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太上皇祖
作者:南极子   谪仙乱舞最新章节     
    叶云错每天都泡在白鹿书院的图书馆里,桌前堆满了各种学科的书籍,整个图书馆都是他这样为科举积极备战的学子们。仅仅自己看书是不够的,叶云错还报名参加了各种考前补习班,白天在补习班抱佛脚,晚上在图书馆通宵达旦地看书,他觉得自己八年前在俗世参加高考都没这么拼。

    南极子说你为了能抱着小公主睡觉还是蛮拼的,叶云错说我不是为了当驸马而是为了给自己争口气,我自诩曾经是俗世的学霸,尽管荒废学业这么多年,但大汉帝国的科举让我重新燃起了与九州顶尖学子一较高低的激情。南极子说这是浪费时间,考上状元未必你还真去做官好好修行吧你叶云错说状元就别想了,考上进士就是终极目标。南极子说你果然是为了睡小公主,老夫这盘支持你

    饶是叶云错拥有元婴修为可以少吃少喝少睡觉,但也架不住如此高强度的念书,今年九月就要举行院试,十月进行州试,他要用这半年时间学习大汉帝国其他学子多年积累的知识。如果能顺利通过今年的院试和州试,他还要准备明年九月开始的会试。

    这日,叶云错正在图书馆里啃书,耳边忽然响起一个笑得很阴沉的声音“叶公子,正努力看书呢,咱家来看你了”

    叶云错心中一惊,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是周公公的神识

    “有贵人召见,还望叶公子放下手中的书,随咱家而去。”周公公的神识再次在叶云错耳边响起。

    叶云错暗叹一声,他实在不愿与这位做太监做到封侯的岱余候打交道,但转而想到能让周公公出面请他的,大概也只有皇帝了。

    走出图书馆,叶云错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周公公正掀开窗帘微笑着向他挥手,这笑容又让叶云错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但也只能报以微笑回礼。

    登上马车,周公公有一句没一句地关怀叶云错的生活和学习,对叶云错一心求学的精神表示鼓励,并暗示说皇上皇后得知叶公子积极备考科举的态度后很是欣慰,想是叶公子不愿负佳人所望云云。叶云错懒得搭理但又不得不搭理老太监,询问是谁要见自己却没得到周公公的回答。

    马车慢悠悠地驶进了皇城的大门,上次进宫时,叶云错和白逸渊在皇城门口就被赶下了马车要求他们步行去未央宫,而这次一直乘坐在马车上,并且一路上遇见的卫兵都对着马车敬礼。叶云错暗自琢磨,果然是诗颖的老爹找我有事,难道他还挂念着我在昆仑岛失踪的那半年

    他不熟悉皇城里的各个宫殿,但看到马车绕过了上次群臣们议事的未央宫。未央宫是皇帝上朝理政的地方,位于皇城与皇宫之间,而今这辆马车却是向皇宫的方向驶去,叶云错有些纳闷,这是去后宫传说中除了皇帝只有太监才能呆的后宫要我来干什么,叶云错不禁将皮带拉紧了些。

    南极子的神识一直在皇城里打转,啧啧说道“这破地方布满了禁制,有的禁制竟还能拦住老夫的神识”

    “破地方这些宫殿城墙多气派啊这是大汉帝国的权力中枢,是皇权存在的地方,布满禁制不奇怪,天知道里面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叶云错说道。

    正与南极子聊天时,马车进入了一个传送阵,只眨眼的工夫叶云错就感到他们被传送到了皇宫的深处。真的要进后宫

    下了马车之后,叶云错跟着周公公走进一座宫殿,这宫殿看起来比别的宫殿要小一些,甚至在宫殿外就感觉到从其内传出的阵阵寒意,叶云错有些意外,诗颖的老爹就住这么阴冷的地方宫女太监也没看到几个,嘉隆帝李绩是一位勤俭节约的皇帝

    当看到眼前那位老者,叶云错才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方向,召见他的人不是李绩,而是太上皇祖

    偌大的宫殿中只有太上皇祖和叶云错两人,陪同而来的周公公早已悄然退下。

    太上皇祖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他指了指身前不远处的另一个蒲团,示意叶云错过来坐下。叶云错的眼睛将宫殿扫了一眼,陈设相当简单,仅在靠近北墙的位置上有一张床铺和几把桌椅,除此之外整个宫殿可说是空无一物。

    小心翼翼地坐在蒲团上,叶云错的眼睛不敢直视太上皇祖,只是感觉他的神识和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晃悠,感觉极其别扭。

    叶云错只是偷偷看了看这位传说中通天的大人物,从外貌看只是一位衣着雍容的老人,脸上的皮肤大多已松弛,但眼睛却放着光。

    “这老家伙竟有仙根境界,却无仙格,这怎么可能难道是避开了天劫继续在凡间修行”南极子喃喃道。

    “太上皇祖真是仙根境界还能避开天劫”叶云错问道。

    “我哪知道在仙界中,过了飞升境界就直接进入仙根境界,之后玉帝会赐予仙格,那时才是真正的仙人。但是在凡间,突破飞升境界之后,必须要渡过了天劫才能升仙以致进入仙根境界,再获仙格。这个老头儿一直凡间修行,肯定是没有渡劫的,一定是用某种方法避开了天劫”南极子说道。

    “是惧怕天劫的威力,还是说放不下凡间拥有的一切”叶云错心想大概两种原因皆存,“多次听你提到仙格,这又是什么东西”

    “仙格就是仙人的身份,换句话说,仙格就是仙界登记在案的仙人身份记录,只有获得了仙格,才会被仙界承认,享受仙界的权利。你姐姐也有仙格,她和你私自下凡,她的仙格都没被收回,可见只要获得了仙格,就很难失去。”南极子说道。

    叶云错对太上祖皇有没有仙格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有了仙格能享受什么权利”

    “那可多了这凡间不知比仙界落后了多少年,仙界中有的凡间都没有,以你现在的认知很难理解仙界的好处,我也懒得跟你解释反正你只需知晓,当你的仙格达到一定的品阶,你能在仙界拥有自己的府邸,还会被其他修为低的仙人伺候着,那才是凡间所说的神仙般的日子”

    叶云错撇撇嘴道“怎么感觉只是蝇头小利。”

    南极子说道“修为低的仙人当然不行,就像你姐姐,虽然也是仙人,但只能在上官侯府做一个侍女,若是她能达到神通大圆满境界,说不定就能混个仙君的仙爵,最差也能混个真君来玩玩,之后她就能有自己的领地了,就像你爹一样,成为一方诸侯。像老夫这样的星君那就牛逼了,如果我愿意,可以调动百万天兵天将百万啊老夫在仙界就是横着走的那种大神”

    叶云错笑道“横着走的那是螃蟹。”

    在叶云错与南极子交流时,太上皇祖的神识一直在观察叶云错。

    太上皇祖开口说道“你也知道,我一直在关注你。”

    叶云错恭敬答道“承蒙皇祖大人关注,在下诚惶诚恐。”

    太上皇祖说道“仅短短数年,你便从筑基达到元婴,放眼天下可谓年轻一代修真者中的佼佼者,实在让本尊大开眼界。”

    叶云错说道“多谢皇祖前辈夸奖,在下其实靠着几分运气而已。”

    他的心中忐忑,猜测着太上皇祖此次召见的真实意图,难道是为了芍坡山出世的异宝或者是为了我的玄阶仙法还是说他要挑明为什么要找我的原因了想到此处,他赶紧与南极子商量对策。

    南极子的意思很明确,皇帝抢乞丐的东西,我可不认为这老家伙做得出这样下作的事若老家伙真要你拿出异宝,你就把高品晶玉给他,那东西在凡间可称异宝。若是他要逼你交出玄阶仙法,你就把叶紫依搬出来,以叶丫头如今的凝虚修为和两个玄阶仙法,与这老家伙拼个鱼死网破也不是没有胜算总之,可以搪塞,可以翻脸,但决不可说混沌之气的残片

    太上皇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叶云错惊出一身冷汗“叶紫依,是从仙界来的吧我感觉到了她身上有着寻常修士没有的东西,大概那就是仙格。”

    叶云错的脑子转得极快,故作大惊状,说道“我自幼由姐姐带大,当我成年之后才知道她是一位很厉害的修真者,她为了让我更好的学习修真,就带着我从俗世来到了灵域。我并不知道姐姐的过往,但如果非得要说我姐姐是仙女,我也能接受,毕竟我姐姐这样优秀的女人大概只能是仙女了。”

    太上皇祖对叶云错的话不置可否,而是说了让叶云错更吃惊的话“仙界,对于我等九州修士来说似乎很神秘,但九州有一处地方可以与仙界互通有无,那就是长老阁,当然,高高在上的仙界一直将九州当作下界对待。约莫十年前,长老阁收到仙界传来的一条消息,要九州修士在下界寻找从仙界逃离的某人,而本尊便是用帝国的力量遍寻。”

    听见太上皇祖竟然毫不隐晦地说起了长老阁寻人的缘由,叶云错心内盘算,姐姐曾告诉过他,当年从仙界强行下凡时,除了他们姐弟之外还有一位叫做上官羽的师兄,羽师兄开启了传送阵却为了毁掉它阻止追击者而未能一起来到凡间,此事应是极为机密的,所以长老阁收到来仙界的消息并没有明确指出是一位仙子和一个婴儿。至于台上皇祖说的“长老阁可以与仙界互通有无”,叶云错对此表示怀疑,南极子也说只可能是仙界单方面联系凡间,而凡间不可能直接与仙界联系。

    叶云错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赌一把“所以皇祖大人便由此猜测我姐姐是从仙界来的皇祖大人,不敢相瞒,在我历练的时候,却听到了别的一些有关仙界的传闻。听说奎星教的教主可能是从仙界下凡来九州的仙人”

    太上皇祖那张苍老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是淡淡说道“可是听那苏文棋说的本尊看那苏文棋倒像是长老阁所寻之人。”

    叶云错暗中松了一口气,却又暗暗苦笑,苏公子对不住了,没想到太上皇祖会把话题转到你身上,好吧,以前编出来应付询问的谎话又能派上用场了。

    哪知太上皇祖没有继续说苏文棋的事,而是说了句差点让叶云错吓得跳起来的话“本尊观你资质根骨皆为上佳之选,有了惜才之意,你可愿意随我修行,做我的闭门弟子”

    若是换作别人,那肯定就是纳头就拜,但叶云错张大了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面对这位号称九州第一强者的太上皇祖,若是当面拒绝,他一个指头就能捏死我,但若不拒绝真让他当了我的师父,那么我的秘密,南极子的秘密,混沌碎片的秘密,迟早都会被他知道,那就很难预计会是怎样的下场。

    大概是出于自我保护,也可能是出于对高位者的忌惮,叶云错要放弃这个在其他人看来足以光宗耀祖甚至名留青史的选择,但如何拒绝这就很考验语言的艺术了。伴君如伴虎,说得不好那就真是当头挨一刀。

    “多谢皇祖错爱,只不过,在下对诗如公主有爱慕之心,若是成了前辈您的弟子,那我与公主的辈分可就乱了”叶云错小心翼翼地说道,事到如今,只有把诗颖搬出来了,也不知诗颖知道后会不会生气。

    太上皇祖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挥了挥手,说道“你退下吧。考取功名,也是正途。”

    全身冷汗干了又湿反复几次的叶云错终于走出了太上皇祖的宫殿,守在殿外马车旁的周公公满面堆笑迎了上来“叶公子,可是与老祖宗言谈甚欢”

    叶云错走到周公公身边,神秘地左右看了看,而后低声说道“公公救我我大概是得罪太上皇祖了”

    周公公看了看叶云错,好胳膊好腿儿的,要死早死了,忙问道“老祖宗说什么了”

    叶云错说道“太上皇祖要收我为徒,但我拒绝了,我这是不是死罪”

    周公公瞪大了眼,你疯了吧,这么好的事你居然拒绝了

    叶云错垂头丧气地念叨着“死罪死罪”,钻进了马车里。南极子笑道,演技有所提高,较好地刻画出了人物惶恐的感觉,要在挤出几滴惊恐的眼泪就最妙了。

    从皇宫出来,叶云错也顾不上再去公主的宫殿串个门啥的,他立刻飞奔回家,必须将此事告诉姐姐。

    让南极子设下了几重禁制,确保不会被人的神识偷窥,叶云错将太上皇祖刚才所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告诉了叶紫依。

    在叶紫依若有所思时,叶云错问道“姐,我们究竟是怎么从仙界来的凡间你再说一遍,我们捋一捋其中有没有什么纰漏。”,,