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武侦宰番外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他好像被拉进了一个游戏里。

    意识到这个事情的同时,太宰治还发现了一件事,被拉进游戏世界里的他,似乎并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复制意识体。

    莫名进入游戏已经很糟糕的了,得知自己不过是个意识体,这种糟糕程度瞬间翻倍。

    现实世界里的他,十八岁那年因为友人的死,叛逃出ortafia,经历两年洗白生涯后,加入武装侦探社。

    而游戏里他的身份,却又重新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还是ortafia干部时期的太宰治。

    作为搭档,中原中也对他突然间变得无精打采生无可恋以至于把绝大多数工作丢给自己这件事很是不满,太宰治照常以冷嘲热讽回击,气得中原中也额角毛青筋,两人不欢而散。

    太宰治趴在酒吧吧台上,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

    愚蠢的蛞蝓怎么可能明白他的心情。

    怎么可能明白,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设定好的程序,而只有你才是其中唯一清醒的人的那种感受。

    一切都是假的,世界、搭档、友人、对手,金钱和权力,情感和,他冷眼看着这一切,但悲哀的是,就连他自身,也不过是设定好的程序中的一部分。

    世界崩塌之时,他会携带着游戏世界里的感受和记忆,重新和现实中的自己融为一体。

    仿佛大梦一场。

    他所经历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他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款名为恋与男神的乙女向恋爱游戏,也知道这款游戏的制作者就是他所在世界的“世界意识”,这款游戏就是为了一个小姑娘量身打造。

    清水杏。

    另一个世界的他,所爱之人。

    在意识觉醒的那一刻,太宰治就得知了他们之间的往事。

    一个世界里不会允许两个相同的人同时存在,游戏世界也不例外,既然这个世界的他已经出现在了游戏世界中,那么另一个世界的太宰治,便不可能再出现在游戏里了。

    无论他为此等了多久,相隔两个世界的人,注定不可能再见。

    游戏里涌入的玩家操纵着自己在游戏里的化身,和游戏里不同的角色谈恋爱,甚至有不少玩家想方设法攻略他。不可否认除去大部分蠢货外,的确有一些人手段高明,如果他不知道自己身处游戏,也许真的会中招也说不定,但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处游戏中,所谓的高明手段都成了不值一提的小花招。

    不过是虚情假意。

    太宰漠然地想。

    他对身边发生的一切由衷地感到厌倦,而清水杏,即使她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他所爱之人,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

    他原本是这样想的。

    他原本是这样想的。

    直到她闯进这个世界。

    准确来说,他见到的,并不是清水杏本人,只是她本人操纵的意识体,和他一样。她自身并未进入游戏之中。

    可是就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他几乎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过她了。

    久到,快要忘记她的样子了。

    她看起来过得很好,清纯柔美的脸蛋一如往昔,因为被家人宠爱着长大,她的性格天真烂漫得像小奶猫一样,总是在他面前反复横跳,伸出小爪爪来小心翼翼地试探他的底线,一旦被逮住又会哭唧唧地撒娇耍赖。

    这才是她本来的性格吧。

    前世的她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自卑、缺爱、怯懦、没有安全感,这些通通成了塑造她的工具,让她终其一生无法摆脱。

    可是原本,原本只要给她一个充满爱的环境,她明明可以成长为这么明媚灿烂的模样。

    只是她的世界里,不会有他了。

    他强行摒弃掉心中翻滚撕扯的情绪,那不是他产生的情绪,只是受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太宰治的影响。

    是另一个世界的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她了。

    思之如狂。

    太宰对此感到抗拒,“爱”这种情感,对他来说太陌生。他已经习惯了掌控全局,游刃有余,还不适应情绪被她的一个笑容一句话所拉扯,完全失控的体验。

    但他避开了清水杏,清水杏却主动找上了他。

    她只以为他是个攻略角色,用攻略游戏角色的方法妄想攻略他。在此期间她简直想尽了各种馊主意,连给他倒“爱情魔药”这种办法都使出来了没有一个方法成功,倒满“爱情魔药”的酒,全被他让给中也喝了。

    杏杏这个花心的渣女,面对中也的告白,立刻放弃他,高高兴兴地和中也在一起了。

    太宰治“”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后杏杏对中也坦白了自己对他使用“爱情魔药”的真相,麻利地在中也的怒气中滚蛋了,去其他副本浪了一圈,想起自己还有个没攻略下来的白月光,于是又重新回到了他面前,再次试图攻略他。

    太宰治“”

    太宰照旧决定让她折戟而返。

    她之所以追求他,不过是把他当做一个可供攻略的游戏角色,而他对她产生的那几分微妙情愫,也不过是受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影响。

    他感到了一丝淡淡的疲惫。

    没有意义,一切都没有意义。这个世界是假的,他是假的,他对她的感情是假的,就连他此刻所感受到的讽刺,也都是假的。

    他垂下眼帘,问她“清水小姐,你真的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某种意义的吗”

    杏杏说“太宰先生,我是为了和你相遇,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心脏有一瞬间的停滞,仿佛被针轻轻扎了一下,说不上疼,但也无法风轻云淡地说不疼。

    “我是为了和你相遇,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可是真正为了你,才来到这个世界的人你还没有见过他。

    不会再相遇了。世界之间本来就互不相通,他不可能来到你现在的世界,你也不可能再回到他所在的世界。

    而如果错过这个位于两个世界之间交接点的游戏空间,你们就真的,再不可能相见了。

    即使再自欺欺人,也该有个限度。

    不喜欢她是假的,喜欢她是真的。

    她属于他是假的,不属于他是真的。

    “所以只要我死,他就能来到游戏世界吧”

    是这样没错。

    “这可真不像我一贯的作风。”

    他微微耸肩,轻巧地迈上台阶。

    他像是星星一样,迎着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从云端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