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抓捕
作者:我不是渣渣   我靠空间在贫穷年代暴富最新章节     
    其实本来叶大壮也不是真心实意想要走,只是吓唬一下对方而已,而且他这幅作态让这个女人更觉得叶大壮就是来买家具的,之前的疑虑都稍微打消了一些。

    “别走别走,你说一下你到底想出多少钱,你说说看,如果合适的话咱们还可以商量嘛,对不对”

    叶大壮想了一下,然后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那女人一瞬间瞪大眼睛。

    “20块不可能,我这么多家具,你说20块钱就卖了啊”

    “不是啊,大兄弟,你就是讲价都没有这么讲的。”

    “虽然说我这是二手家具,但是这东西也挺新的呀,我都跟你说了是新的家具,很新很新的。”

    “讲价这种事情我们都是一人说一个合适的价格,然后大家彼此都让步一些,然后这生意才能完成啊,你说你一下子减掉这么多,你说我这咋整”

    叶大壮实在是太狠了,这价格直接砍掉了一半,让这女人彻底不同意了。

    一大桌上稍微梗着脖子,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不管是你这些家具新或者不行,那他都是二手的呀,就是嘉羿的知道吗二手啥意思就是就地你一个就家具你还能当成新夹具卖吗你的价格说太高那我肯定不能搞的啊。”

    “我也是诚心要买,你既然说20块钱不行的话,那我就稍微加一点21块”

    “大兄弟我觉得你在逗着我玩呢,21块21块和20块有啥区别,多了一块钱我这么多家具呢,你就给我多一块,那要我说那就不行的话那就40块。”

    “你自己看看我可比你靠谱多了啊,你自己这一下子加就加一块钱,我除掉一会就给你砍掉10块,你说的对,他就是二手的就是旧家具旧家具,我给你价格在这这10块钱这总够了吧,你说这啥木头不要原材料啊,对不对”

    “再说了我就给你交个底儿吧,我给你说实话,然后这梦头这家具也不是卖给我一个人的钱是不是我哥嫂他们虽然已经走了,但是这钱卖了,我还得给他们寄过去,那是因为这不是我的家具,你说我万一卖的钱太少,他等一下还以为我把他钱私吞了呢。”

    叶大壮脸上出现了一点为难的神色,明显的犹豫不决,这女人一看就知道有戏,就是那种给这女人一种马上就要成功,但是只要自己在用用劲就可以的感觉。

    叶大壮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又重新回到那一堆家具旁边。

    随便找了一个床,然后叶大壮低头看去。

    “你还说你在家就是好家具呢,你看,你看,你看,这床腿都炸印儿啊。”

    “就这玩意儿,你也好意思跟我要这么多钱。”

    “你看还有这还有这孩子的梳妆台,你看到没有都掉漆了看到吗”

    “我都说了不管他看起来再信他终究是个旧的,这些东西是有人用过的吗他都是有一些小瑕疵的。”

    叶大壮据理力争,想要把价格再打压下来一些,两个人都是蒸的面红耳赤的,就为了的价格争来争去的。

    突然间叶大壮,好像听到外面有了一些脚步声,就有了一些动静。

    叶大壮赶紧抬眼往外面看去。

    这个时候那女人好像是也听到了脚步声,他往外面看了一眼,看到那些穿着制服的人立马就知道自己被骗了。

    女人愣了一瞬间,然后拔腿就跑。

    但是却被一拉撞,直接给拦住,然后轻而易举地按在了地上。

    他勾着唇,然后轻轻的笑着,那模样竟然看上去有两份狡猾,和刚才的那种实在憨厚的人设一点都不符合。

    “干什么呢你跑什么呢”

    “咱俩不是还要谈生意买家去的嘛,别不好意思,这家具也他说他也认识,你肯定认识,就是他就是买你个套房子的那个,说不定前两天你们还见过呢,到时候要问你买还是要问他买啊,估计还要再思考一下。”

    叶大壮一说这话,这女人还有什么不认不明白的,根本这就是这兄弟俩给自己设套呢,为的目的就是让自己找出这台家具的所在地,并且找警察过来抓个人赃俱获。

    人脸上多了很多怒气,他真是太神奇了,竟然阴沟里翻出来也是怪自己,竟然随随便便就相信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这女人脸色狰狞而又扭曲了一瞬间,他脑子里全部都是愤恨。

    这家人都买得起房子,都这么有钱了,自己就搬走,他一点点家具还这么追着不放,真是一群傻子。

    就这么点东西有什么好要的,他都这么有钱了,难道不能送给自己接济一下自己吗自己家里这么穷,多少的房子都被他买了,难道让自己一家人喝西北风吗

    女人越想越觉得气。

    但是到现在这个时候,他最应该做的不是生气,而是要说软话,让这些人放过自己,于是他立马就面色扭曲了两两下,然后就哭了出来。

    “大兄弟,我求求你,觉得你放了我吧,你知道我也是一时你是犯糊涂才做下来这么些蠢事,这在家具你们拿走你们就放过我吧,不要把我抓起来好不好我老公整天喝酒啥也不知道干就是个懒货,要不然我也不会起这些歪心思,实在是家里太穷了,两个娃都吃不起饭了。”

    “想来你们这么大年纪也是有孩子的了,我家孩子大的小的这么几个孩子才那么一丁点儿,几岁最小的孩子还要吃奶呢。”

    女人一边说一边哭,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们今天就放了我改天我一定去登门道谢,我一定好好好好的谢谢你们”

    “以后也绝对不敢再招惹你们了,我那三个孩子真是可怜,如果他们没有妈妈的话,都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个年头。”

    “真的,你放了我吧,大兄弟我给你磕头了,我顾着给你磕头你就体谅一下,我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女人一边说一边哭,然后一边想给一大众磕头,而这个时候叶民带着警察离这里越来越近了,这女人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身影,不禁心生绝望。

    但是他这个时候心里却依旧没有后悔,他不是后悔自己做的错事,然后反思自己不应该这么做事,然后就不会热爱这种杀身之祸了,而是他在想叶民和夜大重要,这俩人如果倘若有一事让自己出来的话,一定想办法搞死他们两个。

    这俩兄弟简直是个贱人,竟然敢坑自己两个大男人,不要脸坑自己一个女人。

    这也就算了,叶民竟然小气吧啦的,就那么点家具都不舍得给自己。

    那房子还是自己哥嫂的房子。

    女人越想越觉得不服气,而且看来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这女人一下子就恼怒了起来。

    他直接一歪头,然后整个咬在了叶大壮的手上。

    你们这些杂碎。

    “你们这些狗东西竟然敢敢动老娘,如果你别等老娘出来的话,老娘出来非要弄死你们这些狗东西。”

    叶大壮根本就没有防备,然后一时不防就被这女人咬了个症状,这女人咬人就像是个狗一样,然后一把咬住你的肉,根本就不松口。

    直接把叶壮的手上竟然直直的给撕掉了一块肉。

    叶民一看到这边的情况,就赶紧带着人快跑了两步跑到这边,然后才把这女人跟一大壮分开,但是这时候叶壮却已经被挠了两爪子了。

    脖子上多了两道血痕,手上还少了一块肉,可谓是战况惨烈。

    主要是意大利中医实验没防备着女人会反击自己的主要力量,都用在按住他的身子上面了,让他不逃跑。

    就没有安住对方的手,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来了这么一个会心一击。

    虽然说他知道自己现在没什么机会了,但是这女儿还是想在最后抗争一下。

    于是见女人也直接撕破了脸皮了,她看起来是穿制服的警察,然后大声说到开始哭。

    “同志同志,你快救救我,救救我啊,他们这些人简直是禽兽,他们两个好活把我骗过来的你知道吗他们想对我图谋不轨。”

    “我都不认识他们,我不知道他们想干嘛,这个人直接就把我按倒了,想要对我不轨。”

    “你们看看他还想撕我的衣服,幸亏我懂得一点自保,幸亏你们来的早啊。”

    “这两个人把我从我村子里骗过来,然后直接骗到这里来了,他们说如果我不听话就要诬陷我报警,说什么这家具怎么的怎么的时候,如果我不听话的话就直接说的家具是我偷的,同志,我真的是冤枉了我太惨了我。”

    “幸亏你们来得及时呀,如果不是你们来了,那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下去了,我怎么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我怎么能够接受得了这种侮辱呢。”

    有人一边哭一边说哭的凄凄惨惨的,好像这些事情就真实发生过一样的,就连意大利传和叶民都不得不给对方在心底竖了一个大拇指,这灵机应变的能力简直是神了。

    既然检查都被弄得稍微有些迷糊了,叶民喊他们过来说是因为有个女人,然后偷了他们的家具,还把他们的房子弄成那样子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极品事件,然后他们说过来跟着人赃俱获的。

    但是现在又是人赃俱获,倒是人赃俱获了,只是这女人咋有点不太对劲了,而且她看她哭成这个样子,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两人各执一词,好像说的话都有一些可信度。

    虽然说这女人长得同志稍微犹豫了一下,在心里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长得实在是有点磕碜,不过这两位大兄弟看着好像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没到饥不择食到这种程度吧。

    但是既然有人报案了,然后环格之1次的警察同志就要首先把大家都带回去调查一下。

    “同志你可不要相信他,他在胡言乱语,我们怎么可能会对她不轨呢我们再不要脸也没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啊,再说你看他配吗你看她长这样。”

    这话是易大壮说的,他其实本身并不是一个尖锐的人,也没有低俗到抨击谁的长相的地步,但是这女人实在是太让他生气了,他还没娶媳妇呢,简直是凭空侮辱他的清白。

    再说了,说真的,他一个大好的大老爷们儿,即便是做这种事情,也不会找一个长相这么寒碜的,还是个已婚老妇女。

    叶民也赶紧帮助叶大壮开脱“对啊同志,我们才是报案的,我们是有事情然后才报案的吗你看现在东西都在这,这根本就是人赃并获,这女人就是胡搅蛮缠,他想逃脱罪责。”

    “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怎么可能会跟他纠缠不清呢再说我闲的没事干嘛跑到他们村子那么远,然后就为了就为了抢劫一个他这种妇女,我说实在的,那我做这事不是太亏了太傻了吗”

    大家各执一词,于是同志就大手一挥。

    “好了,既然你们俩都有不同的意见的话,那你们都跟我回警察局吧,然后再把这个事情做个笔录,先把事情调查明白,最后再说,不过我可告诫你们啊,你们谁要是说瞎话就赶紧的自己承认,到时候一旦我们开启调查了,你这胡说八道这就等于是报假警。”

    “到时候罪加一等,我告诉你们。”

    这女人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一毫的心虚,但是她马上又镇定了下来,这事情只有咱们三个人知道,只要她咬死了不认又能调查出来什么呢

    只要他瑶死了,这件事就是他们两个非礼自己,那还有谁能看到呢没有人给他们作证。

    女人想了想就咬牙跟着一起回到警察局。

    与此同时这边的家具什么的也全部都被警察先给收缴了起来的时候,确定谁到底是家具的主任就给谁拉回去。

    叶民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真是小瞧了这女人,能做出来这种事情的狠毒心肠,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承认自己偷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