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第一步
作者:大哥是娇娇   团宠福星小作精最新章节     
    她这话一出,马车内的孟子君都有些乍舌。

    不是说古代女子都特别矜持吗,怎么这安雅之这么大胆的。

    直接拦男子马车就算了,还让人家给她一个追求的机会。

    就算她来这里这么久了,除了慕容月那厮,还没见过如此大胆的。

    哦不,还有目前为止住在她家的柳云嫣。

    那家伙在她家可是自在的不行,完全没有一个外人的自知之明。

    只要孟寻一提出送她走,她就找老爷子他们做挡箭牌。

    还回回都管用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身边的南辞出声了,“哦,仰慕我”

    听到他的问话,马车外的安雅之内心窃喜不已,连忙回答道“是呀,小女仰慕殿下已久,一直未曾找到机会同殿下接触,所以此次才作出如此大胆的行为。”

    “有多仰慕我”

    “殿下回京以后所做的一切事,雅之都略有耳闻,特别是赈水灾那次。”

    “你也是有心了。”

    一边把玩着怀里人的小手,一边面无表情的同外边之人对话。

    察觉到怀里人走神之时,还用劲捏了捏她的小手。

    得到她的一个白眼后,才微勾嘴角,把她往怀里紧了紧。

    “没有没有,是雅之应该的。”

    “不知雅之能否见一见殿下,殿下也见一见雅之。”

    “雅之希望殿下能够记住我。”

    说罢,她期盼的抬头看向车帘的方向,等着那人出来。

    等了好一会儿,车帘才被撩开一角,露出那张令人向往的俊脸。

    南辞抬眸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就退回去了。

    虽然只是一眼,但就这一眼,安雅之已经很满足了。

    比起之前殿下看都不看她一眼好的太多。

    仅仅一眼,足以让她对自己重新燃起希望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某人出来看她这一眼,都是孟子君牺牲自己换来的。

    看了一眼回到马车内,某人就把她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好半响才松手。

    外边的安雅之则主动退到一边,目送他们离去。

    高兴之意已经表露在了脸上,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此次出来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收获。

    殿下不仅记得她,还愿意出来见她

    废弃系统见她这次一出来,就有这么大的收获,十分满意。

    至少他们离搞定气运之子又前进了一步。

    在她不远处,丁墨几人本来相约来找杨澜玩儿的。

    结果刚从王皓文家府里出来,就看到安雅之拦马车那一幕。

    表情十分的复杂,特别是见到南辞竟然从马车里出来了,表情更加奇怪了。

    他们就老觉着杨澜这个姐姐有什么目的,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南辞。

    这哪儿能行啊

    南辞可是他们老大的心上人,可不能被别人拐走了。

    而且这安雅之一看就没安好心,长得也没他家老大好看,还如此的不矜持,简直就不能和他们老大比好吗

    几人在心里不约而同的对安雅之全身上下做了评定,最后发现哪儿哪儿都不如他们老大。

    也不知道南辞这么一个冷冰冰的人,为什么会愿意出来露一面。

    与此同时,几人非常默契的决定,待会儿就把这件事告知他们老大。

    让老大看清南辞是个什么样的人,好早日回头。

    等安雅之从杨府门前离开后,几人才从石狮子后边走出来。

    往杨府去找杨澜。

    孟子君因为不知道安雅之什么时候会找来,所以让福星一直开着磁场的。

    不然两人一见面,就会有反应,到时候不就暴露了吗。

    所以提前做好防范。

    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能出来的第一天便找上门来了。

    如此迫不及待的模样,应该是知道自己没有她的气运后会有怎么样的结果。

    只不过投怀送抱的方式稍微有些特别。

    要不是有她这个神助攻在,估计辞弟弟真的会看都不看她一眼。

    想着,她瞥了眼正在处理公务的南辞。

    低头认真看着奏折的模样是真的挺养眼的。

    注意到她的视线,忙碌中的男人抬头看了过来。

    “怎么”

    “辞弟弟你真好看。”

    “所以”

    “难怪安雅之见你一面都高兴的不行。”

    “然后呢”

    “我出的主意真棒,嘿嘿”

    两人无厘头的对话一会儿后,南辞当下手里的奏折起身走到她面前。

    伸手把她直接捞到怀里,凑到她耳边语气低沉道。

    “所以,你觉着让我去色诱别的女人,做的很对”

    “还是,在君儿眼里我本来就不重要,所以才没觉着有什么”

    “君儿是不是也该对我重视一点,偶尔吃下醋之类的”

    对于他的致命三连问,孟子君十分想装死。

    在她决定用这个主意以后,最不能提起的就是这个问题。

    不然这人就会追着她问个明白,老觉着她对他不够重视。

    刚才是她太过得意,一下子忘记了。

    不然她绝对不会主动提起这件事的,那不是给自己找苦头吃吗

    但现在已经不可避免的提起了,所以哄还是得自己哄。

    转身面对面抱住他,抬头亲在他的嘴角,“没有觉着很对,很在乎辞弟弟,也会吃醋。”

    “只不过安雅之她没有算在我的吃醋范围内。”意思就是,她连让我吃醋的资格都没有。

    她都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她觉着某人应该不气了。

    只是她没想到,某人确实不气了,但是在占了她不少便宜以后才不气的。

    南辞自然也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可就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能够帮到她,他自然是愿意的。

    但就是喜欢她哄着他的感觉,所以才会有事无事闹一闹。

    现在第一步已经跨出去了,接下来就等着安雅之自己想办法接近辞弟弟了。

    有些期待她会怎么做呢

    孟子君从南辞那边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刚走到孟府门前就看到了丁墨五人,他们好像是专门在等她一样。

    看到她就立马冲了过来。

    “老大”

    “老大你可算回来了”

    “我们都在这里等你好半天了”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半天也没说他们等她是为了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