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开挂一时爽,一直开挂一直爽
作者:挺枪跃马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最新章节     
    浮云山至真殿。

    陆行舟正在消化自己这些天的收获。

    或者说更直接点。

    他正在开挂。

    李太裕,花楹,螟烛,足足三位来自蓬玄界的修士,而且俱是各有千秋,无论是花楹背后的万寿仙宗,还是螟烛背后的蛮荒血脉道统,以及太裕王的圣皇天道统,都有着极大的意义。

    当然,想要感悟他们的神通道法需要相当大的离散气运。

    但好巧不巧,

    游戏刚刚开启了公测,数以十万计的庞大新手玩家们刚刚登录,再加上主线任务引发的大活动,新手玩家们得以迅速提升等级,从而为陆行舟了大量的离散气运,完全足够他用来感悟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昊天镜”

    “给我感悟”

    眼中古镜光芒一闪,陆行舟的神意迅速沉入了一方空冥之中,而最先映入他眼帘的,则是螟烛的道统。

    道名“溯源”。

    昔年蛮荒界和陆行舟这边一样,最多不过巅峰武圣,在蛮荒界则被成为觉命极致,不过随着螟烛的出现,觉命之上才又有了所谓“溯源”之境,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蛮荒界被欲界天盯上了。

    结果则是蛮荒界化作蛮州,并入欲界天大业魔朝。

    而在当时攻陷了蛮荒界的魔师王鸿的培养下,螟烛成功更进一步,在溯源之上又开创了祖圣之境。

    何为祖圣

    溯源者,还本溯源,乃是以自身血脉为锚点,追溯至衍生血脉的神兽上,从而化身神兽本尊,以此成就人仙。但到了祖圣之境,却又跳脱出了血脉的束缚,从借用血脉之力,转为衍生血脉之力。

    这就像是借梯上梁一样。

    为了攀登更高境界,所以借用了血脉的力量做梯子,但在成功登临上境后,先前的梯子就可以抛弃掉了。

    换而言之,

    到了螟烛开创的祖圣境界后,修士自身就是一尊神兽,其血脉也不会弱于蛮荒界任何一支神兽的血脉,

    甚至还要更强。

    “虽然依旧没有跳出以血脉修行的束缚,但蛮荒界毕竟和我这边不一样,没有正皇天留下的正统道传,在世界观的影响下,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属实不易,不过这里面未尝没有那位魔师的影响”

    诚然,螟烛的血脉道统对陆行舟毫无用处。

    但除了纯粹的修行外,其道法对气血的运用还是很值得陆行舟学习的,尤其是祖圣之境中将自己化作血脉源头的手段,某种程度上来讲,可以说是一种升华生命本质的秘法,陆行舟有点眼馋。

    而在认真体悟了螟烛的道统变化后,陆行舟旋即转动神意,继续消耗离散气运,投入了花楹的道统中。

    万寿仙宗。

    虽然名字非常的大气,但这支宗门在圣皇天的高层之中,其实还有一个更加朴素,也更加简单的称呼

    种田的。

    道统本身别出心裁,以栽种灵植来修行。

    虽然走得也是地仙法,但却不像是寻常修士那般以自身做炉鼎来养炼神胎,而是以灵植来代替,此辈修士往往在成就人仙时会选择一株本命灵植入体,突破阴神之后,本命灵植就能成就真器。

    而万寿仙宗并入圣皇天的时间,可比蛮荒界并入欲界天的时间要久远多了,历代下来也出过三位阴神。

    而那三位阴神,则成就了万寿仙宗的三件至宝。

    万寿竹。

    雪中梅。

    摩天松。

    万寿竹用于避劫,雪中梅专于躲灾,摩天松则是镇压气运之物,而在养育灵植,让灵植生出不同的神通,甚至包括用于斗战的手段,万寿仙宗可谓是行家,其中奥妙也给了陆行舟不少的灵感。

    “到底是能让人修至阴神的道法,还是很厉害的,甚至还要胜过螟烛。毕竟螟烛身为开道者都还没成就阴神,虽然我用不到这栽种灵植的手段,但其培养本命灵植的方法未尝不能用在法宝上”

    退出花楹的道法后,陆行舟又重新投入了太裕王的道法中。

    此前他对其最为期待。

    而就结果来看,

    他没失望。

    正如陆行舟所料,身为皇室贵胄,太裕王所修的道统,并非他所创,而是圣皇天的那位阳神至尊的道法

    万国策

    “真正的天子之术,以一国气运,亿万万民众的心意来淬炼自身神意,从而成就阳神,因此修此法者,权力越大,进步越快,地位越高,修为越强,可惜太裕王才养胎,没能得见更高的秘法”

    阳神所创的道法浩瀚无垠。

    但无奈,太裕王只有养胎境,不可能得到万国策更高境界的传承,而这类道法,只有到阴神境才是真传。

    不过饶是如此,

    其中的秘法对陆行舟而言也有着巨大的帮助。

    此前无论是螟烛还是花楹,他们的道法最多只是可以给陆行舟一个触类旁通,间接提升自身底蕴的机会,但太裕王的道法却不同,万国策中借用一国民众心意修行的秘法,他现在就可以用上

    “我之道,以人心代天意,本就是以天下大势为主。”

    “而这种借用民众心意,淬炼己身神意的手法,对我而言,基本等同于提前看到了下一步的道路,且我如今身为大周国师,也有这方面的条件,中原无数百姓的心意,正好可以用来为我磨刀。”

    以亿万民众之心,

    磨出一口极尽锋锐的天意刀

    陆行舟有预感,那将会是自己斩五魄的气机所在。

    “当”

    陡然间,隔壁玉宸殿内,金钟回荡之声传遍浮云山,将陆行舟从思索中惊醒了过来,倒也没有意外。

    毕竟今日便是计划中开坛讲法的时候了。

    陆行舟自家的道法需要亿点点天赋,而游仙客的道法讲究缘分,所以最适合的讲法者自然就成了萧禹余。

    “去看看吧。”

    陈易生和裴寻真那边暂时还没有异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所以陆行舟干脆一摆袖,便从至真殿中跨步而出,而与此同时,殿宇下方的广场中,此时已是人山人海,不知多少人汇聚在了这里。

    不仅如此,

    随着时间流逝,还有不少听到消息后就马不停蹄从大老远赶来的人,陆陆续续地被接引进浮云山之中。

    然而在那之中

    “两位前辈还请留下名姓,好方便我等登记在册。”

    “潘峰。”

    “俞舍。”

    高台之上,通报过名姓后,两位其貌不扬的青年默默地走进了浮云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