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朝生暮死3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书”中发生的一切既不是过去, 也不是未来,甚至不是平行世界,它所代表的只是无数种可能性中的一种, 既然是“可能性”,那就意味着事情有着无数种可能的发展,也意味着重来的机会也有无数次。

    在那之后,他大概重来了有几千次并不是为了表示次数多的虚指,而是真的有几千次。在一次次重来的世界里,有的世界发展和现实世界相差无几, 有的则比较奇妙, 绝大多数可能世界中清水杏都会成为他的妻子, 有的可能性里会成为他的情人,还有的世界里清水杏竟然会和少年时期的他一样成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 更有甚者会成为他的敌人。

    无论哪种可能性中,清水杏都会爱上他。

    并且无论哪种可能性, 她都会死。

    有时是死于自杀,有时是死于他杀,还有极少可能性中是死于意外和疾病。

    即使吸取了上一个世界的教训, 接下来的世界规避掉这种死法, 她也会出乎意料地以另一种方式死去。哪怕“自杀”和“他杀”都没有机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仍然会死于疾病和意外。

    一次两次几十次, 还能用“次数少”“方法不对”来解释, 但是几百次几千次都挽救不了的死亡, 无论如何也无法再继续自欺欺人了。

    清水杏的死, 是这个世界的定论。

    既然是定论,又怎么可能改变

    所以无论是在哪种可能性中,死亡都是她唯一的归宿。

    其实你在第三次重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这个事实了吧为什么还要徒劳地尝试这么多次呢

    是啊, 为什么呢

    清水杏已经死了,“书”的全部力量也已经到手了,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都应该一笔勾销了。从始至终他的目的不过是拿到“书”,守护这个能让织田作好好写小说的世界不是吗

    就让她安静沉睡吧,这不是她自己所追求的吗

    为什么要执着于她的死

    几百次几千次的重来,他一次又一次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一次又一次看着她停止呼吸,一次又一次看着她的生命慢慢流逝到底是为什么

    到底是为了什么

    思绪好像变得有些慢。

    他闭了闭眼。

    每一次重来都是对精神的巨大消耗,你不能再无止境地重启了。

    太宰直接无视了“书”的劝告。

    restart

    重启命令下达,世界在瞬间分崩离析,又在瞬间重组。

    轻微的眩晕感后,他睁开了眼。

    像普通的办公室一样陈列着两排整齐的红木桌椅,角落里摆放着几盆生机盎然的绿植,周围是形状不规则的窗户,隐隐能闻到浓郁的咖啡香气,似乎是从窗户下方飘上来的。

    他靠坐在椅子上,一大堆文件被人用力放在了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来人显然对他懒散的态度不满已久,语气不善道“你昨天的工作。别想着今天还能赖掉”

    太宰治抬起眼帘“国木田君”

    国木田独步,武装侦探社成员。

    在他干部时期叛逃出港黑加入武装侦探社的世界线内,国木田独步十有会作为他的搭档出现。

    看来这条世界线,是织田作已死,他叛逃出港黑加入武装侦探社的世界线。

    了然了自己的处境,太宰治对于伪装另一个世界线上的自己驾轻就熟,他推开堆积在面前的文件,顺势趴在桌上,懒洋洋地抱怨“不要。国木田君有时间把工作整理好给我,不如顺便帮我一起做了。”

    “喂你这家伙”

    国木田额角青筋隐现。

    武装侦探社的门被推开。

    “早安,大家。”

    “早上好,织田君。”

    “今天也是踩着点来啊织田君”

    “早安织田君”

    随着红发青年的到来,办公室里响起一片七零八碎的问好声,最后一位成员的到来,意味着武装侦探社正式开启了崭新的一天。

    黑发青年微微怔了怔“织田作”

    “早上好,太宰。”织田作之助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顺手把一个东西放在了太宰治的桌上,“上次聚餐你的书掉在餐厅了,老板托我给你拿过来。”

    “啊,谢了。”

    他不动声色地接过书,看着身边已经交谈起来的织田作和国木田,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荒谬感。

    当年他接触到“书”,脑海中涌入了平行世界的自己的记忆。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和织田作之助是港口黑手党时期的至交好友,后来织田作之助牺牲在和iic首领的交战中,平行世界的太宰治也因此才决定脱离港口黑手党加入武装侦探社。

    而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织田作之助加入了武装侦探社,没有遇上和iic的交锋好好地活了下去,而他则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两人阵营天生对立。虽然他为织田作做了很多,但织田作并不认识他,也从未把他当成过朋友,他们至死都是敌人。

    太宰治在“书”里的世界重启了上千次,如果他是武装侦探社的成员,那么意味着织田作已经死了,如果他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织田作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他的敌人,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是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剩下的百分之十,则是作为他的友人,必定会在二十三岁死去的织田作。

    太宰从没有想过,他们还有能在武装侦探社一起共事的可能性。

    作为同事,作为朋友。

    “啊对了,织田作”

    他挑起了闲聊的话头,若无其事地把话题引向了港黑时期,三言两语就从几人身上套出了这个世界的信息。

    导致iic组织被自己的国家当做“叛徒”,辗转流亡到日本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自然也不存在港口黑手党和的交锋。港黑取得“异能许可证”的事件则是由太宰治一手策划,事成之后,他和织田作之助一起脱离港口黑手党,经历两年洗白期后,二人一起加入武装侦探社,森鸥外对此只是象征性地追杀了一下叛徒,之后便不再追究。

    在这个世界线里,iic的士兵们没有被自己的祖国抛弃,织田作没有死,森先生也没有死,被织田作收养的孩子们都好好地成长着,他们甚至还顺利叛逃出港口黑手党,一起加入了武装侦探社。

    没有人死亡,没有悲剧发生,想做的事都有了好的结果,他甚至还能和织田作以朋友的身份继续共事。

    这一切都,太美好了。

    简直像是打出了hay end的结局一样,所有悲伤的事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在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就像一出不会有人死去也不会有人消失的情景喜剧,地点就在横滨,所有人都是永不退场的演员。

    但是清水杏呢

    听到这个名字,武装侦探社里有一瞬间的安静,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似的,很快又重新沸腾了起来。

    “太宰你还没死心吗,上次邀请人家小姑娘一起跳河殉情不是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吗”

    “别总去骚扰人家啊我可不想下次去警察局领你”

    “不过杏小姐的确很可爱,太宰君喜欢也情有可原吧。”

    根据武装侦探社成员七嘴八舌的说法,他拼凑起了自己和清水杏的交集。

    这个世界线里的清水杏仍然在咖啡店打工,只是生活似乎并不窘迫。太宰治是在和同事们一起去咖啡店里喝咖啡的时候遇见她的,据说他当时直接就邀请对方和自己殉情,只不过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惊慌之下的杏杏吓得差点报警。

    这也成了武装侦探社成员们日常调侃他的谈资。

    萍水相逢,泛泛之交。

    这八个字应该足以概括太宰治和清水杏的关系。

    这个世界里,他们之间没有发生“入水救人”这件至关重要的事。

    不过没关系,现在产生联系也还来得及。

    既然在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那么说不定,这个世界线里的清水杏也不会死呢

    说不定他们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踏入咖啡店前,他是这样想的。

    他很简单地便和她成为了朋友,但是接下来,事情好像并没有按照他所预料的发生。

    对于只有两个人一起吃饭看电影之类的约会邀请,她一概拒绝,委婉但坚定。她不反感他的靠近,但绝不会让他过于靠近,以至于越过安全界限。她对他永远是真诚的,柔软的,友善的,关心的,但也仅此而已了,仅限于朋友间的关心。

    从前经历的无数个世界线里,清水杏爱上他是一件铁板钉钉的事,就像她的死一样,都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她会爱上他,就想玩游戏一样,这是基础设定,他从来想过自己会卡在基础设定这个步骤。

    可是爱情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微妙并且不讲道理,它可以毫无预兆地发生,也可以不留情面地消失,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时间相遇,也可能从情人变成仇人,更何况他们隔着的又何止时间而已

    不爱就是不爱,往往没有那么多的理由和借口。

    没关系,这样也好。他想,就算要得到剩下的“书”也不一定只有恋爱结婚这一条路可以走,就这样保持朋友的身份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现在的她还好好活着,织田作还好好活着,所有人都在向着hay end的既定命运发展,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好了。

    他是这样想的。

    最开始,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然而不久后,他就得知了清水杏即将结婚的消息。

    这件事说来有些讽刺,因为她的结婚对象,竟然是他曾经的搭档,中原中也。

    他忘不了自己那一瞬间愕然的心情。

    “你怎么会认识中也”

    “大概是缘分吧”杏杏想了想,“我好像没有和太宰先生说过,我以前欠了高利贷,十六岁就辍学出来打工了,催债的组织想强迫我进会所来还钱,他们觉得那样来钱快还好那个时候遇到了中也先生,是他救了我。从认识算起,已经过去两年啦。”

    原来在这个世界线里,代替他充当保护她的角色的人,是中也。

    婚礼当天,她挽着中也的手,笑得眼睛弯成小月牙。她神情娇憨地和他撒娇,和他说话,对他笑,英俊帅气的橘发青年看向她的眼眸里全是不加掩饰的笑意。满天的花瓣洒下,落在她雪白圣洁的婚纱上,一切都美得像是一场梦境。他看着他们宣誓,看着他们交换戒指,繁琐的流程结束后,主持婚礼的牧师终于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中原中也搂住她的腰,掀起她的头纱,在她羞怯的目光里笑着吻上了她的唇,珍而重之。

    宾客们笑闹起来,被打开的数瓶香槟喷洒在空中,像一道道香槟喷泉,被放飞的白色鸽子盘旋在半空,久久不肯离去。

    就像周围所有人一样,太宰唇角也带着淡淡的笑,眼里却像深夜的大海,反射不出一点光。

    如果没有看到这一幕,他还能继续自欺欺人,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太熟悉了,令人感到刺眼的熟悉。

    她和中也说话的模样,撒娇的模样,笑的模样,全都明明白白地表达着“我喜欢你”这个意思。他没有办法在这里自欺欺人,因为她的一举一动他都太熟悉太熟悉了,因为她曾经就用同样的姿态对他说话,和他撒娇,对他笑。

    那就是清水杏面对喜欢的人的态度,他再清楚不过。

    这个世界线里的她,是真的爱上中也了。

    其实不该有任何难受的情绪的不是吗

    这个世界比起其他所有世界来说,都好得太不真实了。织田作没有死,没有和他成为敌人,他们不仅顺利离开了港黑,甚至还可以继续在武装侦探社里共事,就连清水杏也都还好好地活着,一切悲剧都没有发生还有什么遗憾呢还有什么不满呢他明明不爱她的不是吗他明明只是希望她能活下去不是吗现在她活着,这么幸福这么快乐地活着就足够了啊,这不就是他想看到的吗

    他心愿已了,求仁得仁,一切都再圆满不过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毫无喜悦,只觉如同置身万顷阳光都照不到的深渊炼狱之中

    何必在意她另嫁他人呢

    接近她是为了“书”,恋爱结婚都是为了“书”,最初的相遇也是为了“书”,所以只要得到“书”就好了啊,只要她没死就好了啊

    为什么要在意她嫁给谁呢

    为什么这么要在意呢

    为什么要

    这么痛苦呢

    事实这么明显,像太宰治这样的聪明人,只要抛弃掉那层自欺欺人的遮掩,答案一目了然。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

    可是清水杏已经死了。

    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决绝最无法挽回的事,他这才姗姗来迟地意识到,其实,无论他爱她还是不爱她,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都不重要了。

    她已经死了。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