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身(三界唯一的凤凰。...)
作者:即墨遥   前任遍地走最新章节     
    华澜看着面前的少年,神色动容,难以置信又心情复杂,你真的来了

    当初白苍闯入天宫挟持乔宣,索要天心珠,自己顾忌乔宣安危不敢出手,不得不看着白苍带乔宣离开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守在西荒域外,前些天,他忍不住再次闯魔宫,欲要白苍将乔宣交出来。

    谁知道白苍却告诉他,乔宣已经被人带走了。

    华澜一开始不信,但白苍挟持乔宣就是为了要挟自己,骗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他和白苍大打出手,最后不得不承认,白苍说的可能是真的

    乔宣已经不在西荒域。

    华澜担心不已,不知道带走乔宣的是何人,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就连寻找都没有任何头绪。

    茫然之时,华澜忽然想起来,那一日乔宣试图通过山海图去凡界,却意外被白苍挟持,未能成功,当时山海图上停留着的最后位置,便是南樾国的国都,也就是说南樾国国都,很有可能是乔宣原本的目的地。

    那他离开之后,会不会来这里

    华澜怀着微末的希望,来到了南樾国的国都。

    自从千年前历劫结束之后,华澜便很少回来了,他身为天界上神,行事需得顺应天道,不可过多插手凡界之事,若强行逆天而行,后果难以预料。

    这也是为何修士成仙之后,便不得再轻易下凡的原因。

    仙凡有别,各有其路。

    不可强求。

    距离他上一次回来,已经有几百年了。

    曾经的容家早已不再,这里建造了新的宅院,住入了新的人家,数代更替华澜隐藏身形漫步其中,乔宣,真的会回到这里来吗

    事实上华澜自己也清楚,这种希望十分渺茫。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等到了乔宣,就在曾经容家的门外。

    少年也看到了自己,转身就走,华澜毫不犹豫上前阻拦,他一把拉住乔宣的手腕,声音低哑“别走”

    华澜定定望着眼前少年,乔宣这一世身为东崇州归元剑宗弟子,按理说,即便刚刚飞升,放不下凡尘俗世亲人,也该回去东崇州归元剑宗才是,为何要来南樾国,又为何要来这里,为何看到自己便避之不及。

    你当初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误闯禁地,也要去天宫寻找山海图,只是为了回到这里来吗

    为什么

    这一切种种不合常理之处,都让华澜不由心生希冀。

    难道,乔宣还记得前世之事吗

    否则又如何解释他的行为呢

    乔宣被华澜一把抓住,尴尬的立在原地,许久,露出一个惊讶表情,讪讪一笑“帝君怎么也在这里,好巧啊”

    华澜眸底是深深压抑之色,似有无数情绪翻涌,他缓缓开口“是啊你怎么会来这里”

    乔宣“”

    是啊,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要是早知道你在这里,我一定绕道八百里啊

    我要和你说,我只是来找我妹子的,你只是我情缘之一啦,这一切只是巧合啦你是信了我,还是打死我啊

    没办法只能瞎编了

    乔宣眨眨眼睛,瞎话张口就来“我们归元剑宗的清珩剑君,听说原先便是南樾国人士,弟子对剑君仰慕不已,所以便想来剑君故居看一看,瞻仰一下剑君故居的风采”

    华澜看着少年滔滔不绝的模样,依然是满口胡言,嘴里没有半句真话

    你就这么不愿,同我扯上任何关系吗

    乔宣看着华澜眼神越来越暗,紧绷的冷凝面容,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声音不由得越来越小,怂哒哒的道“小仙不敢叨扰帝君,小仙这就告辞”

    但是华澜不松手。

    他抽,他再抽,他再再抽,还是没能抽出自己的手来

    乔宣背心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时候他听到华澜低沉喑哑的声音“不打扰,何况来都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难道,你不想进来看看吗”

    乔宣差点就炸毛了,这里是容家啊,我为什么想要进去看啊

    你这句话诛心啊

    乔宣继续装傻,疑惑不已道“这凡界人家有什么稀奇之处吗我没有看出什么来啊不用去了吧”

    华澜一字字道“你进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乔宣“”

    手腕被捏的生疼。

    乔宣只得跟着华澜往里走,这里如今住的还是官宦人家,仆从如云,来来往往因为华澜施了障眼法,这些人都对他们视而不见,乔宣穿梭在这里,恍惚间回到了千年前

    那时候的容家,也是差不多的。

    容太师德高望重,门生无数,容家乃南樾国高门望族,虽然容太师为人勤俭,并不铺张浪费,容家家风谦逊,但衣食住行也是从没差过的。

    虽然有些相似,但也有不同处,他们穿梭在屋宇之间,很快就没了路,来到了一堵墙的跟前。

    华澜却没有停步,牵着乔宣的手,径直往前走。

    一阵波纹荡漾,他们直接穿透那堵墙,来到了一个清幽的院落。

    院落里有一棵桃树,长的十分旺盛,郁郁葱葱,树下有一张石桌,桌上摆着一坛酒。

    一切都和一千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大火的痕迹,时间似乎在这里被凝固了。

    华澜回头对乔宣道“这里如何”

    乔宣头皮发麻,干笑一声“好一个世外桃源,只不过区区凡人家里,怎么会有这样地方我看这里有仙法痕迹,难不成是和帝君有所渊源”

    华澜缓缓开口“我闭关之时,曾在凡界历劫。”

    乔宣惊讶道“难道您当初便托生在这户人家”

    华澜摇摇头“我心爱之人,曾住在这里。”

    饶是乔宣再巧舌如簧,这天也要聊不下去了,感觉怎么接都是死路一条啊

    华澜在石桌跟前坐下,对乔宣露出一个温柔笑容,垂眸露出怀念之色,轻声道“这桃花酿,是我刚刚挖出来的,一千年了”

    他不惜设下法术,保留着这小院,保留着这坛酒,就是为了留个念想

    乔宣迟疑片刻,只好在华澜跟前坐下,又乖又怂。

    华澜亲手帮他倒了一杯酒,漆黑双眸中,似有压抑痛苦之色,深深望着乔宣,道“这是我心爱之人亲手酿造,当初我们便约定好了,来年将这酒挖出来,我们一人一半”

    只可惜,他却没能等到这一日。

    乔宣木了,根本不敢看华澜眼睛,谦恭的道“既是帝君心爱之人所酿,又有此等寓意其中,我喝怕是不太合适吧。”

    华澜看着面前的少年,想起曾经这里的朝朝暮暮,当时他身为帝王,却不得不委曲求全,步步为营,皇宫之中留下的都是尔虞我诈但这个小院之中,却都是美好的回忆,所以他小心封存,珍藏在心底深处。

    只因他不想忘记,少年的一颦一笑。

    你是我永远不想忘记的

    可是你呢

    是否还记得还念着这段情

    在此之前,华澜从未想过,也许少年根本不想记起。

    华澜望着少年躲避的双眼,谦恭又疏离的神态酸涩痛苦溢满胸腔,少年越是这般不在意,越是轻描淡写的回避,便仿佛一刀刀刺在他的胸口

    你是否还在怨着我,恨着我,怪我当初没有保护好你,怪我对你的遭遇视而不见,怪我没有来得及救下你,怪我让你葬身火海

    对你而言,那是段充满痛苦的回忆,不愿记起,不愿重来。

    我都理解

    可是既然如此,既然选择前尘尽忘,又为何要回来这里要给我希望呢

    你真的,一点点都不在意了吗

    华澜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低沉“宣儿,我”

    乔宣浑身神经都绷紧了,眼看华澜一副要摊牌的样子,乔宣都要急死了,恨不得捂住华澜的嘴,求求你别说了

    关键时刻,忽的幻境上空一阵波动,一个身穿灰色道袍,容貌清俊的青年出现在半空。

    蓦地打破了这里的氛围。

    华澜眼神一凝,转头看着眼前不速之客,浮现讶异之色,随即沉声开口“枢尘道君。”

    乔宣先是怔了一怔,觉得这名字挺耳熟,然后他想起来了,露出震惊不已的神色

    陆尘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枢尘道君

    当初他刚从悬河谷溜出来,遇到归元剑宗弟子邬子墨,邬子墨是个天界百事通,又最是喜欢八卦聊天,将天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给他科普了一遍,这枢尘道君便是其中大名鼎鼎的一个。

    据说枢尘道君是三界活的最久的神仙,他的存在可以追溯到天地诞生,三界初开只是他不爱停留在天界,孤身一人闲云野鹤,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没有人知道怎么找到他,他有可能出现在三界任何一处,行踪神出鬼没,是上神中最为神秘的一个

    如果陆尘就是枢尘的话,乔宣就明白了,难怪当初觉得他冷漠又凉薄,对身边一切都无所谓,口口声声天道命数。

    一个活了几十万年的老妖怪,什么生离死别没有见过,又怎会在乎区区凡人呢见惯了王朝更替,自然更不会把南樾国这点破事放在眼里他当初的反应,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华澜看着枢尘,神色凝重不已。

    当初他化身为萧律历劫,死后回到天界,关心凡界百姓,于是在传国玉玺上留下术,护佑南樾国千年风调雨顺,天下太平,但是千年过去法术已经渐渐弱化,直到几十年前,已经彻底失效,传国玉玺已不能再护佑南樾国,南樾国陷入分崩离析。

    这些事情华澜不是不知道,但这天下,就没有长盛不衰的王朝,萧家传承千年已是足够,他若是再插手,想要萧家万万世做这南樾国的皇帝,那就有些过了,恐会触犯天道轮回,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何况他只是有些遗憾百姓之苦,本也并无插手萧家之事的意思。

    凡界王朝更替,再是正常不过。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枢尘竟然会出手,改了这南樾国气运,又生生延续百年。

    枢尘道君向来淡漠无为,虽然活的久,却并不关心人间之事,凡人生死他竟出手护佑黎民百姓,甚至不惜改一国气运,着实让华澜有些意外,看来道君此人并不似外界传言那般冷漠。

    虽然感激枢尘的行为,但他此刻闯入这里,却有些冒犯唐突,但考虑到枢尘的身份,华澜还是沉住了气,并未直接发作,而是客气的道“当初道君出手,改我南樾国气运,护佑黎民百姓,实乃大善之举,奈何道君行踪不定,未能当面致谢,实在遗憾。”

    枢尘神色淡淡,似乎并不将此小事放在心上“顺手而为,帝君不必客气,我今日来此是来找他的。”

    乔宣已经被一个接一个的消息震麻了。

    陆尘不但是枢尘道君,还是他出手改了南樾国气运,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枢尘吗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初说没用不要管的不也是你吗

    华澜眉头深深蹙起,枢尘为何要找乔宣,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华澜心中升起警惕之感,他眼神微凝,缓缓开口“乔宣是我故交,今日邀他共饮道君若有事找他,不妨直说吧。”

    枢尘是先去了客栈,发现乔宣不在,才寻到这里来的,倒不知乔宣如何招惹了华澜,倒是挺会惹事的眼看华澜态度坚定,没有半点放人的意思,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他沉默片刻,忽的哂然一笑,“倒也没什么要紧事,没有想到帝君也是乔宣朋友,既然如此不如一起吧而且这喝酒的事儿,怎么能少了我呢”

    说着闲庭信步,不请自来,就在乔宣另一侧坐了下来。

    华澜脸色微沉。

    枢尘视线一扫,便看到乔宣面前的酒杯,戏谑的笑了一声“帝君这酒倒是一般,怎的越来越小气了阿宣不如试试我的酒。”

    说着拿下了酒葫芦,帮乔宣倒了一杯,垂眸笑道“你不是说过,我这美酒生平仅见,最是美味吗我记得你十分喜欢。”

    乔宣“”

    华澜眼神慢慢冷下来,这是来者不善啊,他淡淡开口“道君的酒,确是三界第一,赫赫有名,但我这酒却意义不同,不能这样相比。”

    枢尘声音凉凉“不就是喝个酒吗有什么不能相比的。”

    乔宣左一个大佬,右一个大佬,一脸的生无可恋。

    面前摆着两杯酒,两个人都想要他喝自己的可是他现在不想喝酒,想喝可乐行不行啊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忽的空间一阵波动,银色长发男子身影浮现。

    云庭疏看着乔宣,叹了口气,道“东西买完了没有原来不回去,是来这里偷闲了。”

    乔宣眼眶一热,师父你怎么也来了,救命啊

    他简直像是公司里的基层小员工,被迫陪公司两个老总喝酒,两个老总一人给他倒一杯,不喝谁的就是不给谁面子,两个都喝叫做左右逢源立场不坚定,两个都得罪,这简直是送命题啊他讨厌这种酒桌文化

    乔宣坐在那里,浑身僵硬,也不敢动,可怜巴巴的开口“他他们请我喝酒呢,不、不过我不胜酒力”

    他咬咬牙,小心翼翼,道“那个,师父您想喝酒吗”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帮挡酒的这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