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首领宰番外
作者:一纸桃花雪   海王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四年后。

    daydrea公司停止运营四年的游戏恋与男神,在近期突然宣布项目重启,只不过,重启项目中曾经的副本角色和游戏剧情全部清零,游戏将引入新的角色和副本。

    相比新玩家们对于游戏重启的快乐和启动,老玩家们显得伤感很多。

    就算还是叫恋与男神,但如果不再是以前的游戏副本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听到重启的消息的我好耶爷的青春回来了看完公告的我妈的爷的青春结束了

    四年前突然停止运营就挺莫名其妙的,没想到四年过去了,狗公司还是不做人

    既然重启项目了,干嘛要全部换成新副本啊保留旧副本的游戏角色不好吗这样还轻松很多呢。

    呜呜呜我还是想要以前的旧副本,我想念chuya,想念dazai呜呜呜求求狗公司做个人吧

    所以到底为什么不保留旧副本的剧情和游戏角色啊

    所以到底为什么不保留旧副本的剧情和游戏角色啊

    这个疑问不仅老玩家们有,就连新玩家们也觉得daydrea公司的做法非常令人费解。

    daydrea公司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不是我们不想沿用以前的副本,之所以全部重启,是因为四年前所有游戏角色都离家出走了。

    玩家们喵喵喵

    这离谱的言论点燃了玩家们的怒火,官方又一次被玩家们骂得狗血淋头。

    无奈之下,daydrea公司最后妥协,出了个福利。

    在版本彻底更新前会短时间开一次游戏,玩家们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在以前旧副本的地图上追忆曾经的游戏经历。

    杏杏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刚结束自己的第一次展览。

    四年过去,她已经大学毕业,其实一直在上大学之前,杏杏仍然不确定自己将来想从事什么职业,倒不是没有想做的,而是兴趣爱好太广泛。妈妈是享誉世界的小提琴家,或许是受到母亲的熏陶,杏杏一直对音乐、绘画、戏剧、写作等有着浓厚的兴趣,爸爸妈妈也从小请了老师来培养她,只不过,具体将来要做什么,杏杏并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

    “没关系,既然杏杏都喜欢,那就都试试吧。”

    爸爸妈妈如此鼓励道。

    上辈子的杏杏,没有坚实的后盾,人生是地狱开局,不要说追求梦想了,就连活下去都要用尽全部的力气,走错一步,都是万丈深渊。

    可是这一次,良好的家境和父母的开明不仅给了她受到培养的机会,也给了她充足的试错成本,让她有了足够的时间,去追寻自己存在的意义。

    经过大学四年的寻找探索,杏杏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梦想。

    她想成为一名画家。

    即使没有相机,也可以通过简单的线条和色彩,复刻下心中弥足珍贵的景象。

    不存在文字的局限,也无所谓时空的距离,即使相隔百年,仍然能有人,从画里体会到百年前作画人的心情。

    是想象和创造的殿堂,也是记忆和情感的载体。

    从小积累的基本功和技巧素养,确定目标后,杏杏勤学苦练,积极参加各种比赛,还没毕业,就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

    “再给她一段时间,能成长为更惊艳的模样吧。”

    业内成名已久的画家之一曾赞许地评价过杏杏的画。

    这次举办的展览,出乎意料的火爆,朋友们帮了杏杏很多忙,为了感谢他们对自己的照顾,在忙完以后,杏杏给每个帮助过自己的人,都画了一幅画,准备在生日当天送给他们。

    除了亲人和朋友们,其实,她还保留了一幅画像,只不过大概是没有送出去的机会了吧。

    杏杏想。

    daydrea公司的游戏公告,还是小樱告诉她的,她知道杏杏以前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玩恋与男神这款游戏,所以才提醒她要不要在彻底关服前再去故地重游一番

    杏杏知道消息后愣怔了很久。

    四年前游戏世界坍塌,所有投入其中的意识复制体就已经全部回到现实世界自己的身体里了。

    物是人非,没有了人物,只剩空荡荡的地图,即使再回故地重游,也不过是平添惆怅。

    又有什么意思呢。

    况且,她已经认识了现实中的他们,就像纸片人成真一样,好像不该有什么遗憾了。

    是啊,不该有什么遗憾了。

    杏杏登上游戏,看着游戏界面,看着日本横滨、意大利西西里岛、日本并盛等等地图,迟迟没有点进去。

    她看了看游戏界面左上方的倒计时。

    距离彻底关闭副本,还有十天时间。

    刚好是她生日结束那天。

    算了。

    关掉游戏前,游戏里的收件箱突然“叮”了一声。

    可爱的玩家,为了弥补关服给您带来的糟糕体验,我们公司将特意赠送您一份特殊的礼物不用谢,祝您生活愉快,天天开心

    by永远爱杏杏小宝贝的粉色团子

    特殊的礼物

    不久后,杏杏的生日如期而至。

    为了庆祝这次生日,家里人特意为她举办了生日派对,不仅邀请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还邀请了许许多多上大学后才认识的给了杏杏很多帮助的前辈和老师们。

    但杏杏却很有些焦头烂额。

    因为她发现,游戏公司所说的特殊的礼物,似乎是记忆。

    近几日,好几条她曾经在游戏里养过的鱼,似乎都模模糊糊有了曾经和她在游戏中相处过的记忆。

    最先记起的人是黄濑凉太。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黄昏,全国大赛刚结束,杏杏所在的学校因为拥有奇迹的世代的众人,毫无悬念地拿下了比赛冠军。作为篮球部正选经理们的好朋友,杏杏毫无例外地收到了聚会邀请。

    聚会中途,杏杏出去透气,刚好遇见了不知为何同样出来透气的黄濑凉太,两人打了个招呼,他一向轻松的语调里,似乎突然间带了点别的情绪“其实我昨晚梦到小杏了。”

    杏杏一愣“什么”

    “嘛,怎么说呢,是个开局很美好的梦呢。”黄濑凉太笑着揉了揉脑袋,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在梦里,我们高中就认识了,小杏很喜欢我,但是梦里的我是个混蛋,一直践踏你的心意,所以最后还是错过了。”

    杏杏

    这个梦有点熟悉啊

    不是游戏里一号副本的剧情吗

    杏杏震惊系统不是说现实里的人物只会有游戏里的情感,不会有记忆的吗这是什么节奏现在的修罗场她已经疲于应对了,再恢复记忆接下来可怎么办呀

    于是杏杏只好装傻“黄濑君,梦里的事都是假的,不能当真的呀。”

    “可是太真实了。”黄濑凉太似乎情绪有些低落,“真的只是梦吗”

    杏杏满身冷汗一脸坚定地点头“是的。”

    好不容易把黄濑凉太糊弄过去,杏杏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又遇上了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清水同学,我前不久做了个梦。”

    杏杏“”

    蓝发少年一脸平静“很奇怪,我梦里的清水同学和现实中的清水同学相差不太一样,她擅长周旋在许多人身边,但就算知道她的本质,我仍然不可避免地被她吸引。”

    杏杏“”

    蓝发少年看向她,似乎有些困惑道“清水同学,梦里的那个人”

    杏杏连忙打断他的话,一脸真诚道“黑子同学,我们要相信科学,梦里的事,怎么能当真呢”

    但她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不久后,杏杏突然接到一个跨洋电话。

    来自和日本相隔八个时区的意大利。

    杏杏按下接听键,电话那一头很长时间都没有出声,只能听见清浅又沉默的呼吸声。

    “沢田君”

    过了很久,对方好像松了口气般,笑了一下“嗯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你,我只是想再确认一下生日派对的时间。”

    “沢田君现在是在意大利吗只是一个生日派对,特意从国外赶回来,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呢”

    杏杏担忧道。

    “不麻烦,刚好我也要回来看看奈奈妈妈。”沢田纲吉温和道,“况且我也很久没有见过杏了。”

    他应该也做了和游戏相关的梦,回想起在梦里经历过的一切了吧。

    放下电话,杏杏如是想。

    虽然沢田纲吉表现得非常克制得体,但是他忘了,他以前可是称呼她为“清水君”的,什么时候,称呼变成“杏”了呢

    只是,既然他不想说出口来让她为难,杏杏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戳破这层纸。

    生日当天,派对非常热闹,不仅仅是杏杏开心,就连杏杏家的金毛见到家里来了这么多人,也高兴地追着尾巴转圈圈。

    派对从中午一直举办到晚上,散场的时候,夜空中已经挂满了星星。

    太宰治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在他走之前,杏杏把之前自己画好的画像送给他。

    穿着沙色风衣的青年目光落在画上。

    画中人和他一样穿着沙色风衣,黄昏的风温柔又缱绻地吹拂着衣角,落日熔金,波光粼粼,就连他微卷的头发也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他唇角带着清浅的笑,温柔得像一场梦境。

    这么温柔的笔触,落笔之人,也一定是抱着非常温柔的心情在作画吧。

    太宰治用微微屈起手指,骨节抵住下巴“诶原来我在清水小姐心里,是这种形象吗”

    “是呀。太宰先生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非常温柔的。”杏杏认真地点了点头,抬起眼帘望着他,“谢谢你。”

    谢谢你,放弃游戏里的身份,让我们能隔着两个世界的距离,再最后见一次。

    谢谢你,即使恢复了记忆,也从不提及过去。

    她没有说为什么谢谢,他也没有问。

    有时候,不是一定要言语表达才能读懂对方的意思。

    目光交汇的瞬间,未竟之语就像冬季呵出的雾气一样,消散在空气中了。

    他对她微微笑了笑,把手放进口袋,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不客气。”

    他没有拒绝这幅画。

    因为他很清楚,画上的人不是别人,是他无疑。

    她不会弄错这一点。

    就像无法替代。

    距离这一天结束还有一个小时,恋与男神旧副本即将永久关闭这一话题冲到了热搜榜第一。

    广场上全是伤感的玩家们发的自己曾经在游戏里的截图。

    杏杏原本是打定主意不再登录游戏的,但是看到那些充斥着回忆的截图,却又突然迟疑了。

    横滨、并盛、西西里岛、帝光

    即使再重新开服,这些地图也不会再开放了吧。

    就像见不到的人,也不会再见了。

    其实她也知道,就像之前不愿意登上游戏再去地图上看看时的心情没有了和以前一样的人,即使再熟悉的风景,也不过是徒留伤感。

    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

    可是。

    可是以后,连曾经熟悉的风景,都不会再有了。

    再去看看吧。

    城市里循环往复的电车,海边的日出和日落,公园里洒落一地的金色银杏叶,还有海鸟盘旋时起起落落的翅膀。

    再去看看他们曾经走过的地方。

    距离旧副本关闭,只剩十分钟了。

    杏杏不再犹豫,她打开游戏,虽然已经四年不曾登录,但是账号和密码就像背过无数遍的数学公式一样深刻。

    她输入完毕,有些紧张地按下登入键。

    然后就被卡在了登录页面。

    距离副本关闭只剩十分钟,不管旧玩家还是新玩家都想抓住最后的机会度过游戏里最后的时光,涌入的玩家数量太庞大,服务器崩了。

    杏杏艹。

    杏杏放下鼠标,泄气地靠坐在椅子上,无奈地叹了口气。

    人生中不如意之事十有,即使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去面对一件事,也有可能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计划。

    这是她上辈子学到的道理。

    但是她这一次的人生,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非常圆满。人不能太贪心,总是去追求十全十美,有的时候即使只是十全九美,也已经非常幸运了。

    不能强求的。

    她看着关服倒计时归零,又过了许久,才关掉游戏界面。

    杏杏从座椅上站起来,只是刚转了个身,就呆在了原地。

    系统提示音在耳边响起。

    亲爱的玩家,送给您的特殊礼物已到达,请注意查收

    但杏杏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管系统的提示了,她只是呆呆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衣青年,怀疑这会不会只是一场梦境。

    “太宰先生”

    “怎么样这些都是我画的哦,我现在超级厉害吧”

    杏杏叉腰道。

    突然见到以为再也无法相见的人,短暂的失语后,就是姗姗来迟的惊喜。

    没有忙着去探究太宰治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世界,杏杏高高兴兴地把自己四年来的成果展示给他看,浑身散发着“夸我快夸我”的骄傲感,就像一只活泼又傲娇的小猫咪,连脑袋上的小耳朵都一动一动的。

    黑衣青年的目光从她拿出的画上一一掠过,最终视线停留在她的面容上,嘴角微微翘起“嗯,很厉害。”

    和四年前相比,二十二岁的杏杏外表上几乎没有变化,只是穿着风格相较于以前的可爱活泼,变得更优雅淑女了一些。

    只是性情显然还是很天真烂漫。

    在他看画的同时,杏杏也在悄悄偷瞄他。

    和四年前相比,太宰先生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诶,是真的外表上完全没变呢。

    不过也对,如果他还像普通人类一样成长衰老,当时根本不可能等她那么多年。

    时光好像在他身上停滞了。

    想到这里,杏杏既高兴,又有些难过。

    时间、空间、前世、今生这一切就像是横隔在他们之间的一道天堑,就算能短暂地见一面,最后他还是要回到他所在的世界的。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句话真是太伤感了,为什么所有的相聚都要有离别的一天呢

    她不想要离别。

    “太宰先生这次来,什么时候离开呢”

    杏杏小声问。

    “清水小姐希望我什么时候离开呢”

    “还是要看时间限制呀。”杏杏耷拉着小脑袋,“我说了,也不算数。”

    “嗯”他沉吟半晌,“如果按照世界意识的时间限制来,我最多还能再在这里停留一分钟。”

    一分钟

    虽然杏杏原本也没有对他能停留很久抱有太大的期望,但也以为至少也该是明天再走吧

    一分钟

    不要说叙旧了,连告别都不够呀

    杏杏差点汪地一声哭出来

    她泪眼朦胧之际,被人抱进了怀里,还顺带被揉了揉发顶,温柔好听的嗓音直接从头顶处罩下来,带着丝促狭的笑意“哭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然后太宰治就解释道,原本两个世界之间是互不相通的,但是这四年来,经过他的种种尝试,让他所在的世界意识和杏杏所在的世界意识达成了平衡,今后不仅是他,杏杏也可以随意在两个世界内穿梭了。

    “这件事,清水君也帮了很多忙。”

    杏杏有些意外“哥哥可是哥哥他”不是很讨厌太宰先生你嘛

    话出口的瞬间,杏杏又顿住了。

    哥哥虽然讨厌太宰治,恨不能他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但是

    但是哥哥爱她啊。

    他讨厌太宰治,但又舍不得她难过。

    四年来不透露消息也是这个原因吧

    因为还不确定能不能成功,所以不愿意让她先抱有希望,再受伤失望。

    “那你还不一开始就告诉我”杏杏被他搂在怀里,颊鼓成了包子,“哼,讨厌你。”

    “唔,喜欢你。”

    太宰治故意捏了捏她软软的脸颊。

    杏杏伸手抱住他,高兴地扬起小脸看他“那以后,太宰先生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嗯,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他轻声说,却又重得像是亘古不变的承诺。

    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但杏杏仍然处于兴奋之中,并不觉得疲惫。

    她高高兴兴地和他说话,说自己这四年来都做了些什么,交了哪些朋友,去过什么地方,吃了哪些好吃的,并且下次可以带他一起去。

    不知不觉间,石英钟里的时针已经走过了四圈,杏杏也终于困得撑不住了。

    “太宰先生呢这四年里太宰先生在做什么呀”

    困倦的杏杏强撑精神问道。

    “扩张势力、参加没意义的宴、和不同组织谈判或者合作总的来说,和清水小姐相比,要乏味很多。”

    他说,目光停留在已经困到不行即将睡着的女孩身上,弯腰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再盖好被子。

    其实刚才说的也不全是真的。

    去见她这才是他四年来一直在做的事。

    视线垂落在她柔软的粉嫩的脸颊上,他伸手把被她不小心含在嘴里的一绺发丝拿开。

    却似乎微微惊动了杏杏,她闭着眼呓语“唔我还有一副画好的画没有给太宰先生看,是要送给你哒”

    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半梦半醒间,杏杏听到他温柔地低声说道。

    “不着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