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横滨爱情故事7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纱希”这两个字就像是一道闪电划过杏杏的脑海, 她终于把眼前这个染着粉色头发的少女和记忆里那个矮矮小小的妹妹“清水纱希”联系在了一起。

    她们说的话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回荡。

    “我们家以前做生意周转不过来,向这边的黑手党组织借了高利贷又还不起。”

    “当时还是借口去国外旅行,坐游轮假死才脱身的, 现在他们怎么敢大摇大摆地回来啊。”

    “哎呀,别管她了。反正她肯定以为我们已经死了, 以后也不会见面,她还不还得起关我们什么事。”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所以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意外事故, 爸爸“妈妈”和妹妹也从来没有在旅行途中葬身大海,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逃避高利贷,逃避被黑手党组织找麻烦的假死计划。

    在她因为他们的死而悲痛难过的时候,在她因为被高利贷组织逼迫不得不辍学的时候,在她为了偿还债务用透支生命的方式辗转各地工作的时候原来他们已经在国外开始了新的生活,甚至过得越来越好,有了足以偿还债务的丰厚资产。

    那些原本就不是该她去偿还的钱。

    他们有想过丢下她一个人面临高利贷组织她会有多无措吗

    他们有考虑过一秒如果她还不上钱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吗

    他们有想过那个时候的她, 还只是个刚上高中的未成年人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们已经东山再起, 资产丰厚,他们有一次想过回来看看她哪怕不是看她过得好不好,哪怕只是确认一下她的死活呢

    没有。

    没有担忧,没有愧疚, 没有歉意。

    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下轻飘飘的一句“别管她了”。

    杏杏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回到家的。

    原来不止是太宰治在骗她, 早在遇到他之前, 她就已经生活在了一场巨大的骗局中。

    她到底做错什么了

    为什么所有人,所有亲近的人, 都要这样对她

    哄睡宝宝后,杏杏喝了很多酒,醉到几乎不省人事。

    她不能清醒。

    清醒太痛苦了。

    当晚杏杏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太宰治。

    以旁观者的身份。

    原来另一个世界的太宰先生有一位至交好友, 然而那位好友却死在了两方组织的战役中,这成为了他永远的遗憾。

    她梦见这个世界的太宰先生的痛苦挣扎,和为了救回友人所做的一切努力。

    原来他选择死亡是不得已之举,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为了创造一个能让友人安心实现自己人生梦想的世界。

    在他的视角里,并没有她的位置。

    直到最后,杏杏才隐隐听见他的声音,似乎是在和谁对话。

    “我很清楚,杏是离开了我,就会活不下去的女孩。”

    “没有谁会等谁一辈子。你难道就一点都不介意她将来改嫁,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没关系。”

    “我不介意。”

    梦境就结束在这里。

    杏杏死死闭着双眼,不敢睁开一点点,她怕自己睁眼的下一秒,泪水就会决堤。

    一切都很清楚了。

    一切都很明白了。

    他选择死,选择离开她,的确是别有隐情。只是那份“隐情”是为了世界,是为了朋友,为了对他来说重要的东西,从始至终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他明明知道失去他她会悲痛欲绝,会难以活下去,但他仍然毫不留情地选择为了对他来说更重要的人和事抛弃了她,为此他甚至毫不介意她在他死后另嫁他人,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在太宰治的世界里,清水杏从来不是什么重要的存在,她所孕育的孩子自然也不是。对他来说,她好像只是他执行漫长计划中因为无聊而选择的一个调味品,明明被冠以妻子的名号,实际却与陌生人无异。

    杏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么痛楚,痛楚到近乎喘不过气来,每一次呼吸都带着撕裂般的疼痛,像是快要溺水而死的人。其实不该这么痛不是吗她明明早在他抛下她消失的时候就该认识到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她明明早在他决绝地选择去死的时候就该明白她和孩子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只是事到如今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他不爱她。

    他一点都不爱她啊。

    她反手遮住眼睛的位置,一片寂静的黑暗中,有莹亮的水珠顺着脸庞滑落。

    你想重来一次吗

    梦境和现实交替之时,她似乎隐隐听到有心音传入脑海。

    杏杏醒来是在床上。

    窗外阳光正好,白纱窗帘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晃动,窗外的院子里盛放着粉白色的樱花,蝴蝶穿梭在花叶间,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她看了看墙上的日期,有些恍惚。

    这还是梦吗

    她怎么会一夜醒来回到四年前

    还是熟悉的房子,熟悉的一切,衣柜里挂着她和太宰的衣物,只是小房间里没有宝宝生活过的踪迹。

    你想重来一次吗

    昏迷前听到的那个声音,似乎真的把她送回到过去了。

    她回来的时间点,好像是刚和太宰结婚后不久,她还没有怀孕之前。

    他现在不在家里,大概是去工作了吧。

    如果是在今天以前,哪怕只是在知道真相的前一秒,送她回到太宰离世之前,她都会欣喜若狂,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止他的死亡。

    然而现在,在她知道了真相的现在

    她心里只剩下无与伦比的疲惫和悲伤。

    不会有结果的。

    杏杏清楚地明白,不会有结果的。

    他的死是为了世界,是为了友人,是为了对他来说重要的一切,他那么冷静那么决绝,怎么可能会为了她和孩子留下来

    即使她用尽所有方法和手段,即使跪下求他,也不可能会动摇他的决心。

    不过是自取其辱。

    是时候结束了,就在现在,幸而他们还没有孩子的现在。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杏杏按下接听键。

    “杏杏,感觉好点了吗走之前我把感冒药放在客厅了,不要忘记吃。”

    对面那个四年不曾听过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杏杏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平静,就像被火焰焚烧后只剩下灰烬般的平静。

    她甚至微微笑着应了一声“嗯,好。”

    “杏”太宰治沉默了半晌,“你哭了”

    “发生什么了”

    杏杏没有回答他的话,一片模糊的视线中,她只是维持着嘴角的微笑,声音轻到微不可察。

    “太宰先生”

    “我们离婚吧。”

    属于她的东西原本就不多,因此离开家时,杏杏也没带多少行李。

    她没有等太宰回来再告别。

    只是拖着行李离开后,杏杏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儿。

    她没有亲人,没有至交好友,没有可以在和丈夫吵架后冒然上门打扰的人。

    她在横滨生存了这么多年,却始终只是一个人。

    杏杏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不知不觉来到了山下公园。

    花砖道的两旁是排列整齐的高大银杏树,风一过,初生的银杏叶在初秋暖阳的映照下飞舞起来,像一大串风铃,在翩然翻飞间,能让人隐隐约约听见清脆的声响。离枝的树叶飒飒而落,旋转翻滚着,轻柔地落在她的身上。

    碧绿的草地上,牵着风筝的小孩子们在追逐打闹,白发苍苍的老人悠然地坐在路边的木制长椅上,看灰白色的海鸟盘旋在湛蓝的海岸线上时起时落的翅膀。

    她在众多带着孩子来玩的父母中,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那个人的女儿大概十一二岁,拿着风筝和小伙伴们疯跑着玩,不小心摔倒了,女人便紧张地上前把她抱起来,嘘寒问暖,嗔怪她怎么那么不小心,小姑娘则毫不在意地拍了拍裙子上的尘土,撒娇地躲进她怀里笑,一派天真无邪。

    一看就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孩子。

    有时候血缘关系就是那么奇妙,即使已经十几年未见,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

    杏杏站在原地望了她们很久。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视线,女人看了过来,目光短暂地在她身上停留,对她礼貌地点了点头,便移开了视线。

    她没有认出她。

    她完全没有认出她。

    杏杏突然觉得很累,累到无法再继续走下去。

    小姑娘继续跑去和小伙伴们玩之后,杏杏走到了女人面前。她离开时,杏杏只到她的裙角,但是现在,她甚至要略微比她高一点了。

    女人面露疑惑“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杏杏沉默了许久,终于叫出了连音调都感到陌生的称呼“妈妈。”

    女人蓦然睁大了眼睛,她的视线长久地停留在杏杏脸上,过了许久,她好像终于从尘封的记忆里翻出了自己已然许久未曾回顾过的画面“你是杏杏”

    “是。”

    女人不再说话,她的神情已经从一开始的震动,重新冷静下来。不止是冷静,她看向杏杏的视线里甚至带着几分警惕“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

    目的

    杏杏眼睫轻颤。

    什么叫“目的”

    她没有那么天真,妈妈能在她五岁时抛弃她一走了之,之后十几年不曾看望过她,不曾给她打过一通电话,这一切都说明了她在母亲心里是什么地位。杏杏没有指望过妈妈在认出她时会有多么惊喜,也没有期盼过她会给她一个拥抱或者一句安慰的话语,但至少至少不该是这样吧

    “目的”

    她能有什么“目的”

    她们已经十几年没见了。

    她们已经十几年没见了啊

    女人警惕打量的目光就像利刃一般。

    几乎要把她千刀万剐。

    杏杏勉强露出了一个有些凄楚的笑“我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太久没见过你了,想和你说说话。妈妈,你走以后这十几年,我一直过得很不好。爸爸做生意欠了高利贷组织很多钱,他带着新妈妈和妹妹离开了日本。为了还钱,我高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其实我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但是孩子父亲在我生宝宝当天就离世了我、我”

    杏杏听到一声突兀的抽泣,奇怪的是放眼望去她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在哭。直到视线模糊,冰冷的眼泪不断顺着脸颊滑下,杏杏才突然反应过来泣不成声的人是她自己。

    女人递给了她一张面巾纸。

    “我很遗憾。”她神情同情而悲伤,但那种“同情”和“悲伤”太礼貌了,太得体了,就像听到不太熟悉的邻居的悲惨遭遇一样时流露的同情一样,甚至并不比那深刻多少,“我很遗憾,杏杏。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埋怨妈妈当年丢下你一个人,但是大人也有大人的难处啊。其实妈妈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听你这样说妈妈心里也很难受。这样吧,这里是三万日元,你先收下,如果你觉得少了,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但妈妈也希望你能替妈妈考虑一下,你妹妹还小,和妈妈在一起的这位新叔叔可能也不太希望被人打扰”

    杏杏怔怔地看着她递过来的钱,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所以你认为我是来找你要钱的吗”

    女人脸上仍然维持着得体的神情,她温声细语道“杏杏,很多话说开了,就没意思了。”

    杏杏望着她的脸,只觉得陌生至极。

    她突然明白了,这场意料之外的相见,不是和母亲阔别了十几年后的重逢。

    而是一切尘埃落定后,终于可以确认的离别。

    “你不用担心。”杏杏轻声说,“我不会来打扰你的,也不会去打扰你的家庭。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女人似乎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又可以摆出温柔和煦的模样面对她了。

    杏杏没有再和她交谈,她走的时候,甚至没有再和她说哪怕一句话。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跟在女人身边,玩累了要抱抱,女人便弯腰把她抱在怀里继续走。

    不期然地,她想起了清水纱希出生时,父亲抱起妹妹时疼爱的神情。

    他们从未那样抱过她。

    杏杏以往以为,可能真的有天生就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她的父母不过是没有爱自己孩子的能力,所以爸爸妈妈不爱她,她也没什么好难过的。

    但现在,她知道她错了。

    他们并不是不会爱自己的孩子。

    他们只是不爱她。

    身为子女的悲哀或许就在于此

    只要父母愿意,他们可以想生多少孩子就生多少孩子,想舍弃哪个孩子就舍弃那个孩子,想偏爱哪个孩子就偏爱哪个孩子。在这个孩子身上发生的遗憾,将来还可以在另一个孩子身上弥补回来。

    可是作为孩子不行。

    终其一生,她只有这一对血脉相连的亲人。

    她没有出生与否的选择权,他们自私地把她带到这个世界,又自私地抛弃她,可是即使再痛苦,再悲伤,再绝望她也无法改变他们是她父母的这个事实。

    她永远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她永远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离开山下公园后不久,太宰治就找到她并把她带回了家。

    他脸色很难看,以往温柔的鸢色眼眸郁郁沉沉,平静无波的表象下像是在酝酿着狂风暴雨。

    直到回到家中,杏杏才有些迟钝地想起,她说离婚的那通电话好像并没有得到他的答复。

    杏杏坐在床沿边,安静地注视着他的面容。

    她已经四年没有见过他了。

    “为什么要带我回来,太宰先生”

    他没有立刻回答。

    黑衣青年走到她身边,在她面前半蹲下身。

    他刚才那抹危险而冷冽的气场似乎悄无声息地散去了,眼眸里又重新浮现出她所熟悉的温柔来,但又像是强行压抑着某种情绪一样,他温和地问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为什么要提离婚杏杏,是我做错什么惹你生气了吗”

    他还是那么温柔。

    就像求婚的时候一样。

    就像亲吻她的时候一样。

    就像抛弃她的时候一样。

    “没有。”

    “所以电话里提离婚是一个心血来潮的玩笑”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原因。”杏杏说,“太宰先生,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没有生气。”

    “我只是”她顿了顿,“不爱你了。”

    空气像是凝滞了。

    黑衣青年一言不发,他浮于表面的温柔像日出时融化的冰雪一样消失无影。

    他直起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嗓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平静“杏杏,离婚是不可能的。不要再说这种会让我生气的话了,好吗”

    为什么

    他明明就不爱她,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就一定要让她体会他死后的痛苦吗

    就算她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不重要的物件又何以无情至此

    杏杏拉住他的衣袖不肯放“太宰先生,可是我想离婚。”

    她又重复了一遍“我要离婚。”

    太宰治温柔平静的表象终于被撕得粉碎,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嗓音低沉而冰冷,他看了她半晌,微微笑了起来“怎么,后悔嫁给我了,是吗杏,我不是没有给过你选择的机会,现在再说这种话,不觉得太晚了吗”

    “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

    杏杏紧紧咬住唇。

    他的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不,你怎么会不爱我呢”太宰微笑道,轻描淡写地纠正了她的错误,他抱着她走向床榻,压在她身上温柔而亲昵地吻她,“这样呢这样还是不爱我吗”

    手腕被他握住强行压在脸庞,杏杏整个人都陷入了床被之中,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他对她一向是温柔的,缱绻的,体贴的,把她当成小公主一样宠着,不舍得让她疼,更不舍得让她掉眼泪。

    可是这一次,她再怎么哭,哭到嗓子都哑掉也没办法让他停下来。

    所以在撕碎最后一层表象后,他已经连表面上对她的好,都不愿意再伪装了吗

    对他来说,她到底是什么

    漫长旅途的调剂品

    不重要的人

    宁愿困死在身边也不愿意放手的所有物

    真奇怪。

    杏杏想。

    其实被这样对待,她明明应该很难过,很伤心,但是心脏竟然感知不到任何情绪,剩下的只有麻木。

    可能是痛得够久了吧。

    已经四年了。

    杏杏浑浑噩噩地想。

    第二天醒来,太宰已经不在身边了。

    杏杏既不意外也不难过,她已经知道了她的丈夫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有权有势,每天都有很多事需要他去处理,不是能随时出现在她身边陪着她的物流公司小职员。

    他们原本就不相配。

    她醒来后不久,太宰治给她打了个电话,他嗓音仍然还有些低哑“对不起。”

    即使他看不见,杏杏仍然隔着电话微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太宰先生,我不怪你。”

    “杏杏,等今晚我回来,我们再好好谈谈,好吗”

    “好啊。”

    杏杏说。

    他说“晚上再见。”

    她说“嗯,再见。”

    他挂了电话。

    杏杏没有说谎。

    她不怪他。

    无论他之前怎么对她,之后怎么对她,她到底是不怪他的。

    她只是遗憾,没有办法成为对他来说,重要的那个人。

    杏杏一笔一划地写下了最后想说的话。

    “太宰先生,时至今日,遇到你仍然是我生命里最幸运的事。”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请不要为我难过。”

    “谢谢你。”

    浴缸里的水非常温暖,就连划破手腕也不觉得有多疼了。

    杏杏安安静静地躺在浴缸里,任由意识越来越模糊。

    她是连亲生父母,都会不要的孩子。

    是连亲生父母,都会狠心抛弃的孩子。

    越是挣扎,现实越是把她往下拉扯。

    所以后来,她也终于被太宰先生抛弃了。

    我以前,总是很害怕。

    小时候怕妈妈离开。

    后来,怕爸爸离开。

    再后来,怕太宰先生离开。

    现在,我终于不怕了。

    我再也不怕了。

    在港黑总部大楼的一整天,太宰治难得有些心不在焉,只是他一贯擅长伪装,不管是开会还是召见下属,都没人看出他的反常。

    处理完所有事,离开总部大楼前,尾崎红叶叫住了他。

    “太宰君。”她递给他一个文件袋,“杏之前的体检结果出来了,她怀孕了,一个月。”

    “她昨天反常的离家出走可能是心情波动导致。多陪陪她吧,女性有身孕的时候都是很脆弱的。”

    他有些心情复杂。

    其实他对于孩子谈不上喜欢,甚至有些抵触和抗拒,生孩子从来就不在他的计划范围内,他们不是没有做保护措施,怀上大概是个意外。但是如果孩子的母亲是杏呢

    似乎也没有那么抵触。

    况且,如果她是因为怀孕导致激素水平的波动,那么昨天她说的那些话,大概率并非她自己能够控制。

    好好哄哄她吧。

    想起她昨晚睡着时还挂着泪痕的脸蛋,他又沉默了。

    杏杏一向好哄,很多时候就算他做的事过火了,她也几乎从来不生他的气,特别温柔懂事,又很会自己排解情绪,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可能等他到家她早就不生气了。

    虽然这样想,回家的路上他还是让下属买了她最喜欢的玫瑰花。

    突然知道自己怀孕的事她大概会很慌乱无措,玫瑰花应该能让她稍微放松一些。

    她肯定会喜欢的。

    太宰打开门,阳光透过窗户,无数细小的尘埃在光影中翩飞。

    他听到了水声。

    从浴室的方向传来,是浴缸已经满了,然后溢出来的水声。

    客厅里没有清水杏的身影。

    他走向水声传来的方向,浴室门没有关,里面的情景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面前。

    她闭着眼,安安静静的,如果忽略掉被不断涌出的血染红的白色长裙,看起来很像只是睡着了。

    她总是这么安安静静的。

    太宰治停在了原地,像一顿没有生命的雕塑一样彻彻底底僵在了原地。

    如果此时轻轻敲一敲他,大概会收获一地的碎片和尘土。

    他声音轻飘飘的,像是不敢叫醒她。

    又像是下一秒,就要碎在空气里了。

    “杏”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