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土(8)
作者:相思成红豆   神选起源最新章节     
    c13死神战斗机前端有机载重机枪,即使此刻大量的子弹不要钱一样喷洒了出去,可那些子弹连破开它们坚硬的机甲壳都够呛,更别说对它们造成伤害了。

    士兵们开始恐慌了,无数的c13死神战斗机都对它们产生不了伤害c13死神战斗机是730星球研究的作为顶尖的战斗机。

    大量的弹头被撞成铜饼子从空中落向大地,数秒后张牙舞爪的它们接近。

    “后退”

    “机群分散,自由攻击”飞行员的指挥官大叫,所有的飞行员脸上都挂着恐惧。

    可他们并不是凶残的它们的对手轰轰战机的爆炸声连续不断

    一架又一架c13死神战斗机凌空爆炸,只看到那大量火光跟烟雾中,毁掉c13死神战斗机的它们摇晃了一下脑袋就飞出烟雾,它们顺势扑向另一架战机,身上除了一些划痕外,一点儿受伤的迹象都没有。

    此刻天空、地上,就连海面都是一面倒的屠杀

    血盆大口、奇形怪状、凶狠残暴的它们跟着超大型它在全球进行了大肆的屠杀。

    “完了”

    “这下全完了”府长目光呆滞,心里忐忑不安,手中的茶杯都跌落到地面摔碎了。

    其他官员通通没来开会,他们卷起值钱的东西,逃了

    府长冲着八字胡子的秘书大吼“人呢怎么迟迟不来开会”

    “他们都跑了,现在全球陷入恐慌,各个城市的市长与指挥官都”

    “王八蛋,一群u娘养的玩意儿一到危难时刻跑得比谁都快”府长气得整张脸通红,不停地喘着气,“军区长呢”

    “联系不到”

    “存亡危急时,如乱鸟一哄而散矣,哀哉,哀哉”府长猛地坐到椅子上,望着大屏幕上死伤惨重的军队,满目疮痍,不禁老泪纵横。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八字胡子的大叔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几个孩子探出头,迷茫的望着他,奶声奶气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可怕的不是怪物,而是人心,人心易聚却难齐,在危急存亡之时最能体现人心的力量。

    “你们几个娃娃还小,长大就懂了

    ,你们可是新人类的未来。”八字胡子大叔站了起来,揉着几个小鬼头脑袋上的头发。

    突然间,不知何处传来一个爆炸声,接着咚咚咚地系统响声在每个人耳边响起,枪炮声与打斗声从外面传来

    “完蛋了它们攻进来了”破劫号混乱一片

    就此,整个730星球彻底沦陷了。

    灰蒙蒙的天空中出现两个身影,一个寸头男孩盘腿坐在空中,宛若神明一样俯视这个疮痍的大地,一个屏蔽器从寸头男孩的手里溜了下去,一个接近透明的半米高的小人儿站在寸头男孩身边

    寸头男孩屏蔽掉了破劫号守卫处那边的所有,他睥睨着一切,整个730星球的天空充斥着他的声音,“宛若蝼蚁的人类,启敢反抗神明。这就是反抗神明的下场,铭记这一天,铭记这一刻,你们的神明卡卡给你们带来的救赎。”

    透明的半高人儿在旁闪烁着,周围的一切瞬间黯淡了,令天地失色,令日月无光。

    破劫号不远处的废墟里一双黑色的小手伸了出来,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小女孩爬了出来,她一个人站在这荒凉处,四周无一人,整个星球俨然只剩她一个人了

    荒凉的街道上,充斥着无人打扫的垃圾,无数报废的车辆横亘街头,堵塞通道。

    空气中流动着莫名的恐怖气息。冷风阵阵吹过,枯枝败叶和废纸垃圾,从地上席卷而起,和漫天的沙尘一起飘飞,令人视线愈发迷离,心中升起阵阵绝望和无助之意。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中。

    商店超市里空无一人,门破窗烂,玻璃碎裂成渣。锋利尖锐的棱角,仍在血色的夕阳下,闪烁着嗜血的幽光。

    货架倒塌,杂物胡乱堆积,地上一片狼藉。被劫掠后遗下的商品凌乱的落在黑暗的角落里。

    斑驳的墙壁上,布满喷溅的紫褐色干涸血迹和血色手印,偶尔有可疑的死尸横卧在地,散发出阵阵恶臭。

    成群结队的绿头苍蝇,在腐烂腥臭的尸体上盘桓叮咬,被惊扰时轰然横飞而散,带着满身的腐肉碎渣,重新去寻找新的腐尸啃啮。

    城里飞扬的尘土好像城市的见证者,它见证了城市的沦陷。泥土瓦砾被炸得猝然横飞,掀起满天的烟尘,落

    在人们的脸上身上。人们不顾一切的连连扣动扳机,各种轻重武器全速开火,向敌人倾出滔天的仇恨。

    站在此处仿佛可以回忆起战士端着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的场景。远远望去,辽阔的血色战场上,无数的敌人犹如满地爬来的蚂蚁一样,正密密麻麻的逼近。

    被炮弹击中的房屋剩下的残骸还有点点星火。硝烟弥漫着整个城市,空气中充满令人窒息的火药气味,混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和地上纵横交错的尸骸,宛若地狱一般。

    废墟里爬出一大堆还未死透的幸存者,他们在湿臭的下水道下苟延残喘。滴滴嗒嗒的黑水不停地滴落,腐烂的尸体七零八落的漂在下水道上,腐臭味、垃圾味、尸臭味充盈着幸存者的生活,一片阴森铺面而来,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幸存者们在湿漉漉的周围点起微弱的光芒。

    新人类的宿命在轮回,可怕的宿命,迷失的道路,是双重枷锁,在交错的时光和黑暗中浮现,怨恨和迷惘,难以消除。

    幸存者们在下水道已经有一周了,粮食已经不够了,水倒是够,都是污水或者尸体泡着的水。

    妇女和小孩都挤在一个小小的空间休息,有刀有枪的男人都聚在一处讨论之后的出路。

    “大哥,我在外面捡回来几把枪。”黄毛小子抱着几把残枪欢快地从井盖下爬了下来。

    一个强壮的光头男人在敲着自己光滑的脑袋,脑袋上好像有块黑色的疮疤,一直留着黑色的黏液,怪物的黏液已经侵蚀了整个头皮,再也长不出头发。

    光头佬在原地转来转去,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黏糊糊的东西,他大骂了一句“他妈的”他从脚底扯出那黏糊糊的东西,一看,是条肠子,还发着恶臭。

    他们逐渐摸索出一条规律,地上的怪物都是白天睡觉,晚上才出来活动,只有饿得受不了的时候,人们才会在白天到地上寻找食物,而每次都活着回来的并不多

    光头佬看到对面有个老头儿趴在污水里找着什么东西,他摸着扁平的肚子走了过去,感叹曾经他的啤酒肚光头佬一把将肠子扔到了老头儿的头上,抬起他穿得擦的蹭亮的靴子踹了

    他的后背一脚,这是他在地上从一个死去的军人脚里拔出来的靴子。

    老头儿一头扎到了污水里,光头佬按着他的头,往他的身上吐口水,“你个死老头,老子的靴子是从死人堆里捡来的,你知道有多么珍贵吗你知道吗”

    直到老头儿开始不挣扎了,光头佬才松手,老头儿抬起头来,一嘴的肠子和蛆虫吓到了光头佬,黑色的肠子发着恶臭味,蛆虫在嘴里蠕动,光头佬本能的呕了一声。

    只见老头的双手沾满了血,原来他跪在污水处在徒手掏着一个尸体的内脏,拼命的往嘴里塞,枯瘦如残的手不停地在颤抖,一边说话嘴里的蛆虫一边往下掉,“我实在是太饿了”

    光头佬忍着恶心用脚把他的头踩在地上,“妈的,真恶心,吃不死你操娘的”

    一带着水蓝色贝雷帽的男孩很艰难地扒开了光头佬的脚,把老头儿扯了起来,看着老头儿嘴里还在咀嚼的肠子和蛆虫,也忍不住干呕。

    光头佬的脚咔叽了一声,抓起了男孩的衣领,嘴巴长得老大,一口大黄牙里镶着一颗与之格格不入的大金牙,口水像黄豆一样喷向男孩。

    男孩又黄又瘦的脸上沾满了光头佬的口水,他一脸嫌弃的盯着光头佬,紧握着双拳,憋着那口气。

    “光头佬,怎么动那么大的火气”一穿着灰色工装的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走了过来,嘴唇干得像两片干树叶,瘪瘪的,打开金色的怀表看了一眼,整张脸因笑起来而堆满了皱纹。

    光头佬松开了抓着男孩衣领的手,咽了一下口水,京剧变脸似的立马变了脸,笑呵呵地走向男人,“黄师傅,你重修图画出来了吗”

    黄师傅把男孩扯了过来,蹲了下来,把老头儿扶了起来,细声细语地问“您没事吧”

    光头佬挠了挠耳朵,说“哎呀,都是自己人,俺的错,俺一时着急了”他白了一眼老头儿,“你和俺都知不要乱吃腐尸,万一一人出事感染大家,谁来负这个责任你说是吧,黄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