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太宰番外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传闻中, “书”拥有着能将写在上面的一切实现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书”也是支撑整个世界的本源力量。

    但现在,“书”缺少了一页。

    不, 准确来说,并不是缺少了“一页”,而是失去了少许力量。

    他很快查到了少许“书”的力量的拥有者,出乎意料的,那只是一个非常平凡普通的女孩,没有任何异能力, 甚至连自己拥有“书”的力量都不知道。

    在真正接近她之前, 她的所有资料就已经被搜集好呈现到了太宰治面前。

    清水杏, 自幼父母离异,一直跟随父亲生活, 高中时为了偿还父亲欠下的高利贷而被迫辍学,之后两年一直辗转各地工作。

    无论多么悲惨的经历, 浓缩成白纸黑字的简历,最终也不过是乏善可陈的几句话。

    也就是这几句话,概括了她十八年的人生。

    可是这样平凡的经历, 怎么会接触到“书”, 又怎么会得到“书”的部分力量

    继续追根溯源, 清水杏的父母在高中早恋偷尝禁果, 她的母亲不敢向旁人透露自己怀有身孕的事, 直到独自在宿舍分娩, 孩子的哭声引来了老师和同学, 清水杏的母亲在慌乱和恐惧中把还是小婴儿的清水杏从三楼扔了下去。初生的生命只有单纯对活下去的渴望,濒死之际,正巧遗落在旁的“书”感知到了小婴儿想要活下去的愿望, 这种过于纯粹的愿望使得“书”的部分力量进入了婴儿的体内,在她将死时成为了支撑她活下去的力量。

    真可怜。

    从诞生起就不被期待的生命,父亲想到抛弃,母亲想到扼杀。

    他平淡地想。

    然而如果要执行计划,“书”的力量必须全部收回。为此太宰治有意亲自去过清水杏打工的咖啡店接触过她,虽然没有过交谈,但两三次下来,他已经完全确认清水杏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凡的女孩子。

    虽然她的确长了一张极美的脸蛋,肌肤白皙如雪,吹弹可破,会对每个到店里的客人露出真诚的笑容,圆圆的杏眼清透又懵懂,笑起来的时候就成了两弯小月牙,她整个人都像一颗又甜又软的小糖果。

    她有一副美到几乎没有可与之匹敌的容貌。

    但她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美貌的杀伤力和可能带给她的危险。

    以太宰治的敏锐和对人心的洞察力,在他极少的不动声色的观察中,他就已经发现了几乎所有和清水杏有过接触的男性,或多或少都有着对她的“”。

    靠近的。

    收集的。

    玩弄的。

    摧毁的。

    却唯独没见过“保护”和“珍藏”的。

    绝大多数人都是愚蠢而浅薄的,好比面对猎物的糟糕猎人,对她的意图,那些贪婪和丑恶近乎赤裸地刻印在脸上,清水杏这样独自在钢筋丛林中生存过许久的小兔子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种恶意警惕胆小的兔子当然会在猎人们靠近前就先一步逃开,不给他们捕捉到她的机会。

    可是还有的人,温柔绅士风度翩翩,彬彬有礼擅长伪装,再加上一副俊美的外表,单纯心软的小兔子很难分辨出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能在困惑中垂着耳朵小心翼翼地纠结,不知道该不该抗拒这种人的靠近。

    这些人是极少数,就太宰治见过的咖啡店的客人中,能伪装得让小兔子分辨不出来的人中,只有一位医生、一位书店老板,还有就是

    他自己。

    是的,他决不否认自己对清水杏的“”,但这种“”并非世俗的,不是想要收集,不是想要玩弄,也不是想要摧毁,他只是想要得到她。

    更让他觉得有趣的是,这种“想要得到她”的心情竟然不是他自发产生的。

    这是已经和他成为一体的“书”的愿望。

    “书”希望变得完整,这是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的一个定论。当初意外分离到清水杏体内支撑她活下去的部分力量原本就是一个错误,现在是时候纠正这个错误了。

    可是“书”的力量不可能凭空取出,这么多年来清水杏一直是依靠着“书”的力量维持生命的,如果取出这部分力量,她的结局只有死路一条。

    但矛盾的地方就在于此,一方面“书”希望收回她体内的力量使自己变得完整,但另一方面它又不自觉地对这个“以它的部分力量支撑着活下去的女孩”感到亲近和喜爱,并不愿意伤害她,甚至想要保护她。

    而作为“书”的主人,太宰治无可避免地会受到“书”的影响。

    理智上,他很清楚自己应该找机会杀掉她,拿回“书”的力量,继续自己的计划。

    但是每次靠近她的时候,他心里就会无法避免地涌出“保护”、“喜欢”这类情绪。

    他并不反感这种情感,他在黑暗中徘徊了太久,从来没有喜欢的人,也从来没有这种想要保护谁的心情,因此这种喜欢中带着怜爱的情绪对他来说很陌生也很有趣,是一种只要看着她就会觉得心脏都柔软下来的感觉,如果她再笑一笑,就好像整个天空都晴朗了。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他淡淡地想。

    他是一个温柔到极点的人,但同时也是一个凉薄理智到极点的人。

    “书”所施加给他的情感,归根到底不过是虚假的,既然是虚假,那么就不值得留恋和犹疑。要做的事,从来只分必须做和不必做,其他的任何情绪都是阻碍和陷阱,对此太宰治再清楚不过,短暂的失神从来都影响不了他的决断。

    他已经做好了下手的准备,但在临近动手之际才发现想取出她体内“书”的力量并不是简单杀掉她就能办到的,那样只会导致力量溃散,必须要先控制住那股力量,再找时机下手。

    不需要太久。

    他原本是这样想的。

    但在和往常一样的一次入水后,事情却超出了他的预料。

    无论是她救人的举动,还是面对他冷言讽刺也不在意的表现,又或者是相信他真的是因为失业走投无路才会自尽这个理由

    都显得那么愚蠢。

    明明他应该这样想的。

    但是看着手心里那几张小心翼翼保存好的纸币,他却在突然间仿佛失语般说不出任何话来。

    这就是她全部的,仅剩的东西了吧

    现在,她把她全部的,仅剩的东西,毫无保留地交给了他。

    交给了一个考虑着该怎么杀掉她的人。

    他坐在草地上,看着她不沾染丝毫杂志的眼眸,唇角的弧度最终化作一个自嘲又释然的笑。

    清水杏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笨蛋啊。

    他是因为“书”,因为计划,才会主动接近她,这是毫无疑问的事。

    但事情的发展似乎在逐渐失控。

    他们约会、接吻、告白、上床,就像全天下所有普通情侣一样顺理成章地走进婚姻的殿堂。

    虽然他知道一切都是为了她体内剩余的“书”的力量,为了计划,但是真的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明明只要接近她,增加交流和接触就好了。

    真的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真的有必要,恋爱、上床、甚至结婚吗

    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

    他最终把这些失控的举动归咎于“书”对他的影响。

    清水杏实在是个非常温柔甜蜜的女孩子,从不和他闹小脾气,哪怕受了委屈也不和他争吵,和他在一起后她总是很开心。和他说话也笑眯眯的,不说话看着他也笑眯眯的,她的喜欢那么简单明了,让人一眼就能看透,好像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心思怎么也藏不住,像只蹦跶起来可爱又活泼的小兔子。

    以太宰的恶趣味,他总是很喜欢欺负小兔子。

    不管是逮住她的小尾巴,还是摸摸她的长耳朵,她的反应都非常惹人怜爱。

    撒娇耍赖对他笑的样子很惹人怜爱。

    被他亲吻时害羞的样子很惹人怜爱。

    依恋又信任地躲进他怀里的样子很惹人怜爱。

    软软地求他不要欺负她的样子也很惹人怜爱。

    他派了很多港黑成员在他工作的时候在她身边保护她,毕竟清水杏实在天真懵懂柔弱可欺,像个琉璃娃娃,需要他小心保护才不会碎掉。

    对此,尾崎红叶饶有兴趣“太宰君,你真的喜欢上那个小姑娘了”

    “没有哦。”太宰治轻描淡写道,“我不过是在阐述事实。”

    红枫般美貌的女人眼里掠过一丝促狭的笑意“是滤镜加成吧太宰君。每个男人在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就算她强到能徒手拆高达,也会觉得她天真懵懂柔弱可欺的。”

    清水杏显然不能徒手拆高达,由此可见他的判断没有错也没有滤镜加成,她的确是柔弱懵懂容易被人欺负的,虽然笨笨的但是又很可爱,会被很多人觊觎,所以需要好好保护起来。

    太宰对这一点感到确信。

    可是保护她的目的呢

    目的又是什么

    最初接近她,明明是为了杀掉她拿出“书页”不是吗

    时机早就到了,清水杏对他更是百分百信任,她每晚那么依赖地躺在他怀里睡着,对他毫无防备,想下手随时都可以,她甚至不会感觉到痛苦,一切就都结束了。

    为什么下不了手

    为什么迟迟下不了手

    他还在等什么

    他还在等什么呢

    世界并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而停滞,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婚后没过多久,清水杏就怀孕了。

    怀孕后的她除了腹部慢慢变得圆润以外,其他地方没长多少肉,那么娇小的她还要在体内孕育一个小小软软的宝宝,只是想想都觉得她更加让人心疼怜爱了。

    怀孕后她睡得不太安稳,总是会在床上滚来滚去,有时候做噩梦还会在梦里哭出来,每到这种时候他总会在第一时间醒过来,小心地把她搂进怀里,并不叫醒她,只是哄着她直到她重新陷入沉睡中。

    借着昏黄的光线看她乖乖地靠在他怀里睡觉的样子,他偶尔会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可是她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着粉,实在很可爱,让人心脏发软的可爱。他又会暂时放下追究的心情,只是安静地凝视她的睡脸,偶尔起了捉弄的心思,就吻住她娇嫩的嘴唇,等到她无意识地小声嘤嘤的时候再放开她。

    他本身对孩子并没有什么期待,可是这是她孕育的孩子,是他和她血脉相融诞生的孩子,因为她这么可爱,所以连带着她腹中的新生命,在他眼里也变得可爱起来了。

    男孩女孩都无所谓,但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希望是个小姑娘。

    性格长相最好都像她,像她肯定比像他可爱多了。

    他想。

    至于杀掉她取出剩下的“书”这件事再往后拖拖也无碍。

    他垂下眼帘,鸢色的眼眸里晦暗不明。

    仔细想想,要达成计划未必只有拿到完整的“书”这一条路可走,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有其他的方法可供选择。

    没必要一定要杀掉清水杏。

    如果她的人生注定是为了死,那也太悲哀了不是吗。

    就像他为了死亡而贯彻计划一样。

    清水杏怀孕后的每一天都非常幸福,或许是她太幸福了,以至于这种感觉传染了他,只是看着她抱着她,心里也会瞬间安静下来。

    她喜欢窝在他怀里,喜欢被他亲亲抱抱,喜欢黏在他身边。宝宝第一次胎动,她既惊喜又无措,小心又期待地感受着肚子里宝宝的动静,看他的眼里亮晶晶的“太宰先生,宝宝在踢我”

    “是吗,让我摸摸看。”

    他的手轻轻放在她的腹部,没过一会儿,宝宝就再次动了一下。

    “宝宝一定很喜欢太宰先生。”杏杏笑眯眯的,“所以感受到太宰先生,立刻就翻了个身和你打招呼啦。”

    太温柔了。

    太幸福了。

    总觉得不可思议,像他这样的人,也能获得这么平凡又这么温暖的幸福吗

    第一次,他看着阳光下笑得眼眸弯弯的女孩,心里第一次涌上了“就这样活下去,似乎也并不那么难以忍受”的想法。

    但是

    但是。

    但是,命运之所以叫命运,就在于它的残酷和无常。

    清水杏怀孕四个月的一次孕检显示,宝宝和大人的状态似乎都有些微妙地下滑。那一点点数据的下滑属于正常范围,寻常人可能不会放在心上,但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用“书”的力量仔细在她身上探查了一番,然后就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宝宝在逐渐分走原本支撑她活下去的“书”的力量。

    按照这种速度,等到宝宝出世,它会刚好分走一半的力量。

    宝宝还在她体内的时候两者同为一体,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然而等到它脱离母体的那一刻,不足以支撑两个人同时活下去的力量会瞬间溃散,无论是宝宝还是杏,都会死。

    如果打掉这个孩子呢

    他冷静地思索着,清水杏和孩子如果只能存活一个,他毫无疑问会选择清水杏。

    但是这个办法只是稍一细想,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先不提杏杏不会接受打掉孩子的决定,宝宝现在四个月,已经分走的力量即使打掉它,也不会再重新回到清水杏体内。

    她们还是会死。

    所以放弃孩子这个办法是行不通的。

    那么

    几乎不需要考虑,只在瞬间太宰治就想到唯一可行的办法。

    孩子和杏都需要“书”的力量才能活下去,但是她体内的力量不够两个人分享,因此,最好的办法是

    他把他所拥有的“书”的力量给她们。

    但是想把“书”从一个人体内取出来,办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亡。

    他不怕死,倒不如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死亡”这个一生中只有一次的体验是他一直所追求的东西,如果他的死能让重要的人好好活下去,他更是会毫不犹豫。

    但是在想到“死亡”这个办法时,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如果他死了,杏又该怎么办

    她又该怎么办

    如果以后没有他的保护,没有他陪在她身边,她又该怎么办

    太多事太多人能伤害到她,即使留给她大笔财产,即使港黑成员会保护她,他也无法完全放下心来。太宰很清楚,杏杏虽然已经独立生活了好多年,但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所致,她本质上还是个极其缺爱的小女孩,她根本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

    一个人如果没有见过光明,那么一直待在黑暗中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是只要体会过光的温度,就很难再接受重新回到黑暗之中。

    清水杏绝对无法承受他的死亡带来的打击,他对这一点心知肚明。

    他怕她会在痛苦和绝望中选择自我了断。

    为了避免这个结局,通过一段时间的寻找,他找到了一个异能力是改写他人记忆的异能力者,并通过交易要求这位异能力者在他死后删除清水杏脑海中关于他的记忆。

    “删除记忆你希望她忘记你可是为什么”对方感到疑惑不解。

    “因为我很清楚,杏是离开了我,就会活不下去的女孩。”

    他说。

    “可是如果她忘记你的话”对方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谁会等谁一辈子。太宰君,你难道就一点都不介意她将来改嫁,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没关系。”

    “我不介意。”

    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以杏的心性,她是脆弱到得知了他的死就可能会自我了断的女孩,但同时也是坚强到会为了孩子活下去的人哪怕到了那个时候,她已经不再记得这是自己和谁的孩子。

    其实计划本来可以再缜密一点,他原本还应该再安排一个值得依靠能好好保护她的人作为“丈夫”的角色陪在她身边,理智上来说,他知道这样才是最好的安排。

    备选人名单都准备好了,为什么在最后关头还是选择了放弃

    可能是因为他果然还是没有豁达到能亲手把她送到别人怀里的地步。

    他自嘲地想。

    他把名单放进碎纸机,冷眼沉默着看它一点点粉碎,直到再也找不到痕迹。

    就让他保留最后一点私心吧。

    他悄无声息地安排好了一切,她孕期最后几个月他花了越来越多的时间陪伴她,把每一天都当做在一起的最后一天。

    他就要离开了。

    而她还不知道。

    清水杏分娩当天。

    “需要我进去陪你吗”

    他问。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有些不舍地摇了摇头“不用啦,太宰先生就在外面等我叭。我肯定会快就出来的,我超勇敢哒”

    他轻轻笑了,握住她的手,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嗯,我知道,杏杏最勇敢了。”

    我知道的,你最勇敢了,所以以后即使是没有我的世界,你也一定能好好活下去。

    忘记我以后,好好活下去。

    你是最勇敢的杏杏啊。

    “那我就进去啦”

    杏杏说。

    “好。”

    他看着她被医生和护士推进产房,手术室的门一点点合拢,她的身影最终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无处告别。

    人类的情感真是复杂。

    “书”的声音缓缓传入他的脑海。

    你最初的目标不是杀掉她吗为什么最后反而决定为了她自己去死

    他信步走上总部大楼,既不急促也不踌躇,仿佛去赴一场既定的约会。

    “嗯谁知道呢这都怪你。”他说,“不是你对她产生了喜爱这样的情绪,进而影响到了我吗”

    自欺欺人。“书”很冷静,除了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再也没有产生过会影响到你的情绪。

    你对此不也很清楚吗

    “啊。或许吧。”

    他漫不经心地回复。

    所以我才觉得人类真是复杂。

    时间就要到了。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他只是在想以前有她的每一天。

    和以后再也不会有他的每一天。

    天边云层翻涌,晨光微熹,太阳就要出来了。

    接下来又是崭新的一天。

    最后一秒,他突然想到了新年去寺庙许愿时的场景。

    “许了什么心愿我猜是关于我的。”

    “不告诉你。”她轻轻哼了一声,好奇道,“太宰先生呢你许了什么心愿是和我有关的吗”

    “不告诉你。”

    “太幼稚了太宰先生就因为我不告诉你,所以你也赌气不告诉我吗”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哦。”

    我不会告诉你的。

    因为愿望说出来可能就不灵了。

    她猜得没错,他的愿望的确和她有关,很简短,只有八个字。

    得偿所愿,心想事成。

    希望她从今往后接下来的人生,所思所想,所期所望,全部都能

    得尝所愿,心想事成。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