下吧清水小姐总是这么独立,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也是会觉得挫败的。”

    “以后不会啦。”杏杏小声说,依赖地靠在他怀里,软软地撒娇,“太宰先生不要生我的气。”

    “乖。”他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哄她,“那今天晚上就不走了吧”

    所以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呢

    杏杏脑袋昏昏沉沉的,被抱到房间里的时候,脸颊已经染上了不正常的晕红。

    被子柔软而温暖,似乎是开了暖气,即使脱掉衣服也并不觉得冷。

    又或许,是他太温暖了。

    杏杏陷阱柔软的床被里,依赖又无措地望着他,他闭眼时跟随开阖起落的黑色睫毛像两片羽毛似的,温柔地覆盖在她上方。

    手腕被强行握住,压在脸庞,杏杏心里终于涌上一股姗姗来迟的害怕。

    对从没经历过的体验的害怕。

    对听说会有的疼痛的害怕。

    对未知的害怕。

    怕他会不明白她下了多大的勇气才决定接受他,反而认为她随便。

    怕他得到后会不珍惜,对她的态度从此判若两人。

    怕他会轻慢地对待她的真心,无所谓是摔碎还是丢弃。

    可是这一切复杂的心绪,连她自己都理不清,又该怎么在这种时刻宣诛于口。

    “太宰先生”

    他修长的手指顺着她柔弱的手腕向上,推开她轻握成拳的手,十指相扣,吻住她柔软的唇。

    唇齿相依间,她只能在越发模糊的思绪中,听见他低哑温柔的嗓音,像温柔的羽毛一样包裹了她。

    “杏杏,不怕。”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