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103章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作者:白鹿谓霜   通房宠最新章节     
    眼看着入夜,  阿梨也没什么睡意,心里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慌,时不时抬眼朝外看。

    伺候的冬珠见状,  有些纳闷,小心问,  “世子妃,  您这是怎么”

    阿梨摇摇头,  看眼怀中困直打瞌睡,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岁岁,叫嬷嬷进来,  ,“抱她去睡吧。夜里别给她用冰,  她若是喊热,便用扇子替她扇一会儿。”

    嬷嬷应下,  动作轻柔,  从阿梨怀中抱走睡眼朦胧的岁岁,  便迈着稳稳当当的步子出去。

    冬珠见状,  便主动,  “世子妃叫热水”

    阿梨平日到这个时候,便也洗洗就睡下,毕竟怀着孩子,  最是容易犯困的时候,  日里都忍不住打哈欠的。这回她摇摇头,对冬珠,  “去与守院的小厮一声,等世子回来,便过来传个。再去膳房跑一趟,  让他们做些好克化的,等着叫膳。”

    冬珠脆应下,立马出去。

    吩咐好一切,阿梨才觉心里安稳些许,靠在美人榻上,看着最近送来的账册。夜里烛光太暗,眼睛用久便觉很吃力,阿梨才翻会儿,便觉眼睛酸涩很,也不敢揉,夫过,怀着孩子时最忌讳伤着眼,容易留下病根的。

    她很快放下,唤丫鬟进来,取泡过热水绞半干的帕子,敷在眼上,就那么靠在那里闭目养神。

    这一闭目,竟是来困意,迷迷糊糊便睡过去。

    但她睡很浅,外头传来嘈杂声响时,她便立即惊醒,眼上盖着的帕子已经被丫鬟取走,屋里的烛还亮着,豆的灯火一跳一跳的。

    阿梨坐起来,脑子还有些糊涂,唤几声,才有人急匆匆进来,是云润。

    云润进来,面上立马露出个笑,莫名显有些仓促。

    阿梨正好低头揉揉有些发晕的头,丝毫没察觉到,低声问,“方才外头似乎有人,是世子回来吗”

    云润眸子里划过一丝慌乱,很快掩过去,柔声,“是世子回来。世子方才吩咐,临时有公务,只怕折腾到夜里,回来怕是吵着您,今晚便歇在书房。”

    阿梨有些惊讶,自打二人成婚,李玄还是第一次独自住在书房。但想到最近事多,也的确忙,便打起精神,嘱咐,“我知。书房那里没准备里衣,等会儿取送去,另外问问世子吃没,若是没吃,膳房还备着晚膳,直接叫一声便成。”

    云润一一应下,她做事,阿梨还是很放心的,旋即便让她去。

    云润一走,阿梨便叫热水,洗漱换寝衣,躺在榻上,合眼睡去。

    闭上眼,没半点睡意,总感觉眼皮子一直在跳,怎么都不安稳。最近外头发太多事,府里也压抑很,下人也跟着受累,阿梨也不想再折腾守夜的嬷嬷,便闭着眼,强逼着自己入睡。

    这一睡,是做个噩梦,浑浑噩噩的,阿梨被吓醒,只觉背一身的冷汗,梨花的寝衣黏在背上,湿漉漉的,又冷又难受。

    阿梨坐起来,看眼窗外,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纸照进来,清晖一片,屋里屋外都格外的宁静,只听见虫鸣声。她看会儿,睡意全无,不会想起方才的事情,这一想,是觉出点不对劲。

    或者,是很不对劲。

    从前李玄再忙,都会亲自过来一趟的。从府外回来去书房,定是经过这里的,他何时让旁人带过,从来都是自己来的。她方才脑子稀里糊涂的,竟没察觉到这一点。

    阿梨心里一惊,再躺不住,坐起来,披衣裳,穿里衣,便出内室。守夜嬷嬷见她出来,忙迎上来。阿梨也只朝她摆摆手,便自己出去。

    而此时的李玄,并不知晓阿梨正在过来的路上,他倒不是打算一直瞒着阿梨,住在一个屋檐下,天天都见面的,哪里瞒住。

    他只是觉,孕妇多思易受惊,他额上红肿、肩上淤青、膝盖乌青,伤的其实不重,但看上去委实有点吓人。尤其是额上,更是见血。怎么也等明日略好些,再去见阿梨,省吓着她与腹中的孩子。

    李玄抱着这番心思,便叫人瞒着,不许惊动阿梨,自己来书房,打算过今夜再。

    夫匆匆忙忙赶过来,一看额上的伤口,吓一跳,忙一番望闻问切,见李玄不像有事的样子,才给他包扎上。

    李玄又,“还有膝上。开些活血化瘀的药便行。”

    罢,正亲自卷裤腿,让那夫看着给开药,蓦地听外头谷峰一声急匆匆的“世子妃”

    他读还未来及将裤腿卷下去,便见阿梨推门就进来,她怀着身子,谷峰哪敢拦她一下,便是在平时,他也不敢冒犯世子妃,更何况现在。

    谷峰没拦住,李玄则是没想到阿梨会过来,他分明听云润来回,阿梨已经睡下的啊

    就那么反应不及,让阿梨瞧个正着,李玄真开口,见阿梨眼睛红,立马便急,顾不腿上的伤,起身过去。

    阿梨怕他起来,忙快步过去,一开口,语调里便含哭腔,“不许动都伤成这样,还不好好躺着”

    李玄不敢动,怕阿梨哭,怀孕的妇人掉泪很伤身的。

    阿梨没哭,只是红着眼,朝那愣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的夫,“劳烦您给仔细看看。”

    那夫瞧眼,他是世安院常用的夫,还是头一回见端庄娴静的世子妃红眼哭的模样,不知怎么的,就想起家里那口子。当他罪权贵,被打断条腿的时候,家里那妇人便是这般红着眼,咬着牙不掉泪,硬背着他回医馆。

    思及此,夫诊脉更仔细些,开口病情时,也尽能委婉,,“世子妃不必太担心。世子这伤只伤皮肉,未伤及筋骨,至于额上的伤,也只是外伤。”

    听他这样,阿梨的神情才微微缓和些,面上也有些血色,朝夫,“那劳烦您给开些药。”

    夫颔首,给开些熬的中药,又取瓶药膏,给医嘱,“这药膏一日抹三次,倒一掌心,敷在膝盖处,揉发热,药全沁进去,便行。”

    阿梨接过去,又叫谷峰送夫出去,转头就叫被惊动过来的云润去膳房熬药,,“亲自盯着,别人我不放心。受累。”

    云润哪敢什么,忙带药下去熬。

    阿梨也没回头理李玄,去隔间取个新枕头出来,放在榻上,也没抬脸,只低声,“腿搭上去。”

    李玄忙搭上去,想看看阿梨的神色,偏她低着头,恰又转过身,他什么都没瞧见,只温声,“阿梨”

    阿梨嗯声,只当应他,然又低着头,将方才取过来的药瓶倒出一掌心,敷在李玄乌青的膝盖上,轻轻揉搓着,打着转揉着。

    阿梨不开口,且一副不想的样子,李玄一肚子安慰的,也都没机会,只咽回去。

    膝盖上的伤并不重,只是淤青,药膏揉化开,一股淡淡的香,便在小小的屋里弥漫开。

    直揉一盏茶的功夫,李玄才小心翼翼开口,抬手轻轻握住阿梨的手腕,低声商量着,“这般便以,已经不疼。手累不累,我”

    未完,便见一滴泪掉在自己膝盖上,晶莹的泪珠,落在淤青的膝盖上。不是一滴,很快接连又有几滴连续不断落下来,在枕头上留下一个个湿润的小圆点。

    李玄一下便慌,抬手去给阿梨擦泪,越擦越多,只不断,“不疼的,一点都不疼,就是看着吓人而已,真的。我能走能跳,什么事都没有。阿梨,别哭,太伤眼睛。”

    他越哄,阿梨便越忍不住,哭肩膀一耸一耸的,鼻尖红肿,眼尾也是通红,那双好看的眼睛,肿像核桃似的。她抬起脸,用袖子擦脸,看着李玄,轻声问,“是不是因为爹爹的事,陛下罚”

    李玄下意识摇头,阿梨红着眼看他,小声,“李玄,别骗我。”

    李玄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很快补上一句,“岳父的案子,已经没什么碍,再过几日,便能出狱。”

    阿梨一怔,眼睛里还含着泪,“那陛下做什么罚还罚的这么重是不是又在骗我”

    李玄心里觉冤,他不过就是受伤瞒着她,拢共也就这么一回,现在在阿梨心里,成不信的人。

    李玄无奈,“阿梨,我也就今夜怕吓着和孩子,骗一回。都不算骗,只是瞒着,对不对在心里,我就这么不信,时时事事都骗”

    阿梨被他这么一问,有些气虚,好似她是什么负心汉一样,张张嘴,“我”

    李玄不想为难她,很快解释,“不过是我查案时用些手段,陛下觉有违规矩,便小惩诫罢。陛下若真罚我,岂会是跪一跪便过去的放心,已经没事。真有事,我今夜怎么能回来”

    阿梨听前面的,还觉李玄的有理,是自己错怪李玄,听到最一句回不来的晦气,便立即变脸,看眼狼狈的李玄,到底不忍心再什么,只是替他将卷起的裤腿放下去,盖住膝盖,边低声,“别那些。回不来,那我便也过不下去。”

    李玄一怔,片刻才反应过来,抬手抱住阿梨,柔软的吻落在她的侧脸、耳垂上。

    阿梨方才这,分明是在,与他死与共。

    虽眼下不是腻歪的时候,李玄心里就是忍不住欢喜,觉身上那点疼啊酸啊,一下子就好一样。

    百病全消。

    htts:book12123418256651ht

    天才地址。小说网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