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天生的邪恶
作者:永远十六岁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最新章节     
    尽管圣杯战争召唤出来的从者,都会保留一部分生前的记忆和性格,但实际上都是通过第三魔法灵魂物质化来实现的。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管有多么不情愿,都必须依附御主才能存在。

    因此御主才是圣杯战争真正意义上的主导者,而英灵严格意义上只是拥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使魔。

    而令咒,就是这种关系的终极体现。

    看着呆毛王和迪尔姆德又有要打起来的架势,艾伦立刻笑着提醒道“如果我是你们,就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里,而是会去城堡里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尤其是你,ncer。要知道卫宫切嗣可是大名鼎鼎的魔术师杀手,他最擅长的就是对付那些自以为是看不起普通人的天才魔术师。”

    “不可能吾之君主的实力,根本不是其他御主所能比拟的。”迪尔姆德不加思索的反驳道。

    “哦是吗或许正面交战,肯尼斯能够轻而易举的战胜卫宫切嗣。但问题是你觉得一个杀手会选择站在对自己最不利的阳光下,进行一场公平决斗么关于这一点,saber应该是最清楚不过了。”

    说着,艾伦把目光投向了阿尔托莉雅,满脸都是玩味的表情。

    因为他很期待这位从不说谎的骑士王,究竟会如何评价自己的御主。

    “ncerberserker说的没错卫宫切嗣这个男人,是见过所有人当中最卑鄙、最无耻的混蛋。在他的内心之中,没有任何荣誉和底线可言。你的御主极有可能已经遇到了危险。”

    呆毛王不愧是典型的直肠子,完全没有替自家御主遮丑的意思,用一种理直气壮的语气把卫宫切嗣的行动准确描述了出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从未把卫宫切嗣当成自己御主的关系。

    事实上,对于呆毛王来说,爱丽丝菲尔或许才是她内心之中真正认可的御主。

    至于前者,从始至终都没有尝试着跟自己进行过任何沟通与理解,而且行事风格与理念也截然不同。

    可以说,双方的相性简直差到极点。

    幸亏阿尔托莉雅属于性格偏向善良且守序的英灵,不然换成金闪闪遇到这种暴君分分钟将其搞死,然后想办法换个新御主。

    毫无疑问,如果这件事情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的,那迪尔姆德绝对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但如果是从呆毛王嘴里说出来,那就要认真的考虑一下了。

    毕竟骑士王注重荣誉、从不撒谎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短暂的沉默过后,他终于咬着牙回应道“好我就相信你这一次让我们一起前往城堡里一探究竟。”

    话音刚落

    两人便不约而同收起手中武器,一前一后以极快的速度向山顶疾驰而去。

    当两人彻底走远,艾伦这才纵身一跃高高跃起,直接越过已经开始冷却的岩浆池,来到树林的另外一端。

    在半空中,他清楚的看到了言峰绮礼正双手掐着爱丽丝菲尔的脖子,把对方整个人双脚离地的提起来,嘴里似乎正在问着什么。

    强烈的窒息感让这位仅有九岁的人造人露出痛苦的表情,拼命想要挣脱,以便能呼吸道一口新鲜的空气。

    可遗憾的是,相比起经过严格训练的敌人,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弱了,哪怕有着比普通人高出一倍的对魔能力也无济于事。

    这一幕充分说明了,作为一名魔术师,如果没有出色的近战格斗技巧,那么一旦被近身会有多么的无力。

    “既然没有令咒,那就并非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御主。你恐怕是担任容器保护者的人工生命吧以你这种身份,不应该做出参加战斗这种愚蠢的行为才对。我再问一遍,女人,你们究竟是出于何种意志来跟我战斗”言峰绮礼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就在他打算手指稍微再用一点力的刹那,突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头顶传来。

    还没等来得及做出反应,便看到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当场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

    轰

    伴随着剧烈的震动和响声,艾伦缓缓从坑里走出来,用略带玩味的语气问“欺凌弱小就那么让你感到愉悦吗”

    “berserker”

    看清来者的真面目,言峰绮礼瞳孔瞬间放大,原本波澜不惊的眼神中透露出强烈的紧张和恐惧。

    没办法不恐惧

    几分钟之前的那一剑,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而且仅仅是余波都干掉了assass一个用来监视的分身。

    “回答我的问题欺凌弱小就那么让你感到愉悦吗”艾伦缓缓迈步向前逼近,再次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不我只是想要搞清楚卫宫切嗣这个男人而已。”言峰绮礼十分果断的松开手,小心翼翼的开始后退。

    同时,两名隐藏在黑暗中的百貌哈桑也从黑暗中走出来,随时准备为自己的主人挡刀并拖延时间。

    “咳咳咳咳咳”

    死里逃生的爱丽丝菲尔趴在地上剧烈咳嗽,同时大口大口的吸进新鲜空气,以缓解肺部产生的灼烧感。

    “卫宫切嗣啊我明白了。在你的心目中,他一定是个不被任何人理解和肯定,内心充满虚无的家伙,就跟你一样,没错吧”

    艾伦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爱丽丝菲尔扶起来,同时掏出一小瓶最低级的治疗药水,给遭受重创内脏大出血的久宇舞弥灌下去。

    “谢谢谢谢你,berserker。”

    眼见自己丈夫的助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起来,爱丽丝菲尔立刻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

    尽管她早就已经做好了成为圣杯的准备,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谁又不想要再多活几天呢。

    “不客气虽然你只是个人造生命,但在我眼里,起码比这个家伙更像是个活生生的人类。”说着,艾伦指了指一旁的言峰绮礼。

    作为一个对fate世界十分了解的人,他知道爱因兹贝伦家族实际上从头到尾都是个悲剧,由不完整第三魔法制造出来的悲剧。

    这个家族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没有了真正的人类,而是依靠着人造生命一直延续下来。

    更可怕的是,几乎每一个人造人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规划好了年龄和用途,就如同工具一样。

    可短暂的生命并没有让这些人造人变得邪恶扭曲

    刚好相反,她们比正常人的情感还要丰富、高尚,依旧孜孜不倦的试图通过制造圣杯来完成对于全人类的救赎。

    “人类”

    言峰绮礼抿起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也许是触碰到了内心之中最敏感的神经,也有可能是意识到对方不会动手杀自己,总之他放弃了之前逃走的打算,冷笑着质问道“你对于人类的定义是什么智慧理望还是那所谓高尚的道德”

    “不,都不是。在我看来,人类有别于其他生物最重要的东西是情感,无比强烈的情感。很可惜,你并不能感受到这一点。因为你跟caster和他的御主一样,失去了人类最重要的共情能力。你们感知不到,也无法理解别人的欢乐与痛苦,只是想要做一些残忍的事情来为空虚的自己带来满足感。哦,差点忘了,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也应该算半个,但他比你们高明的地方就在于,他除了懂得欣赏恶的灵魂,同样也懂得欣赏善的灵魂。”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艾伦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眼前这个已经快要压抑不住自己本性的家伙。

    关于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恶的话题,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有无数学者和哲学家进行过激烈的讨论,至今都没有得出一个结论。

    但在看到言峰绮礼的灵魂后,他开始相信世界上真有天生的邪恶存在。

    虽然到目前为止,言峰绮礼还没有做出过任何可以被称之为“恶”的事情,但灵魂却散发着一种无比黑暗的气息。

    那不是由于恶行所带来的结果,而是从精神和意识层面的自我扭曲。

    如果把这样的灵魂拿去献给魔鬼或者恶魔,搞不好会直接引来地狱公爵和恶魔领主的关注。

    “你相信这个实际上有天生邪恶的人存在吗”

    言峰绮礼并没有替自己辩解的意思,反倒是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相信”艾伦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哦理由呢”言峰绮礼明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因为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艾伦笑着回答道。

    可言峰绮礼对这个答案显然并不满意,直截了当的质问道“那卫宫切嗣呢他难道不是跟我一样的人吗”

    “不切嗣才跟你这种”

    还没等爱丽丝菲尔把话说完,艾伦便抬起手制止道“算了吧,别浪费时间解释了。这个男人只会相信自己亲手调查得到的结果,而不会相信别人的一面之词。所以卫宫切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就让这行圣杯战争来揭晓吧。”

    “哈哈哈哈有趣这可真是太有趣了想不到本应该失去理智彻底狂化的berserker,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稍稍期待一下吧。”

    伴随着肆无忌惮的大笑,言峰绮礼终于找到了自己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同时也彻底释放了自己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