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作者:叶煜子   病恹恹的团宠最新章节     
    涂年摇了摇头,“没有不舒服,精神好得很。”很久没有这么神清气爽过了。

    除了昨晚上他又做了个梦,这个梦有点寒碜,就一个光团一直绕着他飘来飘去,梦里他都给看困了,就这样看半宿,终于在要醒来的时候那个光团碰了碰他的额头。

    虽然不知道它在干啥,但是莫名就是觉得很安心,在之后就醒了。

    只是做梦的事还是不要再说了,平添麻烦。

    但是他的话并没有让烛酒安心,胸口那块肉反而揪了起来,从早上开始他就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一二,只是无端的心惊肉跳。

    把涂年安排妥当之后,他就联系了涂宙,有点不太对劲。

    在等涂宙他们赶来的过程中,烛酒准备了早餐,不过只吃了一点他就喊着吃不下去了,肚子大了不少胃口却越来越小。

    吃过之后就开始犯懒,想要去懒人沙发上躺着晒太阳,或许是因为烛酒在身边他连这一两步路都觉得遥远极了,赖皮一般地勾住烛酒的脖子,“好酒儿,我想要去那边晒太阳,你抱我去吧”

    “懒死你算了。”涂洪道。

    他早上本来就打算过来,接到消息之后更是马不停蹄往这边赶。

    不过他是门外汉,左看右看都觉得涂年现在的脸色比之前好看多了,像是好转了一样。

    涂年喊了声“三哥,你怎么来这么早,来蹭饭吗”

    涂洪“你个小没良心的,你三哥我是那种人吗不过我还真是没吃早饭,我去厨房找找吃的。”

    一直没有做声的烛酒这会应了句,告诉他冰箱里有吃的不过要拿出来热一下。

    边说着将涂年拦腰抱起,走到窗户旁的沙发上,这会太阳不过刚刚升起还没什么温度,只是那个金黄中掺了点橘的颜色看上去就很温暖。

    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烛酒在后涂年在前,以便于他能够收获一个免费的肉垫。烛酒用双手环绕着他的腰,用手拥着他的手,温热的手将那凉意隔绝在外,涂年调整了一下位置将全身的重量都给了烛酒。

    冬日的早晨略显宁静,他们的院子里种了几棵连涂年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树,他暂时还没见过他夏天的样子,但是冬天却是很漂亮的,叶子像是火烧般的红,摇摇欲坠地挂在树梢上,一阵寒风刮过地上就能留下很多的红,但是不管怎么掉树上依旧还是层层叠叠的。

    “酒儿,那树夏天好看吗”

    烛酒顺着他的眼神望去,说道“好看,夏天很绿,全是叶子密不透风,树下很是清凉。”

    涂年望着那棵树,眼中带了点憧憬“那我们夏天就在树下支一张桌子,要那种石桌,傍晚的时候就在树下乘凉。你再买一把蒲扇给我摇扇子赶蚊子,我就给你讲故事,或许还有机会能听到我唱歌。”

    想到涂年的歌,他忍不住勾了唇角,“你的歌是无价之宝,日常不能随便唱。”

    “”涂年眯了眯眼,转身看了他一眼眼神危险,“我总觉得你话里藏话。”

    “心虚的人才会这样怀疑。”

    如果有那个夏天,那一定是最美的夏天。

    说不过他的涂年恨恨转身,蓝色的天空中一只鸟儿划过,给这寂静的早晨带来了一丝生机,他的眼神跟着鸟儿转,用手指了一下,分享给烛酒,“快看那有一只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大冬天的,做鸟也难啊。”

    “嗯。”

    烛酒轻声应着,只是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怀里的人,眼中是淡淡的温情。

    涂洪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美好得让他不忍出声打破。

    “三哥,你吃完了吗”涂年发现了他,见他站在门框那发呆,有些不解。

    回过神的涂洪点了点头,走到他身边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心里祈祷着年年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随着时间过去,太阳晒得人暖阳阳的,涂年靠在烛酒的胸口上,这么适合睡觉的环境他竟然有点睡不着,他偷偷把手放在胸口处,心跳好快,周围一安静心跳声就像打在耳膜上。精神也好到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就像那种熬了一个通宵,身体很累了,但是就是莫名亢奋,走到大街上都想嚎两下。

    涂年也觉得有点奇怪,脑中好像有根线不断被拉扯开来,绷得紧紧的,再拉扯下去终究会被拉断。

    像是预感到什么,涂年转过头来捧着烛酒的脸,和坐在一边看热闹的涂洪对视一眼,很久他才笑道“三哥你再去厨房找点吃的。”

    涂洪“行、行吧。”

    他假装戚戚然地走到厨房,只是一到两人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脸色就沉了下来,靠在冰箱上吸了口气,眼眶微红。

    烛酒背靠着涂年可能没看见,但是他看见了,看见了涂年眼中的怔愣,看到了他眼中的不舍与藏在深处的恐惧。他环视了一圈,那眼神就像是在和所有告别一样,他不知道涂年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情还能带着笑脸。

    就算涂年没有说话,他怕是自己也会离开,他受不住了待不住了。

    涂洪一离开,涂年就吻上了烛酒的唇,他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梦里的烛酒太苦了,海枯石烂、八荒移位他却是始终还是孤生一人。

    烛酒藏在涂年背后的手慢慢握紧成拳,压抑着心中那毁天灭地的情绪,脸上却是波澜不惊,他道“今天这么主动是不是又犯了什么错。”

    “可能要犯个大错了,先讨好一下你。”

    烛酒沉默,唇齿相交,所有的话都被藏在心中,涂年又道“男人大早上难免不由脑子做主,酒儿你就从了我吧。”

    这一从的结果就是涂年手脚发软,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中,藏着那耳尖都透着的红。

    “等我。”

    不知过了多久,怀中的人才闷声说了这么句话。

    “好。”

    不一会大部队也到了,一起来的还有金离。

    几个人看见涂年把头埋在烛酒胸口,还以为他睡着了一个个压低了声音,其实现在涂年住医院会比较方便,但是不管是烛酒还是涂宙他们都有点舍不得,他有多讨厌医院大家都知道,要不是上次突然的昏迷他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在医院住那么久。

    涂年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大家,微肿的嘴唇很快就暴露了他们刚刚的行为,还好哥哥们善良,只是瞥了一眼就转过头去,没有捅破。

    秉着他们不说就没有发生过的心理,涂年从烛酒的怀里站了起来,说实话他现在有点热,就是很燥热,恨不得把衣服脱了站外头吹冷风去,烛酒更是像个暖炉一样,这就有点待不住了。

    不动声色的走到旁边的位置上坐下,这个位置的窗户开了一丝小缝,风能透过缝隙吹进来,虽然如杯水车薪,但是总好过没有,“哥,你们来啦。”

    “嗯。”涂荒瞥了一眼涂洪,“这货来得怎么这么早,又过来蹭吃蹭喝,下次记得把他赶出去。”

    涂洪当即就不干了,两人冷嘲热讽战况那叫一个激烈,涂年插科打诨,瞬间把战局搅得更乱了,剑拔弩张之时涂宇轻轻一句话,几人立刻停战,乖乖坐在一边,只敢用眼神对战。

    因为涂年的原因,比较常见的医疗器械这儿都有,也省得两边到处跑。

    涂年坐在这间屋子的时候感叹了一句,“这是把医院搬家里来了吧。”

    涂宙瞥了他一眼,“难不成让你去医院大喊大叫。”

    说着也不看他,“金离过来帮我一下。”

    金离还在打量涂年的肚子,眉头皱得死死的,像是不知道该咋办,听到涂宙的声音才满过去。

    两个人一通操作之后,涂年又被按着一通操作,之后就被赶了出去。

    等检查结果的时候尤为难熬,就连涂洪和涂荒都打不起了,只是偶尔互呛两句。

    楼上的涂宙和金离看着报告一脸严肃。

    金离舔舔唇,艰难道“天,这肾上腺素超临界值多少了”

    涂宙没有说话,饶是他这会盯着检查报告也有些无措了,他有很丰富的医学知识,贯穿古今,甚至一些人类不知道的东西他都一清二楚。在医学这一行当他自认很少人能够与他齐肩,他经手的病人更是数不胜数,有只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有疑难杂症、有别人怎么努力都攻克不下来的、还有病重垂危的

    可以说什么样的病人他都见过,涂年这个在他这里也不过是一个攻克不了的疑难杂症而已,一组数据,或许在很久的未来他能很轻松的解决。

    以前总有人说回光返照是神明给将要离去的人告别的机会,他总是笑笑,不过是身体的一种应激反应而已,身体中的三磷酸腺苷变成二磷酸腺苷,从而大量的能量。这些能量能使衰竭的脏器重新工作起来,病人身体的各项指标也会趋向正常,病人自己不止觉得精神好转,甚至会有些亢奋。

    你看,这不过是最简单的医学知识了,他倒着都能背出来。

    涂宙取下眼镜,双手撑在桌上头埋得低低的,这份报告真简单,所有的数据都摆在眼前,他拼命找都找不到任何有转机的数据。

    是啊,数据又不会骗人。

    可他不是数据,他要怎么下去和一个不过二十几岁,一个花一样年纪的人说,你不行了,有什么遗言说说吧,哥哥们会尽力帮你完成的。

    放屁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也一个字都不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