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姐姐要是来找我,记得对暗...)
作者:陌言川   初恋暗号最新章节     
    余驰心口一悸, 像是被亲懵了,身体僵直不动,左手拎着电脑盒, 右手还握着门把,任由女人挂在他身上,低头紧紧盯着她,眼神里透着一丝不知所措和难以置信。

    盛厘却是得寸进尺, 捧住他的脸, 笑盈盈地问“你这个反应,难道是初吻”

    她的手微凉, 余驰的脸温热,甚至还在升温,毛孔似乎都被刺激得张弛起来。他清醒了几分, 拉下她的手, 把人拽到一边,嗓音低哑透着恼怒“怎么可能。”

    到了这一刻,盛厘反而游刃有余了,她笑着看他“真是初吻的话, 姐姐会负责的。”

    其实,今晚的三个礼物。

    不管余驰选哪个, 都是陷阱。

    余驰低头看她, 有一瞬间想豁出去,真让她包养也好,陪她玩也好, 谈个剧组恋爱也好。他别过脸, 冷笑了一声“不是初吻,不用负责。一台两万多的电脑, 和当红女明星的一个吻,这一趟我不亏。”

    他重新握上门把,最后转头看她一眼,自嘲一笑“姐姐这样的大明星,想跟谁谈恋爱,想包养哪个小鲜肉,多的是人愿意。何必一直盯着我呢对你来说,没好处。”

    盛厘挑眉“因为我眼光好,挑了个最好的。”

    余驰绷着脸冷哼了一声,拉开门往外看了一眼,凌晨一点的走廊空荡寂静。

    少年高大挺拔的身形一闪,顺手关上门,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走了。

    盛厘站在门后深吸了口气,拍拍胸口,压下过快的心跳。她走回卧室往床上一躺,心想余驰也太难搞了,他对她也是有感觉的,他在犹豫什么

    还是害怕什么

    怕被甩

    余驰到底谈没谈过恋爱啊

    上次徐漾他们来剧组,盛厘就看出来余驰跟徐漾关系还不错,应该是余驰少有的关系好的朋友了。她有点后悔上次没加一个徐漾的微信,不然还可以问问他。

    算了,她一个女明星要是真去问了,那也太引人遐想了。

    手机叮咚一声。

    圆圆厘厘,余驰走了吗要我去送吗

    盛厘一看就知道,容桦肯定是特别交代圆圆要盯着她了,圆圆跟了她四年,心里又是向着她的,有些事肯定没跟容桦说,容桦也不知道她跟余驰已经发展到把人骗到房间来了。

    盛厘顿感悲凉,身边孤立无援,想泡个弟弟连个助攻都没有,还要被助理和经纪人千防万防。余驰那个女同学来一趟都自带四个助攻,登时没好气地戳了一行字没走,他在洗澡,别再打扰我们。

    圆圆

    ―

    凌晨六点,出租屋昏暗的卧室内,余驰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亮了一下。

    一整晚没怎么睡着的余驰恹恹地坐起来,抓过手机看了眼。圆圆那个,余驰,你还在厘厘房间吗

    圆圆趁现在大家还在睡,你快点走吧,不然等会儿走不掉了大哭大哭大哭。

    余驰“”

    他感觉有点荒唐,扯着嘴角无声笑了下,点开名片,想要把圆圆删除,想了想又返回,设置消息免打扰。他把手机丢回去,起身去浴室。

    冷水兜头淋下,水珠划过少年宽阔的肩,他其实并不瘦,身上有一层肌肉,腹肌紧绷显形,加上个高腿长,如果上镜的话,绝对是最恰到好处的身材。

    更何况,还有一张轮廓英俊的脸,年龄才十八,年轻且有无限潜力。

    “说明我眼光好,挑中一个潜力股。”

    “因为我眼光好,挑了个最好的。”

    盛厘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直在脑子里放肆地骚扰人。

    从十二岁开始,就一直有人把他当成潜力股,何元任、姜南、余曼岐和江东闵等等都说他有无限可能。

    盛厘也只是看中这一点吧。

    余驰烦躁地把水开到最大。

    七点整,余驰来到剧组,盛厘已经在化妆室里化妆了。化妆师关心地问“厘厘,昨晚没睡好吗今天黑眼圈有点明显。”

    盛厘有些困倦,喝了一口咖啡“嗯,睡得有点晚,黑眼圈麻烦老师多遮一下。”

    化妆师又转头看圆圆,奇怪道“咿,你怎么也这么困啊一直在打哈欠。”

    圆圆一脸困倦,又打了个哈欠,含糊道“就做了点噩梦,没睡好。”

    “什么噩梦啊”化妆师笑着问。

    圆圆看到余驰的身影从外面经过,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没事,虚惊一场”

    今天的妆化了两个小时,盛厘换好戏服走到拍摄点,余驰懒散地坐在休息椅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他的旧电脑。她站在他旁边,低头问“怎么不用新的”

    “不用,准备拿去卖二手。”余驰撩了下眼皮,懒洋洋地说。

    “”

    盛厘刚想说话,魏城就走过来了,跟她打了声招呼。

    盛厘只好把话咽回去,笑道“城哥早。”

    魏城看了一眼余驰,撩开戏份下摆,在他旁边坐下,温和地转头说,“昨晚跟何导演打了通电话,他跟说我起你了,你说你们前两天见了一面。”

    余驰转头看他,微微坐直了身,平静道“嗯,难得他还记得我。”

    “你之前跟我都客客气气的,还以为你不太记得小时候的事了,原来都还记得。”魏城成熟英俊,人很有魅力,他笑容温和,“听说你高考考了七百多分。”

    余驰纳闷“谁说的”

    他高考成绩没跟别人说过,估计余曼岐都还不知道。

    盛厘语气淡淡,莫名带了点小得意“我说的。”

    余驰“”

    她骄傲个什么他抿了抿唇。

    “何导还跟我说你签了家经纪公司,那家公司不太好,还说可惜了。”魏城笑了笑,打趣道,“不过,高考考了那么多分,也不算多可惜了。”

    盛厘说“也不是这么说,这要看自己想要什么吧。”

    刘导拿着喇叭喊了声。

    准备开拍了。

    盛厘跟魏城走过去,盛厘往那边看了眼,刘导演叉着腰在抽烟,满脸烦躁,她低声说“我怎么看刘导演,好像心情不太好”

    导演心情不好,那演员就要遭殃了。

    盛厘可不想在大夏天的太阳底下不断ng。

    昨晚她光顾着琢磨怎么勾搭余驰了,根本没关注其他事情,也就不知道原定于7月5日进组的封煦昨晚上热搜的事。封煦是前年某个选秀节目的亚军,今年刚20岁,人气很高,算是小小爆红了一把,妥妥的小鲜肉,家里也有点背景,资源一直不错。

    他在江山卷里的角色虽说只能算四番,但能跟那么多演技大咖合作,这个角色对他来说绝对是好资源。而且这个角色,演得好的话,会很出彩,也能圈粉,要不是他家里有背景,这个角色他肯定拿不下。

    毕竟,演技有点不能看。

    要不是投资方强烈要求,刘导也不会要。

    魏城道“封煦昨晚酒驾出车祸了,身上骨折了好几处,还伤了人,这影响太大了,他肯定是不能进组了。刘导想换人,跟投资方掰扯,那边想塞个人过来,演技和脸都比封煦差,他不想要,想自己选人试镜。”

    酒驾伤人,不被封杀也要被抵制。

    盛厘没想到还出了这种事,她愣了愣,心底有个念头隐隐冒出来。

    她回头看了余驰一眼。

    余驰大概没想到她会回头,两人目光猝不及防相遇,他不动声色地转开目光。

    在这个圈子里,出钱的人才是天皇老子。

    刘导就算资历高,想自己选人来试镜也不容易,这点事有得来掰扯了。

    晚上收工,盛厘借着剧本跟刘导演聊了聊,又趁没人注意,问刘导“导演,杨凌风这个角色要换谁来演”她跟这个角色对手戏不少,问这个问题,也不显得突兀。

    刘导显然还为这个事情烦恼,满脸愁容“哎,现在还不知道呢,临时找演员挺麻烦,但这也算小事了,主要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定的。”他顿了顿,又迷信道,“是不是开机日子没选好,这剧组总得出点事儿。”

    盛厘“”

    她一下就想到自己过敏耽误了好几天的事。

    刘导看看她,笑了笑“哎呀厘厘,我也不是说你,你这一对比都是小事了。”

    “我知道。”盛厘微微一笑,隐晦地暗示,“导演,这个角色跟我对手戏很多,您可一定要好好挑,挑个颜好演技好的小鲜肉跟我搭戏,我先谢谢您咧。”

    刘导笑着摆摆手,“行行行。”

    盛厘往回走,看到余驰把电脑塞进书包,随手甩到肩上,往旁边的自行车走。

    她快步走过去。

    在他跨上自行车时,挡在了前面。

    有人经过,她装模作样地说了一句“余助理,你明天早上给我带份鸡蛋饼,上次那个就挺好吃的。”

    余驰坐在自行车上,两条长腿支着地,面无表情地看她“嗯。”

    盛厘靠近一点,小声说“不准把电脑卖了。”

    余驰笑了,低声说“姐姐,送人的东西,我想怎么处理,你还要管”

    “这是定情礼物,当然要管了。”盛厘笑盈盈地看他,威胁道,“你要是敢卖,就等着我收拾你吧。”

    圆圆收拾好东西,一回头找不到盛厘和余驰。

    目光搜寻到目标,连忙抱着东西跑过去。

    余驰手搭到车把上,转头看盛厘,勾着嘴角笑了声“好,地址等会儿我发你手机,姐姐要是来找我,记得对暗号。”

    说完,骑着车走了。

    盛厘“”

    刚跑到她身后,听到了这句话的圆圆“”

    什、什么暗号

    就一个晚上,他们都已经发展到有奸情暗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