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横滨爱情故事5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太宰先生”

    破碎中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她喉咙中溢出。

    温度在节节攀升, 几乎快要把她融化掉了,交缠的手指连同肌肤的温度融为一体,意识模糊之际, 她只能听见他低哑的嗓音在她耳畔一声声叫她的名字,一声比一声缱绻, 一声比一声温柔。

    “杏杏”

    “杏杏”

    “杏杏。”

    从令人脸红心跳的梦境中醒过来,杏杏的第一感觉是无力, 全身软得像是前一天跑了马拉松般提不起丝毫力气。

    “早安,昨晚睡得还好吗”

    男人温柔带笑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不是错觉。

    杏杏眼睫轻颤,下意识地想后退,却又发现自己的腰被他紧紧搂住,根本没有退开的余地,羞得只能把脸埋进他怀里,死活不敢抬头看他。

    他轻轻笑了几声。

    呜呜呜不要说抬头看他的脸, 只是笑声都苏得她耳朵红了杏杏心里有一百只小奶猫伸着没有长出指甲的小肉垫在轻轻挠她。

    他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脸庞下滑, 指腹轻轻摩挲着她软软的脸颊, 语调里是不加掩饰的怜爱之意“疼吗”

    杏杏先是呆了一秒,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后,羞窘得立刻用手捂住他的嘴,小声抗议“不准问不准问”

    太宰哈哈大笑起来, 一手扣住她的手心, 一手顺势把她紧紧搂进怀里, 埋进她温软的颈窝里闷笑道“终于敢看我了”

    杏杏小小地在他怀里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其实还是不太敢的。”

    几句话下来,杏杏的心渐渐落回了原本的位置, 她微微松了口气。

    太宰先生对她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害怕他只是为了得到她才对她好的担忧,似乎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昨晚一场大雪, 窗外银杏树上最后一片枯叶也落地了。

    “太宰先生”杏杏眷恋地抱紧了她,有些迷茫有些不安地开口道,“太宰先生,你会一直对我好吗”

    太宰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

    他只是把手搭在杏杏肩上,轻柔且不容拒绝地推开她,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杏杏怔怔地望着他。

    太宰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揭开上半部分,在看清水晶球里的东西的瞬间,杏杏甚至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一枚流光溢彩,绚烂夺目的钻戒。

    太宰微微垂眸,黑色睫羽纤长得像蝴蝶飞舞时煽阖的翅膀,他自然地执起她的手,熟练地像是已经在心中排演过上万次。

    他抬起眼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微微笑了一下,随后便收敛起笑意,认真地凝视她“老实说在这之前,我可是想了很多种求婚的方式的哦,只是没能下定决心抉择。总觉得不管多隆重的求婚都不够彰显我的心意,一直拖到现在,反而成了现在这样随意的求婚现场,真是失败啊。”

    “所以,全世界最可爱最漂亮最温柔最善良的杏杏小姐,你愿意嫁给你面前这位失败的太宰先生吗”

    杏杏眼泪簌簌而下。

    “不要哭,杏杏。”他有些困扰似的叹了口气,“不要哭。我可是下过决心,不会再让你在床上以外的地方掉眼泪的。”

    他最后一句话直接把感动的气氛弄得奇怪了起来,杏杏又羞又气,眼泪立刻就被哽住了。

    然后被他握住手,若无其事地套上戒指,耍赖道“没拒绝,我就默认你同意了。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太宰杏了,不接受反驳。”

    婚礼并没有举办得很隆重,杏杏没有亲人,朋友也屈指可数,所以除了店长姐姐和以前工作时交好的同事,她也没有其他人可以邀请。而太宰那边据说他也是少年时期父母就去世了,来参加婚礼的也只有公司里关系好的同事,给杏杏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三个人,一位是红枫叶般漂亮的大姐姐尾崎红叶,一位是有着白色头发的腼腆少年中岛敦,最后一位是眼眸漂亮得像蓝宝石一样的俊美青年。

    据介绍,他说他叫中原中也。

    莫名地,杏杏觉得他有些眼熟。

    名为中原中也的俊美青年见到杏杏时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复杂之色,杏杏觉得好奇,便多看了他几眼,没能看出什么,反而惹得太宰不爽,他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头转过来,似笑非笑道“好看吗”

    杏杏乖乖地冲他撒娇卖萌“太宰先生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什么好不好看鸭,太宰先生最帅啦。”

    婚礼结束后,杏杏就没有怎么见到过太宰出席过宴会的同事们了。人情往来是很重要的,杏杏做了手工蛋糕,原本想亲自送给他的同事们,太宰却说这样就太过郑重其事,不需要她额外跑一趟,他工作的时候把蛋糕带过去就可以了。

    “可是我还从来没去过太宰先生工作的地方呀”

    “是普通的写字楼,环境不太好,以后有机会带你去。”

    杏杏懵懵地点头。

    她没有等到这个机会。

    结婚不久后,杏杏发现自己怀孕了。

    刚好一个月,小腹还非常平坦,只是因为食欲不振加例假迟迟不来,杏杏才决定去医院里。做完一系列检查,听到医生的结论后,杏杏晕晕乎乎地出了医院。

    她轻轻摸着自己的小腹,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总觉得自己都还只是个宝宝呢,现在肚子里竟然真的有了一个小宝宝吗

    它是和她血脉相连的亲人。

    是她和太宰先生的孩子。

    这是他们的孩子。

    度过感到不真实的阶段后,杏杏被姗姗来迟的巨大喜悦击中了。这个还不知道性别的小宝贝出生后,会甜甜软软地叫她妈妈,会窝在她怀里撒娇,她和太宰先生会一起陪伴它长大,而现在,它还只是柔弱的小小的一团,蜷在她的体内酣睡,需要她的保护,需要她的照顾。

    光是想着这个由他们骨血交融诞生的小小存在,杏杏都觉得它是那么惹人怜爱。

    太宰下班回家后,杏杏高兴得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话一出口又觉不安太宰先生会喜欢小孩子吗万一他不喜欢呢

    杏杏不确定,只好眼巴巴观察他的态度。

    黑衣青年的神情先是空白了一秒,不像他以往仿佛什么都在掌控中的模样,他像是听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以至于微微有些错愕和抗拒,然而当他的视线落在杏杏的小腹上时,那点下意识的抗拒却又如冰雪消融般无声散去了。

    他的目光渐渐柔和下来。

    杏杏像小鸽子一样扑进他怀里,软软地撒娇“太宰先生,我们有宝宝啦。”

    宝宝非常乖,不管是孕早期、孕中期还是孕晚期,都没有折腾过杏杏,杏杏整个孕期除了肚子在慢慢变大,逐渐嗜睡外,并没有出现呕吐不止、晕倒、浑身乏力等症状。

    只是宝宝渐渐长大后,杏杏行动仍然越来越不方便了。走不了几步就会很累,坐着躺着都不舒服,睡觉时没有办法总是采用一个姿势,有时候宝宝踢到她,即使是在睡梦中杏杏也会被瞬间痛醒。

    但杏杏一点也不觉得难捱。

    因为太宰治对她实在是太好了。

    自从杏杏怀孕后,家政方面就完全被他包揽了,不肯再让杏杏做任何家务。杏杏胃口不好,就换着口味给她做食物吃,杏杏无聊寂寞,就给她和孩子念小王子的故事,只要杏杏晚上醒来,他也必然会在瞬间清醒,不管是帮她拿水还是扶着她去洗手间。他就像是装上了“杏杏雷达”,即使她什么都不说,他也能明白她有什么需求,并且立刻满足她,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百依百顺,宠爱无比,呵护备至。

    杏杏每晚被他拥在怀里入睡,连同腹中的宝宝也被好好地保护着,从他身上传来的体温,温暖得像是给她建立起了一个足够躲避世界上所有危险的避风港。

    就连寒冷的冬夜也变得缱绻温柔了起来。

    宝宝在腹中乖巧酣睡,她就躺在他的怀里。

    杏杏觉得非常幸福。

    她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她也从来没有从其他任何人身上得到过这么多的爱。

    她在他身上得到的宠爱,比在其他所有人身上得到的还要多。

    有时候,安静躺在他怀里的时候,杏杏会想,也许前半生她过得这么不幸,是因为把所有的运气都拿来遇见太宰先生了吧

    只是这样想着,以往那些痛苦不堪的经历,似乎都为命中注定的相逢,涂抹上了几层浪漫的颜色。

    新年许愿,杏杏没有祈求发财暴富,也没有祈求今后的人生永远顺遂。

    她只是虔诚地许下了一个心愿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就请让太宰先生永远陪在我身边吧。

    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许了什么心愿”太宰搂着她的腰,笑眯眯地侧过头问她,“我猜是关于我的。”

    “不告诉你。”杏杏轻轻哼了一声,好奇道,“太宰先生呢你许了什么心愿是和我有关的吗”

    “不告诉你。”

    太宰幽幽道。

    “太幼稚了太宰先生”杏杏愤愤地谴责他,“就因为我不告诉你,所以你也赌气不告诉我吗”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哦。”

    太宰笑而不语。

    说笑吵闹的声音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渐渐消散在了风中。

    杏杏的状态一直很稳定,很快就临近了生产的日子,她早早地住进了医院,太宰请了假,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分娩当晚,杏杏被推进产房前,他还握着她的手和她说话。

    “需要我进去陪你吗”

    他问。

    杏杏想了想,最终还是有些不舍地摇了摇头“不用啦,太宰先生就在外面等我叭。我肯定会快就出来的,我超勇敢哒”

    他像是笑了,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嗯,我知道,杏杏最勇敢了。”

    他的声音温柔到像是要碎掉了。

    “那我就进去啦”

    杏杏说。

    “好。”

    他微微点头,唇角仍然是温柔到极点的微笑。

    虽然整个怀孕过程都很顺利,但生产该受的苦还是要受的,索性杏杏到底是个幸运的女孩子,从发动到最后生产只用了一个小时左右。

    连医生和护士都说,生产这么顺利是很少见的事。

    杏杏生下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姑娘。

    小宝宝趴在她身上,闭着眼睛,小嘴一动一动的,像是在找吃的,可爱得要命。

    长得像她,但眼睛和发色都像太宰先生。

    生下孩子后不久,还没出产房,杏杏就力竭睡着了,因此生完孩子后她也没有见到太宰治。

    第二天醒来,她仍然没有见到太宰。

    拨打电话,回复是无人接听。

    可能是工作上有急事耽误了,再等一会吧

    杏杏靠在病床上,抱着软软的小宝宝,有些无措地想。

    然而这一天直到太阳下山,夜幕降临,她仍然没有等到想等的那个人。

    却反而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青年,神色冷静,气质沉稳,一看就会让人联想到医生或律师一类的角色。

    他彬彬有礼递给杏杏一份文件“清水小姐,这是一份财产赠予合同,请您过目,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吧。”

    财产赠予

    杏杏接过文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她从没见过的天文数字。

    即使不吃不喝再活八百年,她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可是她心里并不觉得喜悦,隐隐中,不安反而在不断发酵“可是,这是谁赠予我的财产呢”

    青年沉默了两秒“这是,太宰先生赠予您的财产。”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