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横滨爱情故事6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太宰先生赠予我的财产”杏杏无法理解, “无缘无故,为什么”

    “清水小姐。”坐在她面前的青年打断了她的话,他几次张了张嘴, 最后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般开口道,“清水小姐, 我知道现在告诉您这件事会很突然,也很残忍。但是之所以会赠予您财产是因为、是因为是因为太宰先生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心跳好像停止了。

    墙上的石英钟似乎也坏掉了。

    窗外安静得连一丝蝉鸣都听不见了。

    他在说什么

    他在说什么

    杏杏费了好大的力气去理解他说的话, 她把每个字拆开揉碎,把每个音节反复品味,明明都是很常见的词汇,奇怪的是她却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话语组成了扭曲的字符飘荡在空气中,连同青年那张俊秀的脸在她眼里都变得那么陌生,那么令人恐惧。杏杏抱紧了怀里软软的小宝宝,想往后退, 想逃离这一切, 可她刚生完孩子, 全身都疼,虚弱得连下床都困难,更不要说她原本就靠坐在病床上,再怎么往后也是退无可退。

    仿佛置身悬崖, 仿佛置身万仞之巅。

    下一秒就是粉身碎骨, 万劫不复。

    青年微微低下头, 看向她的眸光里浮现出几丝怜悯,但这也只是短短一瞬, 一瞬之后,他的神色又重新恢复成专业冷静的律师模样“清水小姐,太宰先生留给您的财产足够您和孩子富足地过完一生, 应对生活中可能出现的任何风险。请务必不要追查这一切的原因,不会有答案也没有意义。今天之后希望您能忘记我们的这次会面,同时希望您能忘记太宰先生,这也是他的意思。”

    他说,太宰先生是死于自杀。

    他说,请她不要追查太宰先生死亡的原因真相,因为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还说,希望她能忘记太宰先生。

    因为这是太宰先生的意思。

    一定是出了问题,所有的一切都出了问题,生下孩子后丈夫不见了踪影,随之而来的是他留给她的一大笔财产,律师告诉她她的丈夫已经死了,并希望她不要追查原因。

    杏杏觉得这一切都太荒谬了,荒谬得像是一出戏剧,以至于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早已死在了手术室里,生下孩子后经历的一切只是死亡前的混乱思绪。

    但是

    怀里软软糯糯的宝宝是真的。

    他留给她的巨额财产是真的。

    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也是真的。

    杏杏再也没有见过太宰治。不仅是没有见过他,从那天起,他留下的所有痕迹像是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他的手机再也打不通,办完财产转移的手续后,他的银行卡再也没有使用过。

    杏杏跑遍了横滨所有的律师所,但他们都表示从没有收到过一位名叫“太宰治”的先生的委托。

    她也有去过他所说的工作地点,却没有找到他所说的公司,有的只是一个早已废弃的写字楼。附近的人说这里已经荒废了将近十年,从来没有过什么物流公司。

    至于警察局杏杏也以丈夫失踪的名义报过案,然而在查询身份的时候,对方表明“太宰治”这个身份是假的找起来可能会很困难,三四年过去了,始终杳无音讯。

    至于曾经在婚礼上见过的他的同事杏杏再也没有遇见过他们。

    她这才姗姗来迟地发现,她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她的丈夫。

    他的身份是假的,工作地点是假的,人际关系是假的,甚至于可能连“太宰治”这个名字都是假的。

    他现在身在何处他到底是死是活

    他为什么要接近她为什么要和她结婚

    他真的有爱过她吗

    杏杏不知道。

    太宰治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成了一个巨大的谜题,他在她最困难无助的时候来到她的身边,给了她一段梦境般幸福美好的回忆,然后又像春末才盛放的樱花般转瞬即逝,了无痕迹。

    整整四年,杏杏始终没有放弃过寻找太宰治的下落,然而却到处碰壁。她没有人脉,没有雄厚到可以得知各种消息的渠道,也没有熟悉的可靠的有能力的朋友帮忙。孤身一人死死攥着寥寥无几的线索,去追寻一个生死不知,连姓名都可能是假的人,有如大海捞针,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比起挫折和困难,更难熬的是看不见尽头的等待。杏杏等了四年,却等不来他的任何消息。

    没有太宰的深夜变得越来越寒冷,杏杏需要学着一个人照顾宝宝,最初的一两个月,她每晚都无法完整地睡好一觉。花钱请来照顾宝宝的人并不是不尽心,可是三个月后宝宝就开始认人,只要她抱,别人一抱就哭,离开一会儿都不行,杏杏就连洗澡都只能争分夺秒。

    最难熬的是四个月的时候宝宝感染了风寒,杏杏连夜把她送到医院,可是高烧仍然久久不退。它还那么小,打针吃药哭得嗓子都哑掉了,几天下来声音微弱得只能像小猫一样可怜的叫着,但是被杏杏抱着哄一会儿,又会裂开嘴对杏杏笑,笑得杏杏眼眶立刻就红了。宝宝迟迟不好,杏杏连着几天不敢完全合眼,时时注意着宝宝的情况。有一晚实在撑不住睡着了,梦里她见到了太宰,杏杏委屈又彷徨,问他宝宝发烧一直不好她该怎么办。她没有等到他回答梦就醒了,醒来一切都空空荡荡的,只有消毒水的气息和冰冷空白的医院墙壁。

    杏杏花了几秒钟寻找太宰的身影,又花了几秒钟,才突然意识到,原来那只是一个梦。

    他已经离开她很久了。

    杏杏守在深夜的医院,只感到深入骨髓的孤寂。

    医院里遇到的来看病的小婴儿,常常是爸爸妈妈都陪在身边,就算爸爸或者妈妈不在,也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陪着。杏杏一个人抱着宝宝奔波在医院的病房间,常常不敢去看那些迎面走过的完整又幸福的家庭。

    那些小宝宝,有着好多份来自亲人的毫无保留的爱。

    但是她的宝宝,只有她一个人爱它。

    怀着它的时候,杏杏曾经希望它能成为一个幸福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能在爸爸妈妈的呵护陪伴下长大。

    能够不重复她自己的人生。

    但是这一切的骐骥,都破碎了。

    其实和最困难的那段时期相比,现在的日子已经好了很多很多。杏杏有巨额财产,有经营得很好的咖啡店,她不需要再为钱发愁,不需要再玩命工作,不会比最难的时候更难了。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脏的位置好像空掉了一块。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能听到风灌进其中,呼啸而过的声音。

    宝宝晚上睡不好,杏杏抱着她走在灯火通明的空旷房子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一圈又一圈,有好多次,她都觉得自己像是个找不到归处的孤魂野鬼。

    太宰治消失的第四年。

    杏杏在接送宝宝上幼儿园时,认识了一位同样送孩子上学的青年。

    那并不是他的亲生孩子,而是他收养的孩子之一。那是位有些落拓的青年,却意外地有着成熟男人的可靠气质,两人因为小朋友们而熟悉起来。初次见面他说他是位小说家,后来与杏杏熟识后,他才告知杏杏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是横滨“武装侦探社”的成员。

    “武装侦探社”

    “专门从事不能交给军队和警察这类危险工作而成立的侦探集团。简单来说,算是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的灰色地带。1”

    杏杏没有询问太多,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侦探社”这三个字身上了,就像黑夜里迷路已久的人终于见到了一缕光,即使知道那可能只是虚假的,也不愿意放手。

    杏杏“织田先生,武装侦探社接寻找失踪人员的委托吗”

    织田作之助沉静地点了点头“清水小姐是有想寻找的人吗”

    “是我的丈夫。”杏杏低声道,“他叫太宰治,他说他在物流公司上班。四年前我生下孩子后他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去很多地方找过他,直到现在也没有消息。有人告诉我他已经死了,但是我不相信。”

    听完她的话,不仅是织田作之助,整个武装侦探社的成员的表情都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凝重。

    其中一名侦探社成员询问了她几个问题,像是在确定什么,随后便沉默下来。

    “清水小姐,您的委托我们可能不需要调查了,您丈夫的名字,里世界可能不会有几个人没有听说过。”

    “太宰治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他在四年前便已自杀身亡,随后首领的位置由港黑干部中原中也接替。”

    “虽然不知道缘由,但是太宰治自杀死亡这件事是由多方确认过的,不会有假。”

    “清水小姐,您的丈夫大概并不是失踪他的确是,在四年前就已经离世了。”

    离开武装侦探社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

    侦探社成员所说的话,还回荡在杏杏脑海里。

    “太宰治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他的确是,在四年前就已经离世了。”

    太宰先生竟然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作为横滨的市民,杏杏当然知道港口黑手党这个不仅在横滨,甚至在日本整个关东地区都有着巨大势力的组织。

    难怪他能留给她那么一大笔财产。

    原来他一直在骗她。

    从来没有失业,也没有海鲜公司或者没有物流公司。

    她的丈夫,根本不是什么快递公司的小职员,他是掌握着日本整个关东地区的上位者。

    为什么要接近她

    为什么要娶她

    为什么要

    骗她

    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对她坦白他的真实身份

    是觉得没意义吗

    还是觉得没必要呢

    他是真的想和她在一起吗

    他是真的想和她结婚吗

    他是真的爱过她吗

    杏杏恍惚地回想了一下他们说的太宰自杀的日期。

    那天刚好是她分娩的日子。

    他甚至没有等到确认她生下孩子。

    他那么决绝地去死,是真的对她,对他们的宝宝,毫无留恋。

    他为什么接近她,为什么娶她,为什么选择自杀,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这些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了。

    他已经死了。

    整整过去四年了,她才终于从别人口中确认,他已经死了。

    死亡的意义就在于此,从今往后无论她是爱他,还是恨他,无论她是幸福,还是痛苦,他都永远不会知道了。

    他再也不会知道了。

    杏杏婉拒了武装侦探社的成员想要送她回家的提议,独自一人坐上了电车。

    电车周而复始地行使在这座城市固定的轨道上,落日熔金,暮色四合,天边偶尔掠过的飞鸟给彩霞的尾巴添上了一抹淡淡的色彩。

    杏杏呆呆地望着电车外的万家灯火。

    一节电车车厢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坐在她身后的是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其中一个戴着墨镜,另一个染着粉色的头发,两人都是全身名牌,显然家境不俗。

    她隐隐觉得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有些眼熟,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聊开了。

    “这次回国你爸爸妈妈怎么不回来”

    “不方便。”粉色长发的女孩低声道,“你也知道,我们家以前做生意周转不过来,向这边的黑手党组织借了高利贷又还不起。当时还是借口去国外旅行,坐游轮假死才脱身的,现在他们怎么敢大摇大摆地回来啊。”

    “但是伯父伯母现在那么有钱,也不会还不起”戴墨镜的女孩子轻轻叹了口气,“不过,当年你们就这样把你姐姐一个人留在日本真的好吗她一个才上高中的女孩子,哪来的钱还高利贷啊那些组织的人肯定会找她麻烦的。”

    “哎呀,别管她了。反正她肯定以为我们已经死了,以后也不会见面,她还不还得起关我们什么事。”粉色长发的女孩嘀咕道,很快就忘了这个话题,兴高采烈地和身边的小伙伴分享自己的快乐,“快快,由美,你看看我新做的这个指甲好看吗”

    “嗯真好看纱希你的欣赏水平还是那么好”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