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朝生暮死·终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世界在她死去的瞬间溃散,他的意识重新回到现实。

    醒来是傍晚。

    他躺在沙发上,正对着他的窗外夕阳已经下山了,只剩下颜料般随意涂抹的粉紫晚霞,深蓝的夜空中零星出现几颗星星,云层淡得近乎看不见。

    晚风吹过,他额前的碎发在风中轻拂。

    之前的几千次失败回到现实,他都会立刻“重启”,再次进入“书”中新的世界线,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再“重启”世界线。

    已经没有必要了。

    其实早在第一次失败时,他就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愿意相信。事到如今,他才终于直面这个结果。

    清水杏已经死了。

    无可挽回地死了。

    她的死,成了这个世界的定论,无法更改,无法挽回。

    他的心情很平静,像是经过一段坎坷崎岖的旅行后,终于找到休憩之地的旅人,心脏空荡荡的,温柔而安宁。

    在实行最后的办法之前,他去见了杏杏的父母。

    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惊动任何人,他只是静静地站在远处注视着他们,注视着他们温柔幸福的新家庭。

    作为杏杏整个人生悲剧的根源,他们真是太幸福了,有了新的孩子,在新的孩子和家庭上倾注了所有的爱。他们的笑容中洋溢着幸福和快乐,似乎从未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制造过伤害,看起来真像是称职的父亲和母亲。

    他们把清水杏当成什么了垃圾吗

    自私地,不负责任地把她带到这个世界,再自私地,不负责任地抛弃。

    本该最亲近的,为她遮风挡雨的家人,却恰恰是从出生起,就持续伤害她直到她死的存在。

    那些温馨幸福的场景,落在他的视线里,那么刺眼。

    为什么她死了,他们还能好好活着

    怎么能有这样的道理

    怎么能有这样的道理。

    对清水纱希来说,那只是很普通的一天,她和父母一齐外出去公园野餐,父母似乎遇到了熟人,在他们交谈时,百无聊赖的清水纱希走到一旁想透透气,却恰好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身形修长高挑的青年。

    黑衣青年的外貌俊美秀气至极,鸢色的眼眸像是大海一样美而深,危险之余,却又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有种致命的吸引力和蛊惑力。

    从他的气质和衣着上看,清水纱希猜测他大概是位钢琴家或画家,家世很好,矜贵优雅,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忧郁。

    他一直看着她的方向,即使被她发现,也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

    简直像是和小说里男主角的邂逅。

    清水纱希想。

    她一向不是个内敛含蓄的女生,主动走上前搭讪,询问黑衣青年的名字。

    黑衣青年没有回答,他的视线久久停留在她的面容上,他好像是在看她,又像是透过她在看很多人,在他的注视下,她也从一开始的害羞脸红逐渐变得尴尬窘迫。

    因为那绝非什么含情脉脉的目光,更像是冰冷的审视。

    过了许久,又或许只是过了一会儿,在她快要支撑不住想要落荒而逃的时候,黑衣青年终于开口了。

    他甚至对她微微笑了起来,嗓音很轻很慢,就像她想象中的一样好听,低沉而清晰“不是没有想过要不要看在血缘的份上,放过那些伤害她的人。但是”

    “看见你们过得这么幸福,我真的”

    “非常难过。”

    他轻声说。

    这是清水纱希最后一次见到他。

    留下一句语义不明的话后,黑衣青年就消失了。

    她没有精力再去思考这个奇怪的男人,因为就在不久后,父亲原本蒸蒸日上的事业突然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公司宣告破产,他们在黑手党组织那里欠下了巨额的债务,却根本无力偿还,只能东躲西藏过着老鼠般的生活,来躲避上门催债的人。

    不久后,父母突然失踪了。

    清水纱希又担心又害怕,却不敢去找人,大概过了一个月,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突然上门,归还了她父母的遗体。

    清水纱希只看了一眼遗体,就不敢再看。

    仅凭遗体上的痕迹,不难看出他们生前曾经遭受过怎样残酷的折磨。

    “清水纱希小姐,您的父母想像几年前一样再次通过假死的方法摆脱债务。不巧这次他们没有那么幸运,实施的计划出了纰漏,恰好被我们抓住。”黑色西装的男子彬彬有礼道,“我们首领说,既然他们喜欢通过假死的方法躲避债务,那就成全他们让他们死得彻底一点,这样也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再也不必还债了。您不用太伤心,其实几年前他们就应该死了,多活的这几年都是赚的,也该知足了。顺便通知您一声,我们组织希望您能在期限内还清债务,请不要试图赖账或者逾期,否则我们会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进行追债。”

    清水纱希腿都软了,哭喊道“反正他们都死了,不能抵消债务吗为什么要我来还我哪来的钱来还债”

    男子不为所动,仍是公事公办的口吻“据我们所知,当年您的姐姐在背负你们留给她的巨额债务努力还债的时候,年龄比您还要再小几岁。您现在所背负的债务和当年的她背负的债务金额一样,既然她可以,那我们相信您当然也可以。”

    清水纱希看了眼债务,只觉如坠冰窖。

    巨额债务,再加上利息的重复叠加足够她一辈子都深陷其中,无法解脱。

    她突然想到了清水杏,那个她已经很久很久不曾想起过的“姐姐”。

    当年清水杏面对这样的场面,也像她一样崩溃吗

    还是说,比她更加恐惧无助。

    命运果然是个循环。

    他们曾经施加到在她身上的灾难,最终以相似的模样,反馈到了自己身上。

    而另一边,清水杏亲生母亲最近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她的小女儿被查出患有白血病,身边亲人配型全都不符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要求。无奈之下只能把目光转移到骨髓库上,但是茫茫人海中,两个陌生人恰好能配型相符是件概率极低的事。夫妻二人费劲心力,好不容易才在骨髓库里找到相符的可以进行移植的配型,顿时欣喜若狂,然而进一步调查却发现这位配型相符的人竟然是她的大女儿清水杏。

    被她抛弃多年的大女儿,会同意捐献骨髓去救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吗

    他们并不确定。

    但为了救小女儿的命,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这是唯一的希望。

    夫妻两人怀着忐忑的心情多方打听大女儿的下落,不久后才最终得知,早在一年前清水杏就已经自杀去世了。

    已经死去的人,当然不可能再配合他们做造血干细胞的移植手术。

    三个月后,小女儿最终倒在了来势汹汹的病魔的进攻下,抢救无效去世。

    夫妻俩在此期间争吵不休,感情近乎破裂,而清水杏的母亲在生育小女儿时曾遭遇大出血,为保住性命,医生摘除了她的子宫。

    被抛弃的大女儿死了,爱护陪伴长大的小女儿也死了。

    此后,终其一生,她都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太宰治的报复手段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命运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如果在清水杏和她重逢的那天,她能不那么冷漠,能耐心听杏杏说话,哪怕只是安慰她几句,也许清水杏都不会在极端的绝望中走上自杀的道路。

    如果杏杏还活着,面对抛弃自己多年的母亲恳求自己捐献骨髓救救妹妹的请求,她会答应吗

    肯定会吧,太宰想,毕竟她就是那么善良心软的人。

    但是没有如果。

    她已经死了。

    清水杏的母亲可能没有想过,当初冷言让大女儿不要来打扰自己家庭的话,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应验。

    种其因者,须食其果。

    命运还真是公平。

    一切都尘埃落定后,太宰治去了趟海景墓园。

    墓园里绿树成荫,抬头就能看到一片明朗的好景色,海鸟盘旋在湛蓝的天空之下,翅膀起起落落,带着咸咸的海风气息。

    这原本是他为自己准备的长眠之所,如今里面埋葬的,却是她。

    他坐在墓碑旁的草地上,阳光透过树影,在他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脸庞投下破碎的光影,一切都温暖而宁静。

    他闭上眼,在休憩时短暂地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清水杏,这一次他们以普通人的身份相遇,像所有普通的恋人一样恋爱、结婚、生子,平淡而幸福地过完了这一生。

    到了最后,梦境才露出自己狰狞的一面。

    “原来这么美好的一切只是个梦啊。”

    她轻轻地说。

    “后悔吗”他问她,“如果没有遇见我,也许你不会这么痛苦。”

    “可是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也不会知道幸福到底什么感觉。”她认真地说,“所以,就算知道了结局再来一次,还是会选择遇见太宰先生的。”

    梦境到这里,就结束了。

    他睁开眼。

    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吗

    “嗯。”

    他低声应道。

    既然在这个世界,清水杏的死已经成了定局。

    那么不如,就让她在别的世界里重生。

    这一次,她会有从小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父母,会有保护她照顾她的哥哥,会有富足幸福的童年,会有无忧无虑的青春,会有志趣相投的朋友,将来还会有两情相悦的恋人。

    也许她仍然会在人生的道路中遇到挫折和困难,但是没关系,她不再是漂泊无依的浮萍了,家人会成为她的后盾和羽翼,她最终会好好地长大,成长为那种万事从容,内心笃定的大人。

    只是她的世界里,不会再有他了。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这么多平行世界,每分每秒都有新世界诞生,旧世界衰落。想找到一个完全容纳她灵魂的世界,是一件仅凭运气的事。在此期间,你可能会等很久很久。

    “很久是多久”

    也许是下一秒,也许是亿万年。

    他轻轻笑了笑“嗯,我想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