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朝生暮死④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清水杏嫁给中原中也后,两人度过了一段很幸福的时光。就像世界上所有平凡又幸福的夫妻一样,他们会在下班后一起去超市选购晚餐的食材,会在节日到来时邀请朋友们来家里庆祝,会在黄昏时手牵着手在夕阳下散步。

    有的时候,很不巧的,太宰治会在街上偶遇他们。

    他和中原中也见面,总是免不了互相嘲讽一顿。清水杏站在中原中也身边,笑眯眯地注视着自己的丈夫,偶尔和太宰治视线交汇,她会开心地和他打招呼。

    可是那份开心,并不比她见到尾崎红叶、中岛敦他们多多少。

    他在她心里,也不过是一个关系尚可的朋友。

    现在的清水杏眼里心里装的,都是中原中也。

    她再也不会那样对他笑,再也不会那样对他说话,再也不会那样和他撒娇。

    再也不会了。

    说完“再见”,他维持着嘴角淡淡的笑,双手插在口袋里安静地注视着夕阳下的这对情侣,他们都没有停下脚步,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

    擦肩而过。

    他没有回头。

    不明白为什么会一直待在这个世界线里不离开,一次次经历这种近乎自虐的体验。

    他只是像个孤魂野鬼一样,以笑容为伪装,在嬉闹的人群中漫无目的地游荡,既不悲伤也不难过,只是稍微有点疲惫。

    但是就连这样的日子,也没能持续太久。

    一年后,清水杏在产房里难产离世,太宰治并不是第一个得知消息的人,等他到达医院时,已经来不及见她最后一面。

    他也没有立场去见她最后一面。

    中原中也站在医院的走廊上,他低垂着头,看不清眼睛,黑色的西装外套掉落在地也毫无知觉。他像是一座快要腐朽的雕塑,只要轻轻敲一敲,就会立刻碎落成齑粉。

    不期然的,太宰治突然想到回家在浴室里看见清水杏死去的那一幕。

    没有爱上他的清水杏,还是死了。

    而在这个世界里,他从始至终,都只不过是个旁观者。

    他闭上眼,世界在一瞬间分崩离析。

    restart

    世界线再一次重启,而这次的世界线和以往都不同。

    没有身体来盛放他的灵魂,意识像是漂浮在深色的夜空,彻底清醒过来后太宰治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老旧的学生宿舍。

    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还有婴儿的哭声,走廊处响起脚步声,刚生产完的虚弱少女慌乱中咬牙把手里的婴儿扔出了窗外,太宰治下手利落而迅速,一把拉住了婴儿的手臂,然而此时的他并没有实体,婴儿最终穿过他的手摔落在草地上,哭声也从刚才的响亮变得奄奄一息。

    就在小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微弱时,莹亮雪白的光点汇集到她的体内,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了她身上的伤口。

    婴儿不再哭闹,她安静下来,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又懵懂地看着这个世界。

    这个并不欢迎她诞生的世界。

    他知道,这是过去。

    属于“清水杏”的过去。

    她的诞生之日。

    他走到婴儿旁边,蹲下身,看着吐泡泡玩的杏杏,伸出半透明的手,轻轻碰了碰她的小拳头。

    一瞬间

    周围的场景迅速褪色,嘈杂的声音渐渐变远。就像游戏里把所有的建筑推翻重建一般,周遭的景象已经彻底变了,变成了清水杏初中时的学校。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被撕碎洒落一地的书,被损毁的椅子,和刻着肮脏的话的课桌。

    四周的恶毒之语快要将人淹没。

    “他们这样欺负清水杏是不是不太好啊”

    “别多管闲事啦,难道你也想像她一样变成被欺负的人吗”

    “可是只是因为她长得胖就这样对她,也太”

    “反正也没人替她出头,我听说啊,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丢下她走了,她爸爸很快又娶了新的妻子生了孩子,她在他们家地位很尴尬的”

    杏杏出现在他面前,一张过分稚嫩的面容,背着书包无声地往前走,将四周的窃窃私语全都抛在身后。

    直到走到没人的地方,才停下来。

    她低着头,太宰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见一滴滴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掉在她的白色鞋子上。

    杏杏蹲下身,拿出纸巾不停地擦拭着鞋子上的眼泪,可是泪水还是越积越多,她终于放弃了徒劳的努力。

    他只能听到她极轻又极压抑的啜泣声。

    像被欺负的小兽,不肯在伤害自己的人面前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只能躲在暗处自己舔舐伤口。

    他是有多想在这个时候,能惩戒那些伤害她的人,再抱抱她,揉揉她的头发,告诉她别害怕。

    但他只能看着自己半透明的手穿过她的发梢。

    场景再次转换。

    他看着清水杏高中辍学,为了偿还父亲留下的债务四处打工,她在酷暑时穿着厚厚的玩偶装在炎炎夏日里发传单,也在大雪纷飞的节假日里卖过玫瑰花,但无论生活有多困难,受过多少委屈和刁难,她好像从来没有放弃过,从来没有自暴自弃过。

    他跟在她身边,看着她从面容稚嫩的小姑娘一步步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就像是以陪伴者的身份,回顾了她的人生。

    然后,太宰治看到了自己。

    黑衣青年推开咖啡店的大门,清水杏和店里的其他同事一起弯腰,说着“欢迎光临”,抬头的瞬间,心深似海的男人和懵懂单纯的少女视线短暂交错,一触即分。

    这是他们的初遇。

    接下来的发展就像他记忆中的一样,他们约会、恋爱、步入婚姻的殿堂,清水杏很快就怀孕了,惊喜又无措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两人期待地等着属于他们的小宝宝的降临,或许是因为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每个再平凡不过的日子,连空气中都浸透着幸福的气息。

    到此为止,事情的发展已经和他记忆里的过去发生了偏差。

    这个世界线里的杏杏,没有在怀孕一个月时情绪不稳提出离婚,也没有在那之后割腕自杀。

    她甚至连一点点想要自杀的倾向都没有,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期待着腹中小宝宝的到来。

    然而作为旁观者的他,却无法忽略心底的预感。

    那种,命中注定的预感。

    时间飞速流逝,杏杏怀孕四个月时,他看见太宰治发现了她的腹中的婴儿在夺走她赖以生存的力量,而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他的死。

    他不着痕迹地安排好了一切,给她留下了巨额遗产,抹去了她和自己曾经在一起过的痕迹,甚至安排了能抹去记忆的异能力者,让她能在他死后忘记自己的存在

    如果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顺利进行下去,生下孩子后的杏杏会彻底忘记“太宰治”这个人,虽然接受自己突然生了个孩子需要一段时间,但她那么坚强那么勇敢,她会好好活下去的。

    这个缜密的计划,像茧一样周到又安全地把她保护起来,不需要再接受外界的狂风暴雨。

    然而“茧”的内部,却出现了一个缺口。

    拥有消除记忆这个能力的异能力者,真正在清水杏身上实施“消除记忆”的能力时,竟然发现他没有办法消除她脑海里关于太宰治的记忆

    “这怎么可能”

    异能力者感到难以置信。

    他的异能力起作用的机制,是在异能入侵目标大脑时施加最高级别的疼痛,迫使对方放弃对记忆的掌控能力,从而达到删除和篡改记忆的能力。如果目标不肯放弃记忆,再继续强行删除,会对目标的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往往是意志力坚定到极点的人,才能抵抗这种最高级别的剧痛,不让他的异能力起作用,但那些都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清水杏显然不在极少数人之列,在他之后的尝试中,很轻易地就删除了她其他的记忆,就像以往运用异能力一样轻松,甚至没有感受到她的任何抵抗。

    唯独关于太宰治的记忆,无法删除。

    她这样没有异能力,没有接受过拷问训练的普通女孩,怎么能忍受这种长时间的剧痛,明明只要放弃和他相关的记忆,她就可以从这种折磨中解脱出来

    为什么要死死抓住关于他的记忆不肯放

    为什么,宁可忍受这种痛楚,也不肯放弃关于他的记忆

    从以前到现在,多少意志坚定的间谍、卧底、异能力者,接二连三地在他的异能面前折戟,为什么她能忍受

    清水杏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啊。

    她只是个普通人啊

    他久久不语,半晌,才苦笑一声“看来你委托给我的任务没办法完成了太宰君,你计划好了一切,安排好了一切,却唯独只算错了一件事”

    “你低估了她对你的爱。”

    你低估了她对你的爱。

    这句话像是无形的子弹一样携带着巨大的冲击力穿透了他的身体,他脸色惨白,就连身形也有些不稳,仿佛已然病入膏肓。如果有认识的人在场一定会很惊讶,太宰治总是那么冷静从容高高在上,似乎所有事都被他掌握在手里,没有任何事情的发展能超出他的预料,从没有人见过他这么苍白,甚至惨白的模样。

    “清水杏喜欢他”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定理,一个结论,早在很早之前,更早之前,他就已经不动声色地洞悉了这个定论。他当然知道她喜欢他,喜欢他俊秀的容貌,喜欢他风趣优雅的谈吐,喜欢他对她的好但是在他看来,她的喜欢都像纸一样脆弱单薄。清水杏不了解他,或者说她并不完全了解他,她只知道他好的一面,关于那些冷漠的,残忍的,极端的,颓靡的她完全不知道也完全不了解,当然他也从来没给过她机会去知道和了解,以前是没必要,后来是不想。

    他也不在意她爱不爱他,他知道她喜欢他,也知道她是离开他就会活不下去的女孩,可是那是基于生存所产生的依赖和喜欢,不是爱。对他来说,接近清水杏,和她结婚,对她好,都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所做的事,就像隐瞒自己的身份擅自安排好她的人生一样,同样也没有询问过她的想法。

    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是

    她爱他啊。

    她爱他。

    即使这份爱,从没有被他承认过。

    之后的一切,像是走马灯一样迅速在他眼前闪过。

    他看见清水杏一边照顾着宝宝,一边努力追查丈夫去世的真相。

    他看着她在短短四年内,变得越来越沉默,支撑她的力气似乎在慢慢地被抽空,她好像逐渐变成了一个空壳。

    直到最后,她重新回到了四年前。

    曾经那个没有被破碎的家庭压倒,没有被校园霸凌压倒,也没有被债务压倒,一点点善意一点点爱就可以好好活下去的女孩,最终在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午后,在浴室里安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她总是这么安安静静的。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重来无数遍,也改变不了她死去的结果。

    因为这是过去,是命中注定,是既定的事实。

    也是她的所求所愿。

    得偿所愿,心想事成。

    果然一语成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