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一天的开始是热牛奶、培根和煎鸡蛋。

    今天轮到他做早餐,清水一树面无表情地在热好的锅里刷一层油,再打破蛋壳,放一点点葱和盐,几分钟后鸡蛋的香气就溢满了整个厨房。

    父母一向起得早,父亲坐在沙发上浏览今天金融板块的新闻,母亲则在一旁校准小提琴的音准。

    清水一树把做好的早餐放到餐桌上,父母陆续就坐,四杯牛奶有三杯都有了自己的主人,唯独还剩下一杯可怜兮兮地呆立在一旁。

    “杏杏呢还没起床吗”妈妈担忧道。

    “昨晚熬夜玩游戏,午饭前她能起来都算不错的了。”

    清水一树淡定道。

    “真是的一考完试就这么玩得这么疯。”妈妈生气地说。

    “杏杏还小,贪玩点也没什么。”爸爸温和地说。

    妈妈叹了口气,抱怨道“我也不是反对她玩游戏,但是熬夜很伤身体啊,还会掉头发,你也不想杏杏这么小就变成秃杏吧”

    “杏杏才不会变成秃杏呢”洗漱整理好自己的杏杏踩着拖鞋哒哒哒地跑下来,气鼓鼓地跑到餐桌旁边,“哼,哥哥你真讨厌干嘛要和爸爸妈妈告状呀”

    “实话实说。”清水一树一脸淡然。

    “熬夜玩游戏还这么理直气壮”

    妈妈严肃地说。

    杏杏才不怕她,赶快躲进妈妈怀里撒娇“以后不会熬夜玩游戏啦,妈妈妈妈不要生我的气,杏杏难道不是你最可爱的小宝贝吗”

    爸爸酸酸的“看来比起爸爸,杏杏还是更喜欢妈妈呀”

    “杏杏也是爸爸的小宝贝”杏杏毫不害羞地对餐桌上另外两个人比了个爱心,“当然也是哥哥的小宝贝”

    “宝不宝贝有待商榷,不过自信是真的。”

    清水一树说。

    杏杏气得脸颊鼓成了包子。

    爸爸“刚好下周我和妈妈都有时间,杏杏决定好假期去哪里玩了吗”

    杏杏托着腮“我没想好诶。哥哥呢哥哥想去哪里玩”

    清水一树“我都可以,看你。”

    妈妈“你之前不是还说想去威尼斯吗”

    杏杏“之前是这样想的啦,但是小樱说她决定假期去中国找她的男朋友,我又有点心动,我还没有去过中国呢”

    “去中国旅游感觉也很棒”

    一家人随意闲聊着,早餐时光很快结束,家里做家务一向是大家轮流来,今天是哥哥做早餐,洗碗的就是妹妹了。

    清水一树第一个放下牛奶,门口响起门铃声的时候,他刚好收拾好背包。

    门外站着的人是他和杏杏的青梅竹马兼他的大学同学齐木楠雄,齐木礼貌地和清水一家寒暄后两人便准备一起离开。

    “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不用准备我的食物。”

    妈妈“一树,是要准备学校的竞赛吗”

    “嗯,到决赛阶段了。”

    清水一树说。

    “哥哥加油”杏杏从厨房探出一个脑袋,看见齐木楠雄,又补充了一句“齐木哥哥也加油”

    “好,会加油的。”

    离开家,清水一树原本就没多少表情的脸变得更加面瘫了。

    除齐木楠雄以外的同学如果看见清水一树在家里的表现,大概会被惊掉一地下巴。

    这个会笑会吐槽妹妹的人真的是那个冷漠的清水君吗不会是被外星人代替了吧

    旁人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除了家人外,所有长时间接触过清水一树的人对他的印象都是礼貌、冷漠、不合群。在日本这样规则盛行的社会,不合群的人是很危险的,学校里如果有人不合群,轻则被孤立排挤,重则被校园霸凌。但是如果一个人冷漠不合群的同时又过分俊秀聪明,优秀得让人只能仰望,那么让人讨厌的冷漠和不合群,也就变成了鹤立鸡群的孤傲高冷。

    清水一树就是这样的存在。

    清水一树眼里的世界,和旁人是不同的。

    早在很早之前,更早之前,在他产生意识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他是这个世界的“管理员”。

    与神无异。

    在这个世界里,他是最直接理解世界本质的人,对他来说操纵命运,更改祸福都是一个念头的事。作为世界的“管理员”,他天生情感淡薄,连情绪也少得可怜,小时候甚至被诊断为自闭症,但幸而他降生到这个世界时接触到的是一对温柔慈爱,善良宽和的父母。

    在他四岁时,妹妹清水杏出生,清水一树对她的出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不过是家里多了一只爱吃能睡平平无奇的人类幼崽。

    但是这只爱哭爱笑的人类幼崽十分喜欢他。喜欢对他笑,喜欢被他抱在怀里,喜欢粘着他,总是“哥哥哥哥”叫个不停,会在他回家时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地跑来迎接他,他去上学离家时她还会特别伤心地窝在妈妈怀里哇哇大哭,直到他一再承诺自己会回来的才重新笑起来。

    唔,收回前言,这只爱吃能睡的人类幼崽真是

    太可爱了。

    妹妹这种存在太可爱了。

    清水一树仅有的那点情感都投入到亲情这个领域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只有家人,也不管从小到大喜欢他的女生全部在他身上折戟而归。

    随着清水杏渐渐长大,她的美貌也出落得越发耀眼夺目。在家人的精心呵护之下,少女杏杏依然活泼开朗天真烂漫,但她的美貌太过于惹眼,总免不了吸引异性甚至一些同性的关注。绝大多数不合适的烂桃花都被清水一树暴力拦截了,但他也无意让杏杏完全度过一个没有任何浪漫色彩少女情怀的青春,因此如果只是告白送情书这种程度的接近,他是不会阻拦的。

    但这还不是最让清水一树烦心的地方。

    真正让他感到心烦的是,他发现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竟然非常非常喜欢杏杏。

    按理说,“世界意识”是没有自主的喜好的,不存在偏爱世界上某个人的情况。但可能受到了他作为哥哥爱护妹妹的影响,“世界意识”非常偏爱杏杏,这种偏爱既不是爱情也不是亲情当然更不是友情,只是一种很纯粹的喜爱。

    从小他就能看到杏杏身边围绕着大大小小的粉白色光团,旁人看不见,杏杏也看不见,但那些粉白色的光团总是喜欢黏在她的头发上,她的衣服上,像一个个小兔子,每个小光团都在表明“世界意识”有多喜欢杏杏。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没什么。但关键在于,“世界意识”偏爱她,自然会想办法实现她的各种心愿。杏杏从小就是个幸运爆表的孩子,大大小小的奖中过无数次,复习过的内容考试一定会考,想欺负她的人还没真正实施就会倒霉。

    清水一树自认是个合格的哥哥,不管是对妹妹的疼爱上还是教育上都严格把握着度。他爱杏杏,但并不溺爱杏杏,“世界意识”如果完全是受到他的影响,怎么会这么毫不遏制地宠爱杏杏

    简单调查后,他找到了原因。

    “世界意识”果然不止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原来杏杏的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只是因为和这个世界非常契合,才会被那个世界的“管理员”送到这个世界来。而那个世界的“管理员”非常爱她,曾经虔诚地希望过她的人生能得偿所愿,心想事成,这个祝福带着另一个世界的烙印,在她来到这个世界时,白纸般的“世界意识”当然会受到影响,无形中满足她的一切愿望。

    更不用说,除了另一个世界“管理员”的影响外,还有他这个哥哥的影响。

    清水一树“”

    算了,宠着就宠着吧。

    上一世的杏杏,实在太可怜了。

    她明明可以成长为这么明媚灿烂的女孩子,却被命运生生折磨到绝望自尽。

    那对父母毫无疑问是人渣。

    不过太宰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索性世界之间并不想相,他永远别想再见到杏杏了

    清水一树冷酷地想。

    不久后,“世界意识”在杏杏随口一句“好想玩帅哥多自由度高剧情又精彩的乙女游戏哦”的影响下,真的推出了一款乙女游戏恋与男神。

    公司取名为daydrea,意味满足杏杏一切“白日梦幻想”。

    然而“世界意识”到底不会像人类一样自己设计游戏里的人物剧情,它的处理方式简单粗暴,直接复制了这个世界里真实存在的各方面都极为突出的帅哥美少年的意识体投放到游戏世界中。

    复制的意识体虽然有本尊的思维模式和性格模式,但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独立的人,他们也没有自己的灵魂。复制意识体对现实世界的本尊毫无影响,只是游戏里意识体经历过的剧情和情绪波动,可能会以梦境的方式反馈到本尊身上。

    人物有了,剧情呢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世界意识”干脆直接拿杏杏前世的经历一通魔改,结合乙女游戏中的常见元素,制作出了几个风格迥异的副本。

    这款为杏杏量身定做的游戏,不仅受到了广大玩家的青睐,杏杏更是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清水一树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只是游戏已经满足不了杏杏异想天开的小脑瓜了,玩了一段时间后,她又突发奇想,叹气道“好想进入游戏体验一把真人恋爱攻略的感觉哦。”

    她只是随口一说。

    杏杏的想法就像只兔子,总是到处蹦跶,这个想法也是她自言自语随口一说,可是就这短短一句话,“世界意识”竟然记住了

    它还真的帮杏杏实现了心愿,把她投放到游戏世界里去了

    杏杏qaq

    清水一树“”

    对于杏杏来说,原本这也不过是一次奇妙的冒险之旅,最初清水一树甚至没有很着急要把她带回现实世界,准备等杏杏玩够了再带她回来。但他没想到,游戏世界竟然出现了一个原本绝不会出现在其中的人

    太宰治。

    不是清水一树所在世界的武侦宰的意识复制体,而是杏杏原本那个世界的首领宰。

    他在武侦宰死后取代了武侦宰游戏里的身份。

    清水一树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为了复活杏杏,太宰治能重启千万次世界线,能在失去救她的希望后,想尽办法送她去另一个世界获得新生,他忍受漫长到近乎没有尽头的等待,好不容易再次见到杏杏,他会怎么做

    答案不言而喻。

    要么是把杏杏带回他所在的世界,要么是把杏杏永远困在游戏里。

    游戏里掌管一切的是daydrea集团,也是“世界意识”的化身,它始终是要回到现实的,不可能长时间地待在游戏世界,必须要找一个游戏里的人来掌管游戏世界里的运行。daydrea集团举行的慈善拍卖会就是一个手段,意味挑选出适合的人选,来代替它掌管游戏世界。

    而太宰治作为另一个世界的“管理员”,和清水一树一样,他具有天然的优势。

    早在清水一树发现杏杏被“世界意识”投放进游戏里时,太宰治就已经拿到了游戏世界的半个管理权限。

    随即,他便轻而易举地入侵系统,修改了传递给杏杏的信息。

    游戏设置,当杏杏死亡时,就会自动回到现实,并不会有濒死的痛苦,至死不渝的爱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附加任务,类似好感度。但是修改后的系统传递给杏杏的信息,却是只有完成至死不渝的爱才能回到现实,游戏里死亡意味着真正的死亡。

    至死不渝的爱任务进度条由玩家和角色双方的进度构成,必要时,太宰治作为管理员可以对其进行修改。为了不让杏杏发现其中端倪,每当至死不渝的爱进度条达到百分之百后,游戏就会读档重启,杏杏也会失去那一周目的记忆。

    清水一树无法进入游戏世界,取得半个管理员权限的太宰不可能让他进来。

    他需要一个“棋子”。

    不能是可攻略人物,也不能是重要nc。

    更重要的是,要让杏杏相信那个人,放下警惕。

    清水一树选定的nc叫“深田修一”,和他长相有五分相似。最初清水一树无法直接对深田修一下达带回杏杏的命令,只能通过在游戏外修改程序数据间接引导,为了不惊动太宰治,他能做的改动实在有限,也就导致深田修一的数据实行了偏差,他误以为自己是爱而不得,才想通过死亡的方式带回杏杏,手段总是很极端。不仅每周目都失败,还让杏杏潜意识里对他有了害怕的情绪。

    这大概正是太宰治想要的效果。

    清水一树想。

    这么多周目下来,想必太宰治已经察觉到了深田修一的异常,以他的敏锐和缜密,再想通过深田修一下手带回杏杏,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了。

    不过这恰恰给了清水一树一个机会。

    太宰治的目光集中在深田修一身上,放在其他地方的经历自然会少许多。清水一树挑选了“工藤新一”作为这一周目自己的载体,先是赋予他“杏杏是失散多年的妹妹”这个概念,让他顺理成章地接近杏杏,再逐渐入侵游戏中工藤新一这个意识体,从而让自己能在不惊动太宰治的情况下,进入游戏中。

    就像“病毒”一样,作为被入侵的意识体,越到后期,“工藤新一”越是会感到身体逐渐不适,直到被清水一树完全侵入,在此期间,深田修一会作为辅助者,帮助清水一树一起完成这个过程。

    在进入游戏世界的时候,清水一树短暂地想起曾经看到过的,关于清水杏和太宰治的过去,突然沉默了一瞬间。

    重启世界线千万次,让她重获新生,在漫长到近乎无穷无尽的时间里一孤独地等待着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的人

    也许,他真的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也说不定。

    可是那又有什么意义

    那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