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反切
作者:米糕羊   乱世栋梁最新章节     
    夜,临湘城,行宫里,李笠拿着玉篇某卷,与国子博士顾野王,探讨一些学术问题。

    譬如,给汉字注音。

    玉篇的作者是顾野王,为字书,李笠之前学习这个时代的“语文知识”的时候,就接触过玉篇这部类似字典的着作。

    注意到玉篇里,用“反切”对汉字进行注音。

    反切,是给汉字注音的一种方式,汉时就有了,一开始叫做“反语”。

    原理是用两个汉字相拼给一个字注音,切上字取声母,切下字取韵母和声调。

    这种注音法,是随着佛教传入中原,某些儒生受梵文拼音字理的启示,创造出来的。

    李笠对历史不感兴趣,但用反切法给汉字注音这一办法,让他想到了后世的“汉语拼音”。

    所以对这个时代的汉字注音方式,以及对应的音韵学很感兴趣。

    当然,“古音”和“现代汉语”的音调必然有区别,这门学问真要琢磨起来,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那时的他,因为身份、地位的原因,没有太多精力和能力,来关注这件事。

    现在,情况不同了,当了皇帝后,李笠有许多事情可以放开手脚做。

    所以,他想要改进汉字的注音方式,用比“反切”更好的注音方法,降低人们学习文化时的门槛。

    这种专业性很强的事情,李笠自己做不来,便直接和精通音韵学的文学家顾野王探讨相关问题。

    看看能否用“汉语拼音”,取代反切,作为音韵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尽快让“汉语拼音”和这个时代的音韵学相结合,然后推广开来。

    顾野王看着手中的“拼音表”,尝试着用“拼音”法,对一些字进行“拼音”。

    譬如灾荒的“荒”,按照“拼音法”,写作“hung”,读第四声。

    “喝呜昂荒”顾野王缓缓念着,在纸上写下拼音“hung”,以及对应的字“荒”。

    然后读第二声,在纸上写下拼音“huáng”,以及对应的一个字“黄”。

    读第三声,在纸上写下拼音“huǎng”,以及对应的几个字“谎”、“晃”。

    四个读音,自然少不了第四声,“huàng”,对应几个字,譬如“滉”、“晃”。

    这其中,“晃”有两个读音,第三声和第四声。

    顾野王之前就细琢过皇帝提出的“拼音法”,现在,提出了一个问题

    江左许多地方,读拼音中“声母”标准读音时,容易“”、“h”不分。

    譬如,若按拼音法来给“王”和“黄”注音,这些地方的人读起来,“王”和“黄”分不清。

    或者,“胡”、“吴”分不清。

    这个困扰,恐怕荆襄地区也会存在。

    李笠听了之后,不由得一愣专家就是专家,这么快就看出问题所在了

    “所以,这拼音法,还得博士根据实际情况,予以完善。”

    这是李笠的心里话,他负责提出“创意”,由相关领域的“专家”来进行完善。

    顾野王擅长音韵学,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顶级专家。

    “陛下,微臣斗胆,请问,这拼音字母,莫非源自类似梵文的某种文字”顾野王一脸认真的问。

    李笠点头“对,这是一种外文,和讲究字形的汉字不同,这种外文,是拼音文字,所以,用来注音,还是不错的。”

    “二十六个字母,组成声母二十三个,组成韵母二十四个。”

    “只要能推广拼音法,那么,标准读音就有了更好的标准,于是,各地口音不同的学子,经过难度相对不大的学习后,就能较好掌握每个字的正确读音。”

    “并掌握多音字的正确用法。”

    顾野王听着李笠的交代,看着“声母表”、“韵母表”上所写符号,觉得很有意思皇帝到底是从哪里听来这种注音法的

    还分前鼻音、后鼻音,四声音调,分别命名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这拼音法,看上去考虑得很周全。

    不太像是一个或几个人就能完善的。

    如果是历经数代学者的不断完善,那么,之前怎么从没听说过这种学说

    顾野王仔细琢磨过这种注音法,觉得相比反切法,有不少优点。

    他能熟练使用反切法,但很多读书人,想要做到熟练掌握并不容易,原因是反切上下字可用的字过多,使用的人难于掌握。

    想要学好反切法,要有一定的词汇量,知道大量字的正确读音。

    而拼音法却又有所不同,声母二十三个,韵母二十四个,学起来难度相对较低,用起来,也没反切法那么复杂。

    当然,拼音法的问题不是没有,但顾野王认为,只要逐步完善后,拼音法推广开来,确实能降低人们学文的门槛。

    李笠要交给顾野王的任务,不止完善“拼音法”这一项,他想让顾野王进一步完善玉篇这个字典字书类型的着作。

    字典字书类的着作,在玉篇之前早就有了,那就是汉时许慎所着说文解字。

    说文解字对汉字的字形进行解释,逐字解释字体来源,并对汉字的产生、发展、功用、结构进行讲解。

    到了梁国大同年间,时任太学博士的顾野王,在说文解字的基础上,编撰了玉篇。

    与说明字形为主的说文解字不同,玉篇是以说明汉字的字义为主,并按汉字形体分部编排。

    以李笠的视角来看,玉篇更加接近现代字典,再完善一下譬如以汉语拼音来注音,就能成为成为读书人学习时,不可或缺的一本工具书。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将士们驰骋沙场,一定要有好的装备,读书人学习文化知识,同样需要好的“工具”。

    李笠有心文事,对此,顾野王觉得振奋不已皇帝并未外界所传那样重武轻文,其实是想大兴文风、重视教育的。

    之所以没按“惯例”来做,譬如经常和文士游宴,顾野王认为,皇帝是因为心中有不一样的想法,想要另辟蹊径。

    君臣舞文弄墨,不过是宫廷生活锦上添花,而朝廷即将投入大量资金,在各州兴办州学,办教育,才是惠及普通读书人的德政。

    顾野王认为,皇帝推行的各种政策,就是想降低学习知识的各种成本。

    让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读书,让参加科举考试的人日渐增长,如此一来,朝廷由此能够选拔更多的人才。

    顾野王十分认同考试选拔人才的制度,但是,他自梁国大同年间起,看了太多的考试选拔黑幕,对于这种制度的信心开始动摇。

    现在,不一样了

    眼前这位,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意识到前朝的许多弊政,所以,不顾非议,要排除万难、有所作为。

    一想到自己年过五旬,却有机会施展平生所学,惠及天下读书人,顾野王只觉斗志昂扬,仿佛年轻了三十多岁。

    两人不知不觉谈了许久,眼见夜色深沉,李笠担心顾野王撑不住,便结束谈话。

    顾野王告退,很快便登上备好的牛车,在侍卫的护卫下,离开行宫,往自己的下榻处而去。

    此时城中早已实行宵禁,但因为各种原因,难免有人夜里出行,所以各个路口都有人值守,盘查夜行之人。

    顾野王自己并无太多随从,是宫里的侍卫护送他回去,所以一路上并无太多阻碍,经过各哨卡时都畅通无阻。

    牛车驶过一段街道后,路边民宅墙上,露出几个黑影。

    黑影窥视着路过的牛车,又看看其所来方向,沉默片刻,缩了回去。

    目标四周的戒备很森严,昼夜都是如此,他们一路跟来,绞尽脑汁想办法,都找不到机会下手。

    到了临湘,他们也找不到破绽。

    或许,只有等到了鄱阳,老虎归山之际,才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