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朝生暮死2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太宰醒来是在床上。

    窗外阳光正好, 白纱窗帘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晃动,窗外的院子里红枫似火,秋意渐浓。

    十月十二日。

    墙上挂着的日历确认了时间。

    清水杏死于十月十三日傍晚。

    而书中的世界, 开始于清水杏死去的前一天。

    一切都还来得及。

    他刚想起身,却感觉到手臂传来一股轻微的拉扯感,被他抱在怀中熟睡的女孩因为他的动作难受得嘤嘤了两声,他停下起身的趋势,眸光垂落在她睡得微微泛红的脸蛋上。

    她的手软软地握成小拳头的形状,搭在枕头边, 有几缕黑发散落在腮边, 脸颊白里透粉, 呼吸清浅,甜蜜得像是一颗水果糖。

    不是脸色苍白的杏。

    也不是完全失去生命力, 再也不会对他的举动做出任何反应的杏。

    是健康的,还活着的杏杏。

    她这么信任而依赖地靠在他怀里沉睡, 真实得仿佛清水杏的死亡只是他的一个噩梦。

    他的呼吸有一瞬间的紊乱,随即便立刻平静下来,搂住她的手一寸寸收紧, 像是在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但这大概只是个错觉。

    他很清楚自己并不爱清水杏。

    “唔”

    杏杏睁开眼, 刚从睡梦中醒来, 她似乎还有些懵懵的, 被他抱在怀里她也不挣扎, 只是抬头看着他“太宰先生”

    太宰微微垂下眼帘, 毫无异样地, 温柔地对她笑着说“感觉好点了吗”

    她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他离开床去给她准备感冒药,但是走到一半又想起这个时间点,她已经怀孕一个月了, 不能吃药,便只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杏杏接过温热的水杯,似乎还有些不清醒,声音也有种飘在云端上的不真实感“太宰先生今天不需要去工作吗”

    “嗯,没关系。”他低声道,“今天我会在家里处理工作。”

    “中午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

    杏杏乖乖地说。

    时间在日常聊天里慢慢流逝,太宰在家处理工作时也时刻留意着杏杏的状态,这一次她没有像现实中一样对他提出离婚,也没有离家出走,她只是安安静静地靠在他身边自己看书,可能是因为生病的缘故,脸上有些许倦容,没有平日里活泼,话也变少了些。

    没有太大异常。

    如果十月十二日她没有做出不合常理的举动,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十月十三日的清水杏也就不会自杀

    晚餐是清水杏准备的,做的是他最爱吃的清蒸蟹。

    杏杏似乎是生病了所以没什么胃口,只喝了几口粥就不吃了。

    夜幕降临。

    以往的夜晚,她因为怕冷会躲进他怀里,他也会主动伸手搂住她,在拥抱的姿势中逐渐陷入沉睡。

    只是今晚,睡意好像来得格外汹涌。

    夜凉如水。

    她轻轻把头靠在他胸口,耳畔的心跳声平稳有力,在确认他已经陷入沉睡后,杏杏起身穿上拖鞋,走进了浴室。

    锋利的美工刀,刚好可以轻松划破手腕。

    刀刃触及肌肤的瞬间,有一丝轻微的颤抖,只是恐惧到底没有压过求死的心,短暂的停顿后,她闭上眼,然而下一秒,手腕却被牢牢握住,用力到了会让人感觉疼痛的程度,美工刀顺势掉在浴室瓷砖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

    杏杏蓦地睁开眼,看着握住她的手腕面色冷凝的男人,眼里划过一丝惊慌,但也只是很短的瞬间,就重新化为难以掩饰的痛苦和绝望。

    “为什么,我明明”

    “你以为蟹肉里那点剂量的安眠药,就足以让我昏睡到天亮吗”

    他反问道。

    “杏杏,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她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看他。

    还是港黑干部的时候,太宰治曾经协助尾崎红叶手下的拷问小组刑讯过无数棘手的,死撑着不开口的间谍和卧底,往往离开刑讯室良久后,他的黑色风衣上都还带着血腥气。

    但是那些拷问手段,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他都不可能用在她身上。

    浴室里没有开灯,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进来,凉风吹拂着她的睡裙,她原本就瘦弱的身体更显得单薄。

    让人连责问的心情都生不出来。

    他阖上眼眸,半晌,才重新睁开,他伸手把她抱进怀里,连同脑袋也埋进她温暖的颈窝处。

    “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

    “杏杏,你怀孕了。”

    在那之后,到底又过去了多久

    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清水杏并没有回归到正常的情绪中,反而越发沉默。或许是已经被他知晓所以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她没有再掩饰过自己寻死的意图。

    只是每次都会被太宰治及时阻止。

    她被他带回港黑总部,除了不得已的时间派人看守她外,太宰治几乎时时刻刻都陪在她身边。杏杏本来就不是多么足智多谋的女孩,论计划和谋算完全不是太宰治的对手,更何况两人在可以动用的人手和资源上还有着天堑般的差距,在这种严密的控制下,她没有一次自杀能顺利施行。

    清水杏的自毁意识过剩,为了避免她伤害到自己,她的活动范围被限制港黑总部大楼内,除非有太宰治陪在身边,否则不能离开他办公室半步。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陪在她身边的不是港黑成员就是太宰治,杏杏没有能自己一个人待在空间里的机会。

    就连她的脚踝上,也被系上了一条精致的脚链,表面上是装饰品,实质上却是能实时监测她身体状况的仪器。

    像是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所有安排,杏杏都接受得非常顺从。

    “这种程度的保护真的好吗”

    有人问他。

    “有什么不好吗”他淡淡道,“她现在还活着,而且很健康。”

    “健康吗我反而觉得,她快枯萎掉了呢。”

    最初,她还会和他说几句话,还会对他的举动做出反应,但现在,大多数时候她只是坐在床上安静地抱着膝盖发呆,他和她说话时,她也大都沉默以对。

    除了腹部越来越圆润,她其他地方都没怎么长肉,脸颊甚至越发苍白清瘦了。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你能阻挠一个人一百次自杀,却难以阻止她第一百零一次自杀。

    这句话对太宰治来说显然不成立,不要说第一百零一次,即使是一千次,一万次,他也能阻止她寻死。

    但如果是一辈子呢

    严密的监控,寸步不离的守候,剥夺自由式的保护真的要让她在港黑总部大楼首领办公室这个空间里待一辈子吗

    这样活着,和死亡有什么区别。

    他希望她能活着,但不希望她这样活。

    他知道,“书”中世界的第一个可能,是不存在的。

    杏杏的精神状态已经越来越糟糕了。

    清水杏尝试的第一百二十四次自杀。

    这一次,太宰治没有阻止。

    他只是抱着她,感受着生命从她体内逐渐流逝,然后冷静地划开了手腕的血管。

    至少这一次,有他陪着她。

    第一次尝试失败。

    即将开启第二次尝试。

    请做好准备。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